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龙江 > 哈尔滨 > 阿城人物

金遗华


[公元1940年-1964年]

   金遗华,1940年9月3日生于黑龙江阿城县一朝鲜族贫苦农民家庭。
  金遗华的父亲金世东,早年随父兄从朝鲜流落到中国的吉林省,靠租种地主的土地勉强维持生活。为了混出个样儿。金世东后来又一路讨饭一路跋涉,辗转到依兰县八虎里落脚成家。1926年金世东在进步思想的影响下,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从事地下工作的金世东被警察逮捕,开始了狱中的非人生活。国共两党达成共同抗日的协定后,金世东被释放出狱。但是长期坐牢,加上敌人的酷刑,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只好返归依兰县八虎里,后来又搬到阿城县谋生。1940年6月,金世东因劳累过度病重入院,不久又转到哈尔滨红十字医院。
  盛夏的一天,金遗华的母亲拖着沉重而又疲倦的身体到医院看望病危的丈夫时,金世东指着妻子隆起的腹部,叮嘱说:“我的病怕是不行了,留下的这条根儿只好托付给你,无论生男生女,都让他作无愧于中华的儿女!将来起名字就叫‘遗华’吧!”半个月之后,金世东在医院里安然地去世了。
  金遗华出生四个月后,寡母无力支撑门庭,只好投奔到汤原县金遗华的叔父家里。叔父金世景家里人口多劳力少,生活也很艰苦。为了生活,也为了把丈夫留下来的唯一的骨肉抚育长大,金遗华的母亲-改嫁了。
  新中国诞生的礼炮,给这个苦窝里长大的孩子带来了幸福。金遗华不仅有了新的希望,而且依靠人民政府的资助上了学。
  贫苦,给幼小的金遗华打上了生活艰辛的烙印;贫苦,也使他懂得了要发奋图强。在学校里,金遗华是个勤奋上进的好学生,曾获得过四个奖状,被评为模范学生。
  1954年春,叔父见金遗华上学大约要跑四公里的路,他母亲又患重病照顾不过来,就将他接去,到近一点的学校里念书。谁知,母亲惦记着儿子,竟病上加病,卧床不起,没几天就离开人世。金遗华得知这个噩耗,心如刀绞,急忙赶回家,可母亲的尸体已经入了土。金遗华跑着哭着,扑到母亲的墓前,两只小手抓着油黑的泥土,嘴里不住地喊着:“妈妈、妈妈!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他悲痛得泣不成声。金遗华的叔伯哥哥一边安慰他,一边拿出一个小碗斟满了酒。金遗华跪倒墓前双手接过酒碗,恭恭敬敬地举过头,然后含着自己的眼泪倒在墓前。
  14岁的金遗华成为孤儿了,好心的叔叔收养了他。为了不给叔父家增加经济负担,金遗华在汤原县浩良河汉族小学读完了六年就参加了农业生产。
  1958年春,友谊农场建起了民办中学。金遗华听说是半工半读性质的中学,就报了名。学校里除了半天上课,还要用半天时间打草绳编织草袋,每次劳动量都很大。班里40名同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退学了二十几名。金遗华经受过劳动的锻炼,不仅坚持下来,而且还扎扎实实地学到许多科学知识和劳动技术。
  1960年开春,征兵工作开始了,多年来想当解放军的愿望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金遗华积极报了名。身体检查那天,启明星还在眨着眼睛,他就爬起来,连早饭也没顾上吃,一口气跑到了武装部。通过体检、政审,当入伍通知书发到他手中的时候,金遗华高兴得禁不住跳起了民族舞蹈。
  1960年5月,刚刚入伍两个月的金遗华被调到体训队去踢足球。他本来是个很好的左前锋,因为守门员调走了,领导上又要他当守门员,而且要求他在短时间里突击训练守门技术。他愉快地接受了组织的决定,并向领导表示:“只要对全队有利,我就坚决干好”!金遗华一直坚持刻苦锻炼,终于在不太长的时间里掌握了技术,以后成了队里一名优秀的守门员。
  1962年3月,体训队解散后,金遗华被分配到师直侦察连,在一班当战士。到了连队,他主动要求工作。公差勤务,他抢在头里;搞农副业生产,他拣重活干;在军事训练中,他取得实弹射击优秀的成绩。
  1962年秋,金遗华和同志们外出执行刈马草任务,住在一个村庄上。庄里有家朝鲜族军属,家里只有老大娘和一个小女孩子。金遗华把帮助军属排忧解难,当作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因此,他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帮助老大娘挑水、扫院、打柴劈柴。
  一天,金遗华帮助老大娘干活时,外面突然下起雷阵雨,他赶忙躲进屋里避雨。谁知,刚坐下来十几分钟,屋顶却“嗒、嗒、嗒”地滴起水来。金遗华看到眼里,记在心上,从那天起,他每天完成刈马草任务,都多刈两捆捎回来。同志们得知他的用意后,也照他的样子做。没几天功夫,就割了两千多公斤草,晾晒起来。到了星期天,他抱起干草对大家说:“走帮阿妈妮苫房子去!”老大娘见来了很多解放军帮助苫房子,感动得流出了热泪,再三地说:“我要写信告诉孩子,叫他听党的话,像你们一样好好干!”
