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张家口 > 怀来人物

董存瑞


[公元1929年-1948年,全国著名战斗英雄]
董存瑞
  董存瑞,1929年10月15日出生在察哈尔省怀来县(今属河北省)南山堡村。全家六个孩子,他排行老四,乳名叫“四蛋子”。6岁时,他就与羊群为伍,风里来,雨里去,长得敦敦实实。机灵顽皮,胆子大,爬树像个小猴儿,爬山像个小兔,成了南山堡的“穷孩子王”。
  1940年初春伊始,家家户户的炕头上都谈论着一个新鲜话题:“八路军来了!”由荣臻领导的晋察冀部队来到平北地区的海坨山下,建立了龙(关)延(庆)怀(来)联合县抗日民主政府,南山堡划归联合县第三区。1942年夏,联合县委派年轻的共产党员王平担任第三区区委书记。王平每次到南山堡,多是住在董存瑞家。董存瑞每天乐得合不拢嘴,天天缠着王平叔叔讲故事。每当这时候,董存瑞最听话,两眼不眨地盯着王平叔叔,什么“狼牙山五壮士”,“抗日小英雄——王二小”,一个个抗日英雄的高大身影,印在董存瑞的脑海里。
  一次,王平讲到前任区委书记石裕民,在敌人严刑拷打下宁死不屈光荣牺牲的事迹,董存瑞泪汪汪地听得出了神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把小胳膊往上一举,大声说:“我长大了也要当共产党,像石叔叔那样跟鬼子斗。”
  1942年秋,满山的红高粱被风吹得飒飒响,董存瑞一边放羊,一边警惕地向四周张望。“叭叭”,突然村外响起枪声。董存瑞扔下羊鞭,飞快地往家跑,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院子,大声喊:“鬼……鬼子来了!”在村里布置坚壁清野工作的王平正在写着什么,董存瑞不由分说,摊开堆放在墙角的几个席卷,把王平藏在席卷里,然后席卷立在原处,他又匆匆把粪筐里的牛粪倒在边上。这时,院门“哗”地冲开了。鬼子一看,只有一个小孩在席卷边撒尿,就问:“八路、兵民藏在哪里!”明晃晃的刺刀直逼董存瑞前胸。董存瑞不慌不忙系上裤子,故意装着傻愣愣地盯着鬼子的刺刀。旁边的汉奸见他穿得破破烂烂的,鞋子露着脚趾,从衣袋里掏出两张纸票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董存瑞转着脑袋盯着那两张票子,咧着嘴傻笑。鬼子使劲地踢了他一脚,骂骂咧咧地走了。事后,王平和乡亲们都夸董存瑞是南山堡的“王二小”。
  后来董存瑞当上儿童团长,俨然成了一个大人,他配合区小队站岗放哨、查路条、送鸡毛信,配合减租减息运动,在斗争中迅速成长起来。
  1943年秋的一个晌午,董存瑞在田里干完活儿,扛着铁锹回家。走到半道,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王平和县里的郭科长,在常寨子村被敌人包围,一番激战之后,砸了枪,烧了文件,与敌人同归于尽。他心如刀绞,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他把手中的铁锹用力向一棵老榆树投去。不久,新来的区委书记王福堂被董存瑞缠住了:
  “王书记,如今我是大人了,让我去当兵吧!”
  “你还小,部队不收啊!”
  “毛主席身边也有小八路,我为啥不能当呢!”老王暗自高兴:这娃子有头脑,有胆识,是棵好苗苗。他拍拍董存瑞的肩膀说:“不要急,在家当儿童团长,不也一样打鬼子吗!”王福堂实在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参加民兵基干队,当了小民兵。
  年底,抗日战争进入决战阶段,王家楼、长安岭等据点的敌人在投降之前,更加疯狂地向周围村庄抓丁,要夫,修炮楼,挖战壕。董存瑞恨透了这些强盗,寻找着报仇的机会。
  有天中午,酷热的太阳直射地面,董存瑞和应差的一行人被押往沙城运粮食。走到沙河里,有个民夫给董存瑞使了个眼色,董存瑞会意地点点头,用鞔杆在粮食口袋上狠狠戳了几下,谷子哗哗地流了出来。他们开心地偷笑着。押粮的黄狗子走过来,劈头就给董存瑞两耳光,打得他两眼冒金花。黄狗子气势汹汹地责令董存瑞把口袋堵好。“老子给你堵”。等黄狗走远,董存瑞索性解开口袋:“等老子当了八路军,非收拾你们不可!”口袋里的谷子倒出来多一半,押送的伪军居然没有发现。事后,乡亲们称赞董存瑞:“别看这孩子小,可鬼精灵,有出息!”
