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省 > 揭阳 > 普宁人物

陈国龙


[公元1906年-1946年,革命烈士]

   陈国龙,又名满春、景云、国焕、焕新,1906年4月5日生于广东省普宁县下架山和察村。由于家贫,陈国龙13岁才入学读书,先后在村里育俊和下架山登瀛学校就读。由于他勤奋刻苦,学习成绩优异,1924年,获得乡中公蒸奖学金和亲友资助得以进普宁第二中学读书。这期间,他认真学习革命书刊,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思想觉悟提高很快。1926年6月,他接受中共普宁党组织交给任务,在普宁的汤坑等地以教书为掩护,在农村中宣传发动农民成立农会,开展反帝反封建的农-动。他的家乡原是个封建堡垒,但在他的串-动下,建立了和寮村农民协会,向土豪劣绅开展斗争。
  1927年广东四一五-政变后,农-动受到镇压摧残,陈国龙隐蔽在大南山区乡村中,继续坚持斗争。8月下旬,中共东江特委委员杨石魂在普宁三都书院召开干部会议,部署建立武装,迎接南昌起义军进入潮汕。此后,全县革命武装斗争便开展起来,陈国龙奉命参加接待起义军工作。当起义军在潮汕失利后,-又笼罩粤东。这时,陈国龙不怕艰险,坚持斗争,并由江宁静介绍参加共青团。他积极参加中共普宁县委领导的1928年年关-,不久,便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8年4月,国民党反动派对革命人民和武装进行疯狂的“围剿”,红四师第十一团和普宁县工农革命武装数千人,只好退入大南山区与敌周旋。陈国龙被国民党反动派通缉。1928年12月,他只好退避南洋,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地,先后当过汽车学徒、电机工人、汽车厂技术员等,并参加当地华侨组织的赤色工会,从中进行革命活动。后来陈国龙到马来西亚当小学教师、校长,1932年与揭阳旅马侨胞赵秀兰结婚。不久,他在吉打十字港中华学校任校长。在这期间,他参加了中共海外支部。
  1933年至1935年,他受共产国际的派遣,通过英共,到伦敦剑桥大学留学,学习无线电工程学和飞机工程学,毕业时,取得飞机师证书。陈国龙身在海外,却时刻想念祖国,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1936年西安事变后,陈国龙回国参加抗日救亡工作。他带着妻儿回到家乡,因没有职业,生活困难,只好把妻儿送回新加坡,自己则坚持留在普宁和寮村教书,把各房头办的三所私塾,合办成一所六年制小学,他任校董和教务,聘请了一批进步教师到校任教。他以学校为阵地,发动师生积极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陈国龙十分关心群众生活,看到本村西北、八斗坛两个水陂被洪水冲崩,1000多亩田地受旱,便急群众之所急,发动群众筹集资金,组织劳力,带领大家昼夜奋战,修建了两个拦洪水闸,解决了全村大片农田灌溉问题。群众称赞陈国龙是“为民解忧,造福桑梓”的人。
  1938年2月,陈国龙响应潮汕党组织的号召和郭启明等八位归侨青年到福建龙岩中共闽西南特委所在地,报名参加新四军。部队根据陈国龙的技术专长,分配他担任新四军司令部无线电总队机务员、组长,后升任上尉兼材料库保管员。他在叶挺军长的直接领导下进行工作。新四军挺进敌后,打击日伪军,给敌人以重大打击,开创了江南敌后抗日根据地。在每次战斗中,陈国龙准确无误地做好无线电收发报工作,确保通讯联络畅通无阻,为了防止电台收发报泄密,他自编了一本绝密的电讯密码。他的工作多次受到叶挺军长的表扬。
  1940年初,陈国龙被调到新四军教导队第四期第二大队第六中队基干政治队受训,毕业后,被提升为少校机务主任。当时日军集结一万余人大举“扫荡”皖南,其中一路约5000余人,以空军为掩护,妄图摧毁新四军军部驻地云岭。在叶挺军长的亲自指挥下,新四军指战员英勇杀敌,不仅击退了敌人十多次猛攻,而且收复了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丢失的泾县城。陈国龙冒着猛烈炮火,准确传达军部的作战命令,为夺取战斗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1941年1月,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置民族的危难于不顾,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9000余人,奉命北移,6日行至泾县茂林地区时,突遭国民党军七个师八万余人的包围袭击。新四军-抗击,血战七昼夜,终因弹尽粮绝,除1000余人突围外,大部分壮烈牺牲。在激烈的战斗中,陈国龙不顾生命危险,镇静地译发电报,保持着与党中央的联系。1月14日给党中央发完最后一次电报后,叶挺军长指挥大家烧毁密码,砸毁电台,带领大家突围。在突围战斗中,陈国龙不幸落入魔掌,被-在人间地狱——江西上饶集中营。在集中营,国民党的特务对陈国龙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先行政治欺骗,说什么只要承认错误和“自首”,就释放并让当官。当阴谋不能得逞时,对陈国龙施以毒刑拷打。但陈国龙始终站稳革命立场。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强斗志和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
