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曾德恒


[公元1905年-1935年]

   曾德恒,1905年生于江西省宁都县东韶永乐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童年时代过着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的苦难生活。当时,他家仅有祖父遗留下来的几间冬不遮风、夏不挡雨的土房和几件简单的农具,没有半寸土地,全家主要靠租种几亩地主的耕地糊口,生活十分凄苦。遇上旱涝灾年,只得靠借0度日。他7岁开始放牛、砍柴,10岁便被迫给地主打短工补贴家用。12岁那年,父亲为使家中将来有个能支撑门面的文化人,借债供他去读“夜学”。一年多后,父亲大病一场,无钱医治而溘然长逝。曾德恒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条件,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负。从此,他与年长自己3岁的哥哥曾以恒一道,苦心耕作租来的土地。农闲时,兄弟俩还外出捕鱼打猎。苦难炼就了曾德恒刚强的性格、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渐渐成长为永乐村有名的硬汉子。
  1927年初,中共宁都小组领导和掀起了工农运动。在革命运动影响下,曾德恒思想觉悟提高很快。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党员赖金声、彭澎等相继来到东韶地区,秘密开展革命活动,给一向沉寂的东韶山村带来新的希望。在他们的启发和帮助下,曾德恒很快地接受了革命道理,开始投身到革命行列。1928年6月1日,他积极参加了赖金声、赖汝林等共产党员领导的永村、横江农民武装暴-动。这次暴-动了攻占了国民党清秦乡政府和东韶粮食办事处,焚烧了国民党乡政府的公文,没收了粮食办事处的粮食,并当即分给贫苦百姓,还扣押了国民党宁都县政府派出的催粮员杨云泉。暴-动有力地打击了当地封建反动势力,鼓舞了群众的革命热情。
  从这次成功的暴-动中,曾德恒看到了共产党人的力量和劳苦群众发动起来后的威力,革命信心更加坚定。同年冬,经赖金声介绍,曾德恒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9年春,毛泽东朱德等率领红四-战赣南、闽西,两次途经宁都,攻克宁都县城。在红四军的指导和帮助下,4月底5月初,中共宁都临时县委、宁都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宁都县赤卫大队相继成立和组建起来,有力地推动了宁都土地革命斗争的进程。5月16日,毛泽东朱德等率红四军离开宁都前往瑞金后,国民党军队进占宁都县城,宁都党、政、武装组织转入东韶地区。
  永乐是一个远离城镇落后闭塞的小山村,封建意识相当浓厚,要发动农民起来参加革命自然会遇到种种阻力。曾德恒想方设法把自己掌握的革命道理与本村贫富悬殊、土地为少数地主所霸占等不公平现实结合起来,用浅显的语言告诉乡邻们。一两个月后,永乐村40多位农民开始觉悟起来,组建了永乐农民协会,曾德恒任农协主席。接着,他积极率领农协会员开展打土豪、分浮财的斗争。当时,永乐村的大部分耕地和山林都被曾烈章、曾祖珍两户大地主霸占,他们仗势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农民对他们恨之入骨。这年7月底,曾德恒率农民协会围攻两户大地主,没收了他们300多担谷子分给百姓,收缴他们700多块银洋作农协活动费用。这一革命行动,沉重打击了地主的反动气势,使当地百姓尝到了革命的甜头,革命热情和积极性从此日益高涨。曾德恒本人也获得了本村群众的依赖和支持,乡里人称赞他是“永乐贫苦百姓的领路人”。
  在充分发动农民的基础上,曾德恒积极在进步群众中发展党员。他首先介绍了积极参加革命活动的哥哥曾以恒入党,接着又相继介绍了李德秀、曾谷同、曾定吉等农协骨干入党。到10月,永乐村建立了党小组,曾德恒任组长。从此,永乐村很快成为东韶地区革命活动最为活跃的山村。
