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西省 > 赣州市 > 崇义县人物

古达培


[公元1899年-1931年,革命烈士]

   古达培,1899年出生于江西省义县茶滩乡石马坝一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庭贫苦,他只念过三年私塾,13岁起,给地主放牛。16岁时,母亲因病去逝。此后,古达培就常常利用农闲时间,跟长辈们放木排到唐江、赣州等地。
  18岁那年,古达培帮赣州一个姓曾的大老板放木排。一次,老板将有批价值一万多元的木头交给古达培放往赣州。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夜之间,天下大雨,河水猛涨,木头全部被洪水冲走。老板得知后,要古达培赔偿全部木头的损失。而古达培那能赔得起一万多元的木头呢?那老板见古达培不赔,凭着他有钱有势,就到赣州、崇义等地的国民党政府告古达培。结果,古达培被迫把家里的田土、屋宇、山岭全部卖掉,还把一个大姑姨出嫁的钱全部拿来赔给老板。后来,国民党政府派人又把古达培的弟弟古达昆抓去坐牢。古达培的父亲古显明一气之下,卧床不起,含恨离开人世。古达培满腔悲愤,带着老婆孩子,偷偷地逃到遂川去谋生。在遂川,他遇到一个在左安开小店的叔叔古选昆,在他店里做杂工。不久,古达培改挑货郎担,走村串户做小生意,行遍了大半个遂川。因此,在遂川亲眼目睹贫苦农民打土豪分财物的新鲜事,使古达培大开眼界,思想上受到很大启迪。此时,他逐步认识到唯有共产党才是穷人的救星,穷人的唯一出路就是革命。于是他下决心,丢下货郎担,回乡闹革命。
  1929年1月,朱德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从井冈山下来,向赣南闽西进军,途经崇义县城。在崇义县城,毛泽东来到崇义师资训练所,与地下党员朱忠衔等开会座谈,研究、讨论党组织今后的活动。此后不久,朱忠衔等人便回到家乡长潭开展党的秘密活动。
  红四军走后,朱忠衔来到茶滩乡发展党的组织。6月间,古达培等一批积极分子由朱忠衔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4月,中共崇义县委制定了全县暴-动计划,决定茶滩、长潭首先暴-动。5月5日,朱忠衔来到茶滩,带来长潭当晚准备暴-动的消息。为配合长潭暴-动,茶滩的共产党员、农协会员共180多人集结于大密开会,并成立茶滩暴-动队,古达培任队长。党组织宣布当晚暴-动,目标是陈清华、周天棋两个大土豪。
  暴-动队以木棍、鸟铳、梭镖、大刀为武器,走到离陈清华住宅不远的地方,前面联络的人回来报告,陈清华已经逃跑。于是,暴-动队改道去打周天棋。当周家的人看到四处都是举着刀棍、鸟铳的人们时,个个吓得面如土色、魂不附体。周天棋躲藏在屋后的柴棚里,被队员们捉到后,当晚送去长潭关在东山庵。数天后,周天棋才被放回。
  茶滩暴-动后,5月6日,古达培率茶滩暴-动队到长潭,与长潭暴-动队合编为崇义暴-动大队,黄国琼任大队长,古达培任副大队长。当晚,黄国琼、古达培率领暴-动大队包围了大土豪陈必浪的住宅。因陈必浪已落荒而逃,暴-动大队为示惩罚,将其母、妻、女三人绑回长潭关进东山庵,并把陈家能搬动的财产全部没收,还搜缴了长、短枪各一支。
  长潭暴-动胜利后,古达培被任命为崇义暴-动大队第一中队长。不久,暴-动大队奉命出击杰坝,打击周右昌、邹祖良、刘忠辉等土豪,又火烧劣绅吴益泰的住宅……农民武装斗争轰轰烈烈,革命烈火越烧越旺,崇义北部的红色区域逐步扩大,古达培的名字传遍了崇义的千家万户,国民党崇义县当局大为震惊。
  5月底,反动当局勾结汝城县警备团团长胡凤璋,出兵长潭镇压农民暴-动。由于敌强我弱,暴-动大队遭受重大挫折,大队长黄国琼牺牲,有些队员对革命前途产生动摇。在这关键时刻,古达培挺身而出,振臂高喊︰“大队长牺牲了,县委命我接任,愿上山打游击的就跟我来,不愿去的可以回家……”有二十多个队员跟古达培上山打游击。他带领这支20多人的游击队活跃在崇义、上犹边界,打土豪,宣传发动群众。
  这年6月,中共西河行委在上犹陡水召开崇义、上犹两县领导人联席会议,会议分析了形势,总结了崇犹两县武装暴-动的经验教训,决定将崇义游击队和上犹暴-动队合编为崇犹游击大队,古达培任大队长,周炎任政治委员。
  到了9月,陈紫峰率领红二十二军第一纵队来崇义活动,赶走了胡凤璋土匪,恢复了长潭苏区。在红二十二军第一纵队的帮助下,崇犹游击大队军事素质大大提高,战斗力明显增强。
