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津 > 蓟州区人物

耿玉辉


[公元1901年-1943年,抗日英烈]

   耿玉辉(1901—1943)丰(润)玉(田)遵(化)联合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
  1901年7月28日生于河北遵化县藏山庄(现划归蓟县)一个中产家庭。作为头生子,父亲十分珍爱,起名耿兰,字玉辉。少小时读过几年私塾。16岁到18岁,由亲友介绍,先后到平安城镇和遵化城内商号当过学徒、店员和管账先生。随着外出闯荡,阅深识广,愈加憎恶吃人的旧社会,下功夫研习文墨,代写呈状;多方拜师访友进修武术,以求实现为民除害的愿望。
  1923年初,耿玉辉毅然离开商行,涉身教界,初在东关高小当庶务,后到教育局任督学,得以结识中共地下工作者、南岗高小教员兰小川。他俩思想投契,过从甚密。经兰小川的培养,1927年秋季耿玉辉被发展为中共党员。
  1928年11月,耿玉辉曾协平安城镇中共地下党员李维廉和镇团总李经武组织附近各村精干乡团千余人,围剿了洗劫地方的兵匪,博得遵化县长孙蓉图的褒奖,获驳壳手枪一支。
  1929年春,耿玉辉与岳雨田、李维廉、兰小川、黄瑞阁等共产党员,发动城西千余农民群众进城--,砸碎了搜刮民财的官产局的牌子。通过谈判,伪县府在交纳捐税上让步,下令取消官产局。
  1930年,为改善提高小学教员物质待遇,在京东特委领导下,耿玉辉与兰小川、黄瑞阁、孟寿田、张焕然等党员教师,利用遵化县小学教师联合会这一合法组织,在清明节放假之机,在南岗高小开会,拟出行动计划。次日,150多名小学教员闯入教育局-,要求将工薪由每月12元增至16元,由发放10个月增至12个月;实行星期日例休;给学校订阅报刊。教育局当面答应了这些条款。事后,伪局长张汉卿竟向县政府起诉,县长王睿增下传票通缉斗争骨干,以聚众闹事为“罪名”,将孟寿田、黄瑞阁、王克新、徐连泉、张荫廷、岳西田以及张颂之拘留。此7人在社会上深孚众望,在“教潮”中仗义力抗,被公众尊称为“七君子”。为营救教界“七君子”,耿玉辉、兰小川发动声势更大的“教潮”,积极疏通上层关系,由地方贤达于鹏九出保,使在押者获释,达到增薪长月的目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不久,东三省沦陷日寇铁蹄之下。1933年热河省相继失守。因领导抗捐“教潮”两遭通缉的耿玉辉,随已任兴隆县教育局局长的李维廉抵关外兴隆县,以督学身份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中共中央号召全党奋起领导人民群众开展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他识大局,明已任,毅然辞去工作,经组织批准于1934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重返已为沦陷区的关内遵化县,积极准备抗战。
  耿玉辉首先在当地邀集10来个穷朋友,在倒流水开金矿。后来矿上生产不景气,又另谋生路。通过朋友关系,到清东陵惠陵大圈开荒种地,并抓住日本人在汤泉以北的茅山开大安金矿之机,在那里办起中兴伙房。开荒种地,采矿办伙的全部收益,除给工人开支外,其余做为购买武器弹药等抗日活动经费。茅山寺院有个道士是地下党员,耿玉辉委托他负责探听情报,筹措武器。嗣后,通过同乡党员秦宝仓用密码信号联络,同党内同志到接头地点议事。孟家铺的马了敬就曾来找耿玉辉策动抗日暴-动。耿玉辉还开辟直接、间接渠道,争取、团结民团和伪-中的爱国人士。1936年,结识并发展了通州警官学校的进步学员胡光加入党组织,毕业后按组织决定留在敌伪内部,利用合法身份宣传抗日,争取伪警参加抗日暴-动队伍。耿玉辉的三弟耿玉华在南岗高小任校长,哥俩无暇见面,借助联络员,双方相约准备起事。
  1938年夏,抗日暴-动风涛漫卷冀东大地。7月初的一天夜里,耿玉辉带着开矿时结识的几十名工友回到藏山庄。随后,耿玉华又带上由他发展的20名救国会会员回到庄上。耿宅上下忙里忙外腾房子、洗衣服、起伙做饭。二弟耿林、二儿子耿鸿儒担任交通员和对外联络员,三弟耿玉华、四弟耿玉章及大儿子耿鸿翔,分头深入各村镇组织抗日武装。
