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张顺干


[公元1917年-1948年]

   张顺干,1917年9月16日出生于河南省丰县韩村乡苏二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跟着父亲和哥哥给地主扛长工,母亲领着弟弟沿街乞讨。
  7岁时,父亲和哥哥被地主逼债外出逃荒饿死在他乡,母亲忧病交加无钱医治惨死在土炕上。此后,张顺干与叔叔相依为命。
  1942年秋后,张顺干离开家乡去南乐县找八路军。误入国民党新八军高树勋部。
  1945年10月下旬,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八军军长高树勋率部起义后接受改编。张顺干实现了当八路军的梦想,成了八路军某部一名战士。不久,他到晋冀鲁豫军政大学学习,实现了他求学梦。
  一年后,张顺干毕业。被调任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四十八团第三营九连一排排长。
  1947年春,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展开强大攻势,连克豫北楚旺、回隆、鹤壁、宜沟等地,将国民党军队孙殿英部围困于平汉线上的汤阴县城。张顺干所在的连驻守待命。这天,他拉上连长孙金贵三番五次地找营长请战,惟恐捞不着仗打。
  4月20日,三营长下达了战斗命令︰攻打汤阴的战役即将开始,九连为第一梯队,担任主攻任务。“好!”张顺干高兴地跳了起来,又赶紧从孙金贵连长手里夺得了担当突击队的任务。全排战士在张顺干的带领下,日夜挥锹,挖通了抵达墙根的壕沟。
  五一节傍晚,一颗绿色信号弹腾空升起,解放汤阴的总攻打响了。中原野战军的炮群向汤阴城猛烈轰击,道道曳光划破长空飞到城头,震耳欲聋的0声经久不息。孙金贵一声令下“突击队上!”张顺干第一个跃出壕沟,战士们紧随其后,冒着炮火硝烟奔到城下,架好云梯,朝城上攀登。刚接近城头,他身下的两名战士中弹摔了下去。他急得头上冒火,左手抓住云梯,右手抓起一束手榴弹甩进墙内,“轰轰轰”一阵炸响,上面的枪声哑了。张顺干趁机飞上城头,一班长薛京洲和战士们迅速登城,控制了城墙上一块阵地。
  突然,从左侧城堡内喷出火舌,密集的子弹朝城外阵地上倾泻,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张顺干红着眼,从一名战士手中抢过冲锋枪,对准城堡洞口打出一梭子弹。张顺干为了给后续部队攻城打开通路,连续打退对方九次冲锋。
  战斗在激烈进行,突击队伤亡过半,弹药消耗殆尽。张顺干抓起一支步枪,上了刺刀。十几名突击队员也立刻准备拼刺刀。面对一群冲过来的亡命徒,张顺干和突击队员们不动声色,当距离面前只有几步远时,他大吼一声“同志们!拼了!”腾地跃起,一连捅倒三个。在突击队员们展开短兵相接的肉搏时,解放军后续部队火速赶到,牢牢控制了阵地。腿部负伤的张顺干,顾不得包扎伤口,与战士们一起向城内冲去。
  次日凌晨,孙殿英与副官钻进地道逃命,被生擒活捉。天亮了,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升起,汤阴城头上鲜艳的军旗迎风招展。张顺干被记大功一次,他带领的一排被通令嘉奖,第九连受到表彰。
  汤阴战役结束后,张顺干所在的部队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转战鲁西南,打定陶,战羊山,解放开封兰考,挺进大别山,攻中铺,袭广济,占领襄樊,他又立下了12次战功。1948年10月,他所在团划归华东野战军第七纵队,奉命来到苏北战场。
  淮海大决战开始了。
  战斗动员会上,张顺干发言时举起紧握拳头的左手,满脸通红地说︰“我是个苦命人,从小失去父母兄弟,跟着叔叔长大,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是毛主席、共产党救了我,让我上学,使我有了今天,我恨不得把自己浑身的热血献给人民解放事业。我坚决要求加入共产党,请-在战斗中考验我,把我放到最艰险的火线上,看我够不够条件。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宁可牺牲,也要完成任务!”
