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宁夏 > 固原人物

张骏


[][公元307年-346年,前凉文王]

   前凉文王张骏(307年—346年),字公庭,西汉常山王张耳的十九世孙,前凉明王张寔之子,前凉成王张茂之侄,五胡十六国时期前凉君主,在位二十二年。幼而奇伟。建兴四年,封霸城侯。324年,张茂病死,张寔之子张骏在前凉都城武威继位,先是,晋愍帝使人黄门侍郎史淑在姑臧,左长史泛祎、右长史马谟等讽淑,令拜骏使持节、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领护羌校尉西平公。前赵刘曜又使人拜骏凉州牧、凉王。张茂临终时交代张骏“谨守人臣之节,无或失坠”。张骏秉政期间,极度扩大版图,太宁元年(建兴十二年),张骏取河南地区,尽有陇西之地,东界六郡置河州。永和二年(346年)张骏去世,享年四十岁,私谥文公,晋穆帝赠谥忠成公。其子张祚继位后,追谥为文王。
  继任凉王
  张骏,字公庭,从小长得奇特壮美。建兴四年(316年),封为霸城侯。十岁就能写文章卓越不羁,可是淫逸放纵过度,常常在夜里在街巷中微服私行,国人效仿成俗。到他就任时,十八岁。在此之前,晋愍帝的使者黄门侍郎史淑在姑臧,左长史泛祎、右长史马谟等暗示皇邀,让他拜张骏为使持节、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领护羌校尉、西平公。在境内大赦,设置左右前后四率官,修缮南宫。前赵帝刘曜又派使者拜张骏为凉州牧、凉王。
  这时辛晏在枹罕倚仗军力擅权,张骏在闲豫堂宴饮群僚,命令窦涛进兵征讨辛晏。从事刘庆劝谏说:“霸王不因喜怒而出兵,不靠冒险侥幸取胜,必须等待天时人事,然后兴起。辛晏父子残忍凶狂,其灭亡指日可待,怎么能在饥荒之年大举用兵,严寒之时去进攻城池呢?从前周武王回兵以等待灭殷的时机,曹公缓和对袁氏的用兵让他自毙,怎么独独殿下以回兵为耻呢?”张骏采纳他的意见。
  出使前赵
  派遣参军王骘出使前赵。刘曜对他说:“贵州必定想要效仿窦融,诚恳和好,卿能保证吗?”王骘说:“不能。”刘曜的侍中涂邈说:“君前来寻求和睦同心,却说不能,这是为什么?”王骘说:“齐桓公在贯泽之盟时,忧心忡忡小心谨慎,诸侯不召自来。在葵丘之会时,骄矜傲慢,九个诸侯国背叛了他。赵国的风化,放在今天就正合适,如果政教败坏,近处的变故尚且不能察觉,何况鄙州遥远呢?”刘曜回头对手下人说:“这是凉州的高士,不辱使命!”以礼相待而送他回去。
  收复南地
  太宁元年(323年),张骏还是称建兴十二年,张骏亲自耕藉田。不久接到晋元帝驾崩的消息,张骏聚哭告哀三天。适逢有黄龙在胥次的嘉泉出现,右长史氾祎对张骏说:“考察建兴之年,是少帝开始兴起的年号。皇帝凶死,理应改换年号。朝廷远在江南,音讯隔绝,宜趁着黄龙出现改换年号,以突出吉祥的征兆。”张骏不听。当初,张骏即位时,姑臧民谣说:“大雁南来雀乌不惊,谁说孤鹅尾翅生,两翼高举凤凰鸣。”到此时又收复了河南之地。
  与赵征战
