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省 > 荆州 > 江陵人物

宁崇溪


[公元1926年-1930年,革命烈士]

   宁崇溪,湖北江陵人,原是沙市一家工厂的工人。1926年3月,中共武汉地方执行委员会派方予矩到沙市发展组织,宁崇溪在方予矩的教育影响下,参加了产业工人联合会。他在中共沙市党支部领导下,积极参加罢工斗争和反对军阀、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土豪劣绅的--。北伐军进军湖北前夕,方予矩因工作需要调回武汉,中共湖北区委又派向克诚、李陵两人来沙市,组织和领导荆沙地区的革命斗争,组建了中共江陵特支。宁崇溪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成为荆沙地区大革命运动的骨干分子。
  1927年4月,在武汉国民政府的支持下,湖北省总工会举办的工人运动讲习所第二期开学,荆沙地方党组织派宁崇溪到工运讲习所学习。当时工运讲习所分为CP和CY部,宁崇溪持组织介绍信到汉口中山大道长江书店,找到陈声煜,被分配到黄陂会馆CP部学习。
  1927年5月13日,夏斗寅趁国民革命军赴河南作战、武汉防务空虚之机,发动叛乱,17日进抵纸坊,准备攻打武汉。武汉国民政府决定叶挺率平叛部队开赴纸坊作战;同时动员在工运讲习所和武昌农讲所学习的党团员参军,以加强武汉市区的警戒任务。工运讲习所负责人陈声煜接到命令后,立即召集全体学员进行动员,宁崇溪等100多名党员当即挺身而出,报名参军。他们与武汉各机关团体的党员同志共500多人编入中央独立师第二团独立营,开赴东湖进行短暂的实战训练,然后担任戍守武昌的任务。宁崇溪参军后,刻苦学习军事技术,很快就成为一名军事技术优秀的战士。
  汪精卫公开叛变革命后,共产党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及时撤销了中央独立师第二团番号,大部分工运、农运党员被动员回地方工作,只留下了少数骨干充实部队。宁崇溪留下来,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卫团。该团由共产党直接控制,部队中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占很大比例。
  8月2日深夜,警卫团同时收到两份电报︰一是周逸群从南昌发来的,通知警卫团开赴南昌;一是张发奎从九江发来的,令警卫团赴九江待命。团长卢德铭、参谋长韩浚、指导员辛焕文决定将部队开往南昌与贺龙的部队汇合,参加革命。4日,警卫团从武昌开拔,直奔南昌,途中因情况发生变化,部队便留在修水,与崇通农民自卫军、平江工农义勇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宁崇溪编入第一团第二营,准备参加秋收起义。
  9月8日,师部决定夺取平江县城,直扑粤汉铁路,切断长岳交通,配合铜(鼓)高(安)起义军围攻长沙。9日,宁崇溪随部队从修水出发,进攻平江长寿街。11日,部队在金萍遇敌第八军邱国轩部的突然袭击,第二营被打散。当时正值黑夜,宁崇溪与部队失去了联系。第二天,他在深山丛林里转了一天,还是没找到部队的影子。他只好埋藏了0,到附近村庄一位老人家换了一身破衣服,一路讨饭到九江,乘船到了武汉。
  1927年冬,宁崇溪在武昌巧遇曾经一起在工运讲习所学习的崔国翰。熟人相见,分外亲切。宁崇溪向崔国翰介绍了自己与部队失散的经过,要求他帮助寻找党的组织。大革命失败后,崔国翰也同组织失去了联系。但他家在武汉,还有个安身立命之所。他看到宁崇溪一身破烂,完全像个讨米要饭的叫化子,非常同情,便资助宁崇溪搞了一个小货箱。从此,宁崇溪便一边卖糖果,一边寻找党组织。
