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省 > 铜陵 > 枞阳人物

许雄球


[公元1898年-1933年]

   许雄球(1898——1933),一名纯缪,今枞阳镇藜葛冲庄人。雄球少孤贫,好读书,从吴述伯学习法律,后浪迹于安庆怀宁望江宿松贵池、东流及江西彭泽等县。每遇不平事,就挺身而出,据理力争,喜为平民百姓排忧解难。雄球生活俭朴,作风正派,为群众理讼,从不索取报酬,因此群众称之为义务律师,或呼之为“雄大叫花子”。但也遭到少数人的诽谤,说雄球不务正业,是个“好斗的公鸡”。
  民国16年(1927年),北伐军攻克武汉,共产党人方兰轩等回桐城闹革命,看中雄球,开导他从打官司的圈子里解放出来,投向大革命的洪流中去。从此,雄球的政治见解有所提高,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斗争热情日益强烈。民国17年春,雄球在枞阳镇与江英杰等青年,成立反日组织,借舒家祠堂作会址,挂起“枞阳反日会”的牌子,宣传反日救国,号召广大农民、商人-,提倡国货,并通街检查,发现日货,给予没收、销毁。同年秋,在枞阳河检查没收一宗孔城商人过境的日货,要按章销毁,孔城0以重金贿赂,雄球不为之动。孔城0则从孔城雇来一批打手,将雄球绑架,趁黑夜以轿抬往孔城处死。幸被轿夫识破,在七里头附近密告行人,顿时锣声四起,将雄球救下。众乡亲见雄球遍体鳞伤,都安慰留宿,雄球却笑道:“许雄球是条铁汉子,既要感谢众乡亲的救命恩德,还要继续-。”他仍回枞阳镇坚持反日斗争。当时群众都称赞他是个“打不倒的铁罗汉”。民国19年秋,一伙英日买办粮商,在枞阳大肆抢购粮食,使米价翻番,雄球参加“枞阳禁米外运委员会”,与姚飞、江英杰等亲临河下检查,扣留外运粮船1000余只。粮商虽软硬兼施,雄球等仍不准启航;后粮商用巨款从安庆请来两连部队,以武力押运出境。这次禁运,虽告失败,但雄球之名却响彻大江南北。
  邑人方履中胡翊儒、江承业、钱季卿、许丽东等在宿松望江怀宁、东流、贵池和江西彭泽等县,开垦芦洲湖滩,从家乡招去垦民近10万,当地土豪恶霸红眼,时有欺压盘剥垦民之事发生。雄球寓居安庆大南门外黄花旅馆,各地垦民来诉冤者络绎不绝。从此,各垦区的地头蛇视雄球为眼中钉;而广大垦民则以雄球为恩人,是靠山。民国22年,东流县八都湖大恶霸,强占垦民田地近万亩,并勾结东流县府加征保安特捐,养恶虐民,以巩固其霸业。雄球调查具状,率领垦民,向省府-,省府饬令东流废捐停征,垦民胜诉大喜。不料省保安处长又以“废捐停饷,恐生兵乱”为由,再报经省政府批准,暂缓一年执行。雄球不知上面内情,当保安队仍来催捐时,雄球叫人鸣锣聚众,形成万人抗捐之势,将保安队人员打伤,并缴其QIANG支。省政府以许雄球为祸首,当即予以逮捕,囚进东流监狱。在狱中,雄球又过问犯人的案情是非,教他们如何申诉和答辩。还为“桐城旅彭(泽)同乡会”的垦民写状子,控告彭泽县官苛征;并谴责狱吏克扣犯人伙食费,指使犯人上诉,以致忤恼狱官。狱官检查雄球行李,得前次控诉彭泽县官等状帖文稿,向上作了汇报。安徽省主席刘镇华悉其事,亲临东流提讯,呵责雄球“聚众滋事”;雄球据理抗辩,刘不胜辩,便恼羞成怒,当场以“许雄球滋事乱世罪”判斩。临刑的一天,东流、彭泽百姓在刑场焚香哭奠,以上等棺木盛殓遗骸,由亲房弟兄运回家乡安葬。
  


下一名人:何汝贤
许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枞阳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枞阳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