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达州 > 万源人物

项宗诗


   项宗诗,官渡乡项家坪人。父辈弟兄3人,成德、成纪、成献,项宗诗的父亲排行第二。宗诗一辈弟兄6人,宗诗、宗书、宗执、宗礼、宗统、宗绪,人多田地少,加上军阀连年混战,军款奇重,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生活无法维持,迫不得已,项成纪带起一家从官渡湾街头搬上花萼山花熊坪。花熊坪地广人稀,谋生容易。花萼山纵横百里,竹林繁茂,可设槽勺火纸卖。初不懂技术,请来渠县张永成当师傅,宗诗兄弟6人学艺,几年间,宗诗父子11人,生意红火,生活渐好,又带动30多家上山开荒种地,设槽勺纸。
  花萼山,向北可到水码头大竹河,向东可至白沙河,下山可达太平镇。山民每逢集日,成群结队,下山赶集卖纸,买回日用品。民国二十四年七月半(民俗中元节,1925年9月1日),宗诗与弟宗统到大竹河赶集,税务分局范理纯收“二道税”,宗诗兄弟与之论理,范不依,只要钱。驻地团务局的几个兵丁要以纸抵税。宗诗兄弟毫不示弱,持打杵与范及兵丁打斗,从上场打到下场,打跑兵丁。宗诗到县城知事陈思孝告范收“二道税”。陈怕-,令项卖纸盖上“纸税已纳”图章,“打局抗捐”不交二道税,此后远近闻名。
  此事传到驻军头目廖震耳里,认为项宗诗是当地有钱有势的富绅,花萼山上30多家纸厂大有油水,于是委任项宗诗为团正,以此大量派捐筹饷。宗诗刚接团正职,廖即派款700元。宗诗逼得日夜不安,实难应付。宗诗到县陈情,被廖以“延误军情”罪关进监狱,用刑拷打,受尽折磨,将团正革职。其父项成纪倾家筹银,方将宗诗赎回。
  项宗诗回花萼山,父子走投无路。时遇陕南“廖八字”从岚皋经紫溪来到花萼山,说他能知天命,可以练就“打不钻、杀不进”的“神兵”,宗诗父子听后大喜。宗诗父子立即在官渡对岸玛瑙溪双庙子设立佛堂,成立“挽劫会”,廖当法师,宗诗自任会长,秘密训练“神兵”,组织群众。项宗诗说:“要挽劫,把廖灭”。“廖,就是廖雨辰,只有把廖雨辰消灭了,我们的灾才能灭,劫才能挽!”山民入会者达1000多人。项宗诗为对付强大的廖震,还与各处英雄豪杰联络,组织更多起义队伍。当得知花萼山下白沙河神溪(今花萼乡)李忠孝、大竹河白果坝(今白果乡)范玉书有勇有谋,仗义疏财,即互通往来,密谋兴师造反。并派“廖八字”和陈伦元到李、范处设佛堂,组织“善男信女”参加“挽劫会”, 起来“替天征讨”“除暴安良”。项宗诗商定民国十七年六月初二(1928年7月18日)在官渡湾诸葛坝聚会商议攻打万源城的决定。消息被当地团总刘彰明探得,六月初一晚,刘到县城密报。廖得悉,即派营长陈岳前往清查,将项300余起义人员包围。项、李分兵突围,赶回花萼山商定,各回原地,分兵作战。李忠孝带兵攻打白沙河,范玉书组织人马向大竹河进攻,项宗诗坚守大本营,正面迎敌。李忠孝带领300余义军3次攻打白沙河;范玉书组织人马3次攻打大竹河;项宗诗在花萼山正面迎敌。群山之中的花萼山,悬崖峭壁,道路崎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更有石关门、岩山倚天屹立,宛若石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项宗诗凭借险关要地,据险筑防,大备滚木擂石、粮草弹药,严阵以待。多次与廖部在山中周旋。在鸡冠寨(今八台乡4村)用滚木擂石打败廖部多次攻击。廖立即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带领3团人马将花萼山四面围住,挨门逐户清查,杀害无辜乡民。项宗诗见此,带领一支人马转移川陕边境、大竹河等地武装袭敌。廖知项宗诗出走,欲斩草除根,令部队攻山。七月初,七十开外的项成纪带领4个儿子、10余个孙子和左邻右舍30余人转移到九面阡项家洞,坚壁清野,进行抵抗,相持两月。八月,项宗诗率部由烂泥垭至邱家坪等地劫夺富户,祝鼎三率2大队进剿。两军相遇,展开激战。项部抵敌不住,分兵多路败退。九月,项宗诗集结数百人进至官渡水田坝等处驻扎。祝鼎三率张子宜、黄仁泽两个连由官渡场进剿,两军相接,枪声大作,鏖战数小时。项宗远弟兄数人阵亡,黄仁泽亦阵亡。项军终是抵敌不住,乘着夜色向陕西境内的响洞子败退。
  1928年8月,项宗诗带领300人一夜之间突入万源城,攻入县城大牢,放出被廖关押的300人犯。项部在城中与廖部血战,因众寡悬殊,未能取胜,项撤出县城,退到陕西渔渡坝、盐厂坝等地活动。九月下旬,终因粮草弹药不济,加上廖又断水、放毒、烟薰、火攻,攻破项家洞。项成纪祖孙父子被捕后受尽酷刑。廖将成纪父子铁丝穿肩锁骨和同时被捕的30余人押往大牢。项宗诗闻父被关押县城,带领数百部属奋勇杀敌,大败敌军,打死领队黄仁泽。
  李忠孝、范玉书也组织人马攻打白沙、大竹河。十一月下旬,项宗诗带领1000余兵丁,由陕西镇巴盐厂出兵,衔枚疾走,一夜之间,直攻万源县城监狱,另派兵包围后山。其时,廖已将项成纪转移,宗诗救人未果。祝鼎三率部由衙门向后山进攻,驻军营长陈崧如率1个连出北门夹击。廖部倾巢出动,四面围攻项部。项宗诗兵力不支,率部突围占领北山观,见敌不断增多,势难取胜,趁天色未明,向秋坡梁退却,连夜返回盐厂坝。民国十七年腊月初二(1929年1月12日),廖将成纪等人以送达县集训为名,将项成纪一家11口押往万源石冠寺枪杀。项宗诗闻噩耗,五内俱焚,更坚定了“除暴安良”、打击军阀的决心,在陕西镇巴、紫阳、万源梨树、皮窝、关坝、板桥一带遍设佛堂,宣讲“奉天征讨”主张,集结力量,养精蓄锐。民国十八年(1929)夏,廖震联合陕南土匪头子陈德三,密谋追剿项宗诗。陈派出侦探,得知项在渔渡坝大尖山玉皇庙休整练兵,即派晏连长深夜将庙围住,因地势险要,强攻难胜。晏便率部属以赶会掩护,化装成香客上庙,被项宗诗发觉,双方交战。激战中,项中弹负伤,闭目佯仆。晏连长等见状,争相上前欲取首级请赏。刚近其身,项紧握鬼头刀,一跃而起,双目怒视,连砍数人,因伤势过重倒地身亡,时年37岁。

项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9年)去世的名人:
万源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万源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