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康自盛


   康自盛,1893年3月生于陕西省绥德县田庄乡沐沟峪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康自盛长到十几岁就给有钱人家拦牛、放羊,受尽打骂和-。因而他从少年时期,就仇恨土豪劣绅,同情苦难百姓。叔叔见他刚毅要强,就利用晚上时间,都他读书识字,经过苦练,康自盛有了一点文化并练就了一手好毛笔字。
  青年时期的康自盛,具有很强的反抗精神,曾多次领导和参加当地农民反抗压迫剥削的斗争,成为贫苦百姓中深孚众望的带头人。
  1930年春,党组织派共产党员王治国刘善忠等到沐沟峪村,找康自盛合伙贩羊,筹措革命经费。康自盛很快与他们成了知交,思想觉悟提高很快。1931年2月,由王治国刘善忠介绍,康自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康自盛入党后,先后把自己多年辛勤劳动买下的几块地、几十只羊和一头牛卖得400多银元,全部交给党组织,作为活动经费。当时以赵伯平为书记的陕北特委,正积极筹划组织红军武装。刘善忠、高朗亭派康自盛带着这笔钱到山西石楼一带,通过党组织打入国民党军队的寇氏二兄弟购买0。
  康自盛顺利地与寇氏兄弟接上头,把银元交给他们,住在客栈里,专等取枪。
  一个风雪夜里,康自盛正在甜醒,寇家老大悄悄进门,叫醒他说货已办齐,问放在什么地方?由于店小人多,无处可放,康自盛想了想,让先藏进客栈院子中刚扫起的几个大雪堆里。寇老大出去把隐蔽在暗处带枪的兄弟叫进来,迅速把枪插在一个大雪堆里。寇氏兄弟走后,康自盛深感责任重大,通夜再未入睡。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康自盛翻身下坑,急忙冒雪出门,买了一捆高梁杆,背回店内。吃早饭时,只听得店掌柜吆喝伙计︰“还不把院里的雪倒掉,路都走不开了!”康自盛大吃一惊,但他立即镇定下来,苦思急救办法。不一会儿,只见伙计担来筐笼,康自盛立即抢步上前,抓起一张铁杴,要帮伙计铲雪。伙计见这个客人这么勤快,堆起笑脸说︰“您老兄歇着,我来,我来。”康自盛说︰“受苦人呆不住,别客气。康自盛说着,提杴离开藏枪雪堆,从最远处开始铲雪。康自盛不紧不慢地铲着,伙计一担一担地挑着,直挑得头上冒汗。康自盛见时机已到,就劝说︰“老伙计,我看你够累了,这雪也下个不停,不如明天再弄,活要匀开着做。”伙计听了,点头称是,把空筐放到一边,忙别的去了。康自盛看了一眼那藏枪的雪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当晚,康自盛向店主交了房钱,并说好因要赶黄河渡口的船回陕西,明早天不亮就要上路。到半夜时分,待客栈人都睡定后,他悄悄起来,从雪堆中刨出0,插入高梁杆内,背上就走。第二天,平安过了黄河,把枪暂时藏在一个隐蔽的岩洞里,然后买了一头毛驴,把枪驮上,绕村避镇,忍饥受寒,经过两个整夜的跋涉,赶到了郝家?,受到刘善忠、高朗亭等的热情赞扬。
  在陕北特委领导下,康自盛先是担任特委和延川县委之间的联络员,后又担任了淮宁湾联络站站长,负责陕北特委和清涧、延川、安定、绥德、米脂、佳县等地的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的联络和采购工作,为党和红军搞到了不少0弹药、军需物资。
  康自盛运枪弹机智勇敢,闯过了多次难关。绥德县城南关里住着康自盛一个本家妹妹,她有一个5岁的女儿叫霍田力。一次,康自盛把一支手枪绑在霍田力的腰里,穿好棉袄,给她交待好话,然后舅甥俩手拉手向南关外走去。这南关的尽头,有一个庙洞,国民党军队在这里设下了一处哨卡,出进的人,都要严加盘查。
  “上哪儿去!”匪兵喝问。
  “呵呵,小外甥闹得没法,非要到砭上去玩不行。”康自盛笑着回答。
  小田力很机灵,她拉着康自盛的手,一边向外挣着身子,一边拉开哭声喊道︰“舅舅,走——舅舅,走——”匪兵眼见此情,也就不再盘问搜查,康自盛趁机随着小田力走过哨卡。走到远处没人的地方,康自盛解下手枪装在自己身上,然后给小田力买了一个油饼,目送她走回了关卡,自己就大步流星地朝南赶路了。
  陕北红军游击队成立后,康自盛更加积极地为红军搞武器,拉武装人员。
  1932年春,康自盛做通了在榆林井岳秀部队里当兵的一个亲戚蔡锦华的工作,让他尽快熟悉兵营里的人员编制和武器情况,多交几个朋友,到时候连人带枪一齐拉出来。经过缜密筹划,腊月初的一天早上,蔡锦华和另一个士兵利用部队出操,留他俩在营房打扫卫生的机会,拿了一支加拿大冲锋枪、一支步枪和一支手枪,偷偷溜出营房,在康自盛的接应下,回到了红军队伍。蔡锦华二个携枪参加了九支队,后来都成长为坚强的革命战士。
  康自盛多次掩护党地下工作同志、红军战士和红军家属。
  他家里有一个空窑洞,窑门上吊着锁,里面常常住着王治图、刘善忠等党的地下工作同志。
  高朗亭闹革命后,国民党反动派扬言要杀他全家。康自盛几次接送安置高朗亭的家属。
  一次,红军游击队遭到大批国民党军队的“围剿”,为了避开敌人的锋芒,游击队黑夜行军100多里,来到康自盛的家乡——淮宁湾联络站驻地沐沟峪村。在康自盛、康厚丕等共产党员和贫苦百姓的掩护下,隐蔽了三天,连敌侦察兵进村,也未发现蛛丝马迹。
  康自盛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和仇恨,多次派兵缉拿他。胆大心细的康自盛没有被吓倒,白天钻进山上一个搬走了尸首的空墓穴里睡觉,晚上或比较平稳时出来开展革命活动,敌人抓不住康自盛,便折磨破孩同村人和他的亲属。
  1933年端阳节,国民党军一个连包围了沐沟峪村。他们没有抓住康自盛,就把康自盛家里的东西全部扔到院里,有的抢走,有的砸烂,同时硬逼家里人交出康自盛。家里人任凭敌人脚踢枪杆子打,一口一个“不知道!”敌人就把康自盛的佷子康厚丕(共产党员)抓到了绥德县城,严刑拷打后杀害。并放出谣言说︰“因康自盛闹事,害死了康厚丕。”企图挑起兄弟两家矛盾,让康自盛在沐沟峪站不住脚。
  这年年底,国民党便衣特务又把康自盛的大儿子抓走,妄图把康自盛逼出来。当阴谋不能得逞时,竟残无人道地逼着这个孩子吃了人屎!
  1934年2月,敌人又趁康自盛回家给二儿子办婚事之机,闯进他家,抽出尖刀,企图杀害他。康自盛奋力反抗,终于逃脱。
  这年三四月间,刘志丹路经淮宁湾联络站。康自盛为刘志丹的安全作了周密的安排。刘志丹鼓励他继续为党和红军多做工作,迎接游击战争和革命高潮的到来,使康自盛和全家受到很大的鼓舞。
  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不久,就调他到中央白军工作部担任对敌军的联络工作。他不顾个人安危,频繁出入敌营。

康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3年)出生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