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泸州 > 泸县人物

邓尚春


   邓尚春,1969年8月出生在四川泸县牛滩区清和乡堰坝村。孩提时,其父邓正田是共产党员、-,常给他讲解放军的英雄故事。在邓尚春的幼小的脑海里,便印下了解放军英勇杀敌的形象。渐渐地长大以后,黄继光董存瑞的故事,《谁是最可爱的人》书中志愿军战士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他。他立志要做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在学校,邓尚春勤奋好学,尊敬师长,团结同学,热心公益事情,常常受到老师和校长的表扬;在校外,他热爱集体,热爱劳动,乐于助人,经常在上学的路上扶老携幼。家乡父老乡亲无不交口称赞:“邓尚春是个好孩子!”
  初中要毕业时,老师布置了一道作文题:《我的志愿》。邓尚春在作文中这样写到:“我的志愿是服从党和祖国的安排……如果我没能升上高中,我将去参军,为保卫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贡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
  1987年10月,征兵工作开始。未能升学的邓尚春想去报名参军。他把这一想法告诉母亲时,母亲劝他说:“弟妹都在读书,家里经济不宽裕,现在你长大了,去跟你叔父学手艺,帮助家里挣点钱。”从小就立志要当兵的邓尚春,耐心地劝说母亲:“妈妈,学手艺固然好,但是当兵保卫祖国更重要。再说,爸爸也当过兵,您就让我去参军吧!”作母亲的最了解儿子的心情,她慈祥地对儿子点了点头。
  1987年11月,邓尚春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他心情激动,高兴异常。就要离开家乡了,母亲流着泪,依依不舍;父亲拉着他的手,为他正了正军帽,谆谆地叮嘱:“当兵就是保卫国家,有国才有家,到了部队要好好干,尽心尽力报效祖国……”邓尚春带着亲人的嘱咐,踏上了去部队的征途。
  参军后,邓尚春被分配到解放军56030部队炮二连任战士。不久,所在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开赴云南老山前线执行对越防御作战任务。刚刚入伍,就将上前线打仗,这对于每一个新兵来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打仗意味着要流血牺牲,邓尚春没有忘记父亲的嘱咐,没有忘记他在毕业之际的誓言:要尽力尽心报效祖国,为祖国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在临战训练初期,他连续四次给连队党支部递交请战书,并且坚决要求把他从迫击炮排调到无后座力炮排参加战斗。
  在战斗中,迫击炮排通常配置在距前沿较远的小二线阵地,离敌人较远,而无后座力炮排则配置在紧靠前沿的阵地。对于一个参战的士兵来说,要求到无后座力炮排,就意味着有更大的危险,但有更多的机会打击敌人。经过邓尚春的再三请求,组织上批准他调到无后座力炮排八班任战士。不久,得知该排七班要配属步兵六连到最前沿——松毛林山包担负坚守任务,他又向组织请求从八班调到七班。考虑到他是新兵,缺乏战斗经验,组织上没有同意。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邓尚春,硬是找到指导员磨了两天两夜的嘴皮。指导员问:“松毛林山包最艰苦、最危险,你坚决要去那干啥?”他坚定地答道:“当兵就要不怕死,怕死我就不来当兵。再艰苦,再危险我都要去。”停了停,他又说:“指导员,你知道我们士兵的心情,如果当了几年兵,没打过仗,是个遗憾;可上了战场,又没见过敌人,没有与亲自与敌人交锋,更是个遗憾。我身体好,就让我去吧!”这是邓尚春的心里话,更是他不怕苦、不怕死、尽心尽力报效祖国的崇高思想的写照。经过再三研究,组织上终于同意了邓尚春的请求,就这样,他又如愿以偿地调到了七班。在临战训练中,他深深懂得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刻苦训练,精心研究射击技能,很快成了全能炮手。在肩炮射击的强化训练中,他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右肩上的皮肤被磨破了,结成了厚厚的茧子。他从不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在师组织的坚守阵地哨位现场观摩表演赛中,在射击距离超过正规考核指标近一倍的远程射击时,邓尚春以娴熟的技术,首发命中目标,取得了全师不多见的好成绩。师长赞扬他,号召全师战士向他学习。