  1942年5月,日军向上饶进逼,国民党军队不战而溃。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囚犯”也在大批宪兵特务的严密押送下解送福建。当队伍行至福建崇安县赤石镇附近时,陈国龙和其他难友一起,胜利举行了-,冲出了敌人的牢笼。陈国龙脱险后先是回到家乡,因找不到党组织,便先后到韶关、衡阳等地打零工度日。1944年底,陈国龙因生病再次回到家乡。
  1944年冬,潮汕地下党组织恢复活动,并着手筹建人民抗日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45年1月,陈国龙向普宁县五区特派员黄光武汇报了自己经历和斗争情况,请求恢复党组织关系并参加抗日游击队。经中共潮普惠县委书记林川审查同意,恢复了陈国龙的党籍。他精神振奋,参加了二次为组建游击队而筹枪筹粮的战斗。3月13日,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在普宁宣告成立。陈国龙被委任为军事参谋,负责军事训练,为提高游击队的素质和战斗力做出了贡献。
  1945年5月上旬,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在战斗中发展到700多人,集中在流沙郭厝寮扩编,把原第一、二突击队和短枪队分别扩编为三个大队,陈国龙兼任第三大队长。5月17日,游击队从大坝葫芦地向泥沟乡进发,在大坝平林山坡与国民党的自卫队遭遇。陈国龙协助王武队长指挥游击队员,利用地形地物,集中火力打击敌人。他采用迂回战术,指挥一个大队从第一个山头对敌人进行袭击,终于将敌击退。游击队打了一个大胜仗,士气为之大振。
  6月14日(端午节),国民党普宁自卫后备团300多人,进攻普宁二区苏水乡新成立的第三大队第六中队。陈国龙为避敌锋芒,指挥队伍主动撤上赤水山头,据险阻击,粉碎了敌人的进攻。6月下旬,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潮普惠地区的部队改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支队长兼政委林川,全队1200多人,下辖四个大队,陈国龙任二支队军事参谋兼第一大队长(番号普部),全大队340多人。
  7月16日,陈国龙带第一大队与二、三大队一起奔赴棉湖,接应起义的国民党揭阳后备部(河山部)一个中队并协同进攻国民党区署、警察所、警察中队、银行等,一举缴获70多支枪及一批财物。7月24日,正当普宁县流沙区抗日民主政府在流沙召开成立大会之际,国民党潮阳保安队七个中队窜进陇头乡,妄图配合县城的保安团,向游击队发动第三次“围剿”。为了保卫新生的抗日民主政权,陈国龙根据二支队司令部指示,带领第一大队指战员,配合二、三大队,夜奔陇头袭击敌人。是役毙伤顽敌30多人,俘敌60多人,缴枪70多支。
  1946年6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为执行“双十协定”,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决定,选派骨干参加东江纵队北撤山东的解放区,而大部分指战员留在当地,以各种形式分散坚持地下斗争。陈国龙根据党组织的决定,留在大北山坚持斗争,做开辟新区和培养军事干部的工作。
  从1946年下半年起,国民党反动派撕毁了停战协定,发动了全面内战。潮汕地区的党组织和武装队伍在与敌人的战斗中逐步恢复和壮大,革命形势一天天好转。为了取得与党中央和香港分局的联系,中共潮汕特委决定派陈国龙设法购置无线电台零件,建立无线电台。12月23日,陈国龙奉命回普宁家乡寻找、购买组装无线电台零件。他单枪匹马,化装成农民,手提竹篮,内藏驳壳枪和现款。当他行至流沙秀陇村时,碰上了秀郭乡公所两个所丁。其中一个叫黄亚扁,参加过游击队,后“自新”,知道陈国龙的身份。他看见陈国龙匆匆而来,就要上前盘问搜查。陈国龙迅速从竹篮里抽出驳壳枪,对准他们说:“你们若敢为非作歹,就对你们不客气。”当陈国龙走后,叛徒黄亚扁为了邀功请赏,便同另一所丁回乡公所拿了两支长枪,跟踪追赶。陈国龙发觉后,从西社村花柳园处改走小路,并加快步伐。两个所丁见状,边追边开枪射击。陈国龙-边走边还击。当走至陂乌村田洋时,黄亚扁眼看不能取胜,便心生毒计,高喊:“大家来捉贼啊!”这时,陂乌村守青队员张成合见状助喊,即提“七九”步枪协助,先后发射二弹,陈国龙不幸被击中大腿要害,血流如柱。他便卧在番薯沟与敌所丁对射。子弹打光了后,与追上来的凶恶所丁展开激烈搏斗,因受伤流血过多,体力不支,被所丁用匕首刺杀,时年40岁。
  (陈列夫王宋斌)
  

经历历史事件

相关院校:
剑桥大学
陈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剑桥大学人物介绍
普宁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普宁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