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保定人物

安德馨


[公元1893年-1933年,抗日战争牺牲高级将领]

   安德馨(1893~1933)字润吾。回族。保定市区人。中学毕业后,到东北参加奉军,开始行伍生活。由于他作战勇敢,任为排长。1927年进入东北讲武堂第六期步兵科学习,毕业后,到独九旅六二六团,先后任副官长、团附、营长等职。1930年9月底,张学良率部分东北军入关,安德馨所在独九旅进驻榆关,安德馨带领一营驻扎在榆关南门。榆关即山海关,自古为军事重地。
  1932年底,日本关东军兵临榆关城下,伺机发动进攻。在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的推动下,东北军独九旅旅长何柱国一面与敌周旋,避免冲突,一面命令六二六团积极备战,固守榆关。榆关南门是一个重要门户。六二六团团长石士安命令安德馨带领一营防守南门。为了表示抗战到底的决心,安德馨把妻子儿女送回保定原籍,并给家兄写信说:“日寇内侵,国难日亟,军人效命,正在斯时。一旦设有不幸,则家事不能复问。”信中还嘱托家兄善事0,抚其幼子。他还激励部下说:“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一日决不能过去。日本人欲过去,只有在我们的尸首上过去。”
  1933年1月1日晚9时30分,日军在榆关南门外的宪兵队院内、伪满警察所门前及火车站等处投放炸弹,放枪数响,制造挑起战争的口实。而后,日军又以自卫之名向榆关城内发射炮弹,接着又指挥伪满便衣队偷袭南门,被一营哨兵发现,安德馨命令部下击退便衣队。1月2日上午9时,日军开始炮击榆关。随后,一大队日军利用地形隐蔽接近南门,架梯爬城。守卫在南门的一营官兵在安德馨的指挥下早已做好战斗准备。当日军爬城时,东北军一顿手榴弹,炸死几名日军,余者仓皇败退。时隔一小时,日军集结3000多人,动用40余门火炮,8架飞机,20余辆坦克,发动全面进攻。榆关的东、南、北三门遭到日军攻击,南门是日军攻击的重点,战斗最为激烈。安德馨带领部下冒着日军的炮火沉着应战,敌人远时就用枪-轰,近了就投手榴弹。双方激战6小时,日军始终无法登城,到下午4时,日军留下几十具尸体撤退。
  1月3日上午10时,日军又向榆关发起进攻。攻击重点仍是南门一带的一营阵地。为了掩护地面步兵的攻击,日军的飞机轮番向榆关轰炸扫射,停泊在榆关南海面的日军军舰也向榆关发炮,一营阵地被摧毁大半。在炮火掩护下,日军攻至南门城下,安德馨指挥部下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攻城的日军。他不顾一切地站在城墙上,大声喊“杀!杀!杀!”在他的激励下,全营官兵不怕牺牲,愈战愈勇,他们接连投出一排排手榴弹,炸得日军四散奔逃。与此同时,进攻其他城门的日军也被击退。中午,日军再次发动进攻。他们向一营阵地发射了大量燃烧弹,又出动坦克,掩护步兵向南门猛冲。南门一带一片火海,一营的工事全部被摧毁,官兵也伤亡大半,安德馨手脚负伤。日军攻占了东南城角和附近的魁星楼,一小股日军趁机突进南门。危急时刻,一营的预备队一连和三营的第十连冲了上来,向突进南门的日军发起-,杀退了突进南门的日军,夺回了阵地。下午2时,日军又集中兵力向南门猛扑过来。安德馨的肘、腿6处受伤。但他不顾个人安危,带伤指挥部队向敌人反击。日军的坦克冲进南门,步兵也尾随坦克涌了进来。一营官兵的子弹打完了,手榴弹投光了,他们就抡起大刀向日军砍去。在激烈的白刃战中,日军死伤累累,而一营绝大部分官兵也牺牲了。安德馨带领幸存的十几个人且战且退与日军展开巷战。退至榆关城里清真寺附近,安德馨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安德馨牺牲后,遗体被护兵掩埋在榆关西水门旁。战火停息后,安德馨的哥哥安德明赶到榆关,与当地的穆斯林群众乘黑夜摸到西水门将其遗体挖出,运到秦皇岛清真寺。秦皇岛的穆斯林同胞于1月18日夜运到北平(今北京)教子胡同清真寺停放。1月19日上午9时,北平各界代表数百人在教子胡同清真寺举行公祭大会。会上,各界人士敬送挽联百余幅,军委会北平分会委员长张学良赠一匾额,上 书“重侔泰岱”。1月21日,北平各界人士数千人纷纷赶到教子胡同清真寺,护送安德馨的遗体乘专列火车回保定原籍安葬,保定人民为安德馨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安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保定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保定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