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省 > 揭阳 > 惠来县人物

方汝辑


[公元1899年-1929年]

   方汝辑,又名章若,1899年10月2日出生于广东省惠来县惠城的一个贫民家庭。父亲早丧,寡母患了不治之病,靠祖母经营小摊档抚养过活。方汝辑4岁在惠城德馨小学毕业,家贫不能进中学。他白天帮祖母经营小摊档养家糊口,夜里刻苦自学,进步很快,深得邻里的称赞。18岁受聘到惠来神泉区鳌头村教书。1918年,他把祖上遗留下来的两间破屋变卖作为盘缠,赴广州学习,接受新文化、新思想的教育。
  1921年,陈独秀应聘担任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他以教育委员会的名义举办“宣传员养成所”。方汝辑考取了这间“宣传员养成所”,在学习中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方汝辑毕业回惠来后,积极推广新文化运动,促进社会进步。他联系惠来旅省学生吴华胥及惠来革命青年林雪棠、方凤巢等成立惠来青年社,方汝辑被推选为负责人。惠来青年社的建立,对惠来民主革命的启蒙运动起着巨大的作用,推动了惠来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此外,方汝辑还在惠来学宫和城郊创办平民学校和夜校,招收贫苦的男女青少年和苦力工人入学,传播革命思想,培养革命青年;创办革命小刊物《小铁锤》。
  1924年是农历甲子年,惠来封建势力按照“逢甲筹资派款,逢丙建醮”的陈规陋俗,巧立名目,增加税收,摊派丁钱,盘剥百姓,群众敢怒不敢言。在方汝辑的带领下,惠来青年社组织青年向县政府-,并发动群众拒绝派款建醮。这一触犯封建势力利益的行动,犹如一声春雷,引起了封建势力的骚动和震惊。这是惠来新生的革命力量与封建势力的第一次交锋,拉开了惠来革命斗争的帷幕。
  1925年3月,广东革命政府第一次东征的东征军胜利进入汕头后,黄埔军校学生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派人到惠来,方汝辑积极配合黄埔军校学生军在惠来组织了有40多人参加的学生军,进行军事训练,以培养革命骨干力量。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后,彭湃派陈魁亚等人到潮阳普宁、惠来三县组织与恢复农民协会,方汝辑参加了成立惠来农民协会的筹备工作。但在5月下旬,东征军为平定滇桂军阀的叛乱,回师广州后,惠来的封建反动势力又开始抬头。企图把惠来新生的革命力量扼杀在摇篮里。
  1925年,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沙基惨案、省港大罢工的消息传到惠来之后,惠来青年社在学宫广场公演话剧,宣传反帝反封建。县立中学的学生会在惠来青年社带动下,决定停课三天,组织反帝反封建的-大-。但校长方蔚彪与封建反动势力相勾结,以复习考试为借口,压制学生的爱国行动。学生不顾校方的阻挠,毅然冲出校门,浩浩荡荡地上街-。而学校当局却以记过、开除的手段,处理参加-的学生。这一倒行逆施更加激发了学生反帝反封建的怒潮,纷纷提出抗议,并砸毁学校的揭示处。县长派-到学校逮捕学生,学生集队到县衙-,县长拒绝接见,并加派-包围学生。学生毫不示弱,在县衙-过夜,对当局进行抗议-。斗争延续了三天,方汝辑带领惠来青年社社员四处奔走求援,呼吁社会各方面同情和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汕头学生联合会和惠来进步人士纷纷大力声援;群众送茶送水,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反动派被迫释放了被捕学生,方蔚彪也被轰出校门,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
  然而,反动派并不甘心失败,把矛头直接指向惠来青年社,蓄谋破孩方汝辑。他们收买惠来青年社修缮社址时雇用的木工。此人是一个大烟鬼,收了工钱又拒不完成任务,因而引起争执。反动派趁机指使这个木工装伤到法庭控告,又指使惠来法庭将方汝辑送进监狱,并借机封闭了惠来青年社。反动派多次派人到监狱威胁方汝辑,要他放弃革命赔礼认罪,否则就要判刑四年。方汝辑愤怒地历数了反动派的累累罪恶,斩钉截铁地说︰“决不赔礼!决不认罪!”。
