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 宁波 > 江北区人物

蒋子瑛


[公元1922年-1945年]

   蒋子瑛,1922年12月出生于浙江省慈溪县庄桥镇(今宁波江北区)一户贫民家庭。父亲是这个小集镇一家豆腐作坊的雇工,微薄的工薪收入,靠着母亲勤俭持家,苦度光阴。
  出生贫苦家庭的蒋子瑛从小就养成了艰苦朴素、勤劳好学的习惯。他的父亲因为自己没有文化吃尽苦头,决心省吃俭用让蒋子瑛到镇上集成小学读书,这所学校有光荣的历史,慈溪县第一个共产党支部就在这里成立。在进步教师的影响下,蒋子瑛开始接受了新的思想。1936年夏,15岁的蒋子瑛读完高小。此时,家里已无能力再供他升学读书,经人介绍去上海闸北一家中药店当学徒。艰苦的学徒生活,他忍受着压迫和剥削,对腐朽的旧社会深感不满。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沦入敌手,蒋子瑛所在那家药店-停业。他满怀悲愤回到老家(庄桥镇)。这时,也有不少青年从上海等城市因战争失业、失学而回到家乡。他们不约而同地谈论着抗日形势,目睹日军入侵,国土沦陷,同胞遭殃的惨痛情景,一致激起抗日义愤。蒋子瑛和青年们热血沸腾,决定组织抗日宣传队,投入抗日救亡活动。
  1938年5月,中共慈溪县工委(后称县委)在离庄桥五华里的洋墅村成立,领导着慈溪的抗日救亡运动。蒋子瑛在共产党人的帮助、教育下,逐渐成长为一个有志向、明真理的青年,就在这一年的冬天,他由县工委组织委员金如山、地方党员邵立之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他的工作更积极了。1939年春,庄桥成立了党支部,年仅18岁的蒋子瑛担任了党支部书记。他在支委屠祖全、杨照诚等密切配合下,大胆泼辣地领导庄桥地区的人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打击-、奸商,保护人民利益。
  在实际工作中,蒋子瑛觉得要向群众宣传,首先要提高自己。他除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外,努力钻研革命理论,总是孜孜不倦地看书学习到深夜。当时上海出版的《译报》、《大众哲学》、《论持久战》、《列宁主义问题》、《西行漫记》等书刊,已成为他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母亲见他吃饭、睡觉都手不离书,笑着说他是给书“迷住”了。由于刻苦学习,他虽只高小毕业,但思想进步得很快,写文章、谈问题精辟、简练,通俗易懂。
  党支部为了在青年骨干中进行马列主义思想教育,决定以读书会的形式,组织开展人生观、宇宙观问题的讨论。为了讨论好这个问题,蒋子瑛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有一次,已临子夜,妹妹桂凤一觉醒来,还见他遮着灯光在看书、写笔记。妹妹怕他太疲倦,劝他熄灯休息。他却毫无倦意地说:“如果不好好的准备,讨论起来就不能以理服人,不能把更多的进步青年争取过来。”读书会的举办,为以后发展党组织打下了思想基础,不少参加“战时服务团”的进步青年均先后加入了党的组织。
  1939年秋天,素有粮仓之称的庄桥却闹起了粮荒。镇上李涌丰等几个米店奸商,勾结国民党庄桥警察所,将大批粮食偷运出海资敌,造成全镇粮荒日益严重,人心惶惶。为了保护人民利益,严惩奸商,党组织决定,发动群众,开展反对奸商-运粮资敌的合法斗争。
  9月18日晚,党支部根据群众报来的情况,组织力量在李溪渡坝边扣住了几条偷运大米的船只,约计大米九万斤。有了人证、物证,蒋子瑛连夜找到邵慕云(共产党员、副镇长)等人,周密地商讨了斗争的要求和策略。第二天上午,镇政府出面召开紧急镇务会议。下午,召开镇民大会,当众处理奸商偷运大米资敌。为了争取更多的群众参加大会,除布置党员、积极分子分头发动群众外,还叫各保保长鸣锣通知大家,准时到会。下午1点,到薛将军庙来开会的各阶层群众多达五六千人,里里外外挤得水泄不通。杨照诚以战时服务团团长的合法身份,揭露-,运米资敌,坑害人民,大发国难财的汉奸行为,并提出扣下大米,没收济贫的主张。台下人声鼎沸,热烈拥护。国民党慈溪县政府派来的代表褚保鑫在大会上说:“此事重大,要汇报县长定夺。”台下一片叫骂声:“瘟官,不能作主,你来干什么?”“不表态,不准回去!”褚带来的十名武装士兵杀气腾腾,上了刺刀。双方严阵相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为了免遭不测,蒋子瑛同意让褚离开会场,继续考虑。
