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省 > 阜阳 > 太和人物

陈修文


[公元1937年-1971年,革命烈士]

   陈修文,1937年出生于安徽省和县新陈寨一个贫农家庭。他只读过3年小学,1955年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6年3月应征入伍,被分配在炮兵团,1959年被选送到第一航空预备学校学习。他的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勤学苦读,终以优异的成绩从第一航空预备学校毕业,转到东北某航校正式学习飞行。他刻苦钻研,攻克了飞行中的种种难关,完成了高级训练机和轰炸机训练机的训练任务,于1964年4月以优异的成绩通过毕业考试,成为一名全天候飞行员。1969年,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陈修文出色地完成了航运任务。
  1971年9月13日凌晨零时30分,林彪带着老婆叶群、儿子林立果等爬上256号三叉戟飞机,仓皇出逃。
  就在林彪出逃不久,林彪死党周宇驰等3人,慌忙带着他们0的党和国家的重要-和大量美钞,偷偷潜入北京沙河机场,妄图劫持一架直升飞机,继续追随林彪叛国。1971年9月13日凌晨2时40分,时任飞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3685号直升飞机机长的陈修文,正在飞行员值班室睡觉。长期追随周宇驰的副大队长陈玉印来到他床前,要他马上起床执行“紧急任务”。陈修文是个技术比较全面的优秀飞行员,深夜被唤醒去执行紧急任务的事过去是有过的。听到通知,他迅速穿好衣服,走出宿舍。早就在汽车上等候的周宇驰,拿出林彪的亲笔“手令”,在陈修文眼前晃了一下,鬼鬼祟祟地说:“任务紧急,要保密,对谁也不能讲。”
  陈修文来到停机坪,像往常一样,认真进行飞行前的各种准备。他跨进座舱,坐在左座正驾驶的位置上。很久没有飞行这这种型号直升飞机的陈玉印,坐在右座驾驶的位置。周宇驰也急急忙忙挤进驾驶舱,紧坐在右座后边。林彪集团另两个死党于新野、李伟信爬进了与驾驶舱隔开的后舱。
  陈修文按照正常飞行的要求准备起飞。他打开电台,刚要和机场调度室联络,周宇驰制止说:“要保密,不要联络!”
  陈修文打开夜航灯,周宇驰慌忙伸手关掉。
  陈修文开车加温。按规定,必须等滑油温度上升到40度,才可以接通飞行旋翼。可是,刚到30度,陈玉印就在周宇驰的指使下,急不可待地扳动开关,接通旋翼。于是,3点15分,飞机就起飞了。
  飞机升向灰蒙蒙的夜空,周宇驰告诉陈修文,航向320度。陈修文按照指定的航向,驾驶飞机往西北方向飞去。
  夜色茫茫,云雾沉浮,银色的河流,闪耀着灯火的村镇,在飞机身下掠过。突然,耳机里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3685、3685,我是××,你听到没有?请回答。”
  陈修文刚要回答,周宇驰慌忙阻止说:“任务保密,不要回答。”
  飞机临近张家口上空,机场上的灯光已在荧荧在望。按照过去情况,飞这条航线的直升飞机,必须在这里降落。但是,周宇驰却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北京-乌兰巴托-伊尔库次克航线图,命令陈修文:飞乌兰巴托。
  飞乌兰巴托?!这个出人意料的“命令”强烈震撼了陈修文。
  陈修文按了机关送话按钮,提高了声音说:“油料不够,要下去加油。”张家口机场调度室的值班员清晰地听到了陈修文的呼唤,并作了记录,得到了他发来的这个讯号。周宇驰听到这句话,就像被火燎着一样,立刻凶相毕露,拔出手枪,对准陈修文,威胁说:“你要落地,我就打死你!”
  此刻,陈修文心里终于明白了:他们要劫机叛国!
  面对周宇驰的枪口,陈修文面无惧色,毅然掉转机头返航!他以迅速、熟练的动作,把组合罗盘上预定航向指针倒拨180度,使飞机已经往南飞了,而指针仍停留在往北飞的位置上。周宇驰从另一个罗盘上发现了航向的变化,质问陈修文是怎么回事,陈修文回答:“那个罗盘坏了,以组合罗盘为准。”
  周宇驰为其-阴谋的需要,曾经学过驾驶另一种直升飞机。他虽然不懂组合罗盘,但从感觉上察觉到直升飞机在转弯,便恶狠狠地问陈修文:“飞机怎么拐弯了?”陈修文回答:“有飞机拦截,作机动飞行。”
