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省 > 肇庆市 > 四会人物

赖西畴


[公元1896年-1926年]

   赖西畴,1896年2月18日出生于四会县龙头堡(今龙甫镇营脚村委会)中田崀村的一户农民家庭。
  西畴少时聪颖过人,又是几代单传的独生子,因而父母十分疼爱。在他7岁那年,其父母节衣缩食,送他到附近的私塾读书。希望他读书成材,将来挣得一官半职,既可光宗耀祖,又可免受有钱人欺负。
  西畴16岁那年,龙头一带久旱不雨,农业歉收,他家经济陷入困境,只好辍学,在家和父母一起耕田。1916年夏季,西畴在乡亲的拥戴下,在邻村坝仔私塾掌教,20多个学生都是贫苦农民子弟。由于西畴深知穷人苦难,虽然自己家庭经济不好,但他收费很少,且对困难大的学生,免收学费。
  1924年,西畴到开平任教。这期间,他结识了许多进步人士,阅读了一些进步书刊,开始受到共产主义思想启蒙。
  1925年春,西畴与乡中挚友潘仁甫到广州,在东山基督教会办的神道学校工作。那时的广州正处于革命的中心,共产主义思想自由传播。西畴经人介绍与共产党员陈伯忠相识。陈伯忠送了一些进步书刊给他看。他学习后,对照广州和家乡贫苦工农的情况,开始认识到,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后来,陈伯忠在四会兴办农会,建立党组织。西畴知道后非常高兴,便与仁甫同往拜见伯忠,决心参加农 动。从此,西畴走上了一条革命道路。
  1925年底,西畴在陈伯忠、唐少彬李炳蕃等的支持帮助下,开始在龙头堡进行组建农会的宣传发动工作。他日以继夜深入贫苦农民中间,广泛运用演讲、讲故事、自编自演话剧等形式,深入浅出地向农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宣传办农会的宗旨、章程等革命道理,激发广大农民参加革命,组织农会,为谋农民之自由、翻身解放而斗争。他常常用本地大量活生生的事实,揭露地主、土豪的剥削罪行,力诉封建制度的黑暗和不平等,鼓励立志改革。他对农民说:“我们农民一年四季背朝天,所得收获都给地主土豪剥去了,自己连稀粥都吃不上,卅多岁的人还娶不上老婆;而地主土豪不用做工,却餐餐鱼肉,有的还三妻四妾,享尽了富贵荣华;这不是风水、命运,而是地主土豪与腐败的官府互相勾结,欺压我们农民所致。”他的讲话,常常得到农民群众的热烈鼓掌。在西畴生动活泼的宣传鼓动下,一批有觉悟的积极分子,纷纷起来要求组织农会。为了进一步提高积极分子的阶级觉悟,西畴在陈伯忠的支持帮助下,于翌年2月初在龙头堡办了一期农运骨干训练班。一方面加强对积极分子的培养教育,一方面以他们为骨干加紧建立农会的筹备工作。
  西畴筹办农会的行动,引起了地主豪绅的恐慌。他们推举茂生堂的地主叶礼卿出头,先是对西畴进行利诱威迫,接着,他们又向西畴的父母、妻子和大姐进行威胁,妄图迫使西畴停止组织农会的活动。西畴对此不予理睬。地主豪绅恼羞成怒,便联名向县府告状。声称“有他无我,有我无他”。摆出一副与西畴势不两立的架势。面对此情况,西畴的家人亲友和邓南礼等农会骨干都为他的安全担心。但是,决心为劳苦大众献身的西畴,没有被这些 的嚣张气焰所吓倒。他向关心他的人们说:我们的行为是正义的。我们有共产党的支持,不怕他们捣乱。我们一定要把犁头旗插上龙头堡。
  经过几个月的宣传发动和筹备工作,龙头堡农会,终于在1926年4月正式宣布成立了。西畴被推选为该农会执行委员长。农会成立那天,农友们在六祖寺举行庆祝大会。西畴在会上提出了“农友们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响亮口号,给农友们极大的鼓舞。
  龙头堡农会成立后,西畴积极领导农民群众开展减租减息斗争,责令地主将祖偿公款交农会掌握,并宣告在龙头堡取消民团费及其他苛捐杂税,取缔和接管民团武装,组织龙头堡农民自卫军。这些革命行动,动摇了地主豪绅的统治根基。以该堡民团局长叶桂庭为首的一班 家伙,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在该堡召开所谓“公民大会”,反对农会的决定,气势汹汹地对农会进行威胁。西畴便带领农会骨干走到会场,同地主豪绅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叶桂庭等慑于众怒难犯,只得如丧家之犬般溜走了。这次斗争的胜利,大灭地主豪绅的威风,大长农会和农友的志气。
  1926年6月,西畴经陈伯忠介绍,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四会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后,西畴被调到县农筹会工作。初期和彭拔英、申金连、雷锡南等到白沙、邓村等地继续做组建农会的宣传发动工作,以巩固已经成立的农会和帮助未成立农会的乡村成立农会。后来,县农筹会分工他和雷锡南负责二区所属各乡村的农会组建工作。于是,他又与雷锡南一起深入二区所属的乡村进行宣传发动。
  当四会农 动正在农村蓬勃发展的时候,威整圩附近几条大乡村的地主豪绅,眼见农 动势如烈火,他们为了把农会控制在自己手里,便打着拥护农 动的旗号,召集附近乡村农民开会,也准备成立农会。为了取得信任,他们还特意邀请陈伯忠到威整圩进行指导。但是,陈伯忠与雷锡南,赖西畴等早已识破了他们的伎俩,便趁机到威整圩宣传,指出农会是贫苦农民自己的组织,是为贫苦农民谋利益的;农会成立之日就是农民翻身之时。当场戳穿了地主豪绅的阴谋。此后,陈伯忠便留西畴一人,到石鼓坑、黄洞等威整山区最偏僻最贫苦的乡村,先帮助农民进行筹建农会的工作。石鼓、黄洞山高林密,终日云雾缭绕,常有猛虎、毒蛇出没,工作十分艰苦。但是,西畴毫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不分白天黑夜,挨家逐户进行串- 动。他所到山村都食住在贫苦农民家里,和他们一起劳动、谈心,帮助他们医病和解决实际困难,广大劳苦农民对他十分敬重。
  西畴在龙头堡及二区各乡组建农会,使统治阶级官僚地主们大为恐慌,把他与陈伯忠视作“落地火殃”,早有谋杀之祸心。在龙头堡成立农会时,大坑口地主温玉墀就曾联合乡中土豪劣绅告西畴的状,声称“祸根不除,为患无穷”。张杰臣、李聚泉等土豪更是狼狈为奸,勾结县长李民欣密谋杀害我农运领导人。1926年10月下旬,西畴与李炳蕃再次到威整石鼓坑、黄洞去帮助这两个地方举行庆祝农会成立大会。他得知陈伯忠到迳口外凤鸣堡乡组织农会,因有事要同陈伯忠商量,便从威整到迳口找陈伯忠。29日,当陈、赖两人到迳口蕉坑龙王庙时,即被李民欣一伙收买的凶手李彬、谢文、潘玉等劫持,押到迳口圩边的一座小石山下,地名龙藏口处杀害。陈、赖两人面对敌人 口,视死如归,赤手空拳与凶手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被凶手乱 所杀,壮烈牺牲!
  赖西畴为四会劳苦大众的自由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时年仅30岁。西畴虽然牺牲了,但他的革命精神却千秋万代铭记在人民心中。


下一名人:唐少彬
赖姓名人堂
赖西畴相关
同年(公元189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6年)去世的名人:
四会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四会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