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雅人物

达列力汗·苏古尔巴也夫


[公元1906年-1949年,革命烈士]

   达列力汗•苏古尔巴也夫,1906年生于新疆科布多乌列盖地区。属最早牧居在阿尔泰的哈萨克阿巴克克烈部落的切如齐部落。达列力汗的祖父吉里可什兄弟15人,在牧民中有较高的威望。后来吉里可什带领一些牧民迁往当时科布多属下的乌列盖一带游牧,也时常往返活动于阿尔泰山南北草原。祖父死后,父亲苏古尔巴也夫被封为切如齐部落的台吉。1918年父亲病逝,达列力汗的哥哥都尔布提汗继位。
  1921年沙俄残匪头目巴奇赤在塔城遭新疆省军和苏联红军合力痛击后,率万名白匪窜入阿山额尔齐斯河南岸,苏联红军立即派人与达列力汗的哥哥都尔布提汗联络,望他密切注意巴奇赤白匪的动向,都尔布提汗欣然答应。巴奇赤获悉达列力汗的哥哥拒不交纳牧畜和给养,又与红军秘密联络,极为震怒,亲自率兵前去捕人。当时达列力汗的婚礼刚刚举行完毕,便被白匪包围在“阿吾勒”中,与大哥同时被捕,整个“阿吾勒”的财物被洗劫一空。一个月后,哥哥都尔布提汗被白匪杀害,达列力汗逃回“阿吾勒”。尔后立即派人去红军边防站报告匪情并作向导。经过红军大力围剿,大部分白匪被迫缴械投降押回苏联。达列力汗为此受到了苏联红军的热情称赞,红军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1930年春天,他先期将母亲和弟弟巴达力汗等三人悄然送回阿山。不久,他毅然从乌列盖返回家乡。在他的影响下1000多名牧民也陆续返回家乡。这些举动,表明了达列力汗赤诚的爱国之心。
  盛世才上台之初,奉行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达列力汗被选为阿山“哈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1937年,阿山成立“反帝会第五分会”,达列力汗成为骨干力量。1939年9月,达列力汗以卓有成效的工作,应邀参加了省府迪化举行的蒙古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的代表大会。此时,盛世才虽然标榜“六大政策”,邀请中共党人来新疆帮助工作,但他的根本目的,是维护巩固自己在新疆的-统治。盛世才肆意捏造事实,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荒诞离奇的“阴谋暴-动案”、“间谍案”等。这时,达列力汗因反盛活动被特务侦知,被“邀请”与阿山行政长布哈提等10余名官员和暴-动谈判代表同赴迪化“开会”。达列力汗识破这一骗局,决定出走苏联,寻求真理和革命道路。
  到达苏联后,达列力汗赴阿拉木图某学校深造,学习革命理论,接受军事教育和训练,参观工矿企业、集体农庄。1943年10月,达列力汗主动提出回阿山从事民族解放运动,并且期望得到苏联的政治、军事支持。苏方鉴于盛世才背弃“六大”政策,反苏-,赶走红八团,逮捕苏方工作人员和中共党人,决定支持达列力汗,不久,派出以-夫少将为首的12人顾问团随他经外蒙回到阿山牧民暴-动队伍的基地——青河县布尔根河流域。
  达列力汗在苏联顾问团的帮助下,成立25人的领导机构,着手进行各项工作。首先明确了政治思想和斗争目标,把斗争锋芒直指盛世才与国民党。其二,用革命思想教育牧民群众,启发其思想觉悟。其三,整顿组织,将零星分散的各路游击队组成有组织、有纪律、训练有素的较正规的武装队伍,吸收贫苦牧民入伍。
  在革命影响下,青河的很多牧民加入革命阵营,游击队力量不断扩大。这时,国民党正在阿山成立党部,军队陆续进驻阿山与盛世才部队合编。1944年2月,达列力汗率领游击队向青河的亚哈提敌军重要据点发起攻击,一举歼敌300多人,攻占了青河镇,同年4月,达列力汗组建了1000余人的较为正规的游击队,同年5月,他利用自己在吉木乃、哈巴河、福海、布尔津、承化等五县的影响,写信给亲属、知名人士和部落首领,希望他们脱离国民党到青河来,不给敌人任何财物、给养。他的信一时在牧民中传开。6月,达列力汗为促使计划的成功,派遣数支游击队赴吉木乃等县,散发他的《告同胞书》,进一步鼓动群众。6月~8月,游击队集中兵力,进行了四次消灭小股敌人的战斗,10月,“人民反盛组织”和“阿尔泰哈萨克民族复兴委员会”在青河布尔根举行会议,成立了由12人组成的“阿山革命临时政府”。经过整顿,游击队发展到2288人,达列力汗被选为副主席兼游击总指挥。11月,达列力汗指挥游击队向盘踞在青河县床木希的500余名敌军发起猛烈攻击,歼灭敌人300余人。
