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卓崇德


[公元1900年-1931年]

   卓崇德,乳名阿德,学名恺芳,1900年7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奉化县湖头渡村一个殷实的农家。因父、兄早亡,母亲双目失明,全仗守寡的嫂嫂料理家务,家境逐渐中落。他8岁入松岙学堂读书,毕业后在家放牛、务农。成年后,由母亲作主,娶马头村陈蕊玉为妻。此后,他经营农田兼做柴爿生意,运销定海、宁波、上海等地,家道中兴,村里的人都夸他精明能干。
  卓崇德祖籍松岙,与卓恺泽是同族兄弟,两家关系密切。他受卓恺泽的进步思想影响,革命觉悟不断提高。
  1926年春,中共宁波地委委员卓兰芳回到故乡松岙一带开展农民运动并建立党组织。卓崇德协助卓兰芳做宣传发动工作,把湖头渡、伍百岙、王家山、营口、盐所、竹窦等六个自然村的150多名贫苦农民,组成农民协会,他被推举为会长,旋由卓兰芳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卓崇德参加中共松岙支部活动,与党员卓阿位等一起,发展湖头渡、伍百岙、王家山的七名农会积极分子入党,建立了湖头渡党小组,他任党小组长。
  11月,随着奉(化)东、鄞(县)东地区基层党组织的发展,在松岙建立了中共忠义部委。在部委书记卓兰芳领导下,卓崇德带领湖头渡等村党员和农会会员,积极投入农民运动。年底,他带领50余人,与奉东各村农会会员一起,攻打军阀设在翔鹤潭村的盐局和税关,取得了胜利。1927年元旦,他又带领30余人赶赴县城,与全县各地农会会员和县城的市民、学生一起,痛打并赶跑了反动县知事沈秉诚。同年2月,北伐军占领奉化后,他发动湖头渡一带群众,斗争土豪劣绅,砸毁庵堂寺庙的菩萨,沉重地打击了封建势力。
  当时,毗邻的鄞县芦浦村尚未行动,卓崇德带了几名党员去对该村农会负责人说︰“你们敢不敢搞革命斗争?如果不敢,我们来搞。”激励了芦浦村农会也发动群众,斗土豪、砸佛像、封教堂,还没收同隐庵的财产归农会所有,奉东和鄞东农民运动威震遐迩。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政变,那些被打倒的土豪劣绅又抬起头来,乘机反扑。国民党南京总司令部参谋处长陈空如,听了家乡奉化马头村土豪劣绅的哭诉,立即派一个营的陆军和一艘小兵舰,水陆并进,开到奉东镇压农民运动,搜捕共产党员和农会骨干。卓崇德等人根据党的指示,已经撤离隐蔽,幸免于难。
  11月,卓崇德从上海亲戚家里隐蔽一段时间后,返回家乡。为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卓兰芳等人正在筹划浙东暴-动奉化忠义暴-动点。卓崇德积极投入筹划暴-动工作,他逐个考察党员和农会骨干,恢复了湖头渡党小组和农会的活动;接着,他提出去缴土豪劣绅的0。
  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卓崇德陪同卓兰芳、卓阿位等,到鄞县咸祥一户劣绅门口,敲门而入。这个绅士见来势不妙,转身上楼。卓崇德尾随上楼,一手抓住绅士将要伸向枕下的手腕,一手抢先探入枕下拿到一支驳壳枪,后又搜索到一支步枪,顺利地完成了第一次缴枪任务,显露出卓崇德的智慧胆魄。
  不久,中共浙江省委被破坏,浙东暴-动未能实现。新成立的省委在杭州无法立足,暂迁宁波。12月,省委决定搞奉化暴-动,任命卓兰芳为省委特派员,在松岙建立中共奉化区委,沙文汉为区委书记,卓崇德等为委员,加强对暴-动工作的领导。但是,暴-动武器缺乏。当时民间可搜集的0不多,向地方武装、警察、巡缉队(盐兵)缴枪又感到自己力量不足。卓兰芳与卓恺泽(时任省委委员兼团省委书记)商量后,提出集资买枪。卓恺泽动员父亲“变卖家产,资助革命”,带头捐助了资金。卓崇德也变卖田九亩、山两爿,所得700多块银元,悉数资助革命。党员和群众捐助了一笔可观的资金,由卓恺泽带往上海向洋行购买武器。
