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市 > 浦东人物

沉干城


[公元1898年-1934年,革命烈士]

   沉干城,原名逢甲,又名干臣,敬贤,1898年出生于上海县浦东三林塘村一书香之家。祖父沉懿德是清末秀才,深受儒学熏陶,曾创办乡私塾和懿德小学,终其一生尽心推广平民教育。不仅如此,他还希望自己的长孙(沉干城另有一弟、一妹)能继承自己的衣钵,启发民智,教化乡人。因此,沉干城从三林镇书院毕业后,依着祖父的意思投考了南京中等师范。虽未考取,但沉干城915年和1920年曾先后两次回乡教书。
  1921年,沉干城23岁。当时工人运动风起云涌,沉干城结识了津浦铁路镇机厂“中华工会”的会长王荷波,并认识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兼《劳动周刊》主任张国焘。1922年初,他成为沪杭铁路闸口机厂的一员,其后又与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取得联系,担任了该部驻沪杭铁路特派员,更有机会接触铁路产业工人。次年4月,他受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派遣,参加了由长辛铁路工人俱乐部发起召开的京汉铁路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商讨筹建工会一事。这期间,沉干城有幸结识邓中夏何孟雄等人。不久,他在徐梅坤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2年9月,中共浙江省的第一个地方党组织中共杭州小组在杭州的皮市巷3号成立,它的成员是于树德、金佛庄、沉干城。为发动工人群众,沉干城等创办了工人自修夜校。通过工人自修夜校,沉干城打开了工作局面,沪杭铁路工人运动初步开展起来了。
  1923年2月,京汉铁路总工会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遭到军阀吴佩孚的武力阻挠和破坏。京汉铁路工人举行大罢工,遭到了军阀血腥-,林祥谦施洋等工人领袖先后惨遭杀害,这就是二七惨案。
  二七惨案后,沉干城接待了京汉、津浦铁路的八位工会代表。他在自己的住处组织工运骨干和积极分子的秘密集合,听代表们介绍惨案-,揭露军阀罪行,使到会工人更增强了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仇恨。
  党的“三大”后,根据党的决定,沉干城参加了国民党浙江省党部筹建处的工作。接着他又和吴淞机厂工人中共党员孙津川一起,积极培养工运骨干,组织了秘密工会,开拓了浙江铁路工人运动的新局面。
  1924年2月,二七惨案一周年,沉干城组织了杭州铁路工人纪念-。同年4月,他发动和领导了闸口铁路机厂第一次大罢工。这次罢工使工人群众看到了团结起来的力量,在沪杭甬、沪宁两地产生了重要影响,使铁路工人运动汇合到杭州地区整个产业工人运动的洪流中去。
  沉干城还十分注重对党的新生力量的培养,在铁路产业工人当中发展了一大批党员,其中钟鼎祥、薜雨霖(薜暮桥)、赵刚等都是在他的影响帮助下发展起来的。他们都成了沪杭甬铁路总工会筹委会的骨干,有的还在后来成长为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有的则和沈干城一样为革命而英勇献身。
  1926年中共杭州地委成立后,沉干城参加了地委领导工作,负责工人部。在中国国民党浙江省代表大会上,他又当选为省党部候补委员,参与对职工运动的领导,并在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中被选为七名候补执行委员之一。
  1926年5月至9月,沉干城秘密发展党员,进而为成立沪杭甬铁路总工会做好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并以执行委员的身份与陈之一、蒋振东一起秘密组织杭州总工会。
  1926年北伐开始,为发动铁路工人斗争配合北伐,沉干城为此又做了大量工作。1926年12月,他和沈乐山等一起秘密组织“铁路工人纠察大队”和“铁道兵团”,加强对军阀败兵的监视,切断他们的退路;并亲率“铁道兵团”拆毁两个地段的铁轨,卸去机车的主要部件,以防止孙传芳军队乘车逃走。
  1927年2月,沉干城组织了工人和闸口一带居民对孙传芳军队设在玉皇山天龙寺的军用仓库进行了突然袭击,破坏了敌人作战部队的粮草供应。3月,当北伐军向嘉兴、上海挺进的时候,张宗昌的白俄雇拥军“铁甲车队”被派来扼守铁路桥梁,猛烈的炮火使北伐军一时不得前进。沉干城等接到杭州地委的指示,接受了自行建造装甲车的任务,在沈干城的发动下,闸口铁路机厂的党、团及骨干人员都投入到这次新任务中去,加班加点数日,改造了六辆装甲车,取名“中山号”,在战斗中起了重要作用。
  在支援北​​伐军向前挺进的同时,沪杭甬铁路总工会筹建工作在紧张筹备。1927年3月,沪杭甬铁路总工会正式成立,沉干城担任副委员长兼宣传部长。同月,沪杭甬、沪宁两路总工会成立,沉干城被推选为常务委员兼副委员长。
  工人运动的蓬勃开展,引起了国民党右派集团的恐慌,一场空前血腥的-政变正在酝酿之中。先是三二○火烧宁波总工会事件、袭击杭州总工会事件;后是4月7日夜,上海工人纠察队所在地东方图书馆遭敌人袭击;接着是最为残酷、最为血腥的四一二-政变。此时,沪杭甬、沪宁两路总工会遭受重大损失。“两路”总工会被封,无耻的反动派以“杭州市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的名义,勒令铁路总工会改组,并施以诱骗、威吓等卑劣手段。形势越来越严峻,血雨腥风迎面而来。
  沉干城面对这一切却没有丝毫退缩,不避风险,领导工人起来罢工,义正辞严地在《申报》发表声明;大义凛然地前往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别动队司令部抗议;坚决无畏地组织铁路工人--。他始终不懈地以各种方式予敌人以回击,粉碎了敌人一个又一个阴谋。
  恼羞成怒的敌人使出了最后伎俩,向沉干城伸出了罪恶的魔爪。1927年6月26日,因叛徒告密,沉干城与其他四位执委在总工会不幸被捕。
  8月,敌人组成了特别刑事法庭,审理“铁路工潮案”。妄图以严刑拷打,逼沉干城投降。沉干城毫不畏惧,依然保持着乐观的态度。
  一次提审回来,沉干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经过战友钟鼎祥的牢门,他镇定地说︰“我已经承认了我是共产党,有些事我已承担了,你们就不要承认。”在生死关头,沉干城想的还是同志。由于他的极力开脱,王汝高、许重平得以释放出狱。
  1928年春,反动刑事法庭判处沉干城“一类刑”。面对重刑,沉干城豪爽地大笑道︰“一登龙门,身价百倍。”
  1930年9月,沉干城从浙江陆军监狱押解到江苏陆军军人监狱。1932年1月又改押南京中央军人监狱。
  1934年9月22日,中秋节前一天。许多人家正在为过节忙碌的时候,沉干城却再也看不到那一轮明月了。月明星稀,铁路工人运动史上的一颗明星硕落了,但那道光芒却傲然地划过沉沉黑夜,给人光明。
  烈士的遗体在妻子的陪伴下,回到了故乡,躺在了亲人身边。
  来源:中华英烈网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浦东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浦东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