  在抗日烽火的锤炼中,董存瑞由一个顽皮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小民兵。他长得胖胖乎乎的,四方脸,厚嘴唇,浓眉毛,大眼睛,才满16岁的年龄,已经是埋地雷、扒铁轨、打伏击、抓汉奸的“老手”了。他一心想到部队扛枪打仗,成天缠着村武委会主任要求当兵。老主任总说他不够年龄。董存瑞气呼呼对老主任嚷嚷:“你不答应我,我也要去!我跟八路军、共产党跟定了。”说完,嘴一撅,转身跑了。老主任望着他的身影叹息:“拿他真没办法。”
  区联合政府办公室的门“乒”的一声被撞开了,王书记定神一看:“四蛋子你怎么来了!”董存瑞看了看满屋的人,憋了个大红脸,他脚跟一并,打了个不太标准的敬礼:“报告区长,儿童团员董存瑞申请当兵打鬼子,请批准!”“哈……”屋子里的人看着这个娃子一本正经的表情,哄堂大笑。
  董存瑞急忙挺挺胸脯,大声解释道:“别笑嘛!当兵是光荣的事,我等了三年了,现在不让我去打鬼子,还等什么时候!你们闹革命的时候不也是孩子吗!”满屋子的人表情都凝固了,这孩子的话像锤敲在他们的心上。
  王书记看到董存瑞这股迫切劲儿,高兴地说:“好!等我和你们村武委主任商量一下,定下来再告诉你。”董存瑞还不放心,又蘑菇了一阵,直到王书记微笑地点点头,他才兴冲冲地跑回家。
  果然,1945年7月的一天下午,武委会主任通知董存瑞:“今晚‘破交’后,有几个人到区上报到参军,其中有你,赶紧回去准备吧!”“是!”董存瑞乐疯了似的跑回家。母亲抱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包郑重地说:“四蛋子,好好干!不能给妈、给乡亲们丢脸!”董存瑞使劲儿地点头。就在这天深夜完成“破交”任务后,董存瑞在第三区政府所在地——杨家山参加了区自卫队。
  1945年秋,董存瑞所在的区自卫队编入冀热察军区第九旅第二十四团,董存瑞在第二营第六连第六班当战士。临行时,区委书记王福堂拉着他的手说:“四蛋子,到了大部队要努力工作,好好学习,别辜负家乡人民的希望!”董存瑞坚定地回答:“王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不干出个名堂决不回南山堡!”
  这年9月至10月,龙关战斗、赤城战斗后,部队在怀柔一带集训。早晨,天刚露出鱼肚白,田野里就晃动着他的身影,练刺杀,练臂力,练投弹,愣是把自己的左撇子改了过来。当兵才半年,就与几个同志代表全连参加了团里的军事技术表演,手榴弹投掷评为全团第一。
  1946年9月,蒋介石命令傅作义李文兵团抢占平绥路之战略要冲张家口。鉴于这年6月中旬至9月中旬,我军经历晋北战役和大同、集宁战役,部队损耗较大,兵员、粮弹急需补充,在兵力上明显处于劣势,遂提出撤离张家口,以争取今后战局的主动。晋察冀军区在撤离张家口前,决心在张家口以东的怀来、延庆地区歼灭东线敌军一部。这就是董存瑞参军后经历的第一场大仗——延庆阻击战。
  9月29日,敌第十六军及第五十三军一个师,分两个梯队沿平绥路向怀来、延庆进攻,并先后出动飞机370架次,对我军阵地、交通线及后方基地进行狂轰滥炸。我军担任正面抗击的部队在怀来及其以东的延庆进行顽强阻击。董存瑞所在连负责坚守延庆城东。他将手榴弹一个个摆放在沙袋上,刺刀擦得锃亮。忽听远处传来嗡嗡的轰鸣声,他往天上一瞅,好家伙,七八架飞机直向头顶扑来。他朝身边的战友呼喊:“快进洞!”话音刚落,炸弹伴着强大的气浪把他推进洞子。董存瑞怪忙张开大嘴,然后用手把耳朵捂上,以防耳膜震破。身边的新兵也学着他的样,有些惊恐地互望着。别看董存瑞才17岁,他经历的战斗不比老兵们少,经验蛮丰富的。他回头说:“别害怕,这是打头阵的,步兵还在后头呢,这点炸弹伤不着咱们。”十几双眼睛信服地望着他,紧张的神情慢慢放松下来。董存瑞机敏地趴在地上用耳朵听着地下的声响,当他听到一种震颤的履带声后,急忙大喊:“坦克来了,快上。”