  然后,蒋子瑛一面派代表向当局-,一面继续拦阻偷运大米。并通过战时服务团在壁报上揭露国民党庄桥警察所长朱启桢-,用过期护照放行大米0的-,使群众进一步看清事实。一时,议论纷纷,要求惩办-的斗争持续近一月之久。当局慑于群众的强大舆论,-将朱启桢记大过,调离庄桥;斗争取得了胜利。0米商罚了款,拦下的大米全部平价卖给群众。粮荒暂时缓和,蒋子瑛又通过党支部支持钟一棠(爱国名医)选上庄桥镇镇长,成立了平价卖粮委员会,向外筹募部分资金,使庄桥粮食平价卖买数年之久。
  1941年4月19日,日军从镇海登陆,宁波、庄桥相继沦陷。为了暂时避开敌人的魔爪,庄桥地区先后撤走了一批身份暴露的-干部。在此危难时刻,蒋子瑛既要保护当地一批党员、骨干和新调来的干部,不使自己的同志在混乱中遭到汉奸、特务的滥捕残害,又要保护群众不受或少受日军、土匪的蹂躏,工作更加艰苦复杂。但他不避艰险,根据上级指示和新的斗争形势,改变了工作方法,将庄桥一带的党组织转入地下,采取单线联系。
  在艰苦险峻的斗争环境中,蒋子瑛始终保持着积极、乐观的革命精神。每当碰到困难,遇到风险的时候,他总是鼓励大家说:革命免不了有风险,免不了有牺牲,现在我们受些苦,正是为了消灭剥削制度,换取人类幸福,充分显示出他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当共产党员沈一飞等在慈北被敌人残杀后,他怀着极端悲愤的心情告诉大家:“敌人用酷刑摧残她,她坚贞不屈。她活得很有意义,死得很光荣!”他总是以烈士们的英勇事迹进行革命气节教育,激励大家更加坚强地战斗和生活。
  为了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同年5月,蒋子瑛遵照中共宁属特派员王文祥的指示,筹建抗日武装鉴于不久前慈北搞武装失败的教训,王文祥明确提出这次筹建抗日武装,应采取灰色隐蔽的方式。蒋子瑛与党员周凤章等几个骨干商议后,认为最好找一个理想的掩护人。周凤章提出由胡家冀来挂名。胡家冀曾是国民党慈溪县政府政工指导室干事,在慈东有一定声望,让他来挂名搞武装比较合适。经商定后,他们找到胡家冀,做了工作,共同组建慈东游击队,请他当大队长。以后又把这支游击队定名为“慈溪县庄桥区战时服务大队。”此后,蒋子瑛又按特委通知,陆续把一些党员输送到游击队,并分别担任了副官、参谋、中队长、政训员(负责党的工作)等职,取得了这支部队的实际领导权。在短短的时间内,慈东游击队成为比较有纪律、有战斗力、被群众赞誉为抗日寇、保家乡的好部队。游击队在费家市战斗中,全部擒获敲榨0、残害人民的小股土匪(20余人),就地镇压了匪首王孝玉。在河头杨王田舍陈,游击队击溃国民党镇海县警察大队第三中队姚华康部的偷袭。
  不久,慈溪国民兵团杨峰部队窜入慈东,亡图吞并慈东游击队。为保存这支新生的武装力量,9月初,在王文祥的领导下,蒋子瑛与部队骨干一起。把武器集中装入棺材,用伪装运棺出殡的办法,从水路运往镇海江南。40余名游击队员,按各自原来的职业形象化装,徒手分散赴镇海大矸王贺乡贺家祠堂,同共产党员王博平领导的江南独立中队合并。后独立中队又加入三北的主力部队,投入浙东抗日武装斗争的洪流。
  1942年7月,中共浙东区党委为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将镇海县的甬江以北、慈溪县的姚江以北地区组成慈镇县,建立县工委。慈镇县工委派蒋子瑛负责通讯联络和敌情工作。他利用其父亲生前的社会关系,在庄桥镇成新桥下开了一爿烟纸杂货店,作为党的联络点。他以经营烟纸店为掩护,踏遍慈镇的山南山北,往返于宁波、镇北之间,为上级党组织提供敌情,传递指示,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
