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曾君杰


[公元1924年-1928年]

   曾君杰,又名曾俊杰,化名王志成、曾大兴。四川人。他原是重庆市一名排字工人,重庆口音很重。1924年冬,他参加重庆团地委领导的四川平民学社和工人夜校学习,经常聆听萧楚女、杨公、罗世文等共产党人讲授马列主义基础知识,得到共产主义理想的启蒙教育,逐渐懂得工人阶级所肩负的历史重任。他积极投身到各项政治斗争中,成为重庆工人运动的积极分子,1925年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2月,中共重庆地方委员会成立后,随即成立了工人运动委员会,由程秉渊任书记,曾君杰、刘远翔为委员,负责领导全川的工人运动。他受地委指派,到国民党(左派)省党部工人部任干事。他充分利用这一合法身份,到工人群众中去宣传革命思想,把工人团结起来,成立工人自己的组织,与反动政府和资本家作斗争。为了改造黄色工会,夺回工会领导权,他发动工人把资本家从工会组织里赶出去,把受骗的工人从黄色工会里争取过来。通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发动和组织工作,基层工会和行业工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从而在党的周围形成了强大的阶级力量,重庆的工人运动出现了蓬勃发展的新局面。
  9月5日,英帝国主义炮击万县达3小时之久,死伤中国百姓数千人,摧毁商店及居民住房数百家。惨案发生后,中国人民怒不可遏,全国各大城市纷纷举行-和--。8日,重庆各界300多个团体的代表在巴县图书馆开会,决定成立万县惨案四川国民雪耻会,曾君杰被选为委员会执行委员,直接参与领导抗英斗争。他和其他领导成员紧密配合,一面发表雪耻会的成立宣言,谴责英帝国主义的野蛮暴行,提出解决惨案6条要求和开展斗争的17项具体作法,一面又深入工厂做组织和动员工作。9日,全市即有38个工会为万县惨案致电中华全国总工会,呼吁全国革命民众,一致奋起,打倒英、日帝国主义。随之,各单位的工人宣传队也活跃在城乡各地,迅速形成了反帝斗争高潮。18日在重庆市总工会的领导下,全市工人罢工,学生-,商界罢市,机关停止办公,江面停渡,重庆全市瘫痪,随即总工会组织了城乡水陆-大-,参加者达6万余人。-结束后,曾君杰和工会委员们研究决定,由雪耻会通电全国,呼吁全国同胞誓死奋斗,与英国经济绝交︰不买、不卖、不搭、不雇、不服役、不合作;万众一心,为国家争国体,为民族雪耻辱。在这场斗争中,曾君杰忘我牺牲,战斗在斗争的最前列,有时几天几夜都不合眼,和工人在一起向英帝国主义开展斗争,终于迫使“洋行关门,商船停驶”,形成英商不能在川立足之势。
  经过这场抗英斗争,曾君杰在工人运动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活跃了。1927年3月,重庆海关总工会正式成立,他以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左派)代表名义出席会议并讲了话。会后被聘请为该会的顾问。
  重庆三三一惨案后,重庆工人运动遭到严重破坏,曾君杰被迫暂时转移。8月,中共中央派傅烈、周贡植等入川,在重庆建立中共四川临时省委。不久,刘愿庵调临时省委工作,曾君杰改任工运书记。他根据临时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四川职工运动决议案》和进一步加强党对工人运动领导的精神,尽心尽力依靠和团结工人中的革命积极分子,开展反对改良主义黄色工会的斗争,在工人中培养和发展党、团员,建立健全党、团组织;领导工人从经济斗争向政治斗争发展;把工作重心转向农村,以工人阶级的力量,促进农运的开展。
  1928年2月,自贡工人第二次大罢工遭到失败,反动当局加紧对党组织的破坏,-笼罩盐都。为了加快自贡党团组织的恢复和加强工人运动的领导,省委急派曾君杰、郝谦于3月份前往自贡川南特委会工作。此时南溪的农民暴-动也日趋紧迫。为了加强对南溪农暴的领导,不久曾君杰又被派到南溪担任军事总指挥。