  从1945年起,游击队在达列力汗等的领导下,开始向驻扎在阿山城乡的敌军发起了全面进攻。1945年2月,游击队占领吉木乃。3月,达列力汗亲自率领游击队包围了龟缩在二台的2000多名敌军。在游击队猛烈的攻势下,敌人仓惶乘车逃窜。时值天寒地冻,大雪盖地,汽车陷入雪坑中便无法行驶,达列力汗抓住战机亲自带领悍勇猛的骑兵部队从两侧出击,沉重打击了逃亡之敌,取得了歼敌千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和两部电台的辉煌战绩。
  8月初,达列力汗指挥500余名游击队,分兵三路包围了承化,并命令吉木乃游击队攻打哈巴河牵制敌军。同时,调少量部队在承化唯一的产粮区——红墩区抢割小麦,迫使敌人在粮尽弹绝中投降。8月13日,达列力汗率兵攻占了承化阿苇滩机场,使承化敌军陷入了极度恐惶之中。8月14日,高伯玉、宛凌云又急电迪化吴忠信、朱绍良,发出了绝命的哀叫︰“承危。粮、弹绝。速援。飞机!飞机!飞机!”
  8月21日,伊犁民族军列斯肯团在吉木乃县游击队的配合下一举攻克塔城重镇——和丰后,挥师北进,直逼阿山。达列力汗闻和丰攻克后,立即派人前去取得了联系。列斯肯团分兵两路︰一路由游击队带路经吉木乃直奔哈巴河县;一路由游击队配合于9月1日夜间渡过额尔齐斯河,包围了布尔津县城,经一昼夜激战,全歼该城敌军。9月5日下午1时许,列斯肯率先头部队抵达承化县阿苇滩与达列力汗胜利会师。达列力汗与列斯肯共同向承化敌军发出最后通谍,令其投降。已是不堪一击的敌军在联合部队强大的攻势下,于夜11时许,弃城向蒙古人民共和国边境逃窜。达列力汗立即率骑兵突击队连夜追击,在中蒙边境地区迅速抢占有利地形截断敌人退路。国民党阿山专员高伯玉、少将警备司令宛凌云及3000余名官兵,被迫缴械投降。至此,阿山全区被解放。广大战士欢呼跳跃,欢庆这一伟大胜利。
  1945年10月17日,伊宁临时政府与新疆国民党当局举行谈判,经反复磋商,于1946年1月2日和6月6日分别签署了“十一条和平条款”和关于政府与军队的两个附件。7月1日,新疆省联合政府成立,三区领导人阿合买提江任副主席,阿巴索夫任副秘书长,达列力汗任省府委员兼卫生处处长。但因阿山形势复杂,风云多变,经伊宁方面批准,达列力汗未赴迪化上任,仍留承化。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悍然撕毁“双十协定”和“停战协议”,发动全面内战。新疆匪徒也蠢蠢欲动,八九月间,乌斯满多次派人去迪化与国民党联络,要求给予援助并派兵进入阿山。国民党当局立即调拨大批武器弹药装备乌斯满,并派军统特务携带电台跟随乌斯满,以便与迪化联络。
  1946年11月,乌斯满匪徒突然袭击福海县,疯狂进行抢劫掠夺。1947年1月至3月,乌斯满纠集600多名匪徒先后五次偷袭承化等地,胁迫大量牧民迁移。
  乌斯满的倒行逆施严重破坏了“和平条款”,三区方面于1947年2月发布命令;撤销乌斯满一切职务。任命达列力汗为阿山行政公署专员。
  1947年8月,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精心策划下,乌斯满分兵三路进攻阿山,气势汹汹,不可一世。达列力汗指挥部队英勇反击,浴血奋战,给敌人以不断打击,但终因敌多势众,青河、富蕴等地失守。为保存力量,达列力汗决定,除留少数人员安抚群众外,其他部队撤离阿山。
  为保卫革命政权,维护民主和平,彻底消灭乌斯满匪徒,民族军总指挥部迅速调两个骑兵团、一个摩托化加强营与阿山部队合并,由副总指挥达列力汗和列斯肯全权指挥,分兵三路进攻阿山。三路大军在达列力汗、列斯肯的指挥下,自塔城的和布克赛尔向乌斯满匪徒发起了强大的全面攻势。敌人丧魂失魄,丢盔弃甲,大部主力被歼,剩余的残敌仓惶逃窜,丢弃大批武器装备。10月17日,民族军进驻承化,22日阿山仑县全部收复,实现了达列力汗一个月打回阿山的誓言。从此,乌斯满一蹶不振,国民党妄图颠覆、0革命政权的罪恶阴谋破产。
