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 > 盐城 > 东台人物

储友富


   储友富,1928年出生在江苏东台县储洋乡一户雇农家庭。储友富幼年丧母,父亲租种地主的六亩薄田,拉扯他们兄妹三人过日子。储友富7岁就给地主家当放牛娃,后来又打短工,帮长工,从小过的是吃上顿,愁下顿的苦难生活。看着父亲一天天驼背,看着弟妹面黄肌瘦的样子,储友富从心底发出呐喊:“总有一天我们要让天地翻转过来!”
  “穷人要翻身,快去投红军。”这是储友富在孩童时代就记下的一句话。1930年4月曾在苏中通海、如泰地区建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虽然遭到失败,但给苏中群众燃起了希望的火种。1938年春,东台县南的富安镇沦陷后,日军杀人放火,抓丁抢粮,-掳掠,害得人民无法生存。这更加激起了储友富参军救国的强烈念头。1940年,新四军挺进苏北后,东台第一次获得解放。12岁的储友富高兴极了,同伙伴一起去找新四军干部,要求参军。当时各县来参军的青少年很多,部队领导便让来参军的同志排队,按个头高低决定去留。储友富年龄小个头低唯恐被“刷”下去,就悄悄拿两块砖头垫在脚下,拼命往大个里站。但还是被部队领导发现,左说右劝,直到答应他过两年长高后再参军,他才依依不舍地回家。1942年他又跑到部队参军,正赶上新四军第六师主力部队地方化,又被动员回乡。回家后他主动当民兵,搞宣传,与鬼子、伪军和汉奸作斗争。
  1943年,新四军“联抗”部队(1940年10月,奉陈毅命令在泰县曲塘成立的“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在司令员黄逸峰、副司令员汤景延率领下,到东台进行打击日伪的斗争。一次,一支便衣小分队趁着夜色进入南洋村,正在村边房顶上观察情况的储友富误以为是敌人进村骚扰,遂急中生智,揭下房顶上的瓦准备砸下去,逼迫“敌人”开火。正当他举瓦瞄准领头的“敌人”时,突然认出是到部队要求参军时遇到的那位新四军干部,急忙对上联络暗号,跳下房子。小分队同志看到储友富手中提着瓦片,弄明情况后,格外喜欢这个小伙子。那位新四军干部风趣地说:“你这个土八路差点把正规军脑袋砸个包。”储友富趁热打铁,提出了参军要求。这个被东台县评为参军模范的储友富,终于如愿,分配在“联抗”第一团第五连。
  和储友富同村同时参军的储善老人,兴奋地讲述当年的储友富:“那可是个老虎兵!”他俩一起参军后,同在一个团,分在两个连。刚穿上军装的储友富对储善说:“老叔,咱们当兵是自愿的,一定要当出个样子来,不怕吃苦,不怕牺牲。咱俩比一比,看谁杀敌多,看谁功劳大!”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抓紧一切时间,练刺杀,练瞄准,训练肯吃苦,肯动脑筋。不到一个月,就成了全团挂上号的好战士。行军作战遵守纪律,爱护同志,战斗中抢挑重担,机智勇敢,被同志们称为“机灵鬼”。
  当时,正值抗日战争-准备阶段,新四军苏中部队对日伪主动发动攻势,恢复和扩大抗日根据地。储友富参军后打的第一次大仗是1944年3月的车桥战役。他所在连队负责在敌增援的主要方向芦家滩阻歼敌人。他所在排为了多消灭敌人,在伏击阵地前远少近多地埋设了地雷。3月5日下午4时,第一批增援日军进入伏击阵地,阵地上火力齐发,顿时把日军打得晕头转向。他们排抓住敌急欲冲开缺口突围的时机,立即实施引诱敌人入地雷阵的战斗方案。储友富身小灵活,主动担任了“诱饵”,他左一枪右一枪向敌人开火,使敌人把他们阵地当成阻兵少的缺口。顿时,一小队日军向这里冲来,敌人一进入雷群,他们及时拉响地雷,并趁雷群0的时机奋勇出击,将一小队日军全部歼灭,战后,因储友富作战勇敢,被任命为班长。在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苏中军区第十八旅第五十二团在团长张宜友的带领下,先后参加了高邮县三垛河口痛歼日伪、黄金坝怒讨税警、巧夺敦头镇、强攻章敦庄战斗等。储友富在每次战斗中都是请求硬任务,冲锋在前头。
  其中,夜袭杨家垛战斗中,储友富表现更为出色。敌伪 第三十五师趁我部主力南下围歼伪税警之机,悄悄进入我根据地,其先头一个连在杨家垛东大庙安下据点,作为进攻我根据地的桥头堡。上级决定吃掉这股敌人,把主攻任务交给第七连。杨家垛东大庙周围是大河湾,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全连召开“诸葛亮会”商量计策,储友富身穿从房东家借来一身破衣裤,肩扛一根扁担,来到连长严东枫面前说:“连长,敌人正抓民夫,我混进去把鬼子的情况摸来。”严连长决定再派两名同志随他去,储友富说:“人多容易暴露,还是我一个人去吧。”经批准后,储友富混在民夫之中,进入敌据点。侦察三天,掌握了敌人全部情况。连队按储友富的侦察情况,制定了夜战近攻方案。
  在一个大雨滂沱的黑夜,全连分乘几只木船出发。储友富登上第一支船带路,他们用布包住船篙,悄悄来到敌据点周围。第一、二排顺着东边的大河划船到距大庙约20米的一座瓦房下。储友富带着一班迅速爬到瓦房上,当敌哨兵发现时,几枚手榴弹已经在敌人头上开了花。第三排和侦察排趁机一起越过围墙,冲进大庙,许多敌人还没有弄清怎么一回事,就在被窝中当了俘虏。不到15分钟,全歼守敌,其中俘敌100多人,缴枪一挺,步枪100多支。储友富看着缴获的那么多俘虏和0,高兴地像孩子一样举着两支枪跳起来:“我们胜利 !我们新四军无敌!”