  1988年4月17日,部队进入老山战区。邓尚春和四位战友,一起被派到老主峰左翼松毛林山包B55号阵地5号哨位。那里海拔660余米,是整个阵地的最高点,也是整个阵地最前沿的哨位。它像一支伸进敌人阵地的触角,能够及时发现敌人的行动。哨位三面受敌,四周杂草丛生,草深过人,生存条件非常艰苦。他们时刻监视着敌人的动向,不准敌人越过防线一步。如果这个哨位敌人突破,自己的整个阵地将处在敌人控制之下,后果不堪设想。这里作战位置的重要和责任之重大不言而喻。
  4月20日,邓尚春和四位战友到5号哨位接防的第三天。敌人趁他们立足未稳之机,对5号哨位实施偷袭。晚上10时35分,在洞口放哨的邓尚春,突然听到一阵空罐头盒滚动的声音,“有情况!”邓尚春马上意识到。在敌情前,他没有胆怯,没有犹豫。为了把握战机,打击敌人,他一边将敌情报告班长,一边迅速靠向沿外的战斗工事,密切注视着敌情的发展。10时50分,邓尚春透过浓浓大雾,发现哨位左右两侧约125米处,有两股敌军同时向我哨位逼近。他沉着应战,迅速起爆两枚定向地雷,随即又向敌人投掷出三枚手榴弹,击退了偷袭的敌人。
  4月27日晚,为了修复被炸断的电话线,邓尚春冒着随时可能牺牲的危险,向被炸断的电话线方向匍匐前进。当他快速接通线路,正欲起身返回哨位时,又顽强地与敌人战斗了30多分钟。在战友们的增援下,打退了敌人。
  8月2日晚,邓尚春和四名战友一道,与狡猾的敌人连续拼搏了38小时,打退了敌人六次轮番攻击,粉碎了敌人以偷袭为手段,抓捕俘虏为目的阴谋。邓尚春等人被誉为“五勇士”。
  1988年6月4日,泸县清和乡人武部给邓尚春发出了“父亲病故,母亲病危”的电报。当连队指导员把电报交给他,他低声地对指导员说:“我知道不能回去,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战斗岗位。”说到这里,禁不住掉下了眼泪。他真的不想回去吗?不,谁不爱自己的父母?可为了千千万万活着的父母,为了保卫祖国的安全,他不能回去,不能回去最后看一眼死去的父亲,安慰、照顾病危的母亲。他要用卓著的战绩悼念死去的父亲,安慰病重的母亲。他要把对父母深深的爱,把一片赤子之情,千百倍地献给祖国!
  邓尚春在5号哨位坚守了100多个日日夜夜。在战斗中,邓尚春经受了一次又一次血与火的考验。
  8月4日21时05分,敌人以一个加强班的兵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向5号哨位再次发起进攻。邓尚春首先发现敌情,立即报告上级。待敌人靠近哨位20米处时,他和战友连续投了八枚手榴弹,敌人连滚带爬退到右侧土坎下,邓尚春立即起爆了两枚定向地雷,毙伤敌人各一名。敌人偷袭不成,便对我5号哨位进行了猛烈的炮击。班长叫邓尚春和其他战士撤回洞内防止炮击,邓尚春告诉班长,他的位置利于观察敌情,请求留下,班长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时,战士王中平扛着一箱手榴弹来到他身边。突然,天空中响起了炮弹发出的呼啸声,邓尚春高喊一声:“卧倒!”并从地上跃起,一掌将王中平推倒在地。将自己身体压在王中平身上,一发六0炮弹擦着邓尚春右后肋的手榴弹带,落地0。邓尚春中弹倒下了,王中平右臂负伤。
  战友们把邓尚春抬进了工事,班长给他包扎伤口,可一连用了八个急救包,也没能止住往外淌的鲜血,他全身嵌了大大小小21块弹片。班长在哭,战友在哭,连长接到电话也在哭。
  夜空,一片漆黑,天上下着滂沱大雨。班长戈齐生守在邓尚春身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邓尚春的名字。他终于醒过来了,班长亲切地问:“尚春,你有什么要求,我代表组织,你就讲吧。”邓尚春抬起右手向上衣口袋指了指,班长摸出来看,是一封写得很工整的入党申请书。邓尚春用微弱的声音说:“班长,这是我一个月前写好的,请转交给党支部,如果我合格,请在我的墓碑上刻上共产党员几个字。”他停了停,又说:“等打完仗,去看看我的母亲……”这时,坚守在洞外的战友在呼喊:“敌人上来了!”邓尚春听到喊声,吃力地催促班长:“快——快!”
  战友们抹去眼泪,冲到阵地前,把仇恨的子弹射向敌人。当战友们击退敌人进攻,返回工事时,邓尚春已停止了呼吸。
  1988年8月,解放军56030部队一一一团政治处批准邓尚春为革命烈士,并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990年3月,-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戴志林)
  

邓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69年)出生的名人:
泸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泸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