  在平安城镇的集日上,耿玉华碰见西戴甲庄的王蔼然(王全),告诉他一个消息:石门镇的胡光、朱绐卿准备行动啦!咱必须快快拉队伍!按照耿玉华的指点,王蔼然直奔后街侯家中西药房,与耿玉辉接了头。王蔼然与耿玉华分别串联,先后发动了田各庄、擂鼓台、甸子、小李庄等近20个村的抗日积极分子。按约定日期,集合到羊胡子山关帝庙内会商,表示坚决抱团体,接受统一领导。随之,由这些村子拉出的各股队伍,准时开入藏山庄西大寺。
  1938年7月15日,耿玉辉率众起义。根据中共冀热边特委关于“成立冀东抗日联军”的决议,组建抗联第十八总队,下辖3个大队,耿玉辉任第三大队队长,耿玉华任政治主任。为了尽快改善装备,提高战斗力,耿玉辉把几年来从事实业生产的积蓄拿出;他的父亲将家中金银首饰折卖,献出两条家藏的大枪;动员西朱官屯妹夫家交出所有0,并由其商号捐款500元。耿玉辉还将队伍开到南贾庄村里,说服当过奉军旅长的亲戚孙树先,并由他出面疏通了孙仰先、孙哲臣、孙曾伐、贾成汉四大家献出步枪100多支、手枪4支、子弹千余发,以及由这些开明士绅凑足用以发饷的现款。这时,伪蒙骑兵队从出头岭方向窜来,骚扰平安城镇。耿玉辉部在南贾庄南山与杨二队伍会合,应李维廉(当时为丰玉遵抗日游击队独立第一大队大队长)求援,共同迎敌。他们分兵严控四门,发扬火力,架梯攻城受挫,改凭掩体冷枪袭扰,消耗敌方军火,以逸待劳,坚持一夜。拂晓时分,耿部与杨二、李维廉队伍攻进四门,形成街拚巷战,伪蒙兵首领甘珠仓惶率残部夺北门西逃,在西河桥头即遭伏击。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除甘珠在其亡命徒护卫下落荒潜遁外,其余全军覆没。接着耿玉辉奉命攻打沙流河据点。他身先士卒,粉碎敌军阻击,使义军受到锻炼。
  1938年8月中旬,八路军第四纵队第三十一、第三十二大队随司令部领导机关进驻铁厂镇。耿玉辉率部撤离沙流河镇,奔遵化县芦各寨,与四纵取得联系。经批准,第十八总队编为抗日联军第五总队。耿玉辉任该总队第三大队大队长,不久,又调任抗联第五总队队长,率队转战长城内外,奇袭小股日伪军,锄汉奸,拔据点,收编土匪杂牌武装,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
  抗日暴-动期间,耿玉辉化名“铁心”,他带出的第五总队军纪严明。他们去西梁各庄收枪,这村地主于洪春全家迁至北平,只有亲戚看守房屋,战士们由夹壁墙搜出大批金银珍宝和衣物。耿玉辉下令:一律不许动用,切实履行抗联“不扰民,真抗日”的建军宗旨。1939年10月上旬,耿部随第四纵队转移平西。第五总队改编为挺进军第三十二大队,耿玉辉任大队长,进驻罗鼓台桑园涧。此村有个姓张的恶霸地主,效忠于敌。乘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冀东,地方武装力量暂减之机,杀害我地方工作人员。等抗联队伍抵达后,张家外逃,只留下管事人。耿玉辉针对大家的0情绪,耐心说服,没有扩大镇压面,稳定住社会秩序。在平西整训过程中,耿玉辉从严整顿军纪。有个小队长原是耿玉辉的同乡好友,但在驻地调戏妇女,屡教不改,反生抵触,察觉还有投敌动向,耿玉辉派人调查属实,报情上级批准,断然处决,大快军心民心。百姓颂扬耿部为仁义之师,纷纷予以热情支援。
  1939年春,耿玉辉调任挺进军司令部参谋。11月重返冀东,奉命同新调来的姜林、严祖皋一起组建第七总队,耿玉辉任总队长。
  1940年初,中共冀东区党分委在遵化县南阁老湾召开会议,决定开辟以鲁家峪为中心的丰玉遵抗日游击根据地。分管负责的冀东区党分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特派耿玉辉率少量干部战士先行进入。他到鲁家峪后,通过周密的调查研究,依靠下层,团结中层,教育并争取上层,以当地亲戚为中介,结交有影响的地方头面人物,-工作卓有成效。抗日群众团体相继建立,党组织获得新发展,堡垒户确定下来,为冀东党政军机关以及新闻、卫生、军工等部门的驻建奠定了基础。原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不止一次说过:“开辟鲁家峪根据地,耿玉辉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1940年3月10日,耿部在遵化县城南下庄开完会,夜驻南营村。