  1945年9月初,储友富所在团改编为苏中军区独立旅第十一团。储友富作战勇敢灵活,处处以身作则,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提升为排长。
  1946年3月,储友富所在团改称华中野战军第六师第十八旅第五十二团。“停战令”下达后,在如皋县东通扬运河与如泰运河汇合处的丁堰进行休整学习。通过学习党的七大精神,使这个农村出来的苦娃子进一步懂得了革命道理,认清了蒋介石假和平真备战的本来面目。他在练兵动员大会上表决心:“要想使老百姓过好日子,就要练好技术打好仗,粉碎蒋介石反动派的进攻,让全中国都变成解放区的天!”团政治委员-高兴地鼓励他:“思想好,觉悟高,祝你早日成为战斗英雄!”
  “当战斗英雄,为部队争光!”成了储友富对全排同志的口头禅。在苏中战役(1946年7月中旬至8月底)、涟水保卫战(1946年12月)、莱芜战役(1947年2月中下旬)和孟良崮战役(1947年5月中旬)中,储友富和他的排在战斗中表现非常出色,多次受到上级的嘉奖。1947年9月,蒋介石整编第五十七师轻兵冒进,进入山东荷泽沙土集地区。为打开鲁西南局面,支援刘邓大军战略出击,陈毅粟裕亲自率第六纵队、第十纵队南渡黄河,发起沙土集战役,储友富随团奉命参战。
  9月2日,部队由十里井、魏山地区南渡黄河,进入鲁西南。此时,正值雨季,阴雨连绵,道路泥泞,部队冒雨涉水,日夜兼程,强行军130公里,于9月7日抵沙土集西北的李楼、小屯一线。第五十二团奉命担任主攻,由沙土集西侧发起进攻,第七连和第九连担任西门主攻第一梯队。
  9月8日下午4时,部队扫清了外围之敌,将敌压缩于沙土集镇中。黄昏,各连向敌运动,进入冲击出发阵地,晚8时发起总攻。敌人惊慌地企图向西门突围,第七连奋勇击溃敌人的多次冲锋,在炮火支援下把敌人围困在沙土集城内。储友富带领第一排用手榴弹炸开鹿砦、铁丝网,冲上去。突破敌前沿后,敌人拼命组织反扑,储友富一马当先,与敌展开肉搏。他连续刺杀了两个敌人。在混战中,脚上和臂上各被敌人刺了两刀,鲜血直往外淌,第二排和第三排及时赶到,杀退了敌人,巩固了突破口。战友们给他包扎好伤口,要送他到后方医治,他忍住剧痛,坚持不下火线。他说:“我是排长,战士的排头兵,这点伤又算啥!战斗没结束,我怎么能离开火线!?”他用枪拄着地,一瘸一拐地带部队加入纵深战斗。这时,敌人虽丢了城门,仍利用设置在房屋群中的暗堡负隅顽抗。我步步进逼,敌层层反击,战斗格外激烈。储友富向全排发出动员:“我来吸引敌人,大家往前冲,只要还有一个人,也要第一个冲进敌师部。”说完,他向敌人一高房工事冲去,利用一处断墙,猛向敌暗堡开火,全排同志谁也不甘落后,一路地上打,一路登房攻,不一会儿,敌机枪哑了,幸存的十几名敌人举手投降。战斗到9日凌晨3时,敌五十七师覆灭,储友富因失血过多,昏倒在阵地上。战后,纵队评他为“战斗英雄”。
  1948年10月25日,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七师第五十二团奉命随师自曲阜陵城南下,进入苏北参加淮海战役。11月11日,敌黄伯韬兵团被我军第四、六、八、九、十三纵队围困在邳县西的碾庄圩及其周围的狭小地区,组织防御,固守待援。储友富所在的第五十二团第七连随师团进攻碾庄外围彭庄。