率先冲出洞子。果然,远处烟雾弥漫之中,两辆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摇摇晃晃地显现出来。新兵们有的是第一次看到这头怪物,两眼直盯着。“卧倒!”董存瑞一声呼喊,伴之而来一串机枪子弹扫过,打得沙袋直翻土。“呸呸”,他吐了两口嘴里的沙土,顺手拿起几颗手榴弹,对战友说:“我非让它们消化不了拉肚子!机枪掩护!”一纵身窜出掩体,灵猫似地转眼消失在烟雾里。不一会儿“轰”的一声巨响,火光一闪,那个庞然大物不动窝了,履带稀里哗啦地散落下来,可机枪还在叫。浓烟里一个身影飞上坦克,掀开顶盖,随手扔进一个东西,又飞身而下,几个漂亮的侧滚翻快速麻利。又是一声巨响,机枪也哑巴了。
  他们两个班对付敌人两个排的轮番进攻,十几次冲锋都被打退了,阵地上趴着三个庞然大物,不用说,这都是董存瑞的杰作。敌人满地丢弃的武器足够装备两个排的,他带着新兵们乐呵呵地清理战利品。
  第一天战斗结束间隙还有精气神儿乐乐,以后的十几天,疲劳和紧张将人的神经绷得如同钢丝一般,一有空就想睡,阵地上士气大减。董存瑞强忍睡意,给战友们讲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还时不时地穿插着家乡的小曲、快板和小笑话。听了他的“节目”,再想睡的人也不困了,不想睡的更来精神。最后,他只好遗憾地告诉大家,不能都讲完,要有所保留,不然以后就没新鲜劲儿了。战友们怪他卖关子,追着挠他胳肢窝算是又奖又罚。欢声笑语不断从这里涌出,阵地上的人们都知道六班有个“小活宝”。
  经过15个昼夜的苦战,战士们寸土不让,拖住了敌人,赢得了时间,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为我军挺进太行山区创造了有利条件。董存瑞第一次荣立大功,获得勇敢奖章一枚。
  10月11日,敌突入张家口,我守城部队即于当日撤离该市,主力部队奔赴太行山。董存瑞所在纵队留在当地坚持斗争。根据地群众又陷入国民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苦海之中。这天,董存瑞和战友们掩护地方政府机关干部和群众向长安岭转移,不料被敌人发觉,在山口处两军交锋。冰雪覆盖的长安岭寒风凛冽,山道路滑,董存瑞和几个战士守在山口。一个排的敌人攻了上来,董存瑞沉着地对着刚露头的敌人开了火。这边敌人慢慢逼近,快要冲过阻击阵地了,在这紧急关头,董存瑞高声喊道:“同志们,听我指挥!”他还高声迷惑敌人:“一排向左,二排向右,三排掩护,冲啊!”战友们会意地喊起杀声,成串的手榴弹飞向敌群。等浓烟过后,敌人从地上爬起来再看,山边连个人影也没有,只剩下满地的弹壳在冒着缕缕青烟。
  1947年3月,部队在顺义县以北的牛栏山打了一仗后,驻扎在察北沙峪一带整训,部队由晋察冀军区划归东北民主联军下辖的冀察热辽军区独立第五旅。在指导员郭成华和二排长郭元方的介绍下,党支部大会一致通过董存瑞加入共产党(候补期三个月)。董存瑞以自己的行动实现了平生最大的愿望。
  部队回师东进,到达隆化县城附近,日夜行军寻找战机。6月的一天午时3刻,前方传来激烈的-声,我军在隆化旧屯包围了从张北溃败下来的敌一个骑兵团。敌人在一小村庄拼死顽抗,守着一挺重机枪向我军猛烈扫射,部队有所伤亡。秋天的田野开阔明朗,没有遮蔽物,一举一动敌人都看得很清。董存瑞盯上了敌人身旁的一间草房。他灵巧地顶着草席在地上滚动,慢慢靠近那间房子,又向上一跃,双手紧紧抓住滚烫的枪管,悬空的脚向土墙上一蹬,猛然把机枪夺了过来,接着他把手榴弹往里一丢,顺势翻滚下来。敌人来不及反应,手榴弹已经0。连长捧着董存瑞烫满水泡的手,疼爱地责怪他:“你这嘎小子,不知道照顾自己。”董存瑞嘿嘿一笑,“连长,我照顾好敌人就行了!”