  10月底,金遗华随同连队到镜泊湖执行冰下捕鱼任务。一天清晨,东方还没有破晓,他们就坐着爬犁赶往捕鱼点。突然连里一辆马拉爬犁掉进一个冰窟窿,马身和爬犁架有一半露在冰面上。随着冰层的破裂,有完全掉进去的危险。
  “一定要抢救出来!”连-下了决心。
  当时,冰窟窿的边缘随时都有下塌的可能,抢救的人不能过多,金遗华见此情景奋勇而出,和几个同志迅速卧倒在冰面上,向冰窟窿边缘匍匐前进。他爬在最前面,后面的同志拉着他的腿。就这样一个拉一个,组成了一支坚强的抢救队伍。金遗华和爬在前面的几个同志抓住了马的缰绳,慢慢地向冰岸上拉……
  人压在冰面上,刺骨的冰水渗出冰面三十多厘米深。金遗华的棉衣棉裤全给浸透了,冻得他浑身直打哆嗦,还是坚持拉住缰绳不放,终于把马和爬犁从冰窟窿里捞了出来。
  1963年3月5日,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以后,金遗华被雷锋的事迹深深感动了。从此以后,他处处以雷锋为榜样,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不声不响地为连队做了许多好事。桌子断了腿,他找来木方和锯,自动修好了;车库的顶棚掉了块木板,他担心车辆被风雨淋坏了,马上找来油毡纸和钉子修补上;班里同志执勤回来,他帮助战友把车子擦得干干净净;有的新战士给摩托车加油时,粗手毛脚,他总是接过油斗耐心做示范;……
  在党的培养帮助下,金遗华迅速成长起来。他入伍三年,连续被评为五好战士。1963年6月8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了。
  不久,连队接到任务,准备去野外搞攀登训练。正巧,金遗华患了感冒发高烧。他担心连队把自己留下来,急三火四地跑到连部。
  “连长,你就让我去吧!这次攀登训练是个新科目,如果我不练好,怎么能带领全班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呢!”金遗华恳切要求。
  “好,就凭你这种精神也该去!”连长爽快地回答。
  金遗华听到这里,脸上立即绽出了笑容。
  “不过,”连长迟疑了一会儿,又充满深情地说,“暂时还得留下,等身体恢复了再去!”
  金遗华又“磨”了一会儿,见连长的态度很坚决,只得无可奈何地走了。
  连队拉出营区投入了轰轰烈烈的训练。金遗华留在连队真是坐立不安。刚休息三天,病还没有痊愈,他就打起背包,偷偷地赶到了训练地。同志们见了齐声问他:“班长,你怎么来了,病好了吗?”他笑呵呵地说:“一点小病算不了啥,顶一顶就好了。来,咱们一起练!”
  训练是在一座50米高的陡壁下进行。有些新同志望着奇石古树和悬崖峭壁,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金遗华盘算看,在这种困难面前,既要做好思想动员,又要实打实地做出样子,才能增强同志们的信心。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带头向上攀去。峭壁上,有的地方长有灌木、葛藤、岩石犬牙交错;有的地方岩石光秃秃的,金遗华一步一步艰难地向上登去,一直爬到崖顶。他做了一遍示范,接着鼓励新同志说:“不要怕,要胆大心细,勇敢一些!”后来,班里的新同志在班长的指导和帮助下,都0完成了这一个科目。
  1963年4月底,金遗华被提升为二班副班长。由于他在学习和工作中表现突出,一个月以后,连队党支部又调他到三班担任班长工作。他对党支部交给的工作充满着坚定的信心,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虽然我现在经验少,困难多,可我一定努力做。无论何事,自己的主观努力是关键。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依靠群众,做战士的知心朋友,就可带好一个班,0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
  同年7月,为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党支部把金遗华作为“苗子”选送到军集训队学习。金遗华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不仅自己努力学习,积极提高军政素质,而且热情帮助战友。
  年底,金遗华从军集训队结业回连,被分配到四班担任班长。
  1964年3月11日晚,阴冷的西北风刮个不停,吹得树梢、电线发出“呜呜”的响声。侦察连驻地早已亮起了微弱的金黄色的灯光。
  在四班宿舍里,战士们整整齐齐地坐在炕沿上,一个个挺胸直腰静听着班长金遗华做野营训练小结。此刻,金遗华身体有些消瘦,两目尽管不像往常那样炯炯有神,却依然闪现出坚毅、严肃的神情。他一边扫视着摊在桌子上的记录本,一边有条有理地总结全班的训练中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不大的功夫,只见他脸颊微红,头上冒出虚汗,金遗华正患着重感冒。
  突然,闻听有人大声呼喊:“救火!救火!”