  方汝辑的冤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一些进步人士为其发出快邮代电,呼吁社会伸张正义。惠来青年社社员、进步人士方钓宾等人和汕头的革命团体纷纷声援。经多方努力,设法通过汕头法庭将方汝辑解送汕头复审而释放。方汝辑在解送汕头的沿途,受到惠来、潮阳两县革命团体和革命群众的亲切慰问,实际上是进行了一次很好的革命宣传。这次斗争,使方汝辑深刻地体会到反动派的残酷毒辣和人民群众的力量。大大鼓舞了他献身革命的斗争意志。
  9月,军阀陈炯明的余党林虎、洪兆麟、叶举三部由刘志陆指挥,在英帝国主义的援助下进入汕头,发布“替天讨赤”的反动布告。19日,刘志陆的左路指挥谢文炳占领惠来,向葵潭、海陆丰窜扰,革命群众团体受到破坏。10月,方汝辑在广州参加第二次东征总指挥部总政治部(周恩来为主任)的工作队,并以广东省总工会特派员的身份随军进军东江,11月胜利进入汕头。
  方汝辑回到汕头后,立刻组织惠来青年社发表《欢迎革命军入潮》的宣言,同时在政治部的领导下先后在揭阳、潮阳两地筹备成立工会。他还受周恩来的派遣,负责国民党惠来县党部的党务工作,并作为惠来县党部的代表,参加11月23日在汕头召开的惠、潮、梅各县国民党县党部的代表大会,并任大会报告审查委员会委员。11月下旬,方汝辑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先后担任国民党惠来党部小团组组长和共青团惠来支部书记;并于1926年初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周恩来任东江各属行政委员会委员,主政东江期间,方汝辑在中共惠来党组织的领导下,主持国民党惠来党部的改组,经过尖锐的斗争,胜利地建立了惠来的革命统一战线,促进了惠来农会、工会、商会、妇女解放协会和青年、-的迅猛发展。1926年5月1日,为庆祝国际劳动节和全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的召开,方汝辑发动惠来的农民、工人、商民、青年、学生和妇女等一万多人在县城举行大规模-,会后举行声势浩大的--,掀起了惠来革命的风暴,把群众性的革命斗争逐渐推向高潮。同年秋,方汝辑任中共惠来县委委员。
  11月27日,方汝辑主持惠来各界纪念苏俄十月革命成功10周年大会及-大-。并以青年社的公开身份发表了讲话,阐述了十月革命的意义和经验,指出“要解除我们的痛苦,摆脱帝国主义的锁链,必须起来革命,向帝国主义者及一切反动派进攻才有希望”。革命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别的是靠不住的,所以我们应该发扬苏俄十月革命的精神,努力扫荡我们的敌人,而取得中国革命的成功。”
  在惠来工作三年间,方汝辑和他组织的惠来青年社做了许多革命启蒙工作,为1927年后惠来的革命斗争打下了基础。
  随着革命运动的发展,1927年,方汝辑调任中共揭阳县委书记,广东四一五反动政变爆发后,揭阳县的农会被反动派包围捣毁,陈祖虞等一批同志惨遭杀害,县委被迫转移到新亨乡。在乌云压城、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方汝辑在炮台地区组织农民自卫军,用土炮袭击国民党运载军队的船只,阻挠敌人的进攻。但由于敌强我弱,方汝辑把队伍转移到桑浦山,继续坚持斗争。他估计到国民党军队下一步可能继续“围剿”党组织的主要据点普宁县塔脚,于是指示林清佐赶到塔脚,向组织报告敌情。几天后,敌军果然奔袭塔脚,由于我方已做好充分准备,一举歼灭了来犯之敌。
  12月6日,中共广东省委扩大会议决定方汝辑为中共东江特委特派员兼中共潮安县委书记,领导潮安人民开展革命斗争。
  1928年2月,中共汕头市委遭受破坏,市委负责同志多数被捕杀。23日,沈青代表中共潮梅特委主持召开市委脱险的委员和区委负责人的会议,恢复汕头市委的组织,方汝辑当选为中共汕头市委常务委员。此时,汕头、东江一带,敌人的岗哨林立、特务暗探密布,整个汕头笼罩在一片-之中。方汝辑在市区时化装成黄包车夫或码头工人,进入山区时则化装为风水先生,利用各种伪装掩蔽,在恶劣的环境下,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