  战后,在旅-参加的战评会上,战友们提议给副班长董存瑞记大功。不想,一班马上站起来反对:“他们班熄灯后总是点着油灯,这不符合要求。”
  “不对,副班长点油灯是为了我们大家。”董存瑞的好友郅顺义(1947年参军)站起来:“平时我们手懒,衣服、鞋破了从来不补,全是副班长油灯下一针一线缝的。行军中,我的鞋坏了,副班长把0妈纳的鞋送给了我,他自己还穿着一双旧鞋。我们脚打了泡,都是他用马尾帮着放血。每次行军就是他扛的最多,背得最多。”
  董存瑞站起来:“我做的工作太少。离党的要求还差得很远,班长工作细心、扎实,战斗中负了伤,还坚持战斗,这个功应该给班长。”
  另一只手又举了起来:“在战斗间隙董存瑞经常帮助炊事班干活儿,火头军吵吵着:如果不给董存瑞立功,他们就不给我们六班吃饭。”“哗!”台下一片笑声。
  “我揭发副班长一个秘密,”战友孙富来站起来。董存瑞一看急了:“小孙,快坐下。”旁边的人一看这阵势,知道肯定有好戏看。高祥拽着董存瑞的衣角:“哎,副班长,让大家说话嘛,这是民主会!”
  孙富来看了董存瑞一眼说:“是这样:咱们每次战前发的干粮都是一人一份儿,可副班长的那份儿他很少吃,每次都留到最后分给大家,特别是打大仗的时候他更是这样,总担心我们吃不饱没劲儿,可他自己……他……”孙富来的眼圈红了,声音哽咽着:“他自己饿着肚子,到地里找野菜吃,把留下的炒面给了我们。冲锋过后,他晕了好几次,醒来后说什么也不让我告诉大家,还说……吃野菜好处多,营养丰富……”孙富来说不下去了,忍不住抽泣起来。
  全连人的目光一同射向董存瑞。他的脸刷地红了。
  参加评功会的旅-抚摸着董存瑞的头说:“小鬼,下次可不能不吃饭啊!不然打起仗来,你还跑得动吗!”
