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薛经辉


[公元1901年-1932年,革命烈士]

   薛经辉,1901年5月2日出生于广东省遂溪县第六区乐民圩的一个地主家庭。由于家庭条件优越,薛经辉在乐民圩读完小学后,父母把他送到广州去念中学。当时的广州是南方的革命中心,薛经辉在那里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开阔了眼界,特别是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马列主义思想在中国广泛传播,薛经辉接受了马列主义,决心为推翻罪恶的旧社会而斗争。1924年,薛经辉进入中山创办的黄埔军校学习。在学习期间,他因参加秘密的革命活动而被捕入狱,后来越狱逃回家乡。
  1925年,薛经辉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1927年5月初,广东南部15县农民代表大会在广州湾(今湛江)召开,决定大力发动农民进行武装斗争。6月25日,薛经辉与陈光礼等遂溪县党委委员对乐民、纪家、江洪各地农民军队进行整编,在乐民区米昌塘发动了武装起义。起义队伍500多人,编为1个大队,下辖3个中队,薛经辉任一中队队长。正副指挥黄文渊和陈光礼率部打垮了江洪港、纪家两地民团局的反动武装。后由于敌人重兵“围剿”,农军被迫于1927年9月初退至斜阳岛,开展艰苦的游击斗争。
  斜阳岛是北部湾中的一个小孤岛(现属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距大陆最近的遂溪江洪30海里,离北海市40海里,距最近的涠洲岛9海里,面积只有189平方公里,地形为盆地,四周为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岛上土地贫瘠,淡水奇缺,居民生活贫困,长期以来成为海盗的老巢。
  农民军在岛上的生活很苦,薛经辉与战士们搭茅棚为屋,以草地为床。他们开荒种地,下海打渔,还经常帮助老百姓干农活,逐渐在人民心中树立了共产党为人民谋利益的形象,也赢得了盘踞岛上的海盗的信任。1928年5月,海盗符俊岳率队接受改编,成为农军的第一营,符任营长,从而增强了农民军的力量。
  农民军撤往斜阳岛后,反动派在大陆疯狂地进行“清乡”,许多农会会员和进步群众被残酷杀害。为了给死去的同志报仇,薛经辉与陈光礼一道率领农民军几次返回大陆,给反动派以沉重打击。1929年夏,陈光礼、薛经辉又率军回师南路,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与陈可章、黄明堂军队握手为友,农民军英勇作战,连克廉江、遂溪,兵临雷州城,威震南路。农民军释放了遂溪城内被关押的几百名农会骨干和群众,并枪决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刽子手,深得当地群众的拥护。1929年12月,农民军收编了陈可章的军队,一起撤回斜阳岛,与敌人展开游击战。
  农民军撤回斜阳岛后,南路的敌人便对斜阳岛进行了经济上严密的-和军事上残酷的“围剿”。1930年8月以后,南路反动军阀陈济棠纠集各路民团开始进犯斜阳岛,使农民军的物资供给十分困难。陈光礼为解决粮食问题而被捕,壮烈牺牲。
  陈光礼牺牲后,薛经辉担任了农民军的总指挥,率领农民军化悲痛为力量,誓死捍卫斜阳岛。
  从1932年5月开始,陈济棠调集海、陆、空大军对斜阳岛展开了灭绝人性的围攻。天上飞机滥炸,海上军舰狂轰,战火映红了海空。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薛经辉率领农民军毫不退缩,紧密团结岛上居民,迎头回击敌人的进犯。由于敌人的-,岛上的武器和粮食供应都十分紧张。薛经辉充分利用岛上石头丰富和四壁绝崖的优势,率领军民在每个通口用石头筑起又长又厚的闸门,在闸门的上面又堆满了石头。当敌人的飞机军舰轰炸时,农民军就隐藏在岩洞隧道里,任由敌人轰炸。敌人轰炸完,开始冲上岸时,农民军就将石闸上的石头推下去,顿时,石头像暴雨般砸向敌人,接着给敌人的又是一顿枪弹土炮,打得敌人抱头鼠窜。
  由于敌众我寡,加之斜阳岛是个孤岛,随着战斗日益激烈,农民军的伤亡不断增大,弹药和粮食越来越少,局势越来越不利。作为总指挥的薛经辉,既要指挥作战,又要解决岛上军民的吃饭问题;既要调动军民与敌人决一死战的热情,又要找产生动摇情绪的个别同志谈心。他为此操碎了心,完全将自己的身家性命置之度外。他把自己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又找到弟媳黄梅秀,说︰“梅秀,把你的金手镯给我吧,我托人去大陆给大家换吃的。”但是换回的粮食也维持不了多久。尽管军队已断了炊烟,但是薛经辉与战士们宁可吃野菜,啃树皮,也绝不侵害群众利益。群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自己的子弟兵纪律如此严明而自豪。他们也献出了自己值钱的东西。群众拉来一头牛交给薛经辉︰“薛指挥,把牛杀了,让战士们吃一顿吧。”薛经辉看着这些因战争而受苦的群众,不禁潸然泪下,他说︰“我们一定能打败敌人!牛是生产工具,我们再饿,也不能杀老百姓的耕牛。”战士们也表示︰我们宁可啃树皮,也不能把耕牛杀掉!
