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威海 > 文登区人物

丛德滋


   丛德滋,1924年出生于山东省文登县横山区姚家东沟佟家村的一个中农家庭。读小学时正逢日本侵略者在山东肆意残杀中国老百姓,在他心中种下了民族仇恨的种子。
  1940年5月,丛德滋高小肄业,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山东八路军胶东五支队特务营,在二连当战士。他觉悟高,表现好,入伍仅三个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3年春,部队整编,二连被编为西海独立团四连,他由班长提升为副排长。
  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面临危急之际,欲在中国战场抽兵支援。因此,山东的日军对胶东地区加紧“扫荡”。这年5月,大庙后的日军山砚中队180余人奉命带辎重乘16辆汽车赶至掖城,翌晨赶至平度,转赴青岛,准备乘船去参加太平洋战争。
  西海独立团四连接到军区情报后,连夜赶至掖平公路旁的李格庄,布兵设伏。这里是敌必经之路。熬过黑夜,东方太阳升起。眼望远处,见扬起一股尘土飞扬,一长串汽车向李格庄开来。战士们兴奋起来,做好战斗准备。丛德滋抱起一颗地雷,在弦上拴上一根长绳。他把绳头交给副连长说:“我把雷扔上汽车,你就拉绳。”副连长说:“不行!太危险。”丛德滋回答:“准没事!”来不及商量,汽车已到眼前。丛德滋猛然跳起,跃上公路,头前二辆汽车已闪过去。他举起地雷,正逢第四辆汽车来到,他紧跟两步,用力把地雷甩上车箱。“轰”的一声,地雷0了。丛德滋满脸血污滚下公路。来不及擦把脸,马上指挥战士向敌车扔手榴弹。轻机枪和步枪一齐猛扫,后边的汽车逐渐停下来。敌兵跳下车,开始组织反击。一部分敌人已迂回到四连的侧翼。敌强我弱,四连迅速撤退。四堆升腾的烟火,报销了敌人四辆汽车,40多名敌兵被击毙。中队长山砚运气欠佳,恰好坐在第四辆汽车里,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
  在“扫荡”中,伪军助纣为虐,配合日军残害百姓。为打击伪军嚣张气焰,八路军掀起讨逆战役。攻打柳行是讨逆第一炮。在柳行东北二里许外围的山顶上,修筑了一座孤立的碉堡,做为柳行的桥头堡。山上驻守着一个排敌伪军,轻机枪一挺。这里地形开阔,敌居高临下,八路军难以接近碉堡,无法展开进攻。但是为了保障主力部队顺利攻打柳行,必须先拔掉这个钉子。四连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晚九时,战斗打响。碉堡外围设有鹿砦、铁丝网和壕沟。部队组织几次爆破,均未成功。战斗进行两小时,四连伤亡很大,毫无进展,严重影响主力部队向柳行市区的突破。四连为保障爆破后的攻击力量,再也抽不出战斗员为爆破而无谓牺牲。在关键时刻,丛德滋挺身而出,组织连部的文书、通信员、理发员等勤杂人员,组成爆破组。他亲率这些战士,不仅扫除了外围的障碍,还最终把一大包0巧妙地送上了敌碉堡。一声巨响,碉堡坍掉一半。丛德滋一挥驳克枪,高呼“同志们,往上冲啊!”他带着突击队,勇敢地向敌碉冲去,歼灭了残敌,为主力部队顺利攻占柳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在抗战时期,丛德滋常带突击队勇猛冲杀,不愧为抗日的勇士。
  1945年抗战胜利后,西海分区独立团与文荣卫三个县独立营编成一个团,组成山东解放第六师,于9月挺进东北,在辽南发展扩大。1946年初,编成东北民主联军第十一师。丛德滋任三十一团一营政治教导员。他的原则是要求战士们做的,干部必须先做到。
