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赵琪


[公元1902年-1935年]

   赵琪,1902年生于湖南省湘阴县一裁缝家庭。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不久加入共产党,后任红五军某纵队团长。在一次战斗中,不幸中弹负伤,在江西修水红军医院休养好后,转到地方工作。1930年春,他奉湘鄂赣边境特委的委派,同李湘恒等到通城药姑山大港冲开辟革命根据地。
  药姑山,林密沟深,绵亘于通城、崇阳、蒲圻、临湘、岳阳五县之间,西扼京广线,东控武长路,是湘、鄂两省之门户,又是武昌、长沙两府之咽喉,地势十分重要,国民党派重兵分驻周围要塞,土匪占山为王,出没其间,打家劫舍,残害人民。
  1930年2月,赵琪、李湘恒等以裁缝、小商人身份到大港冲,以泥塘屋为落脚点,帮助穷苦农民做工,与其谈心,秘密宣传革命,串-动穷人,发展中共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不久,赵琪返回江西,从修水上杉带来一个连的兵力到大港冲,一边发动群众,一连打击土匪骚扰。他又联络在鸦雀山一带组织发动革命的同志,以吴国珍的农民赤卫队为基础,吸收工农积极分子参加,于3月底组建了一支100多人、40多支枪的工农武装——湘北游击大队,大队长李雄刚,副大队长吴国珍,政委朱宪斌。赵琪带领这两支队伍,翻山越岭,游击邻近各县。他们每到一处,就发动群众,打击土豪劣绅,将没收的粮食、财产分给穷人,鼓动人民革命;还派得力人员四出侦察,摸清敌人情况,乘夜袭击民团,打击敌人的反动气焰。对占山为王的土匪,他们进行政治教育,争取多数,打击少数顽固分子。不到半年,基本扫除了药姑山上的土匪、民团,为建立药姑山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931年6月,根据革命形势的发展,经中共湘鄂赣边特区批准,在大港冲泥塘屋建立了湘北革命工作委员会筹备处,赵琪为宣传部长。8月,改为湘北工作委员会,李湘恒为书记,赵琪等为常委。同时,建立了湘北通城县苏维埃政府。1932年2月,奉湘鄂赣省委指示,将湘北工作委员会和通城县苏维埃政府合并为湘北工作团,李湘恒为书记,赵琪为主任(常委)。赵琪以主要精力抓行政工作,领导湘北工作团干部和湘北游击大队官兵,从下而上建立村、乡、区苏维埃政权和群团组织,先后建立了大港冲、鸦雀山、尖山、壁山、大云山五个区苏维埃政府,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劣绅、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实行耕者有其田,兴办贸易合作社,创办工农银行和小型工厂,在楠竹沟建立红军医院,开办学校,率游击队消灭红白夹杂地区,使药姑山麓的五县苏区连成一片,革命一片火红。
  共产党在药姑山建立根据地,如同一把钢刀,插在敌人的胸上。赵琪等领导人,并没有因苏区的兴旺而陶醉。他们知道,苏区越火红,敌人越坐卧不安,必定要调兵来“剿”。赵琪一方面教育军民提高警惕,为保卫苏区而战;一方面加强游击队训练,筹集0、粮食,分兵把守山头、要道,发动青少年站岗放哨,防止敌人潜入破坏,并经常派人下山侦探敌情。
  1931年10月上旬,赵琪接二连三获得情报︰大土豪劣绅续大亨新任通城县长,并扬言“要一举荡平药姑山0”。14日清晨,一个侦察队员上山报告︰“续大亨调集县保卫团和民团共千余人枪,从四甲、东冲、大港冲分三路进攻苏区,还联络崇阳、临湘两县保卫团从后面包围过来。”赵琪听罢,紧锁眉头,沉着地说︰“敌众我寡,不宜硬打,还是照毛委员的办法,多动脑筋,选准目标,打击敌弱部分;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们赶快作好战斗准备。”恰在这时,鄂南独立第三师挺进药姑山,赵琪派人与其联系,请他们对付崇、临两县之敌,解除了后顾之忧。赵琪同几位领导商量之后,分头赶赴前线指挥。赵琪命令通讯员胡先和通知湘北游击大队一中队埋伏于花果园谷口两边山上,并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他亲临山头指挥。北港保卫团头目吴丙南耀武扬威、气势汹汹地催促由流氓地痞组成的敢死队杀上山来。刹时间,大港冲浓烟滚滚,房屋被他们烧毁,没走的老人,小孩被他们抓住杀死。目睹惨状,赵琪和队员们强忍怒火。等敌人一进谷口,赵琪一声令下,密集的子弹毙倒了50多个敌人。吴丙南和几个走在后面的敌人,吓得仓皇逃下山去。游击队队员们从阵地前拾起0,随着赵琪悄无声息地撤退到栗树。