  为监视人民群众的革命行动,扼杀崇义人民的革命斗争,1930年上半年,国民党反动当局在水陆交通要道的过埠乡河边一侧30米高的山上,设了个有三十多人、日夜站岗放哨的“守望哨”。“守望哨”的队长是个无恶不作、反动透顶的家伙,名叫何少涛。
  为拔除这枚恶钉子,古达培召集队员开了个“诸葛亮会”,要大家出谋献策。经过一番热烈争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敌人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和精良的武器,硬打不如智取。
  为掌握敌人的真实情况,古达培除派出两名侦察员前去侦察外,自己还带一个队员到过埠圩去探听情况。有一天逢圩,古达培来到过埠街头一看,在墙上贴了张“守望哨”招兵的布告。他心中一亮,回过头对在他身后的范大菲轻声细语地说了几句,范大菲听后高兴地点点头。
  不久,范大菲便以招兵的名义打进了“守望哨”。因为他是当地地主范和宾的佷子,招兵后又深得何少涛的赏识。三个月之后,范大菲便当了“守望哨”一班的班长。
  金秋9月,古达培通过范大菲送来的情报,认为智取“守望哨”的时候到了,对游击队员作了战前动员和具体部署。
  在9月11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又下着滂沱大雨,古达培率领游击队分三路悄悄向“守望哨”挺进。到深夜12点,三路游击队神不知鬼不觉包围了敌“守望哨”。
  古达培先派去的两个游击队员悄无声息地接近哨所。漆黑的夜色遮住了两个哨兵的视线。当那两个游击队员已经埋伏在哨兵眼皮下时,哨兵一点也没发觉。这时,范大菲出来查哨,问有无情况,两个哨兵回答“平安无事”。范大菲又故意巡视一番后便进去了。过了几分钟,另一个哨兵也进屋去了,只剩下一个哨兵背着枪在门边站着。
  突然,一个游击队员像老鹰啄蛇般地抓住那个哨兵的脖子,用乌黑亮的手枪顶住他的脑门低声说︰“别动!”这时另一哨兵听到有响动,冲出哨门,被古达培和另一个游击队员紧紧抱住。哨兵于慌乱中放了一枪,游击队员的匕首便插进他的胸膛。
  这时,三路游击队员如猛虎下山,直冲“守望哨”。“守望哨”的敌人被枪声惊醒,看到面前的游击队,浑身打抖。古达培举起手枪一击,把哨所的吊灯打灭,敌人乱作一团。一个顽固的班长企图负隅顽抗,刚拿起枪,被范大菲一枪击倒在地。其他敌人见势不妙,都吓得不敢动。“守望哨”的队长何少涛惊得一骨碌爬起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伸手就去取枪。范大菲眼疾脚快,立即踩住他的手。何少涛拼命挣扎反抗,被两个游击队员当场击毙。这次战斗缴获了敌人30支枪和一批弹药,俘虏了三十多个敌人。
  年底,崇犹游击大队改编为上(犹)崇(义)南(康)游击大队,仍由古达培任大队长,周炎任政治委员。游击大队在上犹清湖、中稍和崇义扬眉一带打游击,战果累累。
  1931年2月,邓小平李明瑞率领红七军一部来到崇义休整。在红七军的帮助下,上崇南游击大队改编为西河警卫营,由红七军派出干部何畏任营长,古达培任副营长。红七军还选派了一批干部担任警卫营的连排班长,并拨给步枪80余支。3月,警卫营在各地赤卫队的配合下,通过左泉、两杰、上堡等十多次战斗,发展到500多人,300多支枪。4月以后,古达培任警卫营营长,率部攻打上犹清湖、寺下及上寨的“靖卫团”。队伍扩大到700多人、400余支枪。8月,警卫营攻占上犹县城和崇义县城,还袭击了扬眉寺的地主民团。
  扬眉寺是上犹、崇义、南康和大余4县边境上的一个小圩镇,当时还是白区,有地主民团100多人驻守。这些民团耀武扬威,鱼肉百姓。因此,这里的百姓无不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7月中旬的一天,萧荣和杨丙彪率领90多个赤卫队员和600多名群众,拿着四支枪、扛着梭镖、鸟铳和土炮向扬眉寺进发。他们来到扬眉寺旁的狮形岭,稍作准备,便向扬眉寺的民团开枪。敌人一看赤卫队人虽多,但0少,就凭借0弹药多的优势,疯狂向赤卫队反扑。敌人一次次发起进攻,逼得赤卫队和群众喘不过气来。正在这危急关头,扬眉寺旁的一条路上出现一队人马。一个身材魁梧的人高举一面白军旗帜,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些穿白军衣服的士兵。他们越走越近,越走越趾高气扬。敌人一看是自己的部队来了,个个眉开颜笑,更是为所欲为。但也有的敌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警惕地试探问话。未等对方问清楚时,那个在队伍前面的军官丢下白旗,旋即打出红旗,手枪也随着旗开而打响,并大声呼喊︰“冲呀,杀呀!”军官后面的“白军”战士一齐向民团开火,当即,有的民团团丁就应声倒下,其他的民团抱头鼠窜、仓皇逃命。这个军官就是威震敌胆、赫赫有名的古达培。在狮形岭被民团包围的赤卫队和群众立即获救。他们得知是古达培的队伍来了,马上和警卫营的战士汇合一起,高举大刀、长矛,像决了堤的洪水,呐喊着冲向敌人。敌人如一头受了伤的野猪,嚎叫着向崇义与大余交界处的白视坳山林中逃窜。
