首页 > 山东 > 济宁 > 曲阜人物

贾应宠


[][公元1590年-1674年]

   贾应宠(1590—1674年),字思退,又字晋蕃,号凫西,别号木皮散客。山东曲阜人。明末清初的重要词话作家。
  贾应宠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书香家庭,祖父贾信为明中叶贡生;贾应宠本拟走仕途经济道路,却直到四十几岁才中贡生,有不胜淹蹇之叹。明崇祯十二年,贾应宠出任河北固安县令,后擢升为部曹、吏部江西清吏司郎中;本欲有一番作为,值明灭,有不胜沧桑之痛。本不作贰臣,但是“县尉数挟之,遂翻然起,仍补旧职”,“不数月,引疾乞放”(孔尚任《木皮散客传》)。不久被免官,有归山入海之庆。至此,贾应宠浪迹江湖,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木皮散客。
  宋诸本兴起以来,到贾应宠,他改变了民间艺术演唱流派多传承少创作的倾向,又改变了文人创作仅供案读的倾向,使创作、演出紧密地结合了起来。就其创作而论,以他的《历代史略鼓词》为例,取之于史而又不拘泥于史,视野开阔,深刻犀利;虽取“只向热闹处话”的创作方法,却不拘于故事的敷衍、细节的描摹,较之兰陵笑笑生的《-词话》简洁明快,气势雄浑。应该说,贾应宠就其创作和演出创造了词话的崭新形势,掀开了新的一页。就《历代史略鼓词》的创作目的而言,是贾应宠有感于历史的混说,颠倒了根本的面目,因而“便生出许多古今兴亡的感慨,云烟过眼的悲凉”,更多的则是他对历史真实的窥探。故而《历代史略鼓词》,有震聋发聩之功。
  在《历代史略鼓词》中,对于历代所推崇的尧舜相禅让事,所揭示的根本心态纯粹是从一己私利出发,没有顾及天下苍生的成份。《历代史略鼓词》不仅对于大的历史事件作深刻的烛照,就是对于历代相延的历史道德观念也予以剖析。如“经书上道,到底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善;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贾应宠以孔子为例,“他已成了古今文章祖,历代帝王师”,可是只生了一个儿子却早逝了。而曹操“岂不是个‘积不善之家?他倒生了二十个儿子,大儿子曹丕作了皇帝,传国四十余年,好生兴头!”可见半空中的天理,原没处捉摸;就是来世的因果,也无处对照。”从而把“积善”“积不善”之说,予以掀倒。因而灌注了新的历史观的《历代史略鼓词》,可以当作那个时代观念变革的启蒙书。加之这部鼓词,介于上层与民间、雅与俚、史与论之间,从而得以在社会上广泛流传,不胫而走。清统九骚人曾说贾应宠的鼓词创作,“岁成鬼哭,纹动石破”,甚至更认为屈原杜甫之后,“堪步后尘者,盖未多愧也”(《贾凫西鼓词序》)。
  贾应宠不止于对史的驳辩,还把历代尊为经典的《论语》、《孟子》诸书予以演义,进行说唱。“其大旨谓古今圣贤莫言非利,莫行非势,言利行势而违心欺世者,乡愿也”(孔尚任《木皮散客传》)。贾应宠唐突圣贤,又“父字雅俚,庄谐不论”,被孔尚任视为“狂狷”之徒,而其风格“颇类明之李卓吾、徐文长、袁中郎”。贾应宠至晚年,“悲愤愈深,伴狂愈甚,竟不容于乡里,乃移家滋阳”(丁叔言《贾凫西先生事略》),并客死于此。
  贾应宠著有《诗纲》、《澹圃恒言》、《木皮词》;以《木皮词》影响为最,并有最早卢氏慎始斋精刻本传世。
  

贾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59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674年)去世的名人:
曲阜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清代人物专题
清代相关影视剧
曲阜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