  栗树是大山坳里的一个小村庄,村前悬岩峭壁,只有一条石阶小道上下;村后是高山密林,易守难攻。赵琪同几位领导计议,在村前树起红旗,村里燃起青烟,放一个小队隐蔽在道口两侧,其余退入后山密林中待命。敌人追赶游击队来到栗树村前,游击队却无影无踪。正在疑惑时,忽然有人发现栗树村有红旗,起青烟,认定是游击队在做饭。吴丙南高叫︰“攻!攻下栗树村吃饭。”敌人打了半天,再到村里一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堆柴草在冒烟。吴丙南知道上当,看看柴草燃烧的程度,估计红军游击队离开不久,一定在后山密林中。可是县保卫团和其他两个中队还未赶到,他一个中队不敢孤军深入,于是命令休息做饭,等待援军。正当敌人开饭之际,赵琪一声令下,红军游击队从四面山上直冲下来,杀声震天,不到一刻功夫,将敌人一个中队大部歼灭,俘敌12人,缴获枪弹一批。等续大亨率领大部队来到栗树村时,吴丙南和几个挂花的队员败下阵来,向续大亨报告惨败的消息。续大亨大怒,又命葛皇甫中队长带队去追!葛来到栗树村,没见到游击队一个人影,只得下岭复命。续大亨见追不到游击队,望望日已西沉,只得收兵回营。
  这次战斗的胜利,使湘北游击大队获得大批枪弹,苏区青年也积极参军,队伍扩大到300多人枪,遂于10月底扩建为湘北独立团,赵琪任团长,吴国珍任副团长,朱宪斌任政委。1932年4月,红十六军到通城扩红,赵琪动员吴国珍率大部分精干队员加入红十六军。6月,他将余下队员和县、区联队合编为湘北农民赤卫队,计150人枪,朱世昌为队长,朱宪斌(不久牺牲)为政委,赵琪总负责。
  在药姑山打了败仗的续大亨,一面悬赏500大洋捉拿赵琪,一面命北港吴丙南率新整编的、装备精良的保安第四中队及“铲共团”共500余人,与驻县部队第八十五师一个团,合围药姑山苏区。7月,赵琪获悉敌人进攻的情报,自知湖北农民赤卫队抵挡不住敌人,便联络药姑山以李济平为队长的湘鄂边游击队等部,共600余人枪,共同对敌。一天,赵琪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派一个小队在小药姑虚张声势,诱敌上钩,大部队则潜伏于桂竹源,张开“口袋”。吴丙南以为赵琪在小药姑,便分两路从四甲、内冲趁黑摸索上去,两面夹击。不知高低的敌八十五师某团张团副,认为“区区游击队,何足挂齿”,没放在心上,率一个营为先头部队,浩浩荡荡开赴鸦雀山,准备与吴丙南来个东西夹击。等张团副扎下营来,查完岗哨,刚刚睡下,赵琪指挥队员,摸掉敌人岗哨,集中兵力分三路从上而下冲入敌营。混战中,张团副被赤卫队员当场击毙,全营士兵死的死,跑的跑,后续部队却不敢前进。吴丙南在小药姑折腾大半夜,连游击队的影子都未见着,才知中计,正不知向何处寻找游击队时,忽然听到鸦雀山方向枪声大作,遂督队赶去。等吴丙南来到鸦雀山,赵琪的部队早已撤离。
  续大亨两次败在赵琪手上,遭到上司的严厉责骂,10月以“剿匪不力,治县无方”,被革去县长职。
  赵琪在药姑山威名大振,群众中广泛流传着他用兵如神、弹无虚发的种种传闻。吴丙南对这些传闻虽然将信将疑,但几次都败在赵琪手下,感到赵琪是个难以对付的敌手。为了拔掉赵琪这个眼中钉,他几次同临湘县保安团董李盖凡联络,从通城和临湘两面夹击赵琪,都没有达到目的。赵琪也视吴丙南、李盖凡为药姑山下的两大劲敌,决心要严惩这两个刽子手。
  1933年农历八月十五,赵琪决定趁中秋之夜,奇袭临湘万家畈大地主李盖凡家。当晚,他率30多人,急行军60多里,出其不意地将李盖凡家包围。这时,李家主仆十多人在后花园赏月未散,赵琪带几个队员越墙进入李家大院,摸掉岗哨,悄声来到后花园,大喝一声︰“我们是红军,举起手来,不准动!”听见红军来了,院内顿时大乱,两个贴身卫士乘混乱之机,扶挟着李盖凡从花园后假山暗道里溜走。赵琪没有抓到李盖凡,派人把万家畈农民代表找来,将李家房屋、契约、财产和大部分粮食交给农民代表,分给穷人,其余金银财宝、粮食、衣物和大批食口,由队员打点为20多担,连夜赶回药姑山。