  卓恺泽在上海搞到了几支短枪及子弹。卓崇德奉命去上海找到卓恺泽,运回这些武器。卓崇德扮作富商模样,把几支手枪及子弹装入手提皮箱,乘人力车到天潼路妹夫家里暂藏(后派邱美德去取回);然后,把其余几支驳壳枪及子弹,随身携带到宁波。为防不测,他把携带的枪及子弹用厚草纸包扎成两包︰一包是子弹,暂放在宁波做佣人的四婶处;一包是枪,托路遇的同村人章来生带回。章来生不知底细,顺手接过纸包,从宁波乘航船到韩岭,再步行回家。他感到这包东西较重,打开一看惊呆了,连忙交给卓崇德并埋怨说︰“你把我的生命当儿戏!”卓崇德笑着解释说︰“干革命既要有胆略,又要讲究策略,我用这个办法迷惑了你,当然也可迷惑了行人及敌人。你不是把这包枪安全地带回来了吗?”章来生听了这番话,连连点头,经过这次锻炼,胆子也大了,不几天,又把卓崇德寄存在宁波的子弹带了回来。不久,卓恺泽在上海又搞到12支驳壳枪和12支手枪,每支枪各配100发子弹,用木箱包装,托一只经商的帆船带到松岙。
  有了这批武器,卓兰芳和沙文汉等领导人,在奉东和鄞东各村农会会员中挑选300余人编为农民军;又选拔23名农军干部集中训练,指定区委委员卓崇德负责带领。卓崇德率领农军干部队,一面对队员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一面进行实战实训,多次向鄞县、奉化一带的地主武装、警察、巡缉队袭击,共缴来四五十支枪,并搜集民间的土枪和刀叉,加强农军的武器配备。
  不料,奉化暴-动消息泄露。1928年1月4日,鄞县大咸乡劣绅向宁波反动当局请兵40余名“进剿”芦浦村,捕去区委委员一人和农民十人。省委获悉芦浦遭受打击,乃连函催促奉化提早发动,并先后派曹鸿塘(即王中)、沉本厚来协助指导工作。
  1月10日晚上,卓崇德奉命带领农军干部队去松岙灯头庙,听候卓兰芳部署暴-动,计划由农军干部队和松岙村全体党员共50余人(枪),先吃掉驻扎在离松岙西南五公里马头村的国民党省防军一个排的兵力,然后各村一齐发动,夺取奉化县城。由于到者仅占应到的半数,于是,决定推迟一天,由农军干部队先在松岙附近的几个小村行动起来,多搜集一些土枪等武器,再到松岙会合,以期一举成功。
  卓崇德感到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发起武装暴-动必然会带来人员伤亡,损失惨重。但他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坚决服从上级的决定,于1月11日下午,在奉东和鄞东交界处,如期举起农民暴-动的红旗。他率领由23人组成的农军干部队,荷枪实弹,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走在湖头渡、伍百岙、芦浦等村,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土豪劣绅”、“没收地主土地分给农民”、“抗债抗租抗税抗捐”等口号,在伍百岙庙召开有数百群众参加的大会,把鄞东芦浦村劣绅舒某抓来进行大会斗争,令其交出田契文书和借贷单据。可是,这个狡猾的劣绅只答应交出田契,却矢口否认放债。当借债的苦主上台揭发控诉时,仍死不承认高利盘剥,一味叩头求饶。僵持到夜幕降临,群众陆续散去。卓崇德等人因缺乏斗争经验,遂叫这个劣绅找农会干部作保放回,安排农军干部吃了晚饭,又去几个村烧毁地主的田契,收集一些土枪等武器,吸收九人加入农军,使队伍扩大到32人,连夜开往松岙。
  就在这天下午,区委交通员与农军干部联系中断,湖头渡一带暴-动的消息被隔绝,卓兰芳和沙文汉等领导人在松岙研究决定,停止暴-动。卓崇德率队到达松岙时,沙文汉、沉本厚等已离去。卓兰芳听取了湖头渡几个小村暴-动情况的汇报,即命农民解散。奉化暴-动就这样流产了。
  卓崇德和松岙党员卓阿位等认为,在艰险环境中刚组建的农军就宣布解散不妥,思想不通,遂带领农军干部和松岙党员共五六十人(枪),深夜跑到芦浦村,打算召开群众大会,再次批斗劣绅。可是,大会尚未召开,突遭同隐庵道梅和尚请来的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卓崇德指挥全体武装人员突围,边战边撤,在象山港边乘船到宁海樟树村,投奔曾参加过北伐、计划来支援奉化暴-动的孙乃泰地方武装,被编为一个连,卓崇德、卓阿位等分别任连长和排长。可是,两三天后,又遭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卓崇德带领全连同志奋力冲杀,终于冲出了重围。为缩小敌人追击的目标,卓崇德命同志们各自分散隐蔽。第二天,他回到湖头渡,布置了善后事宜和隐蔽措施,只身离乡找上级领导人。