  “报告-,我小时候吃酸枣多,浑身都是劲儿。”
  “哈……这小鬼!”旅-把一朵光荣花和一枚勇敢奖章佩戴在他的胸前。顿时全场掌声雷动。
  从1947年7月起,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同年10月,冀察热辽军区独立第五旅改编为独立第二师。1948年1月,敌人从永宁向四海一带进犯。我军在大胜岭以南到黑汉岭以西一线,摆好阵势,诱敌深入。战斗打响后,敌人向大胜岭南的青云顶制高点反复冲锋,都被董存瑞和他的战友们打退了。敌人孤注一掷,调整兵力准备最后的突围。不巧,董存瑞他们的子弹、手榴弹打光了,枪声逐渐稀疏下来,敌人以为活命的机会来了,拼命往山上爬。董存瑞瞅了瞅身边的石头,灵机一动:“同志们,放石炮呀!”他搬起石头向山下砸去,战友们推下大大小小的滚石,砸得敌人抱头鼠窜。
  夜晚,敌人被压缩在南湾子村。连长采纳了董存瑞提出的正面佯攻、侧面突击的建议。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董存瑞带领全班冲了上去。只用八分钟就攻占了敌人据守的制高点,切断敌人的退路,配合正面战友全歼了一个团的顽敌。在追歼残敌时,他率先闯入敌群,一人就活捉了13个俘虏。战斗结束后,他获得第三枚勇敢奖章,荣立大功一次。
  1948年2月,大部队开始东进辽宁朝阳后,董存瑞所在连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第三十二师九十六团二营六连,他被任命为第六班班长。部队开展了50天大练兵运动,突击“三大技术”。当时北国大地冰封雪裹,呼啸的北风扬起阵阵雪尘,打在人的脸上、手上,如同针刺一般。训练场地上,战士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演练爆破、攻坚。手脸被冻得通红,眉睫、帽檐上挂了冰霜的董存瑞,正以娴熟的技巧,机警灵活的动作,向敌“碉堡”发起一次次攻击,赢得战友的阵阵喝彩。当团里领导表扬他们的训练“重点突出,针对性强,组织恰当,你这个班长领导有方”时,董存瑞的眼眶里湿润了:“报告-,我们去年打隆化没打好,许多战友牺牲了,想起他们,我心里就难过,我们一定要打下隆化城,替牺牲的战友报仇!”连日来,董存瑞吃饭走路都像是在琢磨什么事儿。有一天,连里让各班讨论战术方案。董存瑞才兴高采烈地将大家召集在一起:“我想通了,你们看!”他用砖头、树枝,按敌人的部署母堡、子堡、外壕、铁丝网,给大家摆了一个完整的攻坚方案。他说:“敌人的护城河是我们进攻的最大障碍,我军炮火攻击时,敌人的一切火力就成了哑巴,但我们的炮火一停,突击队冲锋时,敌人的火力马上复活,密集的子弹和成堆的手榴弹就会在河心里0,对我突击队威胁极大。我建议,趁我军-的时候,找一个炮火间隙或在弹着点前后之差的空隙之中,突击队冲过河去,提前进行爆破。这样,就不怕敌人死守他们的‘乌龟壳’了。”
  第二天师部组织参观“堡垒练兵经验”,第六班被誉为“董存瑞练兵模范班”。在实际演练中,他们班出色地炸毁了敌三个“碉堡”。演习中,一颗拉了弦的手榴弹没投出去,在人群里“哧哧”冒着白烟。董存瑞眼疾手快,一把抓起,奋力向前方投去,转身扑倒在战友身上。手榴弹在空中0了。避免了一次严重的伤亡事故,师长当场授予他“模范爆破手”的光荣称号。
  5月1日部队离开朝阳,向热河西部挺进。13日在头沟村边空地上召开了军民诉苦大会。两位老大娘悲愤地控诉了国民党反动派将她们的亲人活埋的残暴罪行。董存瑞想想自己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及乡亲们,抑制不住满腔的愤怒,霍然站起来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为千千万万的老大娘报仇!”会后,他向连长请求:“打隆化,我要争取送第一个0包。”
  地处燕山北麓,地势北高南低的隆化,是冀东的重要战略要地,是承德的屏障。它北倚围场,西通丰宁,南隔滦平,直达古北口,属历代交通必经之路。解放隆化,为我晋察冀、冀热察两根据地连成一片除去一大障碍,对于解放热河,配合即将开始的辽沈战役和华北战场-、罗瑞卿兵团东进,牵制住整个东北敌人,直捣山海关,扼住敌人的咽喉,具有重大意义。但隆化周围,敌人修了坑道、堑壕和密集的碉堡群。隆化中学又是敌防守隆化的核心。部队为使全体指战员懂得攻打隆化的目的和意义,几天来白天开动员会,晚上修筑工事,部队投入紧张的大战前的准备。董存瑞每到打大仗时,都精神百倍,劲头十足。他在捆好的0包上写道:
  仇恨满胸怀,
  隆化要打开。
  推翻三座山,
  新中国要用我们的双手建起来!
