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 > 阿图什 > 阿克陶县人物

阿迪里·伊明


[维吾尔族]

   阿迪里·伊明,维吾尔族,1960年5月25日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陶县。1979年,阿迪里·伊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他到部队后努力学习,积极肯干,在新兵训练中,获得了队列、射击、投弹等各项科目的优良成绩。1980年1月6日,阿迪里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入团后,他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树立革命的人生观,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在部队这所革命大熔炉里,他刻苦锻炼,努力使自己成为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精神的光荣战士。年度军事训练中,不论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还是烈日炎炎的酷暑,摸爬滚打从未叫苦,各项军事项目的成绩都名列前茅,两次受到部队嘉奖。
  1981年4月,阿迪里退伍回到阿克陶县,由组织安置到县水电局水利施工队当工人。尽管分配的工作比较艰苦,但他没有丝毫怨言,愉快地走向工作岗位,发扬部队的光荣传统,以一个革命军人的高度责任感,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
  阿迪里在施工队工作了六年多,1987年10月,他被抽调到水电局任兼职翻译。
  1988年初,阿迪里被调到县政府办公室任专职翻译。由于无法解决干部指标,他只能“以工代干”。尽管如此,他对新的工作非常喜欢。做一名翻译工作者,这是他从小的志向,他不计较个人待遇,全力以赴地投入了新的工作。
  阿迪里为人正派,曾对县政府个别领导搞不正之风提出过批评意见,不料,却因此受到非难。1990年1月,个别领导以政府办公室超编为由,让阿迪里仍回水电局,并说阿迪里若不愿回去,必须在两个月内自行联系接受单位。两个月过去了,工作也没联系上,县政府也没有给他发工资,没有人来找他谈心解释情况。阿迪里陷入痛苦和烦恼的折磨中。
  4月5日,巴仁乡一小撮丧心病狂的-分子四处煽风点火,蓄意挑起事端,公然策动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武装-。
  阿迪里闻讯,把个人的烦恼抛在一边,以军人的临战姿态,大步流星地赶到县委找到领导,要求参加平暴战斗。领导同意后,他一直在阿克陶县党政机关指挥部值班,密切注视着-发展的势态。当天下午,前往巴仁乡作宣传和劝解工作的干部遭受围攻、殴打;18时30分,州-长带领62名武警前往维持秩序,在乡政府遭到蜂拥而上的暴徒用石块、木棒的袭击,一辆军车被砸坏,三名战士和两名司机被打伤;19时许,五名执行任务的公安干警被暴徒抓去作了人质;午夜12时许,暴徒气焰更加嚣张,不断传来武警、公安干警受伤、处境危险,急需营救的呼叫。听到这些消息,阿迪里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恨不得冲到巴仁乡,亲手惩治这伙穷凶极恶的-暴徒。
  4月6日凌晨6时许,武警增援部队抵达阿克陶县,要求县指挥部协助组织一支由15人组成的向导队,带路前往巴仁乡,执行平暴任务。这里,阿迪里已执勤有十几个小时了,但一听到组织向导队的消息,倦意顿失,参加报名。在踊跃报名的30人中,他以当过兵、地形熟、语言通的三条优势当选,并被任命为第一向导组组长。