  咸和初年,张骏派武威太守窦涛、金城太守张阆、武兴太守辛岩、扬烈将军宋辑等率军东与韩璞会合,进攻讨伐秦州诸郡。刘曜派其部将刘胤前来抵御,在狄道城驻军集结。韩璞进兵越过沃干岭。辛岩说:“我们拥有数万之众,凭借氐、羌的精锐,宜速战消灭敌人,不能拖久了,久则生变。”韩璞说:“自从夏末以来,太白星干犯月亮,辰星逆行,白虹贯日,这都是大的变动,不能轻举妄动。如果轻举妄动而不能取胜,祸殃更深。我将要持久下去拖垮贼军。再说刘曜与石勒相互攻战,刘胤也不能持久。”相持达七十多天,军粮匮竭,派辛岩到金城督促运粮。刘胤听说了,非常高兴,对他的将士说:“韩璞之众是我军的十倍,羌胡都背叛了,不听从调遣。我军粮草将尽,难以长期坚持下去。现在贼虏分兵运粮,可谓是天授我良机。如果击败辛岩,韩璞等不战自溃。彼众我寡,必须死战。战而不胜,将会一匹马也不能生还,应该磨砺你们的戈矛,竭尽你们的智力。”众人都很奋发。于是率三千骑兵,在沃干岭袭击辛岩,将其击败,韩璞军崩溃,死者两万多人。缚住双手归来当面请罪,张骏说:“这是孤之罪,将军有什么耻辱!”全都赦免他们。刘胤乘胜追击,渡过黄河,攻陷令居,占据振武,河西大为震恐。张骏派皇甫该抵御他,在境内大赦。
  适逢刘曜向东征讨石生,长安空虚。大肆阅兵练武,将要袭击秦、雍,理曹郎中索询劝谏说:“刘曜虽然东征,刘胤还留守根据地。道路险阻遥远,很容易防守。刘胤如果依靠氐、羌轻骑抵御我军,那么他横冲直撞很难预料;如果敌军停止东面战事来拒战,那么将不断地进犯我们。近年来频繁出战,兵马在近郊出现,外面有饥弱之民,内部的资财又消耗空虚,这难道是殿下所谓的爱民如子吗?”张骏说:“总是担心忠言不进,当面听从背后违反,我的政教有过失却没有匡正我的人。卿尽忠言规劝,深深地符合孤的心愿。”用羊酒向他表示敬意。
  设立世子
  西域诸国进献汗血马、火浣布、挚牛、孔雀、大象以及各种珠宝珍奇二百多种。西域长史李柏请求攻击叛将赵贞,被赵贞击败。议论者认为李柏提出计划而导致失败,请求诛杀他。张骏说:“我总认为汉武帝的诛杀王恢,不如秦穆公的赦免孟明。”最后以减免死刑论罪,群心都悦服。张骏在新乡阅兵,在北面山野中狩猎,顺势征伐轲没虏,并将其击败。在境中下令说:“从前鲧被处死而禹兴起,芮被诛杀而缺被进用,唐帝因此而除去了洪灾,晋侯因此而成为五霸之一。法律规定犯死罪者,期功之亲不得在朝中任职。现决定都可以让其任职,只是不宜在宫内担任宿卫。”于是刑法清明而国富,群僚劝张骏称凉王,领秦、凉二州牧,设置公卿百官,依照魏武帝曹操、晋文帝司马昭的旧例。张骏说:“这不是人臣应该说的话。敢有说此事的人,罪在不赦。”然而境内都称他为王。百官又请张骏立世子,张骏不听。中坚将军宋辑对张骏说:“礼制中注重储君,大概是重视宗庙的原因。周成王汉昭帝在襁褓中立为太子,实在是因为国家的继承者不能缺,储君应当早确定。从前武王刚建国时,元王当储君。建兴之初,先王在位,殿下正名为世子,何况现在国家更崇高,圣身亲自卓异独立,大业逐渐隆盛,太子之位怎能却缺人呢!臣认为国家有累卵之危,而殿下却认为比泰山还安稳,不是这样的。”张骏听取他的劝谏,于是立儿子张重华为世子。
  借路成汉
