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西省 > 九江市 > 都昌县人物

黄徽基


[公元1906年-1930年]

   黄徽基,又名飞车,1906年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城金街岭。13岁时,父亲就过早地离开了人世。1921年,含辛茹苦的母亲,为了儿子的前途,不顾生计艰难,把黄徽基送到了县立高等小学读书。黄徽基体谅慈母的苦衷,入学后,读书特别用功,学习成绩一直在同学之中处于前茅。因此,教师刘肩三特别喜爱这位出身贫寒的学生。
  刘肩三早年就读江西省立农专,是江西五四-的学生领袖之一,都昌的革命先驱。受老师熏陶,黄徽基少年时代就非常热心于社会变革。特别是多次陪同老师下乡进行社会考察,看到广大工农大众痛苦不堪的生活,他立志要同他的老师一道,为铲除社会不平等现象而作毕生的奋斗。
  1922年,军阀蔡成勋任江西督军,一上任就提出要“追缴旧欠”,向全省人民横征暴敛。当时,都昌遭受水灾,县知事刘燮臣是蔡的亲信,秉承蔡的旨意,全然不顾灾民的死活,除增加了本年度的征缴外,还借口清理旧欠,将以往军阀已征之赋重新派征,甚至提出要“追缴五年旧欠”。闻讯后,刘肩三立即串连开明绅士,发动社会各界,在都昌掀起了一场抵制重课、驱逐-的风潮。
  黄徽基是老师最得力的助手和支持者之一。当刘肩三挺身而出,代表全县民众去找刘燮臣论理,竟被县公署无端扣押后,黄徽基等进步同学义愤填膺,当即发动全校师生-,去县公署举行抗议。他又奔走呼号,动员了县城及近郊工农商学各界群众千余人到县公署--,把刘燮臣吓得连夜逃离了都昌。1924年,黄徽基又追随刘肩三,发动群众砸了县公署的钱粮柜,驱逐了-县钱粮款的县知事傅运炎。一次次斗争的锤炼,黄徽基也自然而然成了县内学生的公认领袖,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同年暑假,他在县立高等小学毕业后,便被留校担任了教员。
  1926年初,共产党员刘越由中共江西特支委派,回故乡都昌创建中共党、团组织和协助创建国民党组织,领导都昌人民投入大革命斗争。黄徽基经刘肩三介绍,结识了刘越,并被发展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同年9月,他又经刘越介绍,以个人名义加入了中国国民党,并被推举担任了国共合作的国民党都昌县临时党部的执行委员兼青年部长(同年11月,县党部正式成立,仍任该职),从而成为都昌县大革命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1927年初,黄徽基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月,中共都昌县地方委员会成立,他当选为中共都昌地委委员(同年8月根据新党章规定,地委改为县委,乃任县委委员)。3月,党为了培养干部,选派黄徽基带领一批团员、进步青年去省城南昌学习。
  正当黄徽基在南昌学习期间,先后发生了蒋介石一手策划制造的三六赣州惨案和四一二-政变。蒋介石背叛革命、-工农的狰狞面目,不仅丝毫没有吓倒这位年轻的共产党人,反而更加激起他无比义愤,坚定了他为共产主义事业、为劳苦大众彻底解放奋斗终身的信念。5月,他作为都​​昌代表之一,出席了在南昌重新召开的国民党江西省第三次代表大会。会上,他指名道姓、义正辞严地谴责了身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要职的蒋介石及其国民党右派背叛革命的罪行,表示要坚决与之斗争到底。会后,黄徽基继续留南昌学习,直至同年6月5日新军阀朱培德在南昌“分共”,方被迫结束学习返县。
  为了尽快赶回都昌参加新的战斗,他特地搭车到马回岭,尔后步行经九江、湖口到都昌。谁知正赶到湖口流芳市,即被都昌的-分子派人截住。
  原来,6月9日都昌也发生了国民党右派背叛革命的事件。原县人民自卫军大队副刘天成等国民党右派分子组成所谓“-五人团”,趁朱培德指令“停止农运、欢送共党”之机,公开查封都昌国民党县党部及农民协会、总工会,搜捕各机关中的中共党员,并将抓去的革命者严刑烤打、游街示众。各乡村土豪劣绅闻讯弹冠相庆,效仿着在全县乡村推波助澜,甚至变本加厉,-工农。血雨腥风,顿时弥漫城乡。