  3月,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师在彭湃徐向前等的率领下会同潮阳、普宁、惠来的革命武装,在惠来县发动震动东江的武装大暴-动,方汝辑参加了这场武装暴-动。
  5月以后,方汝辑先后担任中共东江特委秘书长和东江特委巡视员。同年秋,方汝辑的妻子朱宗成在地下党交通员的带领下,冒着瑟瑟的秋风于大南山东洋乡的深山密林中见到了几年不见的丈夫。望着满面风霜,瘦了许多的丈夫,朱宗成悲喜交集,心头一酸,泪如泉涌,满腹衷肠不知从何诉起。但方汝辑的工作很紧张,只简单地询问祖母的健康和孩子的情况,并给妻子两块银元和一把化装为风水先生用的手杖,就催促妻子离开。朱宗成理解这位把全部心血倾注在革命事业上的丈夫,默默地离开了大南山。想不到,这竟成为夫妻的永诀。
  12月,中共东江特委在八乡山召开会议,方汝辑当选为东江特委常委。会后,方汝辑被派回大南山寻找潮、普、惠三县的党组织,传达中共六大精神,并着手恢复潮、普、惠三县党的组织活动。
  1929年1月1日,方汝辑在羊公村主持召开惠来县党员干部会议,传达上级的指示精神,然后在松柏林村重新建立中共惠来县委机关,逐步恢复山区的革命斗争。至4月底,全县恢复和新建的党支部达16个,并重建了许多秘密的农会组织。同时,方汝辑又先后到潮阳和普宁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在方汝辑的领导下,三县党组织大力发展革命武装,开展武装斗争。各县都建立了游击大队,在大南山的一些乡村,成立了赤卫队组织,开展游击战争。1929年2月,惠来县委在大南山的麻竹埔恢复工作时,发动群众镇压了该村反动首恶;接着又组织武装力量拔除了华湖的反动据点,打破了1928年革命低潮后大南山沉寂的局面,使山区工作得到迅猛的恢复和发展。4月,潮阳县武装在潮属的赤放村打了一次威震敌胆的伏击战,歼敌近100名,使大南山的革命斗争,从低潮中重新燃烧起熊熊的革命斗争烈火。
  1929年4月,方汝辑在中共东江特委第21次会议上当选为东江特委副书记。5月,东江特委根据省委第9号指示信的精神,对东江的“政治问题”、“斗争问题”尤其是“东江的主客观形势问题”作了详细的讨论,决心改变策略,纠正错误。会后,特委派方汝辑带报告到香港向中共广东省委汇报,并代表特委与省委详细讨论东江特委今后的工作方针。方汝辑此行肩负着东江的革命重任。6月1日,他与特委秘书方其颐抵达潮阳第四区和平乡,被该乡警卫队长邓耀(惠来县人)发现,不幸被捕,并被秘密押送潮阳县监狱。方汝辑在狱中秘密写信给中共潮阳县委,说援救他的惟一办法只有用武装劫狱营救。东江特委接到消息后,严厉责成潮阳县委尽力营救方汝辑。6日晚,潮阳县委调动基干队60名协同各区的农民武装共160多名,潜进潮阳县城,通过层层内线,一部分基干已攻入县公署的监狱,并见到方汝辑,正准备砸开狱门,但因农民武装缺乏作战常识,携带的炸炮不慎0,暴露了行动。敌军抢先登上了屋顶,居高临下,疯狂射击,劫狱队伍受到很大的损失。方汝辑不顾个人的安危,当机立断,严令劫狱队伍冲出监狱,撤离县城。同志们在他再三严厉的命令下,挥着热泪沉痛地撤离监狱。劫狱队伍撤离后,反动派惧怕农民武装第二次攻城,遂将方汝辑、方其颐连夜装进布袋,杀害于潮阳县文光塔下。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党的忠诚战士方汝辑,为了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英勇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30岁。

方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9年)去世的名人:
惠来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惠来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