  在此之前,张骏派傅颖向成汉借路,呈送表章到京城。成汉武帝李雄不同意。张骏又派治中从事张淳向成汉称臣,假托此举以借路。李雄非常高兴。李雄又与南氐杨初有仇,张淳于是劝说李雄道:“南氐不像话,屡屡成为边境上的祸患,宜先征讨百顷,其次平定上珪。我们两国合力。席卷三秦,东面荡清许、洛,扫平燕、赵,在平阳接回二帝的灵柩,把皇帝迎回洛邑,这是英雄霸主之举,千载一时的机会。我们的国君之所以不远万里,派遣下臣冒着危险前来表达诚意,是因为陛下义名远扬,必然能同情我们国君为皇上效力的心志。天下的善事是相同的,请陛下考虑。”李雄生气了,假装同意,想把张淳丢到东面的山峡中去。成汉人桥赞秘密地把此事告诉张淳。张淳对李雄说:“我们国君之所以派小臣行走于荒无人迹的地方,通过许多蛮族的地区,不远万里来表达诚意,确实是因为陛下能主持正义同情戮力于王室之臣,能成全别人的美节。如果想要杀掉下臣,应当在都市之中公开进行,在众目之下公布,就说凉州不忘旧义,通使者到琅邪,为的是表示忠诚,向我们借路,他们主圣臣明,我们发现了把他杀掉。可以使义名远扬,天下畏惧威势。如果偷偷地杀死在江中,威刑不能显示,怎么足以声扬美好的功业,告示于天下呢?”李雄大惊说:“哪有这种事!我将放你回河西呀。”
  李雄的司隶校尉景骞对李雄说:“张淳是个壮士,应当把他留下来任职。”李雄说:“壮士哪能被人留下,姑且按你的意思去观察观察他。”景骞对张淳说:“卿身体肥大,天气暑热,可暂且送手下官员回去,少住几日等天气凉快。”张淳说:“我们国君因皇帝被幽禁蒙辱,灵柩未回,天下之耻未雪,百姓生命危亡,所以派张淳我来出使,向大国表示诚意。所议论的事情重大,不是手下官员能传达得了的。如果是手下官员能解决的事,那么张淳我本来也就可以不来。即使有刀山火海,在所不辞,难道寒暑还值得躲避吗?”李雄说:“此人很勇武,不能为我所用。”赠厚礼送他回去。对张淳说:“贵主上英名盖世,地势险要兵力雄厚,为什么不称帝而在一方自乐呢?”张淳说:“我们的国君因其祖其父都是济世忠良,未能洗雪天人之大耻,解除百姓的危难,天晚了不记得吃饭,枕戈待旦。因琅邪王在江东重新振兴基业,所以不远万里辅佐奉拥,将要成就桓、文的事业,说什么自乐?”李雄面有愧色,说:“我祖我父也是晋臣,昔日与其他六郡避难来到此城,得到同盟者的推举,于是有了今天。琅邪王如果能在中原复兴大晋基业,我也将率众辅佐他。”张淳回到龙鹤,招募士卒护送表章,后来都送到京城,得到朝廷嘉赏。
  设官建殿
  张骏议论要严刑峻法,群僚都以为得宜。参军黄斌进言说:“臣未见可行。”张骏问他为什么。黄斌说:“法律制度是用来治理国家,使风俗笃厚人心同一的,建立起来后就必须执行,不能够高下不平。如果尊贵者犯罪,那么法律就无法实行了。”张骏推开几案改变脸色说:“法律只注重实行,制度不分地位高下。再说如果不是黄君,我听不到批评的话。黄君可以说是忠之极。”就在座中提拔他为敦煌太守。张骏有谋略,于是磨砺节操改正过失,勤于政务,统领文武官员,全都能发挥他们的才智,远近之人称颂,号称为积贤君。自从张轨到凉州后,正值天下大乱,各处征伐,军队从来没有安宁的时候。到张骏时,境内逐渐平定。又派其部将杨宣率军越过沙漠,征伐龟兹、鄯善,于是西域诸国都降服。鄯善王元孟贡献女子,号称美人,建宾遐观让她居住。焉耆前部、于阗王都派使者贡献地方特产。在河中得到一块玉玺,上面有“执万国,建无极”的字样。