  同年10月,宁崇溪在徐家棚一带做糖果生意时,通过工友的介绍,认识了铁路工人会负责人余尚斌。宁崇溪拿出自己在武昌工运讲习所学习的结业证书,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经历。余尚斌听后,一方面安排他暂时在铁路上做临时工,另一方面向中共湖北省委报告宁崇溪的情况。省委经过考查后,恢复了他的组织关系。此后,宁崇溪便在余尚斌的领导下,在徐家棚做工运工作。11月11日,徐家棚铁路工人为要求铁路当局按时发放工资举行了大罢工。13日,宁崇溪带领数百名工人包围路局,向局长索薪,并搜出路局的存款数千元,当即分给工人群众,揭露了当局有钱不发,让工人挨饿的行径。愤怒的群众包围了路局局长的住宅,迫使保护住宅的护路队队长和官办“工会改组委员会”头子叶云卿等向工人群众叩头,群众方肯散去。
  1928年1月,粤汉铁路总工会派宁崇溪到粤汉铁路汀泗桥至蒲圻一线工作,协助鄂南特委组织工人运动,发展革命组织。宁崇溪到达咸宁后化名老刘,在特委常委周然的领导下,用当地十分流行的“结十盟兄”的形式开展活动,结识了许多工人朋友,并组织他们开展经济斗争,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不久,他们就正式建立了鄂南铁路工人联合会。宁崇溪还在工人积极分子中发展党员,先后介绍了五名铁路工人入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汀泗桥党支部。2月中旬,宁崇溪与周然等人组织蒲圻至汀泗桥沿线的铁路工人大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改善生活待遇。罢工使火车停止运行40多个小时,开往武汉的火车进不了武汉,由武汉发往南方的火车出不了武昌站,铁路上、站台里停满了积压的车皮,造成一片混乱。铁路当局慌了手脚,不得不答应工人提出的要求,罢工取得了胜利。工人们一个个笑逐颜开,亲切地称呼宁崇溪为“咱们的刘大哥”。
  铁路工人罢工的胜利,使敌人十分惊恐,他们对鄂南的革命进行了疯狂的镇压。但是,在罢工中显示了力量的工人阶级,并没有被反动派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他们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同敌人展开英勇顽强的斗争。在-的情况下,铁路工人中党的组织及时转入地下活动,没有受到破坏。1928年11月的一天,蒲圻县委书记赵世当向湖北省委汇报工作后返回蒲圻,在汀泗桥火车站下车后走了不远,就被敌人的便衣侦探认出抓住,由当地巡警押送往蒲圻。机智勇敢的赵世当经过铁路工棚时,知道宁崇溪就在附近,如果他发现了,一定会出来营救,于是便高声唱起了《国际歌》。正在铁路上同工人一起劳动的宁崇溪听到这熟悉的歌声,知道出了事,连忙带着百余名铁路工人,扛着铁镐赶来看个究竟。当他发现是赵世当被捕时,便以警察随便逮捕工人为由,进行阻拦,救出了赵世当。
  1928年秋,宁崇溪根据鄂南特委书记曹振常的指示,先后在中伙铺等地发展工人积极分子杨青山等三人加入共产党,并建立了中伙铺铁路支部。之后,又成立了中伙铺铁路工人分会。
  1929年2月,鄂南巡视员刘迪生叛变,并率敌破坏了蒲圻县委和各区委机关,全县被捕党员干部达90多人,使刚刚恢复起来的党组织受到极大的摧残。是时,宁崇溪正在蒲圻火车站活动,准备在蒲圻铁路工人中扩大党的组织。但在敌人大肆搜捕的情况下,工作无法进行,宁崇溪只得返回中伙铺和汀泗桥分别召开党员会议,决定暂不公开活动,以免遭受更大的牺牲。不久,省委命周然代表党巡视鄂南工作,了解党组织被敌人破坏的情况。周然邀约宁崇溪一起先后对蒲圻、嘉鱼、咸宁、通山、通城、崇阳等县党的组织等情况作了调查,为省委及时了解鄂南情况,重新安排工作提供了依据。
  1929年夏,中共中央派杨开明到鄂南巡视。杨开明此行的目的是传达中央的指示,重新组建蒲圻中心县委,负责领导鄂南六县的工作。
  5月5日,杨开明和刘秉彝先到中伙铺与宁崇溪接上关系。宁崇溪向杨开明汇报了鄂南铁路工人的情况后,于6月初到通城西乡磨桥参加了杨开明主持召开的会议。这次会议选举产生了蒲圻中心县委的领导班子,由赵世当任书记、刘秉彝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然任常委,宁崇溪被选为候补委员。