  1930年1月23日,红四军在东韶召开前敌委员会代表会议。会议决定红四军分兵发动群众(史称东韶分兵)。在宁都的红四军第四纵队,经过20多天的紧张工作,帮助宁都建立、健全了各级党、政、地方武装和群众组织。2月上旬,东韶建立了乡苏维埃政府,曾德恒被推选为乡苏维埃主席。他不负众望,成功地组织东韶乡革命群众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分配土地运动。同时,用半年时间,将原来只有十几个成员、5支枪的东韶乡赤卫队,发展成为一支100多人、30条枪的赤卫队。
  这年冬天,蒋介石发动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围剿”。为粉碎敌人的“围剿”,曾德恒率领赤卫队深入群众,开展战前动员,帮助红军筹集物资,发动群众组成担架队、运输队、向导队、侦察队、慰劳队等各种组织。特别是在东韶战斗中,曾德恒带领革命群众和赤卫队,挖地窖埋藏粮食、衣物,实行“坚壁清野”,使进犯东韶的敌谭道源“围剿”部队,陷入困境。此外,他还率领东韶赤卫队袭击进犯敌人。第一次反“围剿”胜利结束后,1931年1月5日,曾德恒出席了在宁都小布举行的祝捷大会。
  1931年3月,根据苏区中央局指示,中共赣西南特委和宁都县委在东韶召开会议,提出向北发展开辟宜黄苏区的计划。4月,宜黄县革命委员会在宁都吴村恢复成立。同时,从宁都北部各区乡抽调了一批工作能力强的干部充实其领导力量。曾德恒这时被调任宜黄县革命委员会军事科科长。5月,宜黄独立营组建,曾德恒兼任营长。他率领宜黄县地方武装深入宜黄南部山村,开展革命活动,为宜黄苏区的开辟起了开路先锋的作用。
  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期间,曾德恒率领宜黄县独立营和游击队围攻、消灭宜黄地方反动武装“守望队”,配合红军主力攻打进占宜黄县城的国民党孙连仲部队。随后,在红军帮助下,他负责组建了有130多人、90多支枪的宜黄县游击大队,并带领这支部队,积极支援和配合红军第三次反“围剿”。
  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宜黄县南部苏区得到巩固和发展。1931年10月,中共宜黄县委正式成立。11月,宜黄县苏维埃政府建立,曾德恒被推选为县苏军事部部长。期间,他严于治军,公正无私,赢得了宜黄苏区广大群众称赞和拥护。
  这年冬天,曾德恒收到一封群众来信,信中告发了他的哥哥、在独立营任连长的曾以恒在塘仁打土豪时私自拿了一件羊裘。他当晚把哥哥找来,问明-。曾以恒承认说,当时因无衣御寒,临时拿来穿在身上,准备过几天再交公,请曾德恒看在兄弟情份上,原谅他这一回。但曾德恒始终没有答应。他知道哥哥的行为是违犯纪律的,将在群众中产生不好的影响。尽管哥哥从小与自己相依为命,后来又与自己一道,冲破种种阻力毅然投身革命,不辞艰辛转战异地,为革命事业立下了不少的功劳。然而,自己是一名党的干部,应带头维护党的纪律。他说服哥哥,于第二天上午,召集了一次群众大会,会上严厉批评了曾以恒所犯的错误,宣布收回那件羊裘,给予曾以恒撤销连长职务的处分。
  1932年2月,宜黄县独立营、游击大队合编成宜黄县独立团。按照上级指示,曾德恒又负责重新组建和扩大了宜黄县独立营、模范赤卫军、游击队、保卫队等地方武装组织。他率领新组织的地方武装,多次击溃前来宜黄苏区骚扰的宁都、南丰靖卫团,在战斗中锻炼了这支队伍。
  同年5月,中共中央发出扩大红军的号召。曾德恒组织成立了扩红宣传队,深入各区乡进行鼓动宣传。1932年下半年,宜黄苏区有2600多名少先队员和青壮年加入了红军,超额完成了上级分配的扩红任务。其中,东陂区在扩红中因超额完成任务而受到江西省苏维埃政府的表彰。
  宜黄县是第四次反“围剿”的主战场。为做好反“围剿”的战前物资准备,解决主力红军战时物资供应,曾德恒与宜黄县党政领导一道,开展了筹粮筹款、慰劳红军运动。1932年7月上旬,宜黄苏区发行战争公债19万元。是年冬,全县筹集粮食2000多担,并全部运送到指定地点。反“围剿”期间,曾德恒还动员和组织群众为红军送猪、送鸡、送蛋、送油,发动妇女不分昼夜为红军赶织草鞋、麻鞋、布鞋。神岗乡妇女一次编草鞋670双,送给了前线红军。