  这时,奉命执行拦截任务的歼击机,在直升飞机上方呼啸掠过。与此同时,耳机里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这给陈修文以巨大的鼓舞与支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陈修文驾驶着飞机划过夜空,以最大的速度飞向原来起飞的机场。当飞到八达岭上空时,前方一眼望不尽的灯火把东方的天空照得通亮。
  灯光,北京的灯光,有多少个夜晚,陈修文和战友们就是以它作为地标,驾驶飞机胜利返航的。
  可是,北京的灯光好似无数把利剑,直刺林彪死党的心脏,周宇驰惊恐地狂叫:“怎么又回来了?……你骗了我们,我要枪毙你!”
  面对暴跳如雷的敌人,陈修文镇静自若,他不理睬敌人的狂叫,头也不回,从容地驾驶着飞机,向机场继续下滑飞行。
  机场上,解放军指战员早已布置就绪,准备捉拿叛徒。飞机徐徐下降,跑道灯也打开了。就在这时,一场激烈的争夺又在飞机上展开,只见正要落地的直升飞机,在离地面百米时,又拉了起来,绕过机场上空,向东北方向飞去。
  原来,周宇驰眼看飞机降落,自己和同伙将成为瓮中之鳖,便歇斯底里地威胁:“飞向山区!”贪生怕死的陈玉印,按照周宇驰的旨意,猛一蹬舵,强行操纵飞机飞往山区。
  陈修文看到东方已经破晓,计算一下,飞机上的油量已经不多,不管飞到哪里,周宇驰这伙叛徒是肯定逃不脱人民的手掌了。
  飞机飞过群山,来到怀柔县沙峪公社上空。沙峪,是陈修文和战友们进行战备训练来过多次的地方。这里,群山怀抱,村落棋布……陈修文沉着地驾驶飞机在沙峪上空盘旋,寻找着着陆场。
  在一条河滩上空,陈修文操纵飞机缓缓下降,100米,80米,60米,飞机每下降一米,周宇驰就增加一分紧张、一分恐惧。当飞机下降到离地面二三十米的高度时,陈修文稳住操纵杆,用林彪死党不易察觉的熟练动作,将座椅旁的放火开关猛地提起,切断了油路。用这种切断油路的方法关车,不但可以防止飞机着陆时起火,而且在没有地面设备的情况下,飞机就不能重新起飞。这样做,就能保存飞机,活捉叛徒。
  飞机在空中紧急停车,时为6时47分。
  就在同一瞬间,赤手空拳的陈修文突然转身向周宇驰猛扑过去。
  周宇驰吓呆了,躲在机舱角落里,惊叫着,对准陈修文连开4枪。子弹穿过陈修文的胸膛,从机舱左侧玻璃上飞了下去。陈修文怒视着周宇驰,慢慢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飞机的驾驶舱……
  就在这同时,失去动力和操纵的直升飞机,摇晃着降落在河滩上。
  在陈修文与叛徒搏斗的时候,正准备下地劳动的沙峪民兵和社员群众,听到枪声,立刻行动起来,有的提起枪,有的拿着铁铲,有的顺手抓起镰刀,从四面八方火速向飞机坠落的河滩奔去。大家赶到时,陈修文因流血过多,已经光荣牺牲。周宇驰等一伙叛徒匆忙跳出机舱,在玉米地里东奔西窜企图逃命。民兵们-路口,抢占山头,布下天罗地网。周宇驰撕毁了林彪的“八九手令”和写给黄永胜的亲笔信,绝望地说:“看样子走不了了,今天我们要死在这里了。”他对同伙们说:“有两个死法,你们怕的话,我先把你们打死,我后自己死;你们不怕的话,我们都自己死。”他们就地躺倒,听周宇驰喊:“一、二、三!”李伟信向空中放了一枪留下了一条命,被当地军民抓获归案;周宇驰与其同伙自毙。就在林彪凌晨2时30分左右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不到5个小时,这几个林彪死党也落入了人民的法网,飞机回到了人民手中,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保全了。陈修文烈士以自己的青春生命,血洒长空,谱写了一曲赤心卫国的壮丽赞歌。
  1978年12月,-授予陈修文烈士“忠诚战士”光荣称号。
  (王东友)
  

陈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3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1年)去世的名人:
太和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太和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