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省 > 合肥 > 肥西县人物

颜文斗


[公元1909年-1934年]

   颜文斗,1909年出生于安徽省肥西县程店乡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他7岁入私塾读书,天资聪颖,才华过人。读书之余经常参加田间劳动。他目睹军阀混战,官吏贪劣,地主横行,感到无比憎恨,把这些人比作“蛆虫”,并由此忧虑祖国的前途和命运,开始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在父亲的支持下,他离开家乡来到合肥。不久,他遇到两位在合肥中学读书的同乡,就在一起孜孜不倦地钻研英文和国语课程。颜文斗以惊人的毅力和刻苦的精神,在三年时间里完成了中学六年的全部课程。1926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上海大厦大学社会学系。
  颜文斗入学不久,便如饥似渴地吸取新的精神营养。他连续读完了《共产党宣言》《社会发展史》《唯物辩证法》等革命书籍,还阅读了高尔基、鲁迅郭沫若等进步作家的文学作品和《新青年》《创造周刊《向导》《萌芽》等进步刊物,这些书刊像磁石一般吸引着他,并指导他积极寻求革命力量,为以后献身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奠定了思想基础。
  1926年5月,上海工人阶级在五卅惨案周年纪念期间,又一次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反帝斗争。颜文斗积极投入反帝大同盟的斗争,随后又多次参加--和各种-,张贴和散发大批标语,因而引起学校当局忌恨,寒假期间,即被校方借故开除。
  1927年春,颜文斗转入上海公学。当时国共两党建立统一战线,北伐战争节节胜利。盘踞在东南五省的军阀孙传芳,加紧勾结英、日帝国主义,残酷镇压上海人民的反帝-,反帝大同盟被迫解散。严酷的现实使颜文斗认识到,要使中国摆脱深重的灾难,获得独立、民主和自由,唯一的出路只有砸烂旧的社会制度,建立没有剥削、汉有压迫,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学期一结束,他就毅然退学回到合肥。
  颜文斗抱着聚积革命力量的理想回到合肥。不久,他和合肥地区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人张开泰(即许百川)、柯武东程明远取得联系。由于对祖国前途、民族命运的共同关心,他们之间常相往来。颜文斗很快参加了党所领导的群众组织“十人团”。他积极团结进步知识青年,组织文学研究会,研读马列主义书籍。1927年8月,经张开泰程明远等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不久,颜文斗担任合肥西大街地下党支部书记,领导-。不久,调任合肥地下党第一区(城区)区委宣传部长。1928年冬,他遵照党的指示,到三河建立党的地下组织,并担任中共合肥南区(三河)区委书记。在半年多时间里,他往来于庐江县北到肥西一带,发展了大批党员,并在一些村镇建立了地下党支部。
  1930年,上级指示颜文斗在合肥设立一个秘密交通站。他以开设书店为名,征得父亲同意,筹措了500块银元,与樊渊等合伙在合肥范巷口开设“联一书店”,由颜文斗的哥哥颜文龙任经理。这个书店是当时合肥党组织惟一的秘密交通站,担负着上海党中央与鄂豫皖苏区的联络任务,接待过往的“交通人员”。同时,还给上级组织采购药品和纸张用具。这些繁重的任务,几乎都由颜文斗一人承担。是时,他的公开身份是《合肥民众日报》,主编该报副刊《蔷薇》(后改名《长花》)。他利用这份公开发行的小报,用讽喻的手法,揭露旧社会的黑暗。
  1931年春,颜文斗担任中共合肥县委书记。同年冬,任合肥中心县委巡视员,期间,颜文斗不畏艰难险阻,终日在外奔波,检查各地党组织的建设情况,指导各地地方武装的建立和发展。就在这时,因有人告密,他们的活动被合肥反动当局发现,樊渊被捕,国民党特务多次闯入“联一书店”搜查,最后将书店捣毁。颜文斗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遂迁移地址,重新开设“美林商店”,转入更秘密的地下活动。