  不久,烟纸店引起了日本鬼子的注意,风声越来越紧。一次。他的大妹蒋震虹从特委机关送密件到庄桥时,突然接到内线消息,日本兵马上要来搜查烟纸店。在紧急时刻,蒋子瑛一面将党内文件和有关物件作了紧急处理,一面为其他同志的安全转移作了妥善安排。蒋震虹考虑自己年幼,敌人不大会注意,要求留下,蒋子瑛同意了。他在离开烟纸店时,再三叮嘱蒋震虹:“你万一被捕,可什么都说不知道,装作年幼不懂事,千万莫说出来。妹妹,要做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同志!”蒋震虹坚定地回答:“你放心。”这样,他就提了箱子在群众掩护下安全撤走了。果然,他走后不到一刻钟,日军小队长和翻译带了十多个鬼子兵将烟纸店包围起来,进行搜查。敌人翻箱倒柜没有查出有关共产党活动的一丝证据。
  1943年3月,浙东抗日武装力量重新开辟了慈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了中共慈东(庄桥)区委,蒋子瑛任区委宣传委员,后任区委书记兼区常备队指导员。他经常深入农村,发动农民组织农会、妇女会、雇工会、自卫队(民兵)实行减租减息、保障雇工实际工资不下降(工资由纸币改为稻谷折实)。这些工作,都为巩固、发展慈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慈东区位于宁波、慈溪县城之间,接近敌人的心脏,地处交通要道,也是三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前哨,是敌、伪、顽军与我必争之地。1943年11月,敌、顽军密谋策划,悍然袭击我慈东(庄桥)办事处,被捕了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地方党员、自卫队员130多人,其中22人惨遭杀害,制造了令人震惊的浙东(慈庄)事变。1944年下半年,日军在庄桥建造飞机场,沿山挖坑道,在交通要道筑碉堡、建据点,一时,慈东区敌伪大小据点骤增到43处,像梅花桩一样插遍全区。敌伪活动非常猖獗,党员、基层干部和群众,接连遭到摧残,慈东地区又处于-之中。蒋子瑛与区长黄玉平等带领全区同志,踏着烈士的血迹,配合我军主力部队和县大队,为重新打开慈东局面而继续战斗。
  1945年春节刚过,蒋子瑛冒着刺骨的寒风,带领区武工队,穿插在各乡镇,指导各乡镇党支部和武工小组的活动;同时做好上层人士的-工作,向各乡保长开展“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的形势教育,及“中国人民大团结”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要求他们在经济上对敌伪实行-,保证完成抗日军民的财粮供应任务。
  庄桥镇据点的伪军,平时横行乡里,搜刮民脂,无恶不作,庄桥人民恨之入骨。蒋子瑛决定首先拔掉这个据点,为民除害。一天凌晨,东方刚露鱼肚色,蒋子瑛率领武工队在当地党支部的配合下,分两路向敌碉堡包抄过去。尖兵组先干掉了敌哨兵,然后担任正面袭击的武工队战士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力冲进了敌人的碉堡。还在做黄梁美梦的伪军,惊吓成一团,人枪全部被缴获,而武工队员无一伤亡。武工队在撤离时,一把火烧毁了敌人的碉堡。周围相隔几里其他据点的敌人,一时情况不明,都吓得丧魂落魄。
  在区武工队首战告捷的影响下,各乡镇武工小组也四面开花。经过蒋子瑛和同志们半年时间的艰苦奋斗,慈东(庄桥)地区的抗日根据地坚持下来了,并出现了新的转机。
  1945年夏,党组织决定蒋子瑛去四明山梁弄浙东区党委党校学习。恰巧他的妹妹蒋震虹也来参加学习。兄妹在党的怀抱里,在秀丽的四明山久别重逢。兄妹俩心里荡漾着相见的喜悦,胸中充满着革命的豪情。妹妹向他谈论着经历过的战斗情况,他向妹妹讲述慈东的艰苦抗日斗争。同志、兄妹、战友之情一齐涌现出来,他们真有说不完的话啊!
