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省 > 保定市 > 博野县人物

冯克


[公元1914年-1943年]

   冯克,原名冯佩章,1914年农历八月十五日出生于博野县小庄头村。冯家世代耕读传家,重视读书,家教严格。冯克幼年即进入他的四伯父开办的私塾接受启蒙教育,11岁时考入博野高小。1927年,年仅13岁的冯克进入北杨村四存中学学习。四存中学是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出资、四存学会筹建的一所既重视传统、又侧重实践的学校。清末民初,学术界掀起了以复兴颜(元)李(塨)实学思想救国救民的热潮,四存中学就是在这样的潮流下在博野县北杨村开展的复兴颜(元)李(塨)实学思想精髓的教育实践。它以颜李学派实践、务实的精神为出发点,结合社会实际,以改进农村为目的,培养了大批文武兼备、工农皆优的优秀人才。北杨村四存中学主张培养“农能拿得起锄杆、文能拿得起笔杆、武能拿得起 杆”的实用型人才,这个教育方针被称为“三杆主义”。在这样的环境下,少年冯克不仅打下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还练就了弹不虚发的好 法和过硬的军事本领。
  冯克的家乡小庄头村是博蠡一带农村最早建立中 支部的村庄。博野县的第一个共产党员王志远是冯克的同乡,冯克的四伯父冯丹芳是小庄头村早期的共产党员之一。因此,冯克很小的时候就有缘阅读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读物,并在求学中逐渐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立志为国为民奋斗终生。他的三弟冯国英在他的影响下也参加了革命,投入到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大潮中。
  1930年,不满16周岁的冯克瞒着父母参加了博蠡起义,并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自动转为共产党员。
  “九•一八”事变后,冯克和他的四伯父冯丹芳受博蠡中心县委的委派,去长春找伪满新京警备司令、蠡县北忠卫村人杨凡,试图说服他策动兵变,但是杨凡执迷不悟,二人只好放弃。离开长春前,冯丹芳署名给杨凡留了一封信,冯克编了一段顺口溜夹在信里。顺口溜的内容是“杨公满军听我讲, 弹入膛细思量! 射出谁受伤?父老乡亲和高堂。为虎作伥宁不若,日夜盼望早还乡”。
  1932年,东北三省沦陷。冯克受党组织委派,奔走于豫、陕、川、鄂各省,为东北抗日民众募集物资和经费。
  1935年,冯克回到家乡,加入一支自卫性质的守望队。次年冯克任队长,队伍增加到200多人,这支队伍从此接受党的领导,成为党领导的抗日自卫队之一。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的红军团长、蠡县孟庆山受党委派回到家乡组织抗日武装,在高阳、蠡县、任丘安新一带开办武装训练班,讲授游击战术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冯克参加了训练班。1937年约10月间,吕正操根据党组织的指示率国民党五十三军六十九团停止南撤,改编为人民自卫军,随即北上安、博、高、任一带。冯克率领队伍积极配合人民自卫军北上,队伍增加到300多人。12月,冀中各地党领导的抗日自卫队整编为河北游击军,孟庆山任司令,冯克任司令部作战参谋。
  1938年2月间,人民自卫军独立一团整编为北上先锋队,开赴大清河一带,冯克被党组织委派随队开展工作。之后,在收编联庄会的斗争中,北上先锋队连克新镇、霸县、永清等地,收编联庄会武装4000多人。冯克在此次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8年4月下旬,冀中区召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冯克代表河北游击军司令部出席了这次会议。1938年5月,冀中军区成立,人民自卫军和河北游击军合编为八路军第三纵队,冯克参加了队伍的整编,并升任冀中军区司令部作战科长。在这次整编中,冀中区回民干部教导队和回民教导队合编为回民教导总队,马本斋任总队长。1939年秋,回民教导总队改称回民支队,冯克被派往回民支队担任参谋长。
  冯克到任回民支队后,在支队司令部组建了作战、通信、侦察、管理、队列各股以及侦通、警卫两个大队,并开通电台。他同支队政治部主任丁铁石一起组织部队开展严格的军事、政治训练。在工作中,冯克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得到了支队回族干部战士的信任和爱戴
  1940年初,回民支队开赴深南,打响了南花盆伏击战、康庄伏击战。康庄伏击战是围点打援的典型战例。5月29日,按照部署,回民支队一部进攻安家村日伪据点,马本斋率一大队急行军埋伏在康庄附近的三邢家村准备截击溃退之敌,政委郭陆顺、参谋长冯克和政治部主任丁铁石率二大队埋伏在康庄公路两侧的麦田,准备伏击敌人。30日拂晓,总攻安家村据点战斗打响。8时许,衡水敌伪170多人赴援安家村,途中进入伏击圈,冯克快步出村发出攻击信号,部队迅速出击,仅用40分钟就结束了战斗,缴获加农炮一门、九二式重机 一挺、轻机 两挺、掷弹筒两具、 150多支、 万余发,并创造了全歼日伪170多人而我无一例伤亡的战绩。康庄伏击战受到晋察冀军区领导的高度评价,冀中军区授予回民支队“能征善战回民支队”锦旗一面。