  为表彰达列力汗恢复整个阿山的卓越战功,三区方面授予他“人民英雄”勋章。
  革命初期,因有些人存在着浓厚的宗教意识,在民族问题上曾一度出现过一些偏见。达列力汗执政后,非常重视民族团结。
  1945年11月17日,经达列力汗签署发布了“关于保护汉族百姓利益的六条决议”︰
  一、无论机关、部队或个人必须禁止让汉族百姓为自己劳动。
  二、若发现随意让汉族百姓服劳役,则以侵犯-追究其责任。
  三、各县政府要统计好本县汉族人口数,受理好他们的上诉。
  四、政府机关在特需的情况下,各县政府领导有权在适当时间内让汉族百姓服劳役,但必须按照政府规定的价格,由单位负责付给其劳动报酬。
  五、严禁在任何情况下,各机关任意没收汉族人的财产,若汉族人仍占有应缴政府的财产,须经法院裁决后方能没收。
  六、对此决议的执行,责成行政公署公安局和法院进行监督。
  这项决议的发布,对各民族和睦团结,稳定社会秩序起了重要作用。
  1945年冬,承化镇冰天雪地,滴水成冰。北线司令部警卫排长命令两名战士清扫厕所,他们怕脏怕冻,随意叫两名汉族群众代劳。达列力汗从外返回,见此情景大怒,下令两名战士自己动手打扫厕所,还发给两名汉族群众一天报酬,另关两名士兵一个星期禁闭。事后达列力汗在公署会议上不止一次提出︰不能歧视、-汉族百姓,要尊重他们的人格,不许损害他们的利益。
  1948年9月13日,“新疆保卫和平民主同盟阿山分会”在承化宣告成立,达列力汗当选为主席。
  1948年11月12日,在三区革命四周年之际,达列力汗向广大群众、士兵、各界人士发表重要演讲,分析世界形势、国内形势的变化与发展,指出︰“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全国各民族利益,进行伟大的解放战争,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目前,全国40%的土地,37%的人民得到解放。我们新疆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经过几年的浴血奋战,付出重大代价,取得了重大胜利。我们民族军和广大人民在不久的将来与全国解放战争实行光荣结合,这是阿山人民、三区人民、全疆各族人民的自豪。”他的演讲极大地鼓舞了广大群众对全国解放战争和新疆民族解放运动的胜利信心。
  1949年8月,全国解放已指日可待,达列力汗此时正深入各县检查工作,一份急电催他速回承化。当他得知中共中央邀请他赴北平参加政治协商会议时,极其兴奋,禁不住悄悄告诉家人,自己要上北平的这一特大喜讯。8月19日,达列力汗乘车急奔布尔津,换乘飞机飞往伊宁。不料飞机在和丰上空发生故障,只得返回布尔津,他心急如焚,重新乘车两天两夜赶到伊宁。次日与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伯克、阿巴索夫、罗志等四位代表受到中共中央联络员邓力群的亲切会见。他们对党中央、毛主席的邀请感激万分,视为最大的信任和最高的荣誉。他们表示要将新疆各民族最好的礼物敬献给毛主席,以示敬仰之心。8月27日,达列力汗与阿合买提江等人乘飞机赴北平,途经苏联外贝加尔山上空时,因飞机失事,与其他代表和随行人员同机遇难。这位献身民族解放运动的光辉战士,在新中国即将诞生之际不幸遇难,使人分外悲痛哀伤。
  1950年达列力汗遗体运回承化,党和政府及人民解放军广大群众,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1959年,在达列力汗遇难10周年之际,人民政府修建了阿勒泰烈士陵园,达列力汗陵墓居其正中,高大宏伟的墓碑上记载着他的英雄业绩。他是哈萨克人民的骄傲,他是新疆各族人民的骄傲,他为民族民主革命事业英勇奋斗的光辉业绩永垂青史!
  来源:中华英烈网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博雅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