由于汉奸告密,驻平安城据点的日军中队长南木,纠集附近据点之敌200余名,于次日拂晓包围了南营。针对敌人的盲目包抄,坚守大院的第一中队在耿玉辉的指挥下,利用近战优势,诱敌深入,众弹齐发,日军丢下数十具尸体,首次进攻被击退。第一中队两个班寻隙从村东的缺口冲击,火速转移到遵唐公路以东的坑塔坨村隐蔽,待机策应。激战中,驻遵化县城日军头目渡边求助天津、唐山、通县调派来的援兵,疯狂向村内进攻,并放火烧房。耿玉辉派部分战士抢救伤员,掩护群众转移。同时指挥部队用重机枪开路,从中心区向村四周转移。战斗关键时刻,耿玉辉夺过射手的机枪,登上民户高门楼,猛扫犯敌,终于掩护部队突出重围。一经查点,不见教导员姜林和参谋长严祖皋,于是,指战员们又穿起从日军尸体上扒下的军装,左臂统统扎上白布条或白毛巾作为标记,反复冲杀,三进三出,找回姜林、严祖皋的遗体及失散战士,连夜撤离阵地。此战,使得原本非同一建制的日伪军自相残杀,死伤近400人。
  1940年8月,八路军第十三团成立,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兼任团长,耿玉辉任第三营营长。名将遇良才。在包森统率下,耿玉辉任一线指挥。发生在遵化境内的东双城攻坚战,刘备寨、东梁子河伏击战,果河沿运动战均由耿玉辉所率的第三营担当主攻,为胜利完成冀东打伪“治安军”战役立下殊功。
  耿玉辉作战机智果敢,擅长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出奇制胜。1941年12月26日,第十三团第三营、特务连和遵化游击队化装混进刚落成的伪“治安军”双城据点,由于化装成民众的突击队员因拒敌搜查而提前开火,敌军凭借坚固工事和充足装备顽强抵抗,先头冲入人员处于进退不得的地步。耿玉辉与包森分析战况后断然改巧袭为围点打援,拖至夜间发起进攻,一举获胜,创整营歼敌的光辉战例。1942年1月4日,驻平安城据点之敌出动两营之兵力到刘备寨“扫荡”,耿玉辉按包森部署设伏北山下,击溃伪“治安军”大部,打死日军教官1名。耿玉辉料到日伪军必定再来寻找日教官尸体,决计不放过其“送上门”的机会,打破以往“打了就走”的惯例,及时在东梁子河村内村外布下“口袋阵”,以拉响串铃为信号。结果内外配合,把钻入口袋的一营伪“治安军”打得有来无回。
  耿玉辉打仗一向身先士卒,以英勇无畏著称。1942年1月13日,驻玉田县城伪“治安军”第二集团军所属第三、第四两团,进犯遵化,一路经界山口,一路经燕山口连夜直插燕各庄、蔡老庄一带,第十三团7个连急行军赶在敌前集结果河北岸。耿玉辉率队踏冰过河,驻扎燕各庄,使敌人腹背受到威胁。200多名溃军由日本教官挟控退至柳官庄西山别姑寺死守待援。山陡路滑,庙墙坚厚,几攻不下,重炮手操作不熟练,发射难中目标。当此之际,耿玉辉拔出驳壳枪,率部分精锐战士,如箭离弦直冲而上。守敌大惊,军心浮动,趁势处死日军教官,挑起投降白旗。
  耿玉辉胸怀韬略,擅长政治攻心,涣散敌战斗意志,彻底瓦解敌军,同时还是执行党的政策的模范。果河沿运动战,初战获捷,打扫战场之时,耿玉辉忽听得远处传来“营长救命!营长救命!”的呼喊声,他走近一看,原来是几名战士正威吓一个俘虏,经询问此敌兵已是第三次被俘。战士向营长说:“这家伙效忠于敌,再也不能饶他了。”耿玉辉严肃制止这种行动,讲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此时,忽有敌机盘旋上空,打断耿玉辉的训话。危急时刻,这个俘虏兵站到耿玉辉面前郑重地说:“这飞机可能是日本教官拍过电讯叫来助战的。”又指着一名俘虏兵说:“他就是讯号兵”。耿玉辉立即对其进行说服教育,通过讯号兵打旗语,诱开敌机,避免了一场意外损失。
  战火铸情缘。耿玉辉关护部下,爱兵胜于亲人。行军时,战马让给病号骑;驻防时,务必首先到战士住处检查生活安排怎样;战场上从未丢下一名伤员。玉田县曲里河战斗中,警卫员于占和身负重伤昏迷不醒。耿玉辉亲自把他背到安全地带。由于于占和呼吸已经停止,大家以为他光荣牺牲。准备为之盛殓,翌日丧葬。耿玉辉来到警卫员身边,抚摸再三,发现他心口有微温,原来于占和被抬棺木声音惊醒。见此情景,耿玉辉马上组织卫生员抢救。耿玉辉还亲自给于占和喂水喂饭,结下兄弟般的友情。在打伪“治安军”的连续作战中,耿玉辉经常废寝忘食,苦心运筹,累得吐了血,胃病日重。领导上照顾他身体,特意送些食品补养,他把仅有的细粮、肉类、鸡蛋转送伤病员改善伙食。每节省下钱来,总要送给小同志花用。他大儿子耿鸿翔也在这部队,却受不到什么照顾,鞋穿烂了,行军光脚走,经别的-说情,才破例给发了买鞋钱。