  决战的时刻终于到来了。5月24日,第六连召开了隆重的“挂帅点将”大会。他们把各班分成爆破、突击、火力和支援四个组,各组互相配合执行任务。爆破组长“挂帅”,人选也由组长“点将”,挑选信得过的人担任。点将台上竖着四面大旗:一面是“爆破大元帅”旗,另三面分别是“突击大将”旗、“火力大将”旗和“支援大将”旗。为争夺“帅”旗比条件、打擂台,看哪个班条件过得硬。会场气氛热烈而紧张。六班长董存瑞首先站起来请缨:“我们六班要求承担爆破任务。条件是:第一,我们班人员政治思想过得硬,组织纪律严明,技术素质全面,先后三次评为先进班,并代表全连参加过全团军事技术演习,获得较好的名次。第二,在这次爆破演习中,我们班命中率高,选择爆破点位置好,技术过硬。因此,我班强烈要求担任爆破任务。
  董存瑞刚说完,三班长站起来:“我们三班也要求担任爆破任务,理由是我班集体观念强,团结协作精神好,吃苦耐劳,作战勇敢。”
  三班长看了董存瑞一眼,得意地坐下了。一班长又马上站了起来:“一班也要求担任爆破任务……”会场气氛热烈紧张,哪个班都不甘示弱,争抢最艰巨的任务。最后,连长不得不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一班、三班都不够全票,同意六班的举手。”齐刷刷地一片手臂之林,代表着战友们的信任和期待。
  董存瑞庄重地整整军帽,在锣鼓声和雷鸣般的掌声中走上点将台,从连长手中接过“爆破大元帅”旗,面对几百双热切的目光,神情庄严地举起右手,向团-表决心:“全连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班,我们保证:轻伤不下火线,牺牲也当掩体,死也要把隆化拿下来,绝不辜负-和全连同志们的希望!我点班长郅顺义为‘突击大将’,杨德祥、王子元为副将,共同组成突击组;点二排长为‘火力大将’,由二排两挺机枪和一排的一挺机枪组成火力组;点一班为‘支援大将’,担任支援任务。”几杆大旗像燃烧的火炬,映红董存瑞和全-友们的脸膛。
  5月25日凌晨4时20分,苍茫大地之间刚露出一线黎明,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划亮的整个天际。我军首先以强大的炮火摧毁了苔山口的敌堡,顷刻间山石被炸成碎块,土地被翻松一尺,掀起的烟尘像一张巨大的网,罩在隆化上空。5时,部队开始向隆化中学外围工事逼进,董存瑞带领的爆破组的任务是扫清敌人外围工事。他们已连续摧毁了敌人三个炮楼和五个碉堡,光他自己就干掉了四个。他们已顺利完成了扫清中学外围工事的任务。
  战斗进行到下午3时半,部队发起了总攻,战士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地冲向敌人心脏。突然,在中学东北角的一座浮桥上敌人六挺机枪喷出凶猛的火舌。我军主力被压制在一个小土坡下面。
  “二班爆破组上!”连长命令道。
  二班三名战士夹着0包分三个方向逼近暗堡。一个倒下了,又一个负伤了。剩下的刚刚跑到左侧,又被敌人发觉,不幸中弹。
  “嘿!”连长一拳砸在腿上:“四班上!”
  李振德夹着0包第四次冲上去,郅顺义手中的机枪为他掩护着。前进约30米,密集的子弹忽然打中了0包的-。一片火光中,李振德牺牲了。
  “连长,我去!”董存瑞眼看着亲密的战友牺牲了,他心如刀绞一般,急得满头大汗。连长摇了摇头,他知道董存瑞刚完成艰巨任务,需要休息。
  时间一分一秒悄然逝去。一个铁的事实摆在大家面前:不拿下桥形暗堡,这场战斗胜负难卜。
  董存瑞又向连长请战。连长盯着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你已经出色完成任务了。三班准备上!”连长的命令不容否定。
  三班的刘祥冲了上去,几个侧滚翻躲过敌人的火力中心,利用地形接近了暗堡。他刚要冲过最后的十几米,一发子弹击中他的胸部。
  董存瑞急了,大声地冲连长吼道:“我是共产党员,请准许我去!”
  连长还在犹豫。
  “报告!”团部通信员飞跑过来:“友军已突进敌司令部,团-命令你们赶快从东北角插进中学去。”
  董存瑞又喊起来:“请批准我去!”
  连长紧紧握着他的手,沉重地点点头,亲切地吩咐:“小心点!”
