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谭元珍


[公元1889年-1931年,革命烈士]

   谭元珍,1889年9月生于湖北省通山县大畈区九门谭村的一户贫农家里。这位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姑娘,自幼养成勤劳、贤淑的品格,18岁时与板桥矮山村农民章敦耀结为夫妻。章敦耀比谭元珍长三岁,为人忠厚,婚后夫妻恩爱,先后生下二男一女,依靠祖上留下的两亩山地、一小块山林与出卖劳动力,勉强维持一家五口人的生活。
  1926年,大革命的春风吹遍鄂南山村,中共通山县委领导下的农民运动日益高涨。共产党员江福来、章继林在板桥一带发展党组织,建立农民协会。谭元珍、章敦耀与长子章晋仁都参加了农民协会,并在农民运动中受到锻炼。1927年春,经章继林介绍,38岁的谭元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茶滩乡农协会执委、乡妇女协会主任。五六月间,夏斗寅叛军在通山制造血腥惨案后,位于城东的板桥地区成为农民革命运动的中心。8月上旬,夏桂林、叶金波等人在这里集结农民,组织通山暴-动委员会。谭元珍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走,动员年过四旬的丈夫与18岁的长子,加入农民革命军,参加通山暴-动与鄂南暴-动,自己协助板桥区委努力做好支前工作。10月,秋收暴-动失败,丈夫与儿子随叶金波上了消水山,她自己担任交通站秘密联络员。1928年中共板桥区委组成,谭元珍任区委委员,从事地下活动。她以旺盛的精力投入工作,是区委书记江福来的得力助手。白天,她与山乡所有农妇一样参加农业生产;夜晚,她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交托于邻居照看,自己驾着一叶小舟通过弯弯曲曲的河道,来往在富水两岸的板桥各山村,串-动群众抗租抗债。板桥的农委会很快发展到200余人,并建立起一支30余人的游击队。1929年,区妇女会成立,谭元珍担任区妇女会主任。是年冬,红五纵队攻下通山,她领导的板桥区妇女超额完成县委下达的军衣军鞋的缝制任务,受到县委的表扬。
  1930年1月,谭元珍调任县妇女会主任。3月,通山县第一次工农兵苏维埃大会在大畈白泥谭家祠堂召开,谭元珍作为妇女界代表出席会议。会议期间,她见到分别已久的胞兄谭超凡和编在工农游击大队里当战士的儿子章晋仁。兄妹情,母子爱,一齐涌上心头。“有了共产党,山乡才得到新生;有了苏维埃,劳苦大众才能当家作主。为了保卫苏维埃,我们要刀山敢上,火海敢闯。”这番话,是她对哥哥讲的,是她对儿子讲的,也是她对自己讲的。会后,她回到板桥,把小孩交给因病从队伍回到家休养的丈夫,更加勤奋地投入工作。这时正好有一支红军部队到板桥休整,谭元珍与区妇女会主任张云仙一道,组织40多人的洗衣队、补衣队为红军服务,一星期内动员全区妇女做了布鞋100余双,麻鞋、草鞋300余双。她在繁忙工作之余,带头为红军做了两双布鞋与7双草鞋。红军战士感激地说︰“谭元珍主任,真是我们工农红军的好妈妈!”
  1930年九、十月间,由于受第二次“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鄂南行动委员会不顾当时敌我双方力量悬殊的实际情况,组织通山军民三次攻打通山县城,造成不应有的损失,致使城郊部分地区沦为白区,敌军一个营进驻西坑潭。距西坑潭不远的板桥区,遂成为通山赤白对峙的前哨。
  1931年春,为了配合鄂东南红军反“围剿”,中共通山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组成白区工作队,深入城郊白区开展工作。谭元珍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她以“自己是个老年妇女,来往方便,熟悉城郊情况,与西坑潭地下党组织有过联络”等为理由,要求参加白区工作队。会议决定她担任白区工作队队长。此后,她常只身一人,作为走亲戚、看闺女的老大娘,到毛田、洞口、朱家桥一带侦察敌情,率白区工作队打土豪、筹粮款;还多次深入国民党军驻地西坑潭与地下党组织联系,为红军游击队取得重要情报。