  国民党军队在美国的帮助下,迅速把军队运送到东北。3月中旬,苏军从沈阳撤出,国民党军队马上占领沈阳,并以此为中心,分三路向辽阳抚顺铁岭进军,扬言4月占领四平,继攻北满,夺取全东北。
  敌军占领辽阳抚顺后,4月4日始,曾两次进攻本溪,东北民主联系三、四纵英勇保卫本溪,毙俘敌人共4000余人,敌五十二军副军长郑新民、二十五师师长刘世懋及两个团长被击毙。敌军重新组织新六军(缺二○七师)、五十二军(缺一九五师),以五个师的兵力,第三次进攻本溪。丛德滋奉命带队急驰,参加三保本溪作战。他等从盖平出发,连续七昼夜急行军,最后一夜行军90里,于29日拂晓抵达大河沿。来不及吃饭,急忙占领东山阵地。敌新六军二十二师、十四师从西路赶到大河沿以北的高地,立即以30多门大炮向丛德滋等部立足未稳的阵地猛烈轰击。东西长二里的阵地,完全被烟雾笼罩着。丛德滋带领三连坚守阵地。他动员说:“同志们,炮火后敌人肯定进攻。我们要以一当十,以百当千,坚决把敌人打回去!”战斗非常激烈,一营伤亡很大,阵地上只剩20余名战士。丛德滋鼓励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已经打败敌军三次进攻,说明敌人是死熊。我们是配合整个作战,决不能退后一步。我们要在保卫本溪战斗中争当英雄啊!”丛教导员上好了刺刀,在身边准备了许多石块。战士们也学他准备好了刺刀和石块。敌军开始第四次进攻。先头排已爬上高地。丛德滋大喊一声:“同志们!拼吧!刺刀拼坏就用石头砸,用牙咬。”他端起刺刀,挺身冲入敌群。战士们一跃而起,也与敌人展开肉搏。他们用刺刀石块,打败了敌人第四次进攻,英勇地保卫着自己的阵地。敌军恼羞成怒,集中炮火疯狂地向东山阵地猛轰。一排长耿好善负伤了。丛德滋身旁只剩四名战士,上级命令他们立即转移。丛德滋背起耿好善,带领四位战士,冒着敌人的炮火安全撤下来。敌人五个营四次进攻东山阵地,丢下300多具尸体,却夺不下一个连坚守的阵地。
  战斗进行到第三天。丛德滋冒着炮火,爬到虎巴南沟制高点。这里由三连两个排坚守,他们正准备撤退。丛德滋高喊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但是,我们还没完成阻击敌人的任务。我们能眼看着敌人从我们撤退的阵地上,射杀我们的同志吗!你们说能撤下去吗!”战士们齐答:“不能撤!”丛教导员说:“对,不能撤!我们决不饶恕人民的公敌。”大家情绪高昂起来,决心与敌人拼到底。战士们说,教导员就是探照灯,给他们指出方向。敌人集中百余门火炮,向这里高地猛轰了一个小时,把整个阵地翻了个个儿。敌以一个团的兵力发动新的进攻。敌军移动到山坡下时,丛德滋下令:“用手榴弹打下去!”成排的手榴弹投进敌群,侥幸未死的敌人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
  敌军重新组织队伍,在督战队监视下,又开始进攻。丛德滋鼓励战士们说:“我们要发扬革命英雄主义,我们要把红旗插到对面敌人阵地上。同志们,拼啊,死了也赚个英雄魂!”战士们响亮地回答:“我们要做英雄魂!”丛德滋跳出工事,像下山猛虎,直扑敌群。一个跃进,刺死一个敌人。紧跟一个战士,与敌人抱在一起,危急时刻,丛德滋跳过去,用枪托打碎了敌人的脑袋。这时,他的大腿也中了一枪,鲜血染红了衣裤。一个战士急忙来架他。他挥臂高喊:“不用架。我们同生死,共患难,坚决打下去!”他站不起来,就在地上爬来爬去,指挥战斗。“同志们,敌人是死熊,我们用石头砸,要让石头尖带上敌人的血啊!”阵地上乱石横飞,敌人鲜血四溅。敌人畏惧了,被革命战士的无畏精神和英雄气概慑服了。随着夜幕降临,丛德滋带领战士们胜利完成阻截任务。
