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 > 信阳 > 光山县人物

程严


   程严,原名程荣贤,1915年生于河南光山县陡山河乡白沙关村的贫苦农民家庭。父亲程殿勋,是当地土地革命斗争中第一批入党的革命分子,母亲叶氏在程严15岁时病逝。因家庭贫困,程严只读了两年私塾,从小帮家里务农,养成吃苦耐劳的顽强品格。家乡的土地革命斗争,革命父亲的谆谆教导,使程严从小立下了为天下贫苦人民谋求解放的志向。
  1930年程严参加了儿童团,为红军和赤卫队站岗放哨,散传单贴标语,革命热情极为高涨。第二年,程严参加了光山独立团。同年10月,光山独立团编入红二十五军,后又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1932年10月,程严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到陕南川(北)地区,于1933年春到达川陕革0据地。程严在红军中先后当过卫生兵,骑兵通讯员,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于1936年冬随部队到达延安。1937年1月被选送到军委三局通讯学校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毕业后留在军委三局电台工作,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8年调到新四军电台。
  1941年初,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成立,程严奉命从新四军南昌办事处转到福建平和长乐大科山上,任南委电台报务员。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程严团结电台的其他同志,想方设法,克服困难,使南委电台很快建立起来,在南委和上级机关之间架起了空中桥梁。
  1942年6月3日,南委电台警卫员陈鹤平被捕叛变,当晚即引国民党平和县保安团80多人包围电台驻地。幸与电台交通员雷德兴、丘仁宝在途中遭遇,发生枪战,致敌人内部混乱,枪声大作。电台人员听到枪声立即转移。因黑夜爬山,不宜集体行动,便分散向着广东大埔百候方向撤离。程严一行五人挑着设备,像保卫自己生命一样保护电台,日宿夜行,躲过敌人一处处关卡,避过敌人一次次追击,历尽艰险,终于把电台转移到党的交通站。
  南委事件发生后。华南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党组织暂时停止活动,南委电台也因此而停止了工作。电台工作人员贯彻执行中央关于“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隐蔽乡间,侍机行动。1943年夏秋之间,根据南方局的指示,电台的大部分工作人员调回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程严则留在闽粤边区与刘永生、饶仁珊等组建起有30余人的闽西南经济工作总队,执行解决经济给养、惩办反动分子和联系群众以恢复和巩固革命老区根据地的任务。
  1944年冬,侵占潮汕的日军窜抵丰顺,有北犯兴梅之势。为了领导人民开展抗日斗争,南委联络员李碧山与闽西南、潮梅党组织负责人商议,决定恢复党组织活动,领导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并决定由程严负责重新建立电台工作。1945年2月13日,程严参加了在福建和县长乐大科的兔子窝举行的抗日游击队成立誓师大会。2月17日,程严与胡冠中、刘旭、魏成水等回到长乐下村,在寮背窝建立闽粤赣中心县委电台,程严任台长。几天后,党组织陆续派来饶德安等六人到电台工作。电台里像程严这样懂得业务技术的不多,大都是新来的同志。为了迅速开展工作,程严组织工作人员学习无线电台知识,亲手制订教材并以丰富的实践经验指导教学,边学边实践,架起收报机,手把手地教。设备坏了自己修,修理变压器无绕线机,程严用手工,把线圈拆下来,焊接后又一圈一圈绕回去。