  阿迪里接受任务后,迅速跑回家里向妻子阿曼古丽告别。阿曼古丽在家中一夜未眠,县广播站不时地播送巴仁乡--的消息,发出让大家提高警惕,作好与-分子斗争准备的号召。她心神不宁,焦虑万分,看见阿迪里回来了,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开口,阿迪里就告诉她:他要带领增援部队,前往巴仁乡。接着,他俯身在熟睡的两个孩子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便转身向外走去。阿曼古丽急步赶去扑上前抱住丈夫,担心地注视着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阿迪里劝慰她说:“巴仁乡被包围的人很危险,如果晚去一分钟,那边就多一份危险,现在部队整装待发,我必须立刻走。你放心,枪子儿和我无缘。你照顾好孩子,等着我回来。”说罢,他轻轻推开阿曼古丽,急步而去。等阿曼古丽抱着皮大衣追出去时,阿迪里已急匆匆跳上汽车出发了。这时是上午7点20分。
  一路上,阿迪里不顾自己的安危,在前面观察地形,随时给平暴部队引导正确的行军路线,按时到达乡政府院内,为同被暴徒围困的武警战士、公安干警和地方干部汇合,立了第一功,受到了部队-的称赞。
  上午9时,增援的部队民兵相继赶到巴仁乡,形成两面夹击的态势。暴徒们看到形势不妙,立即溃散。多数暴徒被抓获,一部分躲藏起来,十几个死硬分子则携带武器仓惶逃窜。阿迪里怀着对-暴徒的刻骨仇恨,勇敢地给部队带路,搜捕隐藏在树林里的暴徒。多日来,由于-暴徒活动猖獗,逼迫群众捐粮捐款,抢劫财物,殴打抗拒者,威胁和恫吓乡村干部、党团员和进步宗教人士,部队初到村里时,找人比较困难,增援部队的部队官兵食宿没有着落。阿迪里又奔前忙后,帮助部队解决这些困难。
  在平暴前线,阿迪里和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塔什托乎提相遇。塔什托乎提紧握着阿迪里的手说:“兄弟,你的向导任务完成得很好,我真高兴。现在你弟弟阿力木江也救出来了,你和我一同回县上去吧!”阿迪里坚定地回答:“我不能回去,战斗还没有结束,我是翻译、向导,部队需要我。我的岗位在这里,我一定要亲手惩罚这些民族的败类,为死难烈士报仇!”买买提部长喜欢这位求战心切、意志顽强的小伙子,答应他参加小分队,但因为他是地方单位翻译,为了他的安全,没有给他发枪。
  阿迪里很高兴能成为追剿分队的一员。他接受了任务,斗志昂扬地随同一支小分队到达指定地点木华里闸口(阿克陶县和英吉沙县之间的分水点),随后又到达巴仁乡汗铁热克村,一夜徒步行军百余里。追击过程中,他不断向群众打听和询问暴徒逃窜的行踪,及时给部队提供情况,寻找有利地形和线路,以便部队作出追捕的正确决策。
  夜深了,连续行军作战两天一夜的小分队还在开会。买买提·艾力召集大家分析敌情、研究追击路线,决定兵分两路,不会骑马的一路,会骑马的一路,第二天向克勒土孜大坂挺进。阿迪里又一次找到买买提·苏来曼部长,请求给他配发0弹药:“我是一名-,随时可以重返前线,现在为人民立功的时刻到了,请发给我枪吧!我要为死难的英雄们报仇!”买买提部长被他赤诚的爱国之心所感动,便把自己的冲锋枪给了他,并发给他100发子弹。阿迪里为自己终于成为一名荷枪实弹的马队战士而感到骄傲和高兴。
  4月9日凌晨,小分队踏着淡淡的晨色,迎着刺骨的寒风出发了。不多时,马队进入冰峰,两边是千仞绝壁,直插蓝天,脚下羊肠小道冰雪过膝,战士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几天没有吃上一顿热饭,又冷又饿。但是,追歼顽匪、夺取平暴最后胜利的坚定信念鼓舞着他们,在这冰天雪地里,经受着一场生与死的严峻考验。由于路滑,阿迪里几次从马背上摔下来。他没有哼一声,爬起来骑上马继续前进。其他战士亲切地问他怎么样,他拍着胸脯笑着说:“没问题,我圆圆地摔下的去打个滚就起来了。”柯尔克孜族中尉参谋库尔班·艾买提英勇顽强,善于登山,阿迪里和他一路同行,他们一会儿用柯尔克孜语,一会儿用维吾尔语,一会儿又用汉语交谈。库尔班说:“你真是个人才,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你不害怕吗?”“怕什么?要害怕我就不来了。“阿迪里说,“无论千难万险,我们一定要追上逃匪,狠狠打击他们的反动气焰。”这一对战友紧握着对方的手,顿时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互相鼓励着,走在小分队的前边,为战友们扫雪开路。