  5月2日,东北民主联军主动撤出本溪。敌占本溪后,立即回师进攻四平,占领了许多大城市和中长路沿线城市。为守卫这些城市牵扯了很多兵力,因此敌军无力抽出大量兵力与我征战。暂施缓兵之计,与东北民主联军签订停战15天的协议。6月7日始,敌军因准备不足,实际停战四个月,一边调兵,一边搜罗政治土匪。东北民主联军也乘机进行剿匪,进行土改,建立革0据地。
  1946年10月,国民党改变战略方针为“先南后北”,企图先歼灭东北民主联军南满军队,切断其与山东、华北解放区的联系,然后再北上,争夺全东北。杜聿明调动八个师分三路向辽东解放区进攻,逼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主力退却凤城、安东(今丹东),继而歼灭。南满部队兵力弱,只能以歼敌为主,因此以运动战待机。南满部队三次深入敌后通过安奉路时,遭敌军前堵后截,跟踪追击。丛德滋带领战士,往复四昼夜未得休息,疲惫不堪。战士们边行军边打瞌睡。丛德滋亲切地对大家说:“现在是革命最困难、最艰苦的时候,苦尽甘来,胜利即在眼前。我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五分钟,坚持最后的胜利。谁要是掉队落伍,谁就看不到革命的胜利了。”战士们鼓起劲,谁也不甘落后。一个小战士说:“要不是丛教导员的动员,我可是没有信心坚持了。”战士们说跟探照灯在一起,总是有胜利的信心。
  在蚊子沟战斗中,丛德滋带一连,经过一昼夜激烈的搏斗,终于夺下敌二十五师七八个小山头。第二天下午二时许,敌军坚持不住,慌忙溃逃。这时他的腿又受了伤,旧腿伤也在流黄水。他忍着疼痛,组织部队跟踪追击。冒着凛冽的寒风,踏上没膝的积雪,许多战士冻坏了脚。丛德滋的腿开始向外流脓血,他咬牙坚持,指挥部队追击敌人。
  在向西挺进中,丛德滋带领一营在宽辑公路太平哨打一次伏击战。敌二师一个营,由宽甸往辑安(今集安),押运给养。一营埋伏在关门砬子,准备截击。敌军很狡猾,尚未进入伏击区,便发现有埋伏。没等敌人采取行动,丛德滋已率军开始攻击。敌抢占西北高地。丛德滋带二连夺下太平哨西北高地。俯视山下,发现敌40多辆大车和九辆汽车的运输队伍。他立即飞快地跑下山坡,命令一连长:“赶快追击。敌人跑掉一辆车,也不算完成任务。”丛德滋指挥重机枪掩护一连追击。他自己也操起一架轻机枪,把枪带挎在脖子上,向敌扫射。敌军还击,企图掩护大车撤退。当一连冲上去,敌无奈弃车而逃。
  十一师三十一团奉命立即赶到赛马集东北的分水岭,阻击迂回侧翼的敌二十五师,掩护纵直及十一、十二师转移。敌占重镇赛马集,派两个营驻守。乘敌立足未稳,于1946年10月24日,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集中十一、十二两师五个团及纵队炮团,突然攻击,夺回赛马集,歼敌大部,俘敌300余。敌二十五师闻讯,令两个团调头回援。(实际上,敌军后又增加一个团,共8000余人)四纵以五个团,在双岭子激战一昼夜,胜负未分。东北民主联军向新开岭撤退,诱敌跟追。到新开岭时,急调十师,集中优势全歼敌军。新开岭是一条狭长的山谷洼地,四周都是高地。1946年10月30日,敌二十五师骄横地钻进袋形包围圈,并抢占老爷岭高地。东北民主联军严密地控制着东西两个出口。31日清晨,东北民主联军发起攻击,经两天一夜的激烈战斗,将敌压缩到老爷岭附近。敌军顽守待援。敌新六军二十二师援军已到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必须迅速歼灭敌二十五师,掩护辽东军区机关安全转移。