  经过大家的刻苦努力,终于重新创造了收发报条件,并在毫无资料信息的情况下寻找到新华社讯号,于4月中旬开始抄收新华社电讯。5月1日晚上,抄收到中共七大开幕的消息,程严和电台的全体工作人员无不为之欢欣鼓舞。新电台的开通,使闽粤赣边区党组织自南委事件以来与党中央中断了三年之久的联系得到恢复,这对于远离中央,孤悬敌后的闽粤赣边党组织来说,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大事。程严不但出色地完成了组建电台的工作,而且还是善于抓武装斗争的有勇有谋的军事干部。
  5月中旬,电台从平和搬迁到梅县三乡黄泥坑后,程严被组织安排组建武装工作。6月中旬,在中心县委领导下,韩江纵队第一支队在大埔永兴坪沙郑石寮村建立,程严任支队长,有队员八人。程严把宣传发动群众摆在首位,吸收青年入伍,发展壮大队伍,有步骤地建立山区游击根据点,为开展武装斗争创造条件。7月中旬,程严率第一支队20多人与第九支队联合收缴大埔黄砂国民党广东省军区副司令黄世途家的0,一举成功,缴枪30多支,子弹20多箱,军用物资一批,同时镇压了与人民为敌的肖冠英,扩大了政治影响。8月,程严奉命率第一支队从大埔坪砂出发抵梅县松源王寿山,与闽西特委书记范元辉、副书记兼王涛支队政治部主任陈卜人率领的该支队第二大队会合,先后在田心鹞子顶、何家寨与敌人打仗,接着转入福建永定龙门的窑前甲背大山休整,不久重返上杭武(平)蕉(岭)梅(县)边区开展游击活动。这年冬,程严率队袭击了蕉岭南示原国民党副军长黄延祯家,缴获驳壳枪七支,左轮手枪一支,黄金40多两,美钞9800元及衣服一批。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全面发动内战。南方中共党组织为保存革命力量,贯彻执行“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国民党广东省军政当局,在我华南主力武装东江纵队,包括珠江纵队,韩江纵队(潮汕)和南路、粤中等部队的骨干2500余人北撤后,以为消灭我华南党组织及其武装的时机已到,加紧策划大规模的“绥靖”、“清乡”。处于韩江上游的梅州地区,是闽粤边区的军事要地,被国民党闽粤两省当局视为重点“绥靖”地区。7月,闽粤两省当局联合成立了“闽粤赣边区清剿委员会”,统一指挥三省边区-,实施“绥靖”。8月,各县相继成立清乡委员会,整顿充实县保警部队,成立各乡镇自卫队,加强其保甲制度,强迫群众联家具保、联保联坐,一家通“匪”,各家治罪,封建刑罚和法西斯手段兼施并用,残酷得无以复加。杭武蕉梅边区被闽粤边国民党当局视为“匪势猖獗”区,实施其重点“清剿”。程严率第一支队在极其严峻的形势下,辗转回旋而历尽磨难。11月初,中共闽粤赣中心县委决定收缩部队,转入地方工作,以对付敌人的进攻。程严奉命率第一支队撤出杭武蕉梅,转移到大埔棉畲、郑石寮一带隐蔽活动。11月,成立中共闽粤边工委、闽粤赣中心县委改为梅埔地委,书记张全福,程严任地委候补委员。同月下旬,韩江纵队第一支队和长胜支队骨干共18人在大埔棉畲整编为梅埔地委特务队,程严任队长。特务队的任务是保卫地委机关和解决经济问题及镇压-。程严以闽西南经工总队的经验,领导特务队开展斗争,使特务队的工作取得了相当的成效。
  1947年2月,中共闽粤边工委召开第二次扩大会议,提出“先粤东,后闽西南,普遍地开展游击战争”的战略方针,决定广泛开展武装斗争,把战略重点放在粤东。5月,程严率梅埔地委特务队16名队员与刘永生率领的闽西南14名军事骨干,在大埔坪砂禾坑豪猪窟山上合编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东支队。刘永生任支队长,程严、廖启中、徐达任副支队长,杨建昌为政委,王立朝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粤东支队以解决人(扩大部队)、枪(多缴0)、钱(筹募经费)为首要任务。部队很快行动起来,6月出击大埔县三河浒梓村、丰顺县小胜村、摧毁大埔梓良乡公所,8月出击梅县程江,三个月内没收官僚地主现款2300多万元,港币30万元,黄金一斤,部队发展到五六十人。