  金遗华听到喊声精神一振,两眼焦炙地扫向战友们,大声说道:“快!快!”立即拉开房门,带领全班同志跑出宿舍。几乎在同时,司号员也吹响了紧急集合号。跟着,传出一阵纷沓的脚步声。操场上各班、排马上整理好了队伍。精明强干的连长王同亭,表情严肃地站在队伍前面。
  “病号留下,加强警戒,其余的跟我去!”连长简短地交待了一句,带队跑出营区。
  金遗华跟着救火的行列迅速向火场奔去。路上清点本班人数时,金遗华发现正患肠炎病的本班战士丁万举也跟来了,便关心地对他说:“你有病,又没吃饭,就不要去了!”班长的亲切关怀,使丁万举心里觉得暖滋滋的,但是想到班长患着感冒都抢着去救火,自己怎么能不去呢?就说了一声:“救火要紧!”继续跟着班长跑步前进。
  火场离营房不到两公里,他们还没跑出营区,已经看到腾起的烈火映红了夜空。水火不留情,同志们不由得加快了速度。金遗华跑着跑着,只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衬衣也被汗水湿透了。他暗暗地告诫自己:“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原来是牡丹江搪瓷厂的烘烤车间着火了,整个厂区被浓烈的烟雾和腾起的火光笼罩起来。风助火威越烧越旺,正从厂房西侧向东蔓延,时而夹杂着“劈劈啪啪”的响声。火场上聚满了救火的群众,有的积极截断火,控制火势;有的端盆提桶,用水奋力扑救。先到的部队正在全力抢救车间的化工原料。中间屋火势很大,连长王同亭看到那里抢救的人较少,就命令连队进去抢救。
  “四班跟我来!”金遗华大喊一声,率先冲进火场。中屋里搪瓷产品很多,还有不少半成品和原料。由于这里起火较早,许多产品被烤热了,屋子里的浓烟呛得使人透不过气来。金遗华首先抢出一批搪瓷产品。片刻,他又返身闯了进去。这时西北角突然传出“哗啦轰”的响声,那里的天花板已经塌落,浓烟裹着烈火疾速向东扩散。金遗华毫不犹豫地抱起一摞被烤热的搪瓷产品,飞步赶了出来。外面的群众见他的眉毛、头发被烧焦了,衣服上燃着火苗,纷纷跑过来,接下物资,又帮他将身上的火苗扑灭,金遗华深深地换了口气,转身看到屋里的大批物资即将被熊熊烈火吞噬时,心如火灼。这个从苦窝里爬出来,又在党的阳光哺育下长大的孤儿,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多抢出一点物资,国家就少受一点损失!他又奋不顾身地第三次向中屋奔去。徐长庚和几名战士也随后跟着冲了过去。
  “危险,不要进去!”连长王同亭焦虑地喊道。
  “解放军同志,危险!”在场的许多群众也担心地连声呼喊。
  在喊声中,金遗华、徐长庚等已冲进了火海,屋内烈火烤人,浓烟滚滚。头顶上的瓦片、木头“轰隆轰隆”地不断落下来,眼看整个屋顶即将塌落下来。
  危险!金遗华首先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危险,而是同志们的危险。火光中,他迅速环视四周,发现本班战士徐长庚和另外几个战士正在屋中间抱物资,不由得大声喊道:“徐长庚,快出去!快——!”徐长庚和几名战士听到班长的呼唤,很快从窗口跳了出去,金遗华随后也冲到离门口约一米远的地方,这时,金遗华只要一个箭步,就可以脱离险区!
  然而,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驱使他坚定地站住了。
  “快出去,危险——!”金遗华转身再一次招呼屋里的人脱险。
  果真,工人李炳全还在里边。他听到喊声,便从浓烟里踉踉跄跄地冲过来。正当他俩的肩膀相碰的刹那间,房顶的大梁“轰隆”一声巨响,无情地倒塌下来。人的一生纵然会经历各种各样的考验,但最严峻的考验,莫过于生死瞬间。此时此刻,曾经是个优秀足球守门员的金遗华,凭着他敏捷的反应,完全可以一个鱼跃窜出门口脱离险境。然而,他所做的,却是举起他那只曾经在党旗面前庄严宣过誓的右手,将工人李炳全朝门口推了出去。李炳全脱险了,金遗华的手臂再也没有收回!
  少顷,在场的指战员和群众醒悟过来。
  “班——长——”徐长庚和战友们悲切地呼叫着。
  “金——遗——华”连长王同亭痛心地喊着。
  “解放军同志——!”李炳全和工人们也十分惋惜地大声呼唤。
  当他们不约而同地跑上去,从燃烧的房架下将金遗华扒出来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为表彰金遗华的英雄事迹,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布命令,追授金遗华“爱民模范”的光荣称号,同时还将四班命为“金遗华班”。
  为抢救国家财产和工人同志的生命,金遗华牺牲了。烈火纵能夺去他的青春,然而,他用生命谱成的颂歌,将永世流传!
  (曹荣光)
  

金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4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4年)去世的名人:
朝鲜族人物介绍
阿城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阿城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