  彭庄守敌为第一军军部,直属炮兵营、工兵营、特务营,第六十三师师部及三个步兵团,东距黄伯韬兵团部所在地碾庄圩三公里。该庄由四个居民点组成,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水塘。村内和村周围地堡密布,防御设施多,形成犬牙交错,纵横贯通,以野战地堡群为骨干的野战阵地。敌企图据以固守顽抗。第六纵队领导人针对敌人防御特点,采取三面攻击,一面截击和狙击的部署,力求全歼该敌,不使漏网。第五十二团担任从彭庄西南角向敌攻击的任务。守敌倚仗一片水塘,阻我进攻。水塘两侧均设置了鹿砦和密集的地堡、火力点。第七连、第八连在教导员姜亚的率领下担任团的突击队,储友富带领尖刀排打头阵。在战斗动员会上,储友富激动地说:“打完淮海决战,就去端蒋介石的老窝儿。为了解放全中国,建立新中国,献出生命也值得。”说完,立即向兄弟排提出了杀敌立功的挑战书。全排同志随着储友富挥动的手臂,异口同声地喊道:“谁先冲过水塘谁英雄!”
  淮海平原的初冬,已天寒地冻,北风凛冽。11月15日凌晨2时,我炮火猛烈地对敌前沿工事轰击,全师部队向彭庄发起攻击,割裂敌人的防御体系。爆破班在火力掩护下,迅速炸翻一片鹿砦和两个地堡。储友富带一排向塘边地堡冲过去,很快打掉了水塘这边的两个地堡,消灭了一挺隐蔽在树上的重机枪火力点,占领了彭庄西南角一个边沿阵地,为后续部队打开了进攻缺口。在一排的掩护下,连长程进率领二排沿着水塘边向敌人纵深发展。接近村头时,敌人又利用大水塘向我疯狂射击,连长不幸中弹牺牲,部队被压制在水塘边上。战士们看到连长牺牲,克制不住心头怒火,储友富更是恨不得飞过水塘把敌人连锅端。在战士们一片请战出击的怒吼声中,储友富反而冷静下来。他知道,连长牺牲了,自己是干部,肩上的担子最重,一时冲动,不仅完不成任务,还会造成大的伤亡。他稳住战士们的情绪,冷静地观察了一下地形和火力点。水塘附近光秃秃的,没有可利用的地形,不能硬冲,须先压制住敌人的火力。便命令集中火力-水塘对面敌地堡射孔,又令三班战士孟士礼从水塘右侧绕上去爆破敌堡。孟士礼爬至离敌地堡100米处,被密集的敌火力射中牺牲。愤怒的烈火在储友富的胸中燃烧,他一手拿枪,另一手抓起两颗手榴弹,大吼一声:“张泽荣、陈纪仁跟我来!”带着这两名战士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敌人恐慌地集中火力向他们射击。子弹打穿了他的帽子,穿破袖子,他毫不在意地向前冲,猛然左腿一颤,鲜血顺着裤腿流在地上。他咬紧牙关,一口气冲到离敌地堡十几米地方,他用力把一颗手榴弹抛向敌人射孔,但手榴弹从射孔边滚下来0了,未能炸掉敌机枪。他猛地向前跃了两跃,离地堡只剩下四五米远。这时又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肋,他忍着痛,咬牙一滚,贴近了地堡,猛地将手榴弹送进敌人射孔,“轰隆”一声,炸掉了敌人的地堡。
  枪声一停,二排长率领战士一阵疾风似地冲上来。突然,斜前方又一个隐蔽地堡里的机枪向这里扫射过来,几个战友倒下去,二排长也负了重伤。储友富看到亲密的战友倒下去,其余部队也被火力压制得上不来,双手抓地,心如刀割,双目怒视着敌地堡射孔。枪里子弹打光了,手榴弹没有了,怎么办?为替烈士们报仇,为替战友打开前进的道路,赤手空拳的储友富一跃而起,奋不顾身地扑向敌人的地堡,用自己的身躯堵住了敌人的射击孔,举起右臂回首高呼:“同志们冲啊!”战友们像猛虎一般从英雄储友富所打开的道路上,直插敌人纵深和心脏。
  战后,纵队追授储友富“华东二级人民英雄”荣誉称号。
  (张宝现李峰)
  

经历历史事件
储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8年)出生的名人:
东台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东台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