  根据全国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形势,梅埔地委于7月改为粤东地委。8月,粤东地委在大埔麻子坜召开地委第一次执委扩大会议,分析开展粤东武装斗争的有利条件和具体困难,提出开展武装斗争的九项任务,从此,打开了梅(县)平(远)边区武装斗争的新局面。
  9月14日,程严与廖伟、杨建昌、梁集祥等率领一支共17人的小分队从梅南出发,远程奔袭平远长田乡公所。小分队经荷泅、南口、瑶上到梅西,25日晚运动到长田圩附近的禾示村马湖里,26日凌晨,小分队乔装出击,程严穿国民党警察制服,戴上墨镜,手持拐杖,扮装警官。郑凤书的双手用绳索打上活结反绑着,扮装被押的犯人,一部分人扮装押犯士兵,其余的扮装商人、农民、学生等向长田野进发。8时30分左右,程严率押“犯”队伍突然出现在长田乡公所大门口,大喝一声:“我们是共产党的游击队,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共产党优待俘虏!”正在吃早饭的副乡长丘灵才和自卫队顿时一片慌乱,争相向门外冲,程严立即把带头冲的一个敌人打倒在地,其他同志即开枪配合,敌人吓得魂飞魄散,只好举手投降。战斗只用了三分钟,17发子弹,俘虏敌九人(打伤三人),缴获驳壳枪六支,长枪数支,各种子弹1000多发。毁掉敌电话机等设施。“乔装押犯袭长田”一直为人们所传颂。10月至11月,程严等率支队和第四武工队先后袭击了梅县石扇乡公所自卫队、兴宁石马乡公所及国民党师长陈振旅家,共缴获光洋3000多块,黄金二斤,驳壳枪四支,长枪10多支,各式子弹两万多发,军用物资20多担,取得可喜成果。
  12月,根据粤东地委的指示,程严率部挺进梅(县)兴(宁)平(远)蕉(岭)边创建游击根据地。临行时,程严与刚结婚的革命伴侣刘洁珍话别,语重心长地说:“阿迈(刘洁珍),我们就要出发了,此去要发展武装,战斗是严酷的,不一定能见面了,这把“白琅琳”手枪给你使用,这件咖啡色的毛背心和这本笔记本作为纪念,望多保重……”谁能想到,此去竟成了他们之间的永别。
  程严怀着热情和希望,率17名武装骨干抵梅兴平蕉边地区,与当地的党组织及其武装战斗在一起,很快组建了梅兴平蕉边县工作委员会和粤东支队独立第四大队(简称独四大队),边县工委书记黄戈平,程严任边县工委委员兼独四大队队长。
  独四大队成立后,在边县工委的直接领导下,分析了粤东支队取得“-出击”、“三乡歼敌”重大胜利后的革命形势和边区县内情况,制订了收缴官僚地主私藏武器,发展壮大武装部队,以平远为出击方向,开创梅兴平蕉边游击根据地的行动计划。经过调查,决定了出击平远的首攻目标——大柘。大柘是平远重镇,驻有国民党自卫中队100多人,警察所30多人,乡公所10多人,是敌人武装力量比较强大的地方。打好这一仗,对扩大政治影响,为开辟平远扫除障碍,具有决定性意义。
  程严坚决执行粤东地委和边县工委的决定,深入调查梅平边境敌情,亲自指挥了攻打大柘的战斗。经过侦察,详细掌握了大柘敌人的内部情况,如所长、警长、巡官配什么武器,住在哪一间房,人员、武装、地理位置等都摸得一清二楚。在战斗部署上,程严提出分三个战斗单位围歼敌人,先易后难,先吃掉乡公所,后解决警察所,最后以优势兵力围歼自卫中队的战斗方案,战前还召开班以上干部的“诸葛亮”会,认真研究,明确任务和分工。
  一天晚上,程严等率部队秘密运动到大柘附近的石碧寨脚下姚屋。第二天,程严带领熟悉大柘地形的同志到石碧寨山顶上用望远镜察看敌人三个据点的位置,回来后再召集班以上干部会议,进一步明确各自的任务和分析可能出现的问题。晚上9时,部队分三路包围敌人,不料,包围自卫中队的一战士的枪走火。这时,程严考虑到可能惊动敌人,便当机立断,指挥部队以大部分兵力包围实力较强的县自卫队,围而不攻:集中短枪班20多人,在本地战士带领下快速攻-所。敌人从梦中惊醒,巡官丘某企图组织抵抗,但为时已晚,我短枪班战士迅速攻了进去,俘虏了所长以下20多人。然后集中兵力,转攻县自卫中队所在的羊子甸,并利用警察所长阵前喊话,开展政治攻势。自卫中队60多人迅速瓦解,开门举手投降,最后解决乡公所。于是夜袭大柘,首战告捷,共俘敌100余人,缴获日式轻枪枪一挺,各式长短枪86支,子弹6000多发。