  爱子被捕,使黄徽基的母亲焦虑万分。她不惜变卖家产进行营救,以致被-分子0去100多块大洋。黄徽基被“取保”释放后,为安慰慈母,遵老人家之命到乡间黄姓村暂避了20余天。在这期间,黄徽基丝毫没有顾及个人安危。他一次次找母亲商量,告诉老人家自己追随革命之心已定,恳求母亲允许他出去寻找组织。深明大义的母亲,看到儿子为革命的失败如此痛苦而深感不安,只得挥泪放行。
  黄徽基立即登程,先到南昌,寻找组织无着落,又风尘仆仆赶赴上海、南京。他百般思念相依为命20多年的母亲,想到从此之后,将有可能一辈子也再见不到慈母,便为自己不能尽人子之心而内疚。为着安慰母亲,他特地去拍了一张照片,并题了一首诗于照片之后,婉转地向母亲表述了自己“忠孝不能两全”之心。
  同时,他还书信一封,恳求母亲以爱子之心爱天下劳苦大众。当时,他母亲已为他订了一门亲事,女方叫王荷兰,是个端庄贤惠的姑娘,他本人也很满意。可是黄徽基想到自己已献身革命,牺牲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纵不牺牲,也将萍踪不定,岂不是误人终身,信中要求母亲劝说王荷兰解除婚约,找一个合适的人家另嫁。母亲和王荷兰姑娘只好含泪照办。
  1928年秋,到上海后,黄徽基于同年9月被中央选派去苏联学习,但不久因国内急需干部而召回。黄徽基被组织上调到设在景德镇的中共江西东北特委工作。这年重九登高之日,他在景德镇南郊沙陀山上主持召集了一次党的会议。会议着重讨论了如何在赣东北地区组织农民开展秋收斗争和景德镇组织工人开展年关补贴斗争等事项。黄徽基在会议上向大家简介了赣西井冈山、东固山和赣东北磨盘山共产党人实行武装割据的概况,并即兴赋诗一首︰
  沙陀岭立望西东,
  都爱丹枫遍地红。
  古寺破招黄叶补,
  远山高被白去封。
  …………………
  诗中,表达了他对根据地武装斗争的向往和对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围剿”根据地的愤慨,激励与会同志努力奋斗,通过各种形式的斗争,与根据地军民一道打破敌人的“围剿”。同年冬,黄徽基奉命去鄱阳康山创建党的组织。1929年10月,又改调乐平,任中共乐平县委书记。
  到乐平后,他化名姓徐,在街上开设了一个小杂货铺,有时还肩挑杂货担下乡叫卖,以掩护自己开展工作。当时乐平紧邻信江革命根据地中心区域弋阳,为“围剿”根据地,敌人在乐平到处驻有重兵,对一切革命活动的防范也极为严密。可黄徽基早己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毫不畏惧地为党的事业而奔波。由于他和同志们的工作,为次年根据地迅速扩展到乐平,并于乐平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29年冬,由于叛徒出卖,中共乐平县委机关遭到破坏,黄徽基也被县反动当局所逮捕。起初,他被关押在乐平监狱一所,反动县长知道他是县里共产党的负责人,特地请来一些与黄徽基相熟的人前来劝降,并亲自设席筛酒,可黄徽基一笑置之,丝毫不为所动。敌人无奈,又把他解县监二所,要他指认政治犯中的共产党员和干部。黄徽基仍然无一字奉告。敌人恼羞成怒,就对他施以酷刑,但还是无法撬开这位年轻的共产党人的嘴。黄徽基多次在狱中对同监难友徐跃、陶润水说︰“牺牲就牺牲,没关系,是光荣的事,但无论如何不能出卖革命。”
  乐平的反动派对黄徽基毫无办法,只得把他解送南昌,关押在卫戍司令部监狱。在这个魔窟中,他也没有给敌人留下一字口供。1930年7月3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打到南昌北郊牛行车站,8月1日隔江鸣枪举行-。当晚,黄徽基与狱中共产党员听到红军的枪声,不约而同放声高歌红军胜利,反动当局惊恐万状,立即下令“清狱”。8月3日凌晨,黄徽基等一批革命者被分别押上十几辆大卡车,后被以电刑处死,刽子手张辉瓒为灭迹以掩盖罪行,将烈士尸体装入麻袋,从德胜门外抛进了赣江。黄徽基牺牲时,年仅24岁。

黄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0年)去世的名人:
都昌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都昌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