  学习不到一个月,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参加党校学习的同志,在区党委的直接领导下,组成临时工作队,跟主力部队赴四明山、三北等地的敌伪据点受降。当时,蒋子瑛被分配在鄞西、鄞姚等地区执行这项任务。
  9月底至10月初,浙东游击纵队和地方党政干部奉命北撤,仅留下极少数同志,坚持斗争。他服从党的决定,留下来担任慈镇县党的特派员。
  主力部队北撤后,国民党反动派进一步疯狂镇压人民的革命力量,调集重兵向浙东革0据地发动大规模的“清剿”。留下来坚持斗争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蒋子瑛受命于危难之际,担负起坚持斗争的重任。他秘密上四明山,找到了四明山地区特派员刘清扬,接上了组织关系,领受了上级党的指示,带着精悍的武工队,从四明山回到慈东(庄桥)地区。10月22日深夜,蒋子瑛等行至洋墅大袁阵村时,就进村宿营。由于敌保长王兴宝的告密,第二天上午,国民党顽军何九峰部队的一个大队的兵力包围了蒋子瑛等宿营的这幢大屋。敌人一边用机枪封住了大门,一边狂叫:“活捉蒋子瑛!”蒋子瑛面临敌人重围,毫无惧色,沉着机智地一面命令大家迅速做好战斗准备,一面立即将党内的-及地下党员名单烧毁,做好牺牲的准备。此时枪声四起,敌人密集的枪弹像雨点般从墙外飞来,蒋子瑛率领武工队奋勇反击,准备突围。敌人不敢冲进那幢大房子里去,只是嚎叫:“蒋子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投降吧!政府会给你当大官,会给你钱。”蒋子瑛向武工队员们大声高呼:“同志们,我们是共产党员,决不向敌人投降,现在是以我们的热血和生命来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做出最后贡献的时候了!”此刻敌人更疯狂地用手榴弹、步枪、机关枪齐攻大屋,蒋子瑛等居高临下投掷手榴弹,杀伤敌人,战斗十分激烈。敌人不知蒋子瑛究竟带了多少兵力、多少武器,打了数小时,还是不敢冲进大门。顽军头目何九峰恶念横生,命令匪军将房子周围堆拢稻草,并浇上火油焚屋。霎时间,浓烟滚滚,烈火冲天。蒋子瑛等被烈火和弹雨所困,情况十分危急极点。正在千钧一发之际,袁均法首先跳墙突围,但因掷出去的手榴弹没有0,被敌人发现,胸部中弹牺牲。陆林法迅即投掷手榴弹,借着手榴弹0的烟幕跳出马头墙脱险。蒋子瑛为了不丢下一个战友,继续率领武工队员突围,终因火势越烧越旺,大门又被敌机枪的火力死死封住,再也没有突围出来。和蒋子瑛一起壮烈牺牲的还有范祥飞、张小三(原名林舜琴)等同志。
  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缅怀为人民利益而死的蒋子瑛烈士。全国解放后。1951年春节,宁波专员公署派慰问队,慰问烈士亲属,并敬送了写着“中华好儿女”的光荣匾。为了千秋万代铭记先烈的英雄业绩,党和政府在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镇海河头乡修建了烈士墓。1992年7月,当地政府又在他的故乡江北区庄桥镇兴建了烈士纪念碑。
  (汪志鹏吕明干唐武声)
  

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江北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江北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