  1942年,日军几次发动“治安强化大扫荡”,抗日根据地倍受摧残。鉴于坚持地方的需要,考虑到耿玉辉的健康状况,上级决定让他转职地方,担任丰玉遵联合县县长,兼冀东第三区队队长(下辖丰玉遵、丰玉宁〈河〉、蓟遵兴3个联合县县大队)、军分区武装部长、游击总队长等职。
  根据形势的变化,八路军主力当时为避敌锋芒,保存实力,已转移长城以北外线活动。耿玉辉在斗争十分艰苦的情况下认清劣势中的优势,重组地方抗日组织,主动出击,重创侵略者。1942年冬,耿玉辉在遵化县杨家峪北山龙王顶召开会议,总结前段全县工作,决定利用昼短夜长特点,迂回活动,宣传抗日胜利前景,支持部队作战。会后,依照司令员李运昌从口外来信指示,把筹足的现款,派肖景玉等人按指定地点送交长城外。当晚,夜宿杨家峪。耿玉辉发觉有敌情,立即将与会人员召集在院内,下令:谁也不准爬山,一律服从指挥顺山沟突围。他熟悉地形,带着同志们摸出敌人包围圈之后,发现不见财政科长周健平。有个警卫员埋怨老周掉队,耿玉辉知道老周脚上负过伤,走路不方便。果断决定:“返回沟里找他!”他带人沿原路返回村南头,在一条干河套的桥下找到周健平。原来周健平骑的那头毛驴被飞弹打死,自己腿瘸失足掉在桥下,那条好腿也摔伤了。耿玉辉叫警卫员德山负责背好老周,他带着时良、合群、张子忠等人仍顺山沟往外冲。到沟口遭遇敌兵,他们佯装是去沙流河赶集的乡民,按敌口令举起双手拍掌逼近哨卡,毙倒敌兵脱离险境。战斗中,耿玉祥受重伤。这时接应部队赶到,便把他们护送到鲁家峪。当时鲁家峪的九沟十八峪被划为“无人区”。隐蔽10几天后,耿玉辉对一起养伤的周健平说:“我到山下转转去,了解好情况再上来,让父老乡亲们知道我们还在,也使区、村干部放心哪!”
  壮烈牺牲
  随着伤势日渐好转,1943年1月4日,耿玉辉来到藏山庄,向抗日区长耿玉章(耿玉辉的四弟)布置工作,听取汇报。恰巧南贾庄办事员岳林也来向他们请示任务。夜间,他们3人连同警卫员肖景玉一同隐蔽在大街西端堡垒户朱福生宅院的地洞里。翌日凌晨,因汉奸告密,盘踞西戴甲庄的伪“治安军”找到洞口。耿玉辉根据洞口的杂乱响声,判断已被包围,便与耿玉章、岳林商定以死相拼。于是,4人一齐朝洞口开枪。然而洞口地界毕竟低狭,射击不利,难以对敌造成任何杀伤,何况子弹所乘无几。停止射击后,敌军威逼被抓来的群众进洞口劝降。耿玉辉见武力突围已无可能。坐待被擒乃是民族耻辱,便与3位战友共践誓约: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立即烧毁所有文件、钞票,砸烂手表和0,仅留1支手枪,然后4人背靠洞壁,轮番饮弹。耿玉辉壮烈殉国,时年42岁。
  人物评价
  耿玉辉悲壮地结束了他革命的、战斗的一生。噩耗传遍全村、全县,乡亲们个个悲痛不已,咬牙切齿痛骂万恶的敌人。耿玉辉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同敌人浴血奋战的一生。他的家庭,也是一个革命的家庭。从抗日战争开始,全家有7位亲人参加革命,为革命牺牲的何止耿玉辉和耿玉章二人。其三弟耿玉华(八路军11团政委)、长子耿鸿翔也都为革命献出了生命。耿玉辉的父亲耿文奎老人一连失去4个亲人,真是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在凶恶的敌人面前,耿文奎并没有为此所吓倒。他擦干眼泪,一如既往鼓励子孙后代前仆后继,为烈士报仇,为民族增光。他又先后把孙子耿鸿儒、耿鸿振、耿鸿海等人送到部队,积极投入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在党的培养下,都成长为我党的优秀干部。
  2015年8月,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耿姓名人堂
耿玉辉相关
同年(公元190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3年)去世的名人:
蓟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蓟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