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司文德


[公元1896年-1926年,革命烈士]

   司文德,1896年出生于河南省汤阴县小朵庄(现城关镇西关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童年的司文德性格刚强,好打抱不平。与小伙伴们一起拾粪搂柴禾,遇有恃强争抢、欺负人者,他总是挺身而出,扶助弱小。因此,小伙伴们都很喜欢他、敬佩他。
  1918年,22岁的司文德随父亲来到郑州工务处当工人。这时的司文德,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膀阔腰圆,干活从不惜力气,加上性格豪爽,主持正义,深得工人群众的信赖。4年后,即担任了工务处192棚副棚首,负责车站的铁路维修工作。在这期间,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李大钊、项德龙(项英)、李震瀛等深入到京汉、陇海铁路交通中枢的郑州,开办夜校,向铁路工人传播马列主义。司文德是早期工人夜校的学员,通过夜校学习,逐渐提高了阶级觉悟,并加入了共产党。
  1923年1月,司文德积极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的筹备工作,负责组织训练工人纠察队,带领工人到车站搭松柏彩门,迎接各地代表和来宾参加总工会成立大会。与此同时,反动势力也加紧了他们的-活动。2月1日上午,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奉军阀吴佩孚萧耀南之命,宣布全市-,他们派出大批-,荷枪实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加戒备。参加总工会成立大会的铁路工人队伍,由车站附近的五州大旅馆前出发,向大会会址—普乐戏园前进。工人队伍行至钱唐里北段,被-阻拦。面对荷枪实弹的反动-,工人们群情激愤,毫不畏惧。一个-头目声嘶力竭地向工人队伍吼道︰“就地解散!谁再前进一步,老子要开枪了!”这时,司文德勇敢地出现在工人队伍前面。他大声对工人说“工友们,总工会成立的时间马上到了,我们不能在这儿耽搁”。接着大喊一声︰“敢死队员们,冲啊!”说完,转身挺胸大步向反动-队伍冲去。工人队伍继续前进了!“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权利!”在响亮的口号声中,反动-退缩了,铁路工人的队伍直奔普乐戏园。京汉铁路总工会在一片口号声和欢呼声中,宣告正式诞生。
  凶残的敌人不甘心失败,他们砸坏了各单位赠送给大会的匾额和各种礼品。当天下午,反动-又占领总工会会所,驱逐工会工作人员,查抄总工会的文件和资料,就连代表们的住处也被围困和监视。面对敌人的步步紧逼,当晚总工会紧急召开各分会负责人秘密会议,一致决定向反动当局提出撤革带人破坏大会的-头目赵继闲、黄殿辰及赔偿损失等五项要求,并严正表示,如两天内不答应,将举行全路总同盟罢工。
  敌人根本不把总工会放在眼里,对五项要求不理不睬。工人们十分气愤,总工会发出按计划实施罢工的命令。2月4日上午,司文德接到总工会的命令后,立即组织郑州铁路养路工人举行罢工。第二天,军阀靳云鹏就断绝了对工人的生活供应,并挨家挨户强迫工人复工。司文德坚定地表示,没有总工会命令,决不复工!并串联罢工工人互相帮助,组织他们到郊区暂时疏散。得到帝国主义支持的反动军阀吴佩孚,2月7日,派两个营的兵力包围了工会会所,数百名赤手空拳的工人纠察队遭到了袭击,当场死了30余人,伤200余人。接着,军阀率兵搜查了工人区,数千名工人被捕。2月13日,司文德也不幸被捕,关押在郑州京汉铁路第二警务总段。26日下午,敌人将他和被捕的工人一起,解往保定的直豫巡阅使署军政执法处。
  司文德被关押期间,受尽了折磨和摧残。七八斤重的脚镣,边缘好像利刃一般磨破皮肉,双脚鲜血直流,但他仍昂头挺胸地面对敌人的酷刑。敌人见他不屈服,又用两米多长、八九斤重的大铁链锁住司文德的脖颈;残无人道的折磨,丝毫动摇不了他对敌斗争的勇气。无可奈何的敌人又在每天下午6点钟,再给他拷上手铐。敌人酷刑用尽,司文德却坚贞不屈,敌人没有得到半点口供。5月1日,党领导的京汉铁路工人在长辛店、郑州等地秘密散发“五一”劳动节传单,要求释放被捕工人。8月间,郑州铁路工人凑钱,由司文德的父亲到保定将他“赎”了出来。