  1931年6月,她带几个女战士潜入西坑潭,通过地下党组织安排给驻军洗衣、做饭和给营长太太带小孩。一天,她们发现敌人准备了大量茶饼。仔细一探听,原来是敌人眼见端午节到,想趁这几天天气闷和河水下降的机会,到河里用茶饼毒鱼。谭元珍及时地向县委和红三师第九团领导作了汇报,并根据县委的安排返回了西坑潭。一天夜晚,敌军营长派一个姓李的连长带一个连留守西坑潭,自己带两个连下河放茶饼毒鱼。敌人先在河岸放好排哨,将0架在河岸上,留一个排看守,其余的100多人下河捉鱼。茶饼药性一发作,满河的鱼都漂起头。敌人捞着闹着在河里搞得正欢,不觉到了半夜。谭元珍根据事先的安排,及时给看守0的士兵送来夜宵。看守0的士兵,在河岸的夜幕中站了半宿,实在饿了,一个个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这时河堤南北两岸竹林中埋伏好的红三师第九团的两个连几乎是同时出动,迅速摸掉了敌人的排哨,又消灭岸上看守0的一个排,缴获了全部0。河中之敌赤手空拳,只好举手投降。敌营长在混乱中仓皇逃命。通山守敌团长因而受到了师长谢彬的严责。敌营长为了开脱罪责,把这件事说成是留守连李连长与红军早有勾结,里应外合造成的。敌团长为袒护他的小舅子营长,迁怒于留守连官兵,准备下令将李连长及该连官兵调回县城军法从事。该连官兵忍无可忍,纷纷要求李连长率领大家投奔红军。李连长是个老兵,多次随军“围剿”苏区,因做了对不起人民的事而犹豫不决。一天夜晚,他带个贴心兵弁到西坑潭街上小酒馆喝酒解闷。不一会只见酒馆门帘撩起,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为首的正是换了戎装的谭元珍。李连长这时才明白,这个小酒馆,原来是共产党的联络站,经常帮他们连队做饭、洗衣的这个老太婆是地下共产党的负责人。谭元珍示意李连长与兵弁不要惊慌,让他们坐下来听她讲红军对起义人员的政策,动员他率部起义。李连长感谢共产党为他们指明出路,决心痛改前非,率部起义。起义部队不久编入通山独立团。
  就这样,敌人驻西坑潭的一个营兵力,迅速被红军与白区工作队消灭瓦解,谭元珍也成为闻名四方的传奇人物。
  敌人对谭元珍恨之入骨,到处悬赏捉拿她,还收买了叛徒,布置了密探,了解她的行踪。谭元珍无所畏惧,继续战斗在斗争的最前线。1931年10月,她在红军游击队当侦察排长的儿子章晋仁不幸被捕。敌人从一个叛徒口里知道他是谭元珍的儿子,就将他押到西坑潭枭首示众。谭元珍闻讯悲恨交加。儿子的鲜血更坚定了母亲的革命信念,她化悲痛为力量,又把年仅17岁的次子章晋义送到部队,再三叮嘱他像哥哥一样英勇杀敌,不怕牺牲。11月的一天下午,谭元珍带两个战士去高坑畈执行任务,因叛徒告密而被捕。敌人把她押回西坑潭,想从她身上了解通山县委在白区工作的秘密。敌人先是把她软禁在地主李大盛庄园的一间客房里,待如上宾,但什么也没有得到;接着将她囚于牢房,派人轮番拷打审讯,同样一无所获。敌人恼羞成怒,残忍地用铁丝穿进她的两个乳房,谭元珍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黎明前的瑟瑟秋风,充满凉意,谭元珍在一阵巨痛中苏醒过来。这时牢门开了,两个彪形大汉又把她架进审讯室。审讯从清晨一直延续到午后,谭元珍始终不吐一字,最终被敌人活活打死。残暴的敌人将她抛尸富水。当地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打捞并埋葬了这位英雄的母亲。
  来源:中华英烈网

谭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8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