  冯克的军事才能在回民支队得到充分发挥,即便像马本斋这样善打硬仗的老军人对他也深表佩服,他说:“冯克这样的参谋长上哪儿去找啊,军区- 派他来回民支队真英明啊。”
  冯克是战场上的英雄,也是政治工作的模范。1940年,回民支队中汉族指战员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为了加强支队内部民族团结,发扬回民支队的战斗精神,支队党委要求汉族指战员严格遵从回民的 习俗。冯克为此做了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他自己更是率先垂范,自律极严。有一次,冯克带领两名警卫员顺路探家,家人端茶递水,冯克委婉拒绝,严格遵守回民的习俗。乡亲们都说冯克被回民化了。
  1940年8月20日,“百团大战”打响。11月14日,回民支队奉命围攻深泽县城。深夜12时,冯克率领两个中队从东门偷袭进入深泽县城,与敌激战数小时未能扩大战果,冯克审时度势,主动率队撤出县城。冯克向马本斋、郭陆顺报告情况后,马本斋决定向深泽县城发起总攻。冯克在北城方向指挥攻城。日寇依靠北极台有利地形和猛烈火力顽抗,攻城受阻。冯克抓起一挺机 ,迅速而隐蔽地爬上城墙一角,向北极台的日寇扫射,压制敌人火力,部队立即向北极台冲击。在猛烈的交火中,冯克左上臂连中两弹,经过简单包扎他继续指挥战斗。战至18日上午,石家庄之敌出动5架飞机对回民支队阵地轮番轰炸,同时派兵增援深泽,回民支队奉命撤出战斗。围攻深泽之战持续四个昼夜,是八路军平原攻坚战的一次大胆尝试,部队曾两度攻入城内,重创敌伪军。冯克在这次战斗中始终身处战斗的最前线,给部队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1941年,回民支队转战大清河一带,随后转至无极、定州一带。6月回民支队返回马本斋的家乡献县活动。此时因为日伪势力猖獗,战斗极其频繁而残酷。冯克 伤未愈,忍着伤痛坚持工作。因为伤势严重,他一度在献县军王庄的堡垒户中养伤,但是不见好转。在马本斋和郭陆顺的坚持下,冯克被部队护送到位于唐县葛公村的白求恩医院治疗,此时已是1942年下半年。在手术中,伤口需要植皮,医院护士李煜主动要求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切下5厘米的条状皮肤移植到冯克的手臂上。经过一系列手术,冯克终于在1943年春伤愈。冯克了解到手术成功的内情后大为感动,在朝夕相处中他和李煜心心相印,于当年5月在医院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卫生部领导和全体医护人员参加了二人的婚礼。二人的故事在军区传为佳话。
  1943年夏,冯克重返战场,改任冀中军区八分区四十一区队参谋长。1944年5月初,部队秘密进驻献县赵庄,因为内奸告密,日伪集结1000多人将赵庄包围,冯克指挥警卫连掩护区队直属机关突出重围。在清点队伍时,他发现警卫连一个排还未冲出来,随即带领一个加强班返回接应。战至第二天拂晓,日伪增兵再次将赵庄包围,发起了猛烈攻击。敌众我寡,战斗异常残酷。机 手牺牲了,冯克抱着机 向冲上来的敌人扫射,将敌人一次次打退。但是冯克腿部负伤,难于行走。警卫员将他背进一间农舍,冯克心里明白冲不出去了,就靠着墙垫着背包快速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分区领导,一封给妻子。他取出剩下的几张边币,摘下怀表,用牛皮纸将边币、怀表和信包成两个包,嘱咐警卫员贺小庆务必冲出去交给分区领导。他严肃地对贺小庆说:“部队有内奸,必须尽快报告上级。这些边币是我的党费,这包给分区- ,这包给我妻子。你赶快冲出去。”贺小庆不忍离开,冯克厉声催促说:“这是命令,我的安全事小,部队的安全事大。执行命令,赶快走。”在战友的掩护下,贺小庆冲出包围。之后,冯克对剩下的七个人说:“敌人这次想把分区主力合围是有预谋的,我们在这里多坚持一分钟,全区的部队就少受一分损失,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活下去的同志会给我们报仇。”他们将所有弹药集中起来进入阵地。上午,敌人再次进攻,迫击炮、重机 轮番向我阵地轰击,三名战士牺牲。敌人冲到距冯克三四十米时,发现阵地上只有几个人,就狂喊“捉活的”。冯克沉着应战, 很快打光了,冯克跃出掩体,扑向敌群,拉响了最后一颗手 。
  战后,群众将冯克及其他烈士遗体安葬在赵庄村东。马本斋的家乡东辛庄的回民群众手持熏香,佩戴孝符,成群结队来英雄墓前祭奠。
  1944年5月下旬,李煜身背尚未满月的儿子,在交通员的护送下到冀中军区驻地饶阳探亲,这才获悉冯克牺牲的消息。
  在留给妻子李煜的信中,冯克嘱咐妻子暂不要告知他父母,免得双亲过度悲伤。嘱咐她把孩子培养好,长大了继承革命遗志。在信中他写道:“我没有什么留给你的。这块怀表是缴获鬼子的战利品,你给小宝宝喂奶时看个时间吧。”
  (根据《回民支队英雄参谋长—冯克烈士》(《党史博采》98年第7期)改写)
  

冯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3年)去世的名人:
博野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博野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