  3月14日至16日,卓崇德在上海参加了中共浙江省委扩大会议,被选为省委委员。4月1日,省委从宁波迁回杭州。卓崇德奉省委之命,回到家乡奉化恢复党组织。他在松岙一带仅找到20名党员,多数党员外出隐蔽尚未回来。这时,因群众自发搞莼湖暴-动,遭到国民党大批-的搜捕,-十分严重,刚恢复的松岙党组织很难开展活动,他决定离乡赴杭。
  7月,卓崇德受省委书记卓兰芳指派,做交通联络工作,往返于上海、杭州等地。1929年4月,党中央决定暂时取消浙江省委建制,卓兰芳任中央巡视员,卓崇德继续担任交通联络工作。
  1930年9月,卓兰芳在杭州不幸被捕。为避开敌人搜捕,卓崇德暂回湖头渡家里,深居简出,不与外人接触。一天下午,从玻璃窗窥见一个劣绅勾结国民党巡缉队朝家门口走来,他连忙转入灶间,爬上0,拔出驳壳枪,做好伏击的准备。他轻声而有力地对妻子说︰“我要拼死一战,敌兵进来一个打一个,进来两个打一双,再打死几个赚几个,你我夫妻正好在一起,为革命而死,死得其所”。巡缉队围在屋外,慑于卓崇德的好枪法,不敢贸然进屋,狂叫“捉拿共逆卓崇德”,想赚他出去就范,直守候到天色将晚才撤离。卓崇德急忙辞别妻子,从后窗跳出,走到长沙湾山腰章宝生家里。
  卓崇德在章宝生家里吃了晚饭,见已脱离地下党组织、在国民党翔鹤潭巡缉队当差的卓阿金来章家,因回避不及,就招呼阿金坐下,拉家常。章宝生从鄞县韩岭走到长沙湾,遭巡缉队盘问后,回到家里见状,就对卓崇德说︰“你的胆子太大了!今晚村口布满岗哨,你却坐在我家与阿金闲谈。”卓崇德听出话中之意,拔出驳壳枪甩在桌上,厉声喝问︰“阿金,今晚你是来串门,还是做巡缉队的内应?要从实说来,否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俩同归于尽。”卓阿金再三表白是来串门巧遇的,在章宝生的劝说下,灰溜溜地走出门去。卓崇德立即由可靠农民章阿仁带路,翻过后山,转移到王家山村王水晶(中共党员)家里;过了几天,又转移到鄞县塘溪大岭头村施成发家里,地下活动十分艰险。
  11月的一天晚上,卓崇德决定去上海找党组织。即由王水晶在前面带路,俩人相隔一定的距离,沿着大岭、王夹岙的山岗小路,走到鄞县梅岭童夹岙的乐青桥附近,遇上了正在这一带巡缉私盐的五六个警察。警察见卓崇德用的手电筒光线特别强,即分散在暗处埋伏。当卓崇德进入埋伏圈时,一个警察从背后猛窜上去用双手抱住他。他用力一挣未能挣脱,趁势拔出腰间驳壳枪,射击围拢来的警察,但由于在抗挣中失去平衡而没有击中。几个警察一涌而上,他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捕,连夜押往咸祥警察所。为使敌人难以辨认,他乘夜色摘下了自己的一只假眼。警察所长问他︰“你是不是湖头渡村卓崇德,又叫卓阿德?”他回答︰“不!我叫王宝兴”。他被转押到宁波市公安局,多次遭受严刑逼供,始终坚贞不屈,未吐露党的机密和自己的真实姓名。敌人只好把他作为政治嫌疑犯关入牢房。
  湖头渡村劣绅王三位,慑于地下党的威力,不敢去宁波当面指控卓崇德,就哄骗卓崇德的堂弟卓阿存去宁波面认。阿存年纪虽小却很机灵,不怕敌人的威胁,回答说︰“我的堂兄卓阿德有两只眼楮,这个独只眼我不认识。”
  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宁波市公安局长查到卓崇德妹夫的弟弟在本局当差,就假惺惺地对这个部下说︰“卓崇德要出去不可能,但只要你以亲戚关系探监相认,他可以留在你的身边工作。”这个当差的信以为真,就以亲戚关系去探监。卓崇德身陷囹圄,不知道敌人圈套,一听可以出狱,遂与相认,还托这个当差的去松岙向卓恺泽父亲借银洋40元,以备出狱后之用。此人到达松岙,卓恺泽的父亲问清情况后说︰“40元钱不用借了,说不定你还未回到宁波,卓崇德就被杀害了!”
  果然不出卓恺泽的父亲所料,卓崇德于1931年6月27日被敌人枪杀在宁波大校场。牺牲时,年仅31岁。其夫人由章宝生陪同去宁波殓尸,运回家乡安葬。
  来源:中国军网

卓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