  爬到山腰,战士们稍微停住脚步喘息片刻。举目四面环视,左边悬崖峭壁直插云霄,右边万丈冰壑,深不可测,山势陡峭险峻,山间雾霭弥漫,叫人触目惊心!路越来越难行,积雪越来越深,海拔也越来越高,刺骨的寒风卷着鹅毛大雪打在战士的脸上,像针扎般疼痛;在没膝的积雪中,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每向前迈进一步,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就这样,追剿小分队艰苦跋涉了五个多小时,到达距离克勒土孜大坂一公里的地方。部队决定停下来,先派人侦察情况。
  库尔班·艾买提、阿迪里、亚力昆三人受命之后,互相掩护,匍匐前进,到达了克勒土孜大坂。大坂上有九间牧民垒的石头房子,其中一间有杂乱的脚印,地上还有木灰,伸手一摸,余温尚存,估计敌人离开这里不过二三个小时。小分队领导研究之后,决定立刻跟踪追击,15点多到达克勒土孜大坂顶峰。这里海拔4100多米,高寒缺氧,战士们头昏目眩,体力不支。是继续前进,还是退回克勒土孜的石头房休整,指挥员看着一个个疲惫不堪、饥寒交迫的战士举棋不定。大部分战士主张继续前进,否则会前功尽弃。阿迪里竭力主张穷追不舍,他鼓励其他同志:“再难也要追,决不能让暴徒从我们手中逃走。”他还用手拨开雪说:“你们看,雪不要紧,一拨就开了。”亚力昆跟他开玩笑说:“你这么小,雪把你埋住就找不到了。”他幽默地回答:“雪埋住也没有关系,你们看,我就像牦牛一样,一会儿进去,一会儿出来。”他边说着,边用手臂一缩一伸地比划着进去出来的动作,把大伙都逗笑了。
  英雄的战士们又出发了,他们决心全歼敌人,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上冰大坂难,下冰大坂也难,积雪足有一米深,马匹不能行走,小分队赶了三头牦牛上路,完全靠体力支撑着几乎冻僵的身躯,艰难地一步步行进。阿迪里和库尔班、亚力昆三人一直走在前边。19点多钟,库尔班发现距离800米的克仑巴克山腰有人,很可能就是逃窜的敌人。他立即让亚力昆向分队指挥汇报。他和阿迪里加速前进。行至克仑巴克山腰处约200多米时,山腰上的敌人向部队开了枪,其中一名暴徒利用雪松就地隐蔽,另外两名暴徒后撤,占领了半山腰两块大石头,前后构成交叉火力,居高临下地向小分队射击。小分队被压在沟口,无法前进,对峙半小时后仍然毫无进展。库尔班经过仔细观察,发现左侧有一座高200多米,坡度几乎达90度的绝壁。若攀上绝壁,便可对敌人构成致命威胁,使小分队化险为夷。他立即请示登上左壁。买买提·艾力和张建中等也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他们当即部署兵力,配合行动。马建军带领两名战士从右侧山梁爬上去,李培东带领10余名战士从正面包围。冯政委叮嘱库尔班:“一定要上去,现在就看你的了。”在这紧要关头,阿迪里想到的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挺身而出,坚决要求和库尔班一块儿登上绝壁,消灭敌人。库尔班知道他有妻子和两个女儿,又是地方单位的人员,不想让他冒生命危险,于是对阿迪里说:“我是军人,保卫祖国,消灭敌人,是我的天职。你是地方的,就不要冒这个险了。”阿迪里听罢立刻大声向追剿分队领导提出:“我是一名-,现在我是追剿分队的战士,同样有保卫祖国的神圣职责。为了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阿迪里说罢,继而恳求库尔班道:“好朋友,好兄弟,你想一想,你一个人上去,万一受伤怎么办,谁能帮你包扎?不要说没有人报告消息,消灭敌人的任务怎么完成?”库尔班望着阿迪里坚毅的神色,深深地感动了,这一对各族人民的好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他们置生死于度外。
