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 > 广州 > 花都区人物

宋士台


[公元1894年-1953年]

   宋士台(1894~1953),赤坭锦山村人,官僚家庭出身,保定军校第六期及陆军大学将校班毕业。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宋士台参加北伐战争,积军功从排长升至连、营、团长。民国19年(1930),宋士台任叶肇第二师第六团团长时,奉命移师入赣,驻防南康,参加剿共,以其有功,升为第四路军第六十三军一五二师四五四旅少将旅长。
  抗日战争初期,宋士台率该旅驻防海南岛,目睹第四路军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和一六〇师在淞沪和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惨重,以“国都沦陷,友军伤亡奇重,国难严重,正是军人报国良机”为由,向总司令余汉谋请缨,到前线杀敌。余汉谋派他任一六〇师少将副师长,并令其在该旅抽调一个步兵团补充一六〇师,民国27年(1938)春,宋到南昌就任。其时,侵占南京日本侵略军,投入5个师团兵力和鄱阳湖浅水舰10多艘,飞机数十架,企图侵占南昌,进攻武汉,于7月底8月初攻占九江。宋士台率一六〇师协同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和六十四军一五五师、一五六师,在九江之南,沿黄老门至马回岭一线阻击日军,敌军难以进展。8月中旬,敌又在星子(庐山东南麓鄱阳湖边)向东西孤岭猛攻一六〇师正面,宋士台亲临前线指挥,多次全线出击,击退敌军进攻。9月中旬,日军再集结主力向庐山中央突破,主攻五老峰、归宗寺、金轮峰,企图夺取庐山制高点,向两翼包抄。宋士台在汉阳峰指挥这次反击战役,用2个团和2个暂编营兵力在金轮峰设伏,以袋形战术,击溃敌军津田一个联队。敌军连遭反击,攻占南昌企图终不得逞。10月上旬,日军主力又转移瑞昌、武宁一线,欲向武汉进犯,在万家岭附近又被向西移动的一五九师追击。兵团司令薛岳调动几个师,将敌松浦师团重重包围,最后日军调集几个师团苦战一周才突破重围。万家岭战役结束,一六〇师调回南昌附近。宋士台因立功升中将师长,六十六军被誉为“钢军”。叶挺将军曾在贺电称颂此次南浔战役“挽洪都于垂危,作汉江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民国27年冬,六十六军奉命回师广东,担负镇守粤北任务。宋士台师守从化良口、牛背脊主阵地。
  民国28年(1939)冬,日军第五师团在钦州湾龙门港登陆,侵占广西南宁,进占昆仑关。宋士台一六〇师奉命开赴桂南,协同一五九师和其他友军参加收复昆仑关战斗。一六〇师主攻佛子岭和渌龙岭之敌。宋士台指挥所属中2个团,12月28日经1天激烈战斗,分别占领佛子岭和渌龙岭。随后令攻占渌龙岭-1个连伏击自南宁开来的敌援军敌兵千余、战车10辆,并予以重创。这批敌援军虽对渌龙岭阵地多次反扑,均被击退。接着宋士台又命第二线机动-出突击营,潜入渌龙岭南端,袭击敌侧面。敌不支,退守八塘、九塘,连续顽抗。民国29年1月1~4日,宋士台命令佛子岭、渌龙岭的2个团,向八塘、九塘攻击,最后攻占九塘,策应友军攻克昆仑关,使敌我成对峙状态。后因天气恶劣及地形关系,机械化部队无法按计划增援,而白崇禧所指挥的广西部队与广东部队又不甚协调,致昆仑关又陷入敌手,一六〇师首遭日军包围,幸得一五九师及时救援,才能冲出重围。此役结束,有关的军师长被撤职。宋士台交卸一六〇师长后,调任广东绥靖公署高参。民国33年,宋士台调任第七战区惠淡守备区中将指挥官,布防于东江下游,监视日本一〇四师团,以维护河道航行安全。抗战胜利,指挥部撤销,他仍调任广东绥靖公署高参。
  民国35年(1946),宋士台在广州经商。1953年,宋士台被划为恶霸地主处决,终年59岁。1985年,花县人民法院复查,认定原判不当,在赤坭镇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原判属错案,予以撤销。
  


  赤坭镇  素有工业重镇之称的赤坭镇,全镇共有企业260家,其中镇属企业35家,外资企业20多家(其中台商12家),村办企业18家,私营及个体企业193家,年产值达30亿元。就业人数达7000多人。 行业分布以建材、制鞋、制鞋设备、制衣、化工、陶瓷、橡胶及服务业为主。较为突出的企业有:  一、 镇办企业赤鹰水泥厂,该厂年生产高标号水泥42万吨,"赤鹰牌"水泥自一九…… 详细++
经历历史事件
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3年)去世的名人:
花都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花都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