  1925年初,中共党组织派史文彬、康景星等人到京汉铁路沿线恢复复工会组织,安置失业工人,司文德又来到京汉铁路郑州工务分段上班。他和工友们经过积极准备,这年2月,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重新成立,司文德再次担任了工务总代表,工人纠察队在他的领导下重新在工务段活跃了起来。
  在五卅运动的影响下,1925年8月7日,郑州豫丰纱厂工人为反抗资本家的剥削压迫,争取改善生活待遇,举行了罢工斗争。资本家穆藕初雇佣流氓,威逼工人复工,眼看纱厂的工人们就要遭劫难。京汉铁路工人闻讯后,李震瀛(总工会秘书)、司文德带领数十名工人纠察队火速前去支援。刚走到纱厂门口,就遭到厂警和流氓的袭击,9人受重伤,2人当场牺牲。工务段急忙将这一惨案通电各地。资本家的暴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怒。全国铁路总工会秘书王荷波在郑州签发了紧急通告,命令全国铁路对郑州豫丰纱厂实行禁运,凡豫丰纱厂所需之煤、棉,不予运入;生产之纱、布不予运出。司文德作为铁路分工会的代表,参与同资本家的谈判斗争。经过几年斗争洗礼的司文德面对资本家软硬兼施的各种花招。同他们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工人们发出了“与资本家斗到底”的誓言。经过反复斗争,终于迫使资本家答应了复工条件,赔偿被害工人115万元,同时,对两位死难工友举行公祭,庄重安葬,并妥善安抚遗属。司文德在斗争中不避风险,不辞辛苦,克尽职责,受到了工人和家属的称赞和信赖。
  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和帮助下,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为了配合北伐军打败吴佩孚,司文德和汪胜有等组织郑州铁路工人秘密工会,经常带人夜间到郑州至新郑方向的铁路线上,卸掉连接钢轨的夹板,使军阀吴佩孚的军列多次脱轨,军运陷于瘫痪。他们还割断电线,造成铁路指挥失灵,使敌人陷于一片混乱之中。一次,司文德得到消息,吴佩孚的一列军车要通过一座铁路桥。他就秘密组织工友,赶到军列到达之前烧毁了桥梁,呼啸而至的军列栽到河里。郑州铁路秘密工会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使吴佩孚部腹背受敌,有力配合了北伐军。
  8月26日汀泗桥一战,吴佩孚战败,于9月17日逃到郑州,住进陇海铁路局行辕。当晚,恼羞成怒的吴佩孚,接-出了6道严查赤化的布告,由于叛徒乔金生的出卖,工贼张世荣、贾鸿顺等人于1926年10月6日晚,用酒灌醉司文德,反动当局趁机逮捕了他。
  敌警卫司令杨清臣亲自审讯司文德。敌人一连抽打司文德500皮鞭,直打得皮绽肉烂,但他仍坚贞不屈,敌人用尽各种酷刑,也没有得到一句口供。无计可施,只好以“破坏黄河铁桥嫌疑”的罪名,上报吴佩孚批准,于1926年10月15日早晨,将司文德和汪胜有一起押解到郑州西销门外的原长春桥处杀害。当时,秋风啁啾,云遮雨泣,街市萧瑟,行人断绝。司文德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高呼“打倒军阀吴佩孚!”“革命胜利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时年30岁。司文德牺牲后,残暴的敌人又将其头颅砍下,悬挂在附近的电线杆上示众。工友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凑钱买旧道木做成棺材,将司文德埋葬在郑州车站他生前做工时的工区旁边。
  1927年6月1日,北伐军占领郑州,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恢复活动。不久,由工会组织出面,为烈士举行隆重的迁葬仪式和追悼活动,司文德的遗体被重新入棺,运回河南汤阴县故乡安葬。
  1952年4月5日,郑州铁路局管理局及所属政治部、工会和共青团联合决定,经郑州市人民政府批准,追认司文德为“二七”烈士,并在其墓前树碑立传,供后人瞻仰。
  来源:中华英烈网

司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6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