  库尔班和阿迪里用手指抠着石壁缝,屏气凝神,一点点往上攀登,爬了50米以后,库尔班的几个手指头都流血了。他朝下看了看,阿迪里的双手也沾满了血。他让阿迪里下去,阿迪里说:“只有前进,没有后退,流点血没什么,我们早一分钟上去,就能使分队其他同志少一些伤亡。”他们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咬紧牙关坚持往上爬。他俩爬到一个较平缓的石坡上,一看,高度不够压制敌人火力;然而再往上去,一处三米高的绝壁,几乎没有地方可以攀援。库尔班感叹道:“我再高一两米就好了!”阿迪里立刻说:“你踩着我的肩上去,我刚好一米七。”说罢,他蹲下身来。库尔班终于踩着阿迪里的肩膀上去了。这时站在悬崖下面的阿迪里执意也要上去,库尔班便甩下皮带把阿迪里拉了上去。他俩互相掩护着爬行了170余米,占领了两米多长,一米多宽的一个平台。平台中间还有一块岩石,可以做掩体。这里居高临下,对面山上敌人的动静尽收眼底。库尔班发现右侧70米处一个敌人正躲在雪松后面向山下部队举枪瞄准,眼疾手快,一个点射,敌人应声翻倒。这时,阿迪里发现前方170米处一个敌人正向山下射击,连扣几个点射,把敌人压制到了大石头背后。库尔班利用控制局势的短暂时刻,让阿迪里监视敌人动向,自己向山下分队指挥员汇报情况。指挥员命令他们开展政治攻势。他俩服从命令,轮番向敌人喊话:“我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顽抗对你们没有好处。”“我们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们放下武器,我们绝不会向你们开枪,你们还是赶快投降吧!”顽匪买买提·吐尔逊听出了阿迪里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叫喊:“阿迪里,你是穆斯林,枪口要向后打。你想想你还有老婆孩子,不要和我们过不去。”阿迪里听后气愤地对库尔班说:“过去他是我的朋友,现在他是我的敌人。”他义正辞严地喊着:“你们再不下来,继续与人民为敌,我们就不客气了。”他们连喊了半个小时,嗓子都喊痛了,敌人仍旧负隅顽抗,拒不投降,并不断地向他俩射击。这时,阿迪里发现一个藏在石头后边的暴徒把枪口瞄准了库尔班。“库尔班,快隐蔽!”阿迪里一边大喊着,一边摁下库尔班的头,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过库尔班的钢盔,若不是阿迪里手疾眼快,这一枪就正打在胸膛上。库尔班感激地说:“阿迪里大哥,你救了我。”
  面对疯狂的垂死挣扎的暴徒,阿迪里愤怒了,他把冲锋0在岩石上,向暴徒猛烈开火了。双方激烈地交战着。突然,两颗罪恶的子弹飞来,击中阿迪里的头部和左肩,他的脑浆和鲜血霎时迸了库尔班一身。阿迪里被击中的身躯猛地向后一倒,跌下了身后的悬崖。
  1990年4月9日21时,新疆各族人民的优秀儿子阿迪里·伊明,为了维护祖国的统一,为了维护新疆的安定和民族团结,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时年仅30岁。
  阿迪里·伊明虽然牺牲了,但是他忠于祖国,热爱人民的崇高品质以及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永远激励着新疆各族人民。为了表彰他为捍卫祖国统一而勇于献身的革命精神,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同年(公元1960年)出生的名人:
维吾尔族人物介绍
阿克陶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阿克陶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