  磨桥会议之后,按中心县委的分工,宁崇溪到蒲圻火车站作铁路工人的工作,号召联合起来建立工人联合会。通过一段时间的发动,1929年冬建立了粤汉铁路工人联合会蒲圻分会。他从工人积极分子中发展了五名共产党员,又建立了党支部。至此,粤汉铁路鄂南段已建立了三个党支部,工会发展到三个,会员近100人,整个鄂南段铁路基本控制在共产党手中,实现了省委提出的“控制鄂南铁路,便可推动沿线工作”的计划。
  1930年4月,中共湖北省委在上海召开全省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因周然患病,宁崇溪代表鄂南党组织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经过认真讨论决定撤销蒲圻中心县委,重建鄂南特委,并对鄂南党组织的领导班子作了安排,由龙从启任鄂南特委书记,周然任副书记,宁崇溪任组织部长。
  6月中旬,宁崇溪与龙从启从上海乘船回汉后,省委又加派了两名同志一同到蒲圻中伙铺,并在蒲圻火车站和县城南门外客栈建立了两处联络点。宁崇溪和龙从启通过交通员与在金紫山的周然取得了联系,龙从启向周然传达了省委关于“加紧鄂南工作,发展中心区域,开展地方暴-动”的指示。他们对鄂南各县的形势作了具体分析,分配了各自的工作任务,决定由周然负责蒲圻、崇阳两县工作;宁崇溪负责铁路和咸宁工运;随龙从启一同而来的刘继权、徐则夫到嘉鱼工作,并由徐则夫任嘉鱼临时县委书记,龙从启在蒲圻负责全面指挥,规定各人每半个月到联络点汇报一次工作。
  宁崇溪回到汀泗桥后,积极组织铁路工人联合会发动机车、车务工人准备罢工,断绝长武路交通,以配合红军攻打长沙。他还动员工人家属缝制了数百个红袖章,在罢工时佩戴;规定了罢工信号;又在中伙铺铁路两边动员了部分农民作好劫车的准备。一切安排妥当后,他按接头时间去蒲圻县城南门客栈接头点汇报。8月的南方,骄阳似火。他来到县城南门外,老远就看见嘉鱼的刘继权坐在客栈门口用草帽扇凉。他觉得刘继权这样公开地站在外面不符合地下工作的要求,脑海虽然闪过一丝不安,但他急于向特委汇报工作,来不及细想,便径直往客栈走去。当他正准备与刘继权打招呼时,只见刘继权站起来扬了一下手,立刻,四周窜出一些穿便衣的人将他-起来。宁崇溪被叛徒刘继权出卖了。
  在蒲圻县保安局,叛徒刘继权恬不知耻地劝道︰“人生在世,草木一春,干什么都只是为混一个饭吃,我们就跟刘(步一)团长一起干吧!”宁崇溪轻蔑地瞅了刘继权一眼,不屑一顾地转过头去。他不愿意答理这个无耻的叛徒。
  敌人一计不成,又拿出许多银元放在宁崇溪面前说︰“只要你带我们抓住龙从启和周然,交出蒲圻党组织的名单,高官任作,骏马任骑,金钱美女应有尽有,怎么样?条件够宽厚了吧!”宁崇溪义正辞严地说︰“你们瞎了狗眼,做错了秋梦,主意竟打到我宁崇溪头上来了。”
  蒲圻保安团长刘步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这个曾经在1927年秋收暴-动中,一手制造“新店事变”,残杀农军总司令漆昌元,破坏鄂南特委机关,残杀无数革命同志的叛徒,一边用烙铁烙宁崇溪的胸脯,一边恶狠狠地说︰“见了刘铁牛,谁都要低头,我看你低头不低头。”一连八个多小时过去了,宁崇溪数次昏死过去,却始终没有向敌人屈服。敌人无可奈何,就在当天晚上,对这位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下了毒手。

宁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2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0年)去世的名人:
江陵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江陵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