  当时张骏全部占有了陇西之地,兵马强盛,虽向东晋称臣,但不使用东晋历法。跳六佾之舞,树豹尾之旗,设置的官僚府邸都比拟君王,只是名称略有区别。又分出州西部边境的三个郡设置沙州,东部边境六个郡设置河州。二府的官僚无不称臣。又在姑臧城南修筑城池,盖谦光殿,用五彩描绘,用金玉装饰,用尽了珍奇巧技。在殿的四面各盖一座殿,东面的叫宜阳青殿,春季三个月居住,礼服器物都依照东方之色;南面的叫朱阳赤殿,夏季三个月居住;西面的叫政刑白殿,秋季三个月居住;北面的叫玄武黑殿,冬季三个月居住。殿旁都有当值内官的公署,全都与各方之色相同。到他晚年,就随意游玩居住,不再依照四季分别居住。
  失复河南
  咸和初年,担心受刘曜逼迫,派将军宋辑、魏纂率兵迁移陇西南安居民两千余家到姑臧,派使者聘问李雄,搞好邻国关系。到刘曜进攻枹罕时,护军辛晏告急,张骏派韩璞、辛岩率步骑兵两万攻击他,在临洮交战,被刘曜军打得大败,韩璞等退逃,追到令居,于是张骏失去河南地区。当初,戊己校尉赵贞不依附张骏,到此时,张骏攻击擒获了他,把他的地方设为高昌郡。到石勒杀了刘曜,张骏趁长安混乱,又收复河南地区,直到狄道,设置武卫、石门、候和、漒川、甘松五屯护军,与石勒划分地盘。石勒派使者拜授张骏官爵,张骏不接受,扣留他的使者。后来畏惧石勒强盛,派使者向石勒称臣,并且贡献本地特产,送他的使者回去。
  前凉境内曾经遭到大饥荒,粮价上涨,市场长官谭详请求拿出仓库中的粮米给百姓,秋收时按三倍征回。从事阴据劝谏说:“从前西门豹治邺,把财物积蓄在民间;解扁治理东封之邑,赋税收入是规定的三倍。魏文侯认为西门豹有罪却应当奖赏,解扁有功却应当惩罚。现在谭详想乘人饥荒之时,谋取三倍之利,反转裘衣损坏皮革,不足为训。”张骏采纳了。
  遣使朝廷
  当初,建兴年间,敦煌计吏耿访到长安,不久遇上贼军,没法返回,奔往汉中,于是东渡过江,在太兴二年到京都,屡次上 书,说本州不知道复兴了,宜派遣大使前往,请求当向导。当时不断发生内乱,同意了他的请求还没有实施。到此时,才任耿访守治书御史,拜张骏为镇西大将军,校尉、刺史、公的封号如旧,挑选西方人陇西贾陵等十二人配备给他。耿访在梁州停留了七年,因为驿路不通,把他召回。耿访把诏书交给贾陵,扮作商人。到了长安,不敢再前进了,咸和八年才到达凉州。张骏受诏,派部曲督王丰等答谢,并送贾陵返回,上疏称臣,却不使用新颁布的历法,还是称建兴二十一年。咸和九年(334年),又派耿访随同王丰等持印信拜授张骏为大将军。从此后每年使命不断。
  后来张骏派参军麹护上疏说:“东方西方隔离不通,经过了许多年,向来承蒙圣德,心系本朝。而江、吴音讯全无,余波不能波及,虽然努力地长途跋涉,但是同盟者不同情。奉诏之日,悲喜交加。蒙被天恩照耀,褒奖推崇辉煌优渥,任臣为大将军、都督陕西雍、秦、凉州诸军事。美好的恩宠炫赫,万里感戴,嘉美的任命显赫而来,心怀惶恐。臣想陛下天生卓越超绝自幼聪慧,继承晋室,遭遇不幸,漂泊迁幸到吴、楚,宗庙有《黍离》之诗的悲哀,陵墓有被毁弃的伤痛,普天之下嗟叹,凡有气息之人都悲伤。