  同年10月下旬,红军湘赣独立一师一部在省宣传部长甘泗淇和师长李天柱的率领下,完成护送湘赣省代表团到中央苏区参加中华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任务后,返回途中到达赣南河西地区开展游击活动,攻克唐江镇和上犹县城,消灭敌人两个营和上犹县城、南康地主武装。随军行动的李孟弼等人,11月上旬到达上犹营前,与西河分委取得了联系,于是撤销了西河分委,成立了中共上犹中心县委。在中心县委领导下,崇义、上犹两县军民经过努力奋斗,红色区域扩大到以上犹营前为中心,包括上犹、崇义两县苏区及南康北部边界地区,纵横达200公里。此时,赣南西河的崇义、上犹苏区成为湘赣苏区的南部屏障,又是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联系的主要通道
  由于崇、犹苏区的不断扩大,特别是湘赣军区独立一师一部在西河苏区的游击活动,引起了国民党赣州驻军的极度恐慌。11月下旬,国民党驻守赣州的第二十师三十四旅(马昆旅)派营长李自林率领一个营兵力,进攻上犹清湖。清湖圩群众的财产被抢劫一空,敌人还纵火烧掉店铺80多间,民房二十多栋。11月28日,敌人乘势进攻营前。营前游击队、赤卫队、少先队奋起反击。由于敌强我弱,营前苏区第一游击大队队长张继汉壮烈牺牲,营前圩被敌人占领。29日,中共上犹中心县委命令西河警卫营誓死夺回营前圩。古达培接到命令后,立即告别妻儿,率领全营战士半夜出发。经过急行军,警卫营于第二天黎明前到达营前圩附近。古达培和中心县委军事部长欧阳庆一起分析研究,决定兵分三路进攻︰一路从上湾攻击敌人;一路由欧阳庆率领从圩头字纸塔进入圩内;一路由古达培率领由平子街街尾冲向敌人。当古达培他们到平子街街尾时,尽管营前游击队、赤卫军、少先队紧密配合作战,敌人的机枪仍然挡住了古达培这一路的去路。古达培与战士们从左边摸过去,敌人的子弹从左边射过来;从右边爬过去,敌人的弹雨由右边倾泻而来。在这紧急时刻,古达培急中生智,捡过一把稻草,裹着一件军衣,用短竹竿竖起。敌人的子弹马上从左右两个方向集中射向稻草人。这时,古达培率领几个战士从右边迂回过去,才把右边隐蔽处几个拼命抵抗的敌人消灭掉;接着又把另一个威逼机枪手向游击队射击的反动军官击毙。古达培把大手一挥,率领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向敌人阵地冲锋。就在这时,一颗从后面飞来的子弹,使古达培倒在血泊中(这一枪后来查证出是一个任排长的叛徒打的)。古达培牺牲后,敌人高兴得忘乎所以,纷纷争抢他的遗体,欲速抬回去报功。在敌人抬走六七里之远时,上犹中心县委军事部长欧阳庆下命令,一定要把古达培的遗体夺回来,并亲自带领几十个战士奋力追击。经过英勇拼搏,敌人杀退了,古达培的遗体夺回来了,但却牺牲了欧阳庆和战士等六人。当大家得知古达培牺牲的噩耗后,化悲痛为力量,集仇恨为子弹。最后,全营战士、全体游击队员、赤卫队员和当地群众奋起反击,于当天上午终于把敌人赶出营前圩;并乘胜追击,在水岩下毙敌数名,活捉两名,还擒获随敌军还乡-倒算的土豪恶霸十余人。敌军狼狈逃窜,撤回赣州城。
  敌人退走后,上犹中心县委在营前圩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悼念党的优秀儿子、人民英雄古达培。
  新中国成立后,崇义县人民政府于1957年在县城赣岭岩上,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塔,塔上刻着古达培的名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威震敌胆的英雄。

古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崇义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崇义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