  连长组织了两挺机枪掩护董存瑞。董存瑞忽而匍匐,忽而滚翻,忽而蛇行运动,忽而跃起猛跑。敌人密集的子弹打得尘土直冒烟,将他与硝烟混成一片,难以看清他的轮廓。突然,他的左腿中弹负伤,鲜血将绑腿染成棕褐色。连长和郅顺义眼看董存瑞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没动,心扑腾扑腾直跳,手里捏着两把汗。还是郅顺义眼尖,他看见董存瑞借着弥漫的烟尘,忽然一跃而起,一瘸一拐地前进了约50米。敌人的机枪子弹暴风雨般扫射过来。郅顺义接连投出几颗手榴弹,在桥形碉堡前0。董存瑞借这机会,几个侧滚翻跃到桥下的干河里。敌人的火力已成为死角。他急速地寻找支撑物。桥离地有一人多高,两旁是光滑的墙壁,顶上是平平的桥板。0包放在地上,炸不着桥头堡;放到高处又没地方搁;放在桥墩边上,又滑溜下来。董存瑞急得满头大汗,这可怎么办?这时,总攻的时间到了,后续部队已经冲上来,嘹亮的冲锋号角催促着董存瑞的心。桥形暗堡上的砖头,被敌人推开了,立刻又多了十几个暗枪眼,冲在前面的战友又倒下一大片。
  董存瑞挺起胸,昂起头,大步走到桥底中央,毅然地用左手托起0包,抵在桥底上,右手猛地拉开了导火索。导火索吱吱地冒着白烟,董存瑞的脸紧绷着,眼睛盯着前方,从容镇定地屹立着。敌人从侧方炮楼猛烈地向桥底扫射,子弹穿过他的躯体,而他全然不顾。他拼尽全力,在0前的几秒钟里,喊出了震撼大地的最强音:“同志们:为了胜利,前进!”
  随着火花一闪,巨大的响声震得山摇地动。浓烟把太阳也遮住了。碉堡被炸得无影无踪。董存瑞以对祖国的忠诚和挚爱,凭着血肉之躯,为新中国开辟了通向光明的金光大道。
  连长背转过身,两只大手捂着脸,身体缓缓地蹲了下去。猛然间,他又站起来,嗓子沙哑地呼喊:“为董存瑞报仇,冲啊!”战友们纷纷跳出战壕。郅顺义怀抱机枪,泪流满面地哭喊着:“四蛋子,我来了,我们给你报仇来了!”机枪喷着怒火冲向敌群,在晨光里划出道道火舌。
  昂扬挺立的旗帜垂下了,一片片高昂的头颅低下了,天空中迸散着潮湿的泪水。
  他,仅仅是个兵。一个军龄刚满两年又10个月的新兵。短短的岁月里,他立了三次大功,四次小功,获得三枚勇敢奖章和一枚毛泽东奖章。
  朝阳喷薄而出,照亮大地,照亮了鲜血浸透的战场,照耀着撒着烈士遗骨的山山岭岭。
  他仅仅19岁,他从太阳升起的地方诞生,又擎着一轮朝阳离去……
  1948年6月8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纵队委员会作出决定:追认董存瑞为战斗英雄,模范共产党员。命名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六连六班为“董存瑞班”。冀热察行署决定,将隆化中学改为“存瑞中学”。1950年9月,-追认董存瑞为全国战斗英雄。为永久纪念董存瑞烈士,在隆化和怀来,分别修建了董存瑞烈士陵园和纪念馆。1957年5月29日,朱德总司令为董存瑞纪念碑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多少年过去了,大凡路过冀东北隆化县城的人,多要到县北郊的董存瑞烈士陵园瞻仰凭吊,无不望上几眼这尊雕像。即便是再熟悉这位烈士的故事,即便是历史逝去几多春秋,人们都会为那巨臂高擎的形象而肃然起敬。有人赋诗道:
  那盛开的串红,
  可是不熄的火星!
  那奔涌的松涛,
  可是冲锋的造型!
  为了炸毁黑暗浇铸的地狱,
  你抢去了死亡的签证!
  让??燃烧的血管,
  为巨响发布命令。
  毅然挺起十八岁的支架,
  塑造了一尊历史的光荣。
  
经历历史事件
董姓名人堂
董存瑞相关
同年(公元192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人物介绍
怀来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怀来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