  为了帮助红军获得国民党军事情报,曾德恒多次选派得力干部以小贩、走亲访友的身份进入白区探听敌情。同时,为严防敌人混入苏区,加强苏区赤色-,组织少先队员在每乡每村的路口设立步哨,盘查来往行人。对苏区内的地主、反动嫌疑分子进行管制。红军总司令朱德曾赞扬︰宜黄的“群众站在我们这一方面,东陂、黄陂均为宜黄县苏维埃政府及独立团所占领,-住了消息,决战区域内均无反动势力为难红军”。
  1932年10月,宜黄独立团编入江西军区独立第四师。曾德恒迅速把犁溪、东陂、神岗、黄陂等区新成立的游击队组建成宜黄新独立团,亲任团长。他加紧新独立团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使其很快成为一支具有相当战斗力的武装力量。第四次反“围剿”战争打响后,曾德恒率领宜黄新独立团与红军主力并肩作战,共同歼敌。1933年2月,曾德恒率领新独立团奉命牵制、引诱、麻痹国民党军队第五十二、二十九师,为红军主力歼灭这两师敌人创造了有利战机。在3月的东陂战役中,曾德恒率领新独立团充分发挥其熟悉地形、人少轻便的优点,积极引诱和袭击敌人,配合红军主力取得了东陂大捷。
  1933年春末,曾德恒调任中共乐安中心县委军事部部长。他知道这是党组织对他的信任和重用,他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比以前重大。他切实加强宜黄、乐安、崇仁3县地方武装的建设,日夜操劳,尽职尽力。
  1934年春,曾德恒出任宜乐独立团团长,指挥宜乐新独立团转战于宜、乐、宗山区,与进犯之敌展开了持久的顽强拼搏,始终战斗在最前线。
  1934年9月,面对日益恶化的反“围剿”形势,留在家乡东韶的母亲和妻子,托人给曾德恒捎去一封信,要他一定抽空回家见一面。曾德恒离开母亲和妻子已经两年了,本应回去看看他们。然而,前方离不开他。他拿起笔给母亲回信︰“我一颗心永远不变,永远跟共产党干革命。我现在不能回来,因这里前线非常需要我。如果没有革命的大家庭,也决不会有我们幸福的小家庭。”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实行战略大转移。同年11月,宜黄、乐安、崇仁3县苏区大部失陷。国民党反动派实行“恩威并重,剿抚兼用”的-策略,对苏区在政治上搞种种欺骗宣传,瓦解红军和革命群众,在军事上大搞“围剿”和-。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战的曾德恒和红军游击队,几乎丧失了一切正常的生活条件,处在十分艰难的环境之中。为了便于领导,江西军区第二分区留下的部队与3县地方武装在乐安金竹山进行混合整编,组成一个抗日先遣营。12月上旬,先遣营在乐安金竹山遭敌重重包围,曾德恒与李福槐等人,机智勇敢地指挥先遣营突围,大部分部队于次日集结于安珠,进行休整。
  此时,抗日先遣营内的一些意志薄弱者开始动摇,认为红军主力远去,游击队难以有发展前途,有的甚至主张解散先遣营。曾德恒与其他领导分头深入部队,开展耐心细致的教育说服工作。随后,先遣营改编为独立团,下设3个营,曾德恒担任独立团第二营营长。
  1935年2月,曾德恒率领的第二营在乐安与新干交界的上大村遭到敌军包围。在掩护部队突围时,曾德恒左手腕和右大腿两处中弹,被送回宁都东韶亲戚家中养伤。由于叛徒告密,曾德恒不幸被宁都地方反动武装逮捕,并送往宁都县城国民党看守所。在敌监狱中,曾德恒被钉上20多斤重的脚镣手铐,连连受到审讯。
  起初,敌人企图以金钱、权势为诱饵,劝曾德恒说出红军游击队的情况,但曾德恒决断地回答︰“我只做一朝人,不做二朝人,别幻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随后,敌人不顾曾德恒伤势严重,对他采用踩杠、毒打、灌辣椒水等毒刑,企图逼迫曾德恒就范。然而,曾德恒依然毫不屈服。
  4月10日,国民党宁都驻军按照上级密令,将曾德恒押到县城西北的黄土岗上枪决。看到沿路敌军戒备森严,曾德恒感觉到最后的时刻到了,他昂然走向刑场,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

曾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5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