  此役后,程严率独四大队连克坝头、石正、茅坪、八尺重创平远及其边境茅坪之敌,威震粤赣边区。
  独四大队纪律严明,对人民群众秋毫无犯,所到之处都开仓济贫,烧毁田契税簿和壮丁名册,大力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主张,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大力支持,因此愈战愈强,从初期的40多人,很快发展到160多人,开辟了大片游击根据地,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1948年3月,以涂思宗为总指挥的国民党“闽粤边剿匪总指挥部”发动“十字扫荡”,成立梅(县)兴(宁)平(远)寻(乌)龙(川)五县联防指挥部,把梅兴平蕉边作为重点进攻的目标,调集省保警独九营驻梅西一带,大柘设“前进指挥所”,驻省保警一个加强连和张秉宏的一个自卫中队;调谢海筹一个自卫中队驻石正;严若寰率一个县自卫中队驻中行;江西茅坪有赖富邦的一个自卫中队。敌共约700多人,集中在平远,矛头直指独四大队。在这严峻的时刻,边县工委决定避敌锋芒,挺出外围,突向赣南寻乌开辟根据地。
  4月4日,程严率独四大队两个中队160多人从梅西出发,7日凌晨抵平远石正南台山嶂肚里宿营。梅平武工队、平远区队共20多人亦及时赶到,同驻嶂肚里。8日早晨,由于内奸通敌,我独四大人遭敌八个连(中队)兵力五路包围。敌主力从大柘紫灵山袭来。当我哨兵发现敌情后,程严、黄戈平等紧急商量应策,决定由黄戈平率第一中队、梅平武工队、平远区队占据后山,以阻击从背面抄过来的省保警加强连;由程严率第二中队正面抢占有利地形,迎击敌人。这时,敌主力从紫灵山脚下拼命抢登山头,来势汹汹。程严临危不惧,立即指挥第二中队投入战斗,以密集的火力压住敌人的冲锋。11时左右,敌一机枪手被我击倒,程严抓住战机,发起冲锋,正回头高喊:“同志们,冲呀!缴机枪!”时,不幸头部左后侧中弹倒下;分队长辛才和战士学忠亦在冲锋时不幸牺牲。第二中队一边坚守阵地阻击敌人,一边组织力量把程严抬上后山。这时,由石正来的谢海筹自卫队向后山发起进攻,一中队凭着居南临下的有利地势,一次次压住了敌人。边工委书记黄戈平得悉程严负伤后,亲自护送程严到后山半腰的树丛中作暂时隐蔽。程严苏醒过来,急切地说:“汉琴(黄戈平),你们不要管我,战斗要紧,你立即回去指挥战斗,”战斗持续到下午4时左右,这时,天下起一场大雨,部队乘机撤出阵地,但没来得及掩护程严转移。这一位驰骋疆场的革命战士,以惊人的毅力,一步一步向山下爬去。第二天早晨,当他爬至石正富石革角背畲石灰窑边时,被一农妇发现了,农妇立即告知保长陈祥英,陈到现场察看后,向驻石正的谢海筹自卫队报告,致程严落入敌手。因他不能行走,敌人用竹床将他抬到石正圩,并速送兴宁县监狱。粤东地委、梅兴(平)蕉边县工委得到程严被捕的消息,曾想方设法试图在敌人解押途中截击营救,但未成功。
  程严在狱中,经受了敌人的威迫利诱,软硬兼施。始终没有向敌人吐露半点我党我军的秘密。连国民党兴宁县政府的主审员都不得不承认:程严是坚强的。
  4月22日,敌人用箩筐将程严抬至兴宁大坝里的薯地里杀害。临刑时,他还怒骂敌人不要遭塌老百姓的庄稼,高呼“革命一定胜利”、“中国共产党万岁”!”牺牲时年仅33岁。
  (马志康张志平)
  

程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5年)出生的名人:
光山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光山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