  11月初,敌人终于攻上了斜阳岛。岛上枪声、炮声、哭声连成一片,火光映红了整个小岛的上空。薛经辉忙于指挥军队作战,掩护老百姓,自己的家人却无法顾及。看着敌人就要冲过来了,薛经辉从妻子陈妃美怀里抱过儿子,交给弟媳黄梅秀说︰“你带着平儿和大家快撤,我和你嫂到大窞去堵住敌人。”黄梅秀急着说︰“你们怎么办?”薛经辉说︰“你不要管我们,我俩就在大窞跳海,希望你把平儿抚养成人,谢谢你了!”说着就率少数战士和妻子往大窞冲去。但是,还来不及赶到,敌人就嚎叫着冲上来了。薛经辉只好指挥大家往西北角的羊咩洞里撤,然而,他只顾掩护大家,自己妻子却落到敌人的手里。
  薛经辉带着大家退进洞里,洞里什么都没有,外面敌人-严密,已经一天多了,大家没吃没喝。作为总指挥,薛经辉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深夜,他带领几个战士摸出洞,想到红薯地里挖点红薯。但他们的十指都挖出了血,却挖不到几个红薯。他在岩缝中找到了积水,没有东西装水,就用自己的棉衣去吸。第二天夜里,薛经辉又冒险摸进敌人营地偷了一些饭菜,不料被敌人发现,他打死了几个敌人。守在洞外的敌人恼羞成怒,对洞内发起了更猛烈的轰击,敌人不断地往洞里掷手榴弹,打机关枪。薛经辉命令一些战士引导群众退到洞的深处,自己却在最前面阻击敌人。连续的轰炸,洞内空气已变得越来越稀薄,薛经辉的喉咙在冒烟,嘴唇在出血。一位农民军战士的妻子挤下自己的奶汁,递给他们尊敬的薛指挥。薛经辉看着刚刚失去襁褓中的孩子、正忍受着巨大悲痛的年轻的母亲,这位刚毅的汉子眼泪夺眶而出。他把奶汁递给大家,自己却挖开浮泥,伏在地上吸着泥土的湿气。
  就这样,大家在洞里度过了七天七夜,敌人每天都在洞外一边往洞里开枪,一边威胁︰如果薛经辉他们不出洞,就要将岛上的群众杀光。这些刽子手把老人和孩子拉到洞边毒打,惨叫声不断传到洞里。薛经辉心如刀割。他想︰在洞里没吃没喝,再下去是死,出洞也是死,死已是迟早的事,在岛上坚持了5年多的战斗,已给岛上群众造成了损失,现在不能再给乡亲们造成伤亡了。于是,在第八天,薛经辉要大家把武器全部毁了,然后带领大家走出洞口。
  刽子手抓住了薛经辉的儿子,对他威胁道︰“如果不投降,就杀了你的儿子!”孩子哭喊着︰“爸爸妈妈快救我”,薛经辉的妻子哭着要去抢回孩子,却被敌人用刀枪拦着。孩子抢不回,薛经辉的妻子悲痛欲绝,跑去跳海,却被刽子手抓回。薛经辉看着这撕肝裂肺的场面,咬着牙,眼楮喷着怒火,对刽子手说︰“要砍要杀由你们,但你们绝不能再伤害老百姓!”
  敌人把薛经辉及40多名农民军用铁线捆起来,才放了无辜的老百姓。在押往北海的路上,丧尽人性的敌人用铁线穿透薛经辉的双手-。鲜血顺着薛经辉的手流下来,滴到了地上……
  在审讯中,刽子手开始想用高官厚禄劝薛经辉投降,薛经辉蔑视的目光直射刽子手,说︰“呸!谁做你们的狗官!我的头可断,农民军绝不会投降!”刽子手于是对薛经辉动用了更为残忍的酷刑,把他的衣服撕开,香火直烙他的身体。伴着刽子手的奸笑,薛经辉的皮肉烧得吱吱作响,他的身体被烙烂了,昏死过去。敌人又用冷水泼到他的身上,刺骨的寒冷和钻心的灼痛,又使他苏醒过来。敌人见他醒来,又用香火烙,直到他又昏死过去。反复几次,把薛经辉折磨得死去活来,但这位刚强的男子汉始终没有向敌人低过头。敌人始终不能从他的嘴里得到一句有用的话。
  1932年12月初的一个上午,寒风呼啸,天空沉沉,整个北海笼罩在一片-中。从北海市中山路到西炮台刑场长达5里的路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敌人,伤痕累累的薛经辉和40多名农民军指战员,拖着沉重的镣铐,唱着雄壮的革命歌曲,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路的两旁,聚集着悲痛的群众,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子弟兵送行。
  在刑场上,薛经辉面对敌人的枪口,面不改色,昂首挺胸,视死如归。他领着大家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苏维埃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枪声响了,薛经辉和40多名农民军壮烈牺牲。

薛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2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