  12月10日黎明,张顺干和60名突击队员隐蔽在大王庄西面的工事里,等候着战斗号令。这里距蒋介石嫡系黄维兵团指挥部双堆集只有一公里,是核心阵地的制高点。拿下大王庄,黄维兵团的指挥部就危在旦夕。因此,由号称“英雄团”的国民党军队第一一八师第三十三团驻守。突击队长张顺干深感责任重大。他双目炯炯地注视着面前的开阔地,思考着最有利的突击路线,设想着可能发生的情况及战术,心里说︰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任务!
  东方的红霞映照着大地。忽然响起闷雷般的炮声,“轰、轰、轰……”华东野战军的重炮怒吼起来,大王庄内腾起阵阵烟雾。
  “冲啊!同志们跟我上!”张顺干跃出工事,箭一般冲向大王庄。开阔地上弹坑遍布,守军的火力严密-,战士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张顺干伏在地面上,看到右前方有个水塘,便当机立断高喊︰“跟我向水塘前进!”他们从一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迂回曲折地接近水塘,又沿着塘埂匍匐前进,迅速地冲过了开阔地,占领了大王庄西侧一个土岗。
  此刻,突击队只剩下20多人,队旗被炸得成了布条。战士们的伤口还未包扎好,大王庄内的守军就在坦克掩护下向土岗扑来。“打!”张顺干怒吼一声,把子弹射向坦克后面的步兵方队。一辆坦克喷着火直撞张顺干,他甩出两颗手榴弹,趁着烟雾从侧面靠近坦克,将0包塞进履带轮空间,轰地一声巨响,坦克不动弹了。后面的坦克顿时乱了队形,急忙调头逃跑。张顺干抖掉身上的尘土,带领战士们直插大王庄内,为后续梯队杀开了一条通道,第七纵队主力迅速突击而进。
  一场白刃战在残垣断壁间展开。张顺干和战士刘柱子在一堵矮墙内遭到围攻,两人连毙数敌后,刘柱子被一敌刺中后胸倒在地上,张顺干抡起一支刺刀弯了的步枪,用枪托砸向那敌人的脑袋。
  上午10时许,全歼了敌人所谓的“英雄团”。
  枪声、炮声停了,大王庄成了华东野战军的阵地。张顺干命令战士们加固工事,包扎伤口,吃饱肚子,装满子弹,准备再战。一班长在炸毁的坦克下面挖洞当掩体,张顺干看了笑道︰“黄维这家伙够意思,给我们送来了钢铁工事,真该答谢(大卸)他八块!”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丁零零……”电话机响了,通讯员说是团长打来的。张顺干接过电话汇报了战场情况后,团长说︰“现在是中午12点半,敌人可能在天黑之前对大王庄发起反扑,你们要做好打恶仗的准备,攻如锥,守如钉!”“请团长放心,我们人在阵地在,坚决守住阵地!”
  下午4时,黄维调集三个团的兵力,在飞机掩护下,以坦克和火焰喷射器开道,向大王庄阵地发起猛烈进攻。张顺干高喊︰“狠狠地打!为牺牲的战友报仇!”顷刻间,阵地上火光冲天,杀声四起。刺刀断了,枪托坏了,子弹打完了,张顺干就夺枪再战,傍晚时,张顺干带的突击队只有九个人了,那面突击队队旗还在阵地上高扬
  夜幕降临了,华东野战军增援部队到达大王庄,接替张顺干的突击队坚守阵地。
  晚8时15分,顺利完成任务的张顺干奉命撤出阵地。当他穿越大王庄西面的开阔地时,不幸被双堆集方向飞来的一颗流弹击中,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年仅31岁的生命。
  中共华东野战军党委根据张顺干生前表现,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授予他“特级战斗英难”称号。淮海战役烈士纪念馆中央大厅里陈列着张顺干遗像,他目光炯炯,浓眉似剑,神情威武,展示出坚强刚毅的风采。

张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