东北民主联军集中八个团兵力,以强大的炮火,向老爷岭进攻。丛德滋带领突击队左攻右杀,配合十师夺下老爷岭高地,并坚守袋形口子,迫敌军龟缩到师部所在地黄家堡子。敌军飞机支援,因混战在一起,目标辨不清,误炸许多自己的坦克和装甲车,扫射死许多自己士兵。11月2日,东北民主联军发起总攻,至中午,敌军在无任何退路情况下,二十五师师长李正谊、副师长黄健墉及其所率部6200余人全部投降。新开岭战役,半月歼敌9227人,歼灭了号称宝贝的“千里驹”——二十五师。创下东北战场首次歼敌整个师的战绩,南满局势开始好转。
  敌军逼东北民主联军南满主力退守长白山地区,欲在鸭绿江畔加以歼灭。东北民主联军开始“四保临江”战役。
  1947年1月,敌军开始进攻临江。东北民主联军向已被敌占领的宽甸城发动进攻。丛德滋奉命扫荡浑江口两岸敌人。一、三营负责掩护纵队和十一师直属机关安全向红石砬子转移。当进入蒿子沟时,突然发现敌二师六团两个营增援宽甸,从黑沟门向蒿子沟进军。时值午夜,东北民主联军先头部队在北古遭遇敌军。丛德滋率一连一个排,抢先占领西南高地。敌军也向高地扑来,迎接他们的是成批手榴弹和闪着寒光的刺刀。敌军溃败下去。十几门迫击炮、六○炮,向一营阵地猛烈轰击。许多战士负伤,丛德滋被炸坏了左肩胛骨,炸伤了嘴巴。他把左臂插到腰里,右手挥起匣子枪,指挥战士们反击。两挺重机枪狠狠向敌军扫射。他又带二连向敌阵插进去。一阵手榴弹0,一阵火力射击,一阵刺刀拼搏,沟里一个连的敌人,除被俘五人,其余全部被歼灭。战斗中,营长受伤,被抬下火线,丛德滋指挥全营连续战斗三个小时,终于夺回警卫营丢失的阵地,迫使敌军向黑沟门逃窜。不仅掩护机关安全转移还保证进攻宽甸主力部队的侧翼安全。战后,团-劝他去后方休养。他拒绝说:“营长负重伤,我比他轻。如果我再休养,工作就没有人照应了。我能坚持住。”他吊起伤臂,包扎嘴巴,坚持战斗在第一线。
  1947年2月28日,部队二次突围滚子沟(宽甸县境内),丛德滋一如既往,率先带领三名战士,去土门岭高地联系部队。但是,守卫高地的兄弟部队早已撤走,阵地已被敌军占领。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丛德滋刚爬上岭,敌军机枪响了,丛德滋头部中弹,当即牺牲。他以自己的英勇无畏,铸成东北人民解放战争的英雄魂。
  丛德滋身先垂范,他是一名战斗英雄,同时又是一名模范的政治干部。
  全营指战员挥泪悼念,表示以教导员为榜样,多杀敌立功,誓死为教导员0。师部也发布命令:
  丛德滋同志……现年二十三岁。在三去敌后,于磙子沟战斗去联系部队,不幸光荣牺牲。丛教导员在每次战斗中都表现英勇顽强,冲锋在前,退却在后,与战士冲在一起,鼓励同志,数次战斗负伤不下火线,毅然坚持战斗。战后不休养,坚持工作。对干部战士都是耐心地说服教育,在艰苦情况下挺身而出,吃苦耐劳,以身作则,爱护战士,关心下级。
  特决定追认丛德滋同志为师战斗英雄与模范的政治干部,并呈请纵队转请军区追认为军区战斗英雄……
  丛德滋的英雄形象深刻在战士们脑海中,他们踏着英雄的脚步,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奋勇杀敌,为人民屡建新功。
  

丛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文登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文登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