臣管辖治理一个地区,有刑杀的职责,远方偏僻民俗粗野,辖地遍及秦、陇。石勒、李雄死后,人心盼望反正,认为石虎李期的命运只能维持一两天,可是他们篡夺继承凶逆之人,凶狠残毒有年头了。东方西方相隔遥远,声援不相及,于是使得桃虫乱飞,四夷嚣张,向往正义的人又想背叛放诞。钝刀剑有干将的志向,萤火和蜡烛想有日月般的光明。因此臣前次表章很恳切,想合力及时征讨。可是陛下在江南从容舒缓,坐观祸乱伤败,留恋眼前的安乐,废弃四位祖先的基业,骑马快速传送檄文布告,只是一纸空文,这是臣在荒漠中夜叹,在长路上痛心的原因。而且万民失主,逐渐经历丁许多年,老一辈的人死亡,后生之人又不懂得,忠良者遭受斩首示众的刑罚,群凶贪图多多的好处,怀念君主思念故人,日月流逝而去。虽然不时有崇尚正义之人,但是害怕生命受到破孩,只能在破房子里哀叹。臣听说夏少康复兴基业,凭借一支部队的人,光武帝嗣汉,人不满一百,祭祀夏祖与天相配,保持旧物,何况依靠荆、扬的栗悍,臣之州的精锐骑兵,吞噬剩余之羯,掌握在你手中啊!希望陛下发扬扩展臣考虑的事情,永远不忘先皇的业绩,敕令司空郗鉴、征西将军庾亮等从长江、沔水泛舟进兵,使得首尾照应。
  从此以后张骏派出的使者大都被石虎截获,不能到达。后来张骏又派护羌参军陈宇、从事徐虓、华驭等到京都。征西大将军庾亮上疏说陈宇等冒着危险远道而来,宜得到提拔任用,下诏拜任陈宇为西平相,徐虓等为县令。永和元年(345年),任世子张重华为五宫中郎将、凉州刺史。酒泉太守马岌上言说:“酒泉的南山,就是昆仑的山体。周穆王见西王母,乐而忘归,说的就是此山。这座山中有石屋玉堂,用珠玑装饰,就像神宫一样辉煌。应当修立西王母祠,以保佑朝廷无边之福。”张骏听从。永和二年(346年)五月丙戌日,张骏去世 ,共在位二十二年,享年四十岁,私谥文公,晋穆帝追赠谥号为忠成公 ,葬于大陵。其子张祚继位后,追谥为文王,庙号世祖。
  历史评价
  房玄龄等《晋书》:“茂、骏、重华资忠踵武,崎岖僻陋,无忘本朝,故能西控诸戎,东攘巨猾,绾累叶之珪组,赋绝域之琛賨,振曜遐荒,良由杖顺之效矣。”

人物关系:
曾祖:
张温
爷爷:
张轨 (255314) 前凉政权实质上建立者
父亲:
张寔 (271320) 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建立者,前凉昭王
儿子:
张重华 (327353) 前凉桓王
孙子:
张耀灵 (344355) 前凉哀公
张玄靓 (350363) 前凉冲王
张祚 (?~355) 前凉威王
张天锡 (338398) 前凉悼公,前凉政权最后一位君主
叔伯:
张茂 (278325) 前凉成王
张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346年)去世的名人:
前凉皇帝人物介绍
固原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晋代人物专题
晋代相关影视剧
固原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