  1932年9月2日,合肥团委宣传部长张绪东泄露党的秘密,受到县委批评,随即背叛革命,向国民党自首告密。9月10日下午,国民党当局在合肥实行大逮捕,“美林商店”首先遭到破坏。接着,合肥县委、团委、印刷机关均被先后查封。程明远、余光、孙季平、罗平、颜文龙等20多位同志先后被捕。颜文斗虽然机智地避开了敌人的搜捕和追踪,可是,为了革命利益和同志们的安全,他趁着黑夜,冒着危险,到大观庵附近他的秘密住所,烧毁了党的重要文件和党团员名册。正当他离开住所时,不料迎面遇到叛徒陈贤彬、高谦等三人。颜文斗感到事态十分严重,但表面上镇静如常,而且装作旧友重逢,并把叛徒让进屋里。叛徒们以为颜文斗已落入他们手中。所以也假惺惺地叙谈起来,准备在诱出更多机密后伺机下手,颜文斗觉察到他们的阴谋,急中生智,顺手拎起一把茶壶说︰“请坐!给你们沏壶茶来再谈。”说罢,转身出门去冲开水,趁此机会,他迅速隐蔽到附近的一个木匠家里。
  叛徒们久等不见颜文斗回来,知道事情不妙,急忙报告反动当局关闭城门,进行全城大搜查。当晚,颜文斗在木匠的掩护下,从小南门一处缺口较大的城垛翻出城外,安全转移到上派河附近的马郢。随即通知各地下组织迅速隐蔽,免遭敌人的破坏。不久,颜文斗调任中共合肥中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合肥游击大队政治指导员,活动于肥西上派河一带的广大农村。
  马郢是巢湖边上的一个村庄,在反动派统治下,广大农民在地主豪绅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下,终年处在饥寒交迫之中。村上住有二三十户人家,人们深知颜文斗是为穷人谋求解放的,所以都把他当作贴心人。颜文斗因此能在马郢的马子中家住下来。
  颜文斗为人尚义,态度和蔼,平易近人,说起话来娓娓动听。他在马郢期间,除外出活动外,白天和马子中一道下地干活,晚上或召集一些同志到荒岗坟头了解情况,分析问题,研究策略;或到农民家中串门,宣讲革命道理。他还办了一所农民夜校,亲自编写课本,教农民识字,教唱革命歌曲,讲革命故事。在他的启发教育下,农民的革命热情日益高涨。
  这时,上级考虑到马郢离中派河太近,随时有暴露的危险,遂指示颜文斗把活动的中心转移到隔河对岸的宋坎子。宋坎子也是老区,农民团、赤卫队、农民协会搞得非常火热,而且依岗傍水,地理条件有利。颜文斗白天在家里书写印制标语传单,晚上和同志们分头到程店、中派河、丰乐河、花子岗、烟墩集等地散发。一时间,附近大小村、镇到处都出现游击队散发的传单和张贴的标语,使这一带的地主豪绅终日胆颤心惊。从而,大大地鼓舞了农民群众的革命斗志。
  1932年冬,派河一带遭受严重旱灾,庄稼无收,农民只得吃野菜,啃树皮,饿殍遍野,呼告无门。地主豪绅们仍然敲骨吸髓。在这民不聊生的情况下,党组织决定在中派河一带开展扒粮斗争。
  一个星斗满天的晚上,颜文斗带领几个农协会员挑着箩筐,背着口袋,手持红缨枪,抄小道来到颜新庄。守仓的人是颜文斗的本家,看到农协会员闯进来,便颤颤惊惊地溜出后门,到程店联保处报信。程店驻有一些民团团丁,与联保处的保丁一起,慌忙向庄子赶来。他们还未到庄子,就被在庄沟边巡视的陈良季发现。他当即拉开枪栓大喝一声︰“是钢的是铁的上来踫踫!”敌人被这出其不意的一声大喝吓懵住了,跌跌爬爬地直往回跑。大家扒好粮食后安然回到驻地,第一次扒粮胜利了。
  除夕之夜,颜文斗和马子中组织几十个人到中派河北街一户财主家扒粮。打开大门,马子中握着仅有的一支能打得响的枪,对准正忙着“迎财神”的财主,吓得他“扑通”一声跪下连声求饶。颜文斗上前痛斥一番,遂带领大家打开粮仓,动手扒粮,当夜回到宋坎子,把扒来的粮食分给农民。
  扒粮的事情传开后,农民更加靠拢党组织,纷纷参加农民协会和赤卫队,革命的风暴越来越大。
  为了扩大革命武装,1933年4月,颜文斗调集马郢、颜新庄等处赤卫队员40多人,化装汇合到程店集上,他们-所有路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程店乡的土豪劣绅全部抓到,并缴获13支枪和部分弹药。