  4月5日,身材魁梧的曾君杰身着蓝布长衫,沿着一条山村小路,风尘仆仆,直奔川南小镇南溪农民暴-动指挥中心——牟坪而去。当天晚上,行动委员会召开暴-动前的紧急会议。会上,曾君杰紧急传达了川南特委对南溪农民暴-动的指示。他说︰“现在要暴-动不是简单的事,搞得不好要流血牺牲。但是,我们不能怕,只要大家努力,一定有好结果的。”会议最后决定︰农暴队伍命名为川南工农革命军,指挥部设在牟坪,曾君杰担任军事总指挥,赵之祥任副总指挥。4月7日晚统一行动。
  4月7日的夜晚,月色朦朦,云缝中不时露出几颗闪亮的星星。辛劳一天的农户都已阖家入睡,夜空显得格外安静。然而在牟坪镇的梁家却人头攒动,紧张热烈。突然一声“集合”口令,只见曾君杰站在高台上高声下达行动命令,那亢奋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宁静︰“农友们,现在我宣布,今晚我们南溪农民武装暴-动开始行动,向反动势力冲锋,向剥削者开枪,不要怕死,不要退缩,直到胜利。按划分的路线,现在出发!”顿时,火炬如龙,人流如海,向各自的目标前进。
  曾君杰亲自率一支农民队伍,直闯一户土豪家收缴现银,并且烧了各种契约和粮税底册。另一路农民队伍杀了作恶多端的甲长邹宪章。有一个土豪拒不交枪,便烧了他的庄宅,没收其手枪数支,子弹数百发,银元上千元。初战告捷,欢声雷动。
  天将欲晓,参加暴-动的武装队伍全部会师牟坪场上,在禹王宫高高悬起“川南工农革命军”的鲜红大旗,沿街张贴标语,宣传革命,安定民心,开市营业,复学上课。与此同时,曾君杰立即部署指挥整编队伍。他把年轻力壮的农协会员,配以较好的武器,编为特务队,其余刀、矛、枪编成两个混合中队。以后陆续汇集来的队伍编为第三中队。正在整编过程中,刘文彩的一支保商队正巧从这里路过,曾君杰立即下令将其缴械,缴得10多支枪和数百发子弹。
  10日,总指挥部决定在牟坪场上召开庆祝大会。一大早,他们就开始布置会场。沿街红旗招展,标语满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数千群众涌上街头,挤得水泄不通。曾君杰担任大会主席,并作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他说,农民们受了长期的压迫和剥削,今天在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了。这次暴-动,初步打击了土豪劣绅,惩罚了凶恶顽固的家伙,取得了初步胜利。这是值得开大会来庆祝的。今后,我们还要团结更多的农民和劳苦大众,建立苏维埃政府,分田分地,消灭压迫和剥削,为我们的翻身解放而努力奋斗!
  农民暴-动的烈火在全县各地迅猛燃烧起来,使得反动军阀惊恐不安,急从泸州派了两个营的武装,昼夜兼程赶至南溪直奔牟坪镇,企图合击“围剿”总指挥部。曾君杰闻讯,立即疏散群众,指挥农民军迎战︰两个中队到场北10里外的观音寺,为第一线阻击;一个中队驻守场北5里外的灵官坡,为第二线接应;其余力量坚守牟坪镇为后备队。10日下午4时许,第一线战斗打响了。农民军居高临下,据险阻击,除以步枪还击外,所有台炮齐鸣,狂轰敌阵。一时硝烟滚滚,杀声震天,敌人的嚣张气焰顿时被压了下去。被打退的敌人调整了战术,改正面强攻为迂回包抄,给农民军以措手不及,只好撤守二线。在敌人持续不断的多路攻击下,第二线也已被围击,造成腹背受敌之势,加之弹药不足,指挥失灵,终于全线被敌人冲散。曾君杰遂率一部分农民军向长宁方向撤退,后也全部被打散,他和胡明汉到一农户家暂避,不幸被出卖而被捕。
  敌营长邵国斌立即在牟坪街上设置军事法庭,自任法官,开庭审讯。开始他以为曾君杰年轻好对付,便很大度地劝说道︰“曾君杰,听说你是这次-的总指挥,我佩服你的胆量,现在只要你把共产党的组织和人员交待出来,我保全你的生命,还给你事干。”曾君杰斜视了邵国斌一眼,不予理睬。邵国斌顿时脸色变得铁青,下令严刑逼供。曾君杰被打得浑身皮开肉绽,但仍坚贞严守党的机密,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敌人︰“我没有啥子交待的。今天既然落到你们手里了,要杀就杀!我们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邵国斌黔驴技穷,就于当月14日以农民-首要分子之罪名,将曾君杰与胡明汉一起杀害于牟坪场口的望天狮子。
  来源:中国军网

曾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8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