  北港镇有个大地主叫李学寒,院大房多,吴丙南保安第四中队就驻在他家。这年10月,李学寒死了,在院内做七天八夜的大道场,第四中队大部分队员在这里帮忙。于是,赵琪乘机身穿长衫,头戴礼帽,来到李学寒灵堂前“吊孝”。他与接侍他的兵丁寒暄几句后,客气地试探︰“贵队的队长没来帮忙吧?”“噢,那不是彭队副!”兵丁回答。在一旁指手划脚、满脸胡髭的黑大个见有人问,嗡声嗡气地问︰“什么事?中队长不在家,这里我负责。”赵琪一见这人模样和说话口气,就知道他是个有勇无谋、吃软不吃硬的人。便躬身笑着道︰“是彭副队长,久闻大名,有眼不识泰山。”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纸︰“鄙人是岳阳县保安团的。前几天,敝团和贵队几个兄弟在边界上发生误会,一个兄弟的步枪被贵队缴去了。敝团长派我来一是道歉,二是查一下,看有否此事。”彭队副见盖有岳阳县保安团大印的公文,毫不介意的说︰“这好办,我带你去查看一下就是了。”这话正合赵琪心意。他随彭队副到放枪的地方一一看过。他名为看枪,实则探听虚实,察看地形、通道、岗哨等情况。他告辞回到驻地后,当晚率湘北农民赤卫队袭击北港镇,端了保安第四中队的窝,缴了全部枪械,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1933年冬,敌保安第四中队因被红军端了窝,吴丙南被上司处以“革职查办”处分,另调外地一个姓李的接任第四中队队长职务。此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队员又多数是吴丙南的老部下,不服从他的指挥,中队乱七八糟,毫无战斗力。赵琪得知此一情况,认为是主动突击的好时机。经过周密计划和准备后,1934年2月13日(农历除夕)晚,正当北港保安第四中队花天酒地时,赵琪率新近组成的湘北独立团(1933年11月,国民党驻军和地方反动武装大举进攻药姑山,湘北工作团和湘北农民赤卫队严重受损而解体,书记李湘恒转移江西,队长朱世昌牺牲,赵琪仍留药姑山坚持战斗,他将部分湘北农民赤卫队员和新招集的人员组成一支游击队,地方上称它为“湘北独立团”)袭击其巢穴,杀死、伤队丁多人,活捉十多人,缴获一批0弹药和财物,还把保安四中队过年用的肥猪和酒肉食品挑回药姑山,同军民过了一个欢乐的春节。
  这年春天,红十六、十七师挺进通城黄袍苏区,县保安大队、各保安中队和驻县国民党军队,全部调到东南边、无力顾及药姑山。赵琪乘此良机,率部下山惩处在地方上作恶多端的土豪劣绅。两月之内,接连袭击了距城十里的荣家坡吴孝雁家,击毙了杀人不眨眼的原北港保安中队班长吴步青;攻克了劣绅堡垒王家坊,获枪多支、银元200块;捕杀了金屋岭、四甲铺、水口铺、神泉垄、沙口铺等地血债累累地恶霸、地痞胡均永、胡义甲、王杰雄、吴孝元等十多人;攻下了离县城仅五里的大地主桐丝屋。这一系列的袭击,为当地人民除了大害,获得了大批物资,装备了自己,安抚了苏区人民,沉重打击了敌人。
  1934年夏,国民党军发动了第五次“围剿”。湘鄂赣红军在国民党“西路剿共总指挥部”调集的八个师和各县保安团共十多万兵力的重重包围下,东冲西突,战斗力大损。5月,赵琪率部袭击北港,援助红十六师在通城的战略转移。不久,红十六师作战失败,红三师进入通城,赵琪又率部协同攻克了四甲铺、北港镇、相师山等地的敌人碉堡,挫败了敌人。这年冬,国民党大分数路进攻药姑山,赵琪部无法在药姑山立足、转移到岳阳县大云山,部队损失大半,只剩下四五十人枪。
  大云山是药姑山苏区的一个区,位于岳阳、临湘交界处,地盘不大,周围都是白区,但地势险峻,群众基础较好。赵琪将伤病员安置在群众家里养伤,利用战斗间隙进行短时间的休整。他们正准备重返药姑山寻找红十六师时被敌人发现了。1935年春夏之交,岳阳、临湘、通城三县保安团和国民党驻军,联合“围剿”大云山,赵琪率部据险与敌人激战了三天三夜,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赵琪及其战友全部壮烈牺牲。

赵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0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