  5月,颜文斗带人到双枣树缴了王佑三乡团八支枪。接着,采取突击方式,包围了神灵沟乡团,缴获了七支枪和一些子弹。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颜文斗带队去缴程店民团的枪。颜文斗头上包着涂有红色的头巾,睡在一副担架里,把枪垫在身子底下,马子中等抬着担架,陈良季等跟在后面,一个队员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一路上,大家吵吵囔囔,佯装为水利纠纷打伤了人,找联保主任评理。到了街边,民团丁上前盘问,颜文斗在担架上哼哼哧哧地答话。团丁要他们赶快回去,天亮再来。大伙边央求边走近。马子中抢上几步,把担架抬到联保主任家门口,一个劲地叫开门。屋里无人答应。这时陈良季按捺不住性子,“呼”的一声,从门缝向屋-了一枪。街上的团丁听到枪声,一起向更楼上跑去。颜文斗见此情势,跃身跳下担架,一脚踢开大门闯进屋里,把联保主任揪了出来。联保主任不敢违命,立即把更楼上的团丁集合起来。这时,马子中等跑上更楼,把枪弹取下。附近村庄的农民闻迅赶来。跟随游击队上街,将几家财主的粮仓扒了。
  夺枪胜利后,颜文斗和游击队的革命活动逐渐由隐蔽转为公开。与此同时,三河区敌区长王赓年和严店联保主任余国风也加紧防守,妄图扑灭革命烈火。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上级指示颜文斗将游击队转移到庐江白石山和舒城春秋山等地活动。
  1934年5月23日拂晓,游击队经过几昼夜连续行军作战,在严店子附近村子宿营。不料被联保主任余国风侦悉,他立即向国民党第十一路军刘茂恩部庐团报信。于是,大批敌兵将游击队包围。颜文斗当时正在双枣树附近勒坎村同合肥中心县委书记刘敏等研究工作。听到枪声,他深知情况危急。为了掩护中心县委同志的安全转移,颜文斗霍然而起,飞步越过子弹横飞的田冲,指挥游击队投入战斗。
  敌人援兵越来越多,持久对峙于游击队不利。颜文斗遂带领游击队向东南突围,以巢湖白石山为目标,边打边撤。途中,县委委员张守仁率六人断后,遭敌包围,英勇牺牲。次日凌晨,游击队抵达距巢湖10余华里的周墩子,被反动的“黄枪会”和“挨户团”阻住前进道路。后面敌人紧紧尾追,颜文斗腿部不幸负伤。于是,全队退入一座小庙奋勇抵抗,伺机突围。敌人放火焚烧小庙,火势越烧越猛。敌兵众多,无法脱险。这时,颜文斗不顾腿伤痛疼,跃到桌上,举起枪,捏紧拳,高呼口号,鼓励大家为夺取胜利坚决跟敌人拼到底。突然,燃烧的房屋倒塌下来,颜文斗和20多位游击队员在昏迷中被捕。
  敌人逮捕了颜文斗后,如获至宝。联保主任余国风妄想从颜文斗口中得到党的机密,企图诱骗他自首叛变。颜文斗大义凛然,横眉冷对,不为巧言所诱,不为威胁所屈,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坚强的革命意志。余国风又下令用刺刀戳伤颜文斗,结果仍一无所获,只好把颜文斗等人押送合肥。国民党合肥县长-和六安专员王匡培等使用各种卑劣手段进行威逼利诱。-还备下佳肴美酒宴请“上宾”。然而,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崇高信念是任何威胁利诱所动摇不了的,颜文斗像傲然挺立在风雪里的劲松,面对-的丑态,怒不可遏,拍案而起,拿起桌上的菜碟向-的脑门砸去,吓得他抱头躲避。颜文斗被押送六安后,国民党安徽省主席刘镇华特地赶到六安,妄图施展他们的哄吓诈骗伎俩,以使颜文斗屈服,但得到的只是颜文斗的一顿臭骂。
  1934年8月29日深夜,细雨霏霏,颜文斗等人被押赴六安北门外敌人预先挖好的坑旁。殉难之前,颜文斗昂首挺胸,纵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牺牲时年仅25岁。

颜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肥西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肥西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