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南宁 > 邕宁区人物

黄德法


[公元1955年-1979年]

   黄德法,1955年出生在广西邕宁县新江镇汉林村一个农民家庭。壮族。读书时是三好学生,参加生产后,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参加民兵训练,又获得实弹射击成绩优秀的奖状,是一位优秀的武装基干民兵。1979年初,党中央发出了“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动员令。黄德法怀着对祖国的热爱和对越南当局背信弃义侵犯我边境的愤怒心情,在大队武装民兵会议上,争先报名支前。
  黄德法是家里的大儿子,父母双亲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身体又不太好,参加农业生产不久的妹妹最近又得了急性黄疸肝炎病,3个弟弟又都还年幼,父母担心大儿子上前线后失去了依靠。黄德法很理解老人的心情,反复开导说:“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是每个民兵的神圣职责,我这个武装基干民兵不去,谁去?假如我们不去进行自卫还击,让越南军队打过来,我们的家乡还能安宁吗?再说同村的黄国森是大队长黄运抽的独仔,人家都争取上前线,我还有4个弟妹在家,更应该去了。至于家里的困难,要相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上级党委的关怀和生产队的帮助,困难是能够解决得了的。”儿子的一番话,句句在理,字字暖心,两位老人都高高兴兴地同意他上前线了。
  在支前中,黄德法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积极主动,用实际行动实践自己的誓言。运送弹药时,他除了完成自己分担的任务外,还主动帮助战友。运送伤员时,他总是抢着抬担架,从不让别人替换。总攻前一天,他们向集结地域运送物资,要翻越一座800多米高的大山,山势陡峭,空着身子爬上去也要累得慌,挑着满满一担柴米锅盆的炊事班民兵更为吃力。爬到半山腰,黄德法见炊事班的同志累得气喘嘘嘘满头大汗,就和其他几个民兵主动接挑重担,一路上互相帮助,共同前进,终于使炊事班同大家一起翻过了大山。当时,4个民兵才有一支半自动步枪。黄德法看到持枪的那个民兵个子小、体力弱,既要抬担架,又要背枪,十分吃力,就主动地向班长请求由他来背枪,班长批准了他的请求。后来在同越军散兵的多次遭遇中,他手中的这支枪发挥了应有的威力。黄德法所在民兵连的任务是向前线运送弹药和向后方运送伤员,他把多运送一箱弹药看作是多一份胜利,多抢救一个伤员看作是多一分贡献。有时运送弹药已到了开饭的时间,但又来了新的紧急任务,黄德法就和大家一起坚持先运送弹药。他一路走一路还给大家讲:“坚持一下,先完成任务,保证战斗胜利,等完成任务再吃饭!”有一次是两人合扛一箱弹药,黄德法刚刚把肩上的一箱弹药交给另一个民兵,就发现营长扛着一箱弹药上来了,他又马上跑过去抢过来,扛上肩就冲向前线战场上。只要任务没有完成,黄德法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战场上的生活既艰苦又危险,黄德法不但不叫一声苦,还专门找苦吃。自卫还击总攻开始以后的6天6夜里,他们没有睡上什么觉,也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餐饭。黄德法和大家一样,扛着弹药上去,肚子饿了就一面跑着,一面掏出压缩饼干来咬一两口;抬伤员下来,渴了首先把水壶里的水让给伤员喝,自己忍着口干舌燥坚持下去。黄德法个子高大,在全排高个子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运送伤员经过的大多是山路,为了使伤员身体保持平衡,减轻伤员的痛苦,黄德法在抬担架时,上山走在后头,下山走在前头,这样他虽然是最吃力的,但别人要换他一下,他总是不肯。在危险的关头,黄德法也是先想到别人。2月18日晚上,新江三连一排奉命连夜赶到14号高地运送伤员,刚走到13号高地,由于敌情出现了新的情况,上级传来撤退的命令,对面的敌人也不断用冲锋枪向他们射击。当天晚上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面对面也看不清人。正当他们后撤到一座草深林密的大山包时,后面传来了用普通话发出的呼唤声:“前面的同志,请等一等、等一等!”当时黄德法和另外5个民兵落在后面,他想,越特工人员惯用冒充解放军的伎俩,停下来很可能要上当;但又转念一想,如果真是解放军,不停下来等一等,在这漆黑的夜晚他们就可能撤不回去了。于是他们几个民兵停了下来,他让其他民兵做好战斗准备,自己顺着声音方向摸去。原来在后面呼唤的人是解放军某部的一位副队长和两位警卫员,他们在归途中迷了路。在黄德法和他的战友们的护送下,3位解放军同志安全地回到了部队。
  由于在战场上表现突出,黄德法在火线上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
  2月27日,新江三连继续向前线运送弹药,这是他们参战11天以来,遇到敌人火力最猛的一天。为了执行配合部队攻打谅山的战斗任务,连长黄贵午带领3个排从前一天下午起就连夜赶到4号高地,27日上午6点20分,接到上级命令,要把10副担架、60箱弹药送到距离谅山5公里远的611号高地。他们从早上出发,连中午饭也没有吃,直到下午4点多钟,才送到611号高地后面的半山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