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省 > 荆州 > 江陵人物

陈步云


[公元1899年-1929年]

   1929年3月22日下午,春寒料峭,监利城上空笼罩着乌云,在江边刑场上,一位年轻的共产党员,高唱《国际歌》,饮弹泣血,壮烈牺牲。他就是董必武的好学生,监利县党组织的创始人,洪湖根据地的开拓者陈步云。
  一
  陈步云又名陈登瀛,乳名孝生。1899年10月12日出生在监利城关东门廖家岭一个农民家庭里。
  监利县南枕大江,东襟洪湖,河湖港汊,纵横交错,素来有“鱼米之乡”的美称。但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土豪劣绅横行霸道,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堤防失修,灾害连年,匪患四起,老百姓饥寒交迫,苦不堪言。
  陈步云的父亲去世后,仅仅留下一栋房屋,七八亩田的薄产,孤儿寡母,无力耕作,生活十分困苦。同族的财主想霸占他家的产业,妄图逼他母亲改嫁,经常欺压他们。陈步云的母亲性格倔强,不肯向- 势力低头,她决心克勤克俭,培养儿子读书,长大了好为穷人争气,住在县城里的外祖父虽然家境并不宽裕,也决心资助陈步云读书。这样,在8岁那年,陈步云就进了私塾。
  陈步云聪明好学,读过的诗书,都能背诵。私塾读了3年,由于家庭经济实在困难,被迫辍学,回家帮母亲砍柴、放牛、做农活。但一有空闲就坐在牛背上、田垦边看书。他喜爱看《水浒传》,特别喜爱书中那些劫富济贫、打抱不平的英雄,他希望自己将来也像《水浒传》中的英雄一样,为穷人伸张正义。
  他养成了读书的“癖好”,每当夜晚,他总是捧着一本书,伴着小油灯,读到深夜,甚至走路时,也是哼哼唧唧的。他读过我国历史上许多爱国文学家的诗文,外祖父送给他的一套《楚辞》,他背得滚瓜烂熟,从那些光照千古的正气书篇中,他吸吮了爱国主义的乳汁。
  17岁那年,他结了婚,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婚后,夫妻感情很好,但他有时却十分苦闷、郁郁寡言,他不甘心庸庸碌碌的生活一辈子,他要读书。母亲晓得儿子的心事,毅然变卖了两亩田,送他再去读书。
  1919年冬天,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监利县立高等小学。这时,“五四”运动的怒潮,涌进了这个滨江小城,激发了陈步云的爱国热情,他和师生们一起上街- - ,大家手挥写着“严惩卖- ”、“收回青岛”、“取消二十一条- 条约”等各种标语的小旗,沿途高呼口号,向市民们宣传 日货,宣传爱国道理。陈步云长于写作,又善辞令,讲话富于鼓动性。有一次,他在街头发表《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演说,从鸦片战争一直讲到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历数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种种罪行,指出- 的危机迫在眉睫,呼吁“炎黄子孙应痛念国危,肩负救国之重任”。他讲得慷慨激昂,泪声俱下,听众们都为他的爱国热忱所感动,纷纷流下了热泪。
  1922年春天,他在县立高等小学毕业后,告别了故乡和亲人,到武汉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
  
  二
  在武汉,陈步云考取了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这时,董必武同志正在这个学校当训育主任,兼教国文。
  陈步云有很好的国文基础,又沉静好学,很快被董必武所发现。据他当年的好友回忆:有一次,董必武在讲解屈原的《离骚》时,发现陈步云竟然能通篇背诵,感到很奇怪,就问他:“你喜欢《离骚》?”陈步云点点头,董又问:“为何喜爱?”陈步云回答:“‘怨- 之浩荡,哀民生之多艰’,屈原热爱祖国,忧国忧民,应为我辈的楷模!”董必武满意地点了点头。
  从这以后,董必武就经常关心陈步云,和他一起散步、谈心,当了解到陈步云身世和他对时事的许多看法之后,教育他说:如今国难当头,革命青年应当做批判旧社会的勇猛斗士。董必武把《新青年》、《武汉星期评论》、《觉悟》、《向导》、《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等革命书刊送给他看,帮助他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
  在董必武的教育培养下,陈步云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积极投身于革命斗争的洪流。他参加过声援“二七” 的- - ,在武汉街头贴标语,散传单,反对军阀肖耀南、吴佩孚。有一次, 包围、搜查省立一师,他和一位姓张的同学机智勇敢地把一大叠- 、进步书刊安全转移到了武汉中学。1925年春天,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时,在武汉中学、荆南中学读书的监利学生刘崇龙、聂炳文等人也相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春天,陈步云以刘崇龙、聂炳文等为核心,在武汉成立了“监利青年协社”。表面上以“联络感情、砥砺学业”为宗旨,实际上秘密从事革命活动。陈步云起草了成立宣言,号召监利青年“团结起来,反对- 土劣,造福桑梓”。宣言在《楚光日报》发表后,监利的土豪劣绅大为震惊,大肆诽谤、污蔑“监利青年协社”。陈步云等同志毫不畏惧,又创办《容城前哨》,与土豪劣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1926年7月,为迎接北伐军进军湖北,陈潭秋在武汉秘密主持开办“北伐宣传训练班”,陈步云在这里学习一个月后,由董必武派遣,和刘崇龙等回监利,筹建共产党组织,开展农 动,迎接北伐革命军。
  
  三
  陈步云和刘崇龙等回到监利,以县城郊外的黄公垸为据点,发动龚南轩、段承第、周永贵等贫苦青年,进行秘密活动,并吸收他们入党,在黄公垸建立了监利县第一个党小组。
  这时,军阀吴佩孚的一个团驻扎在监利,北伐军的节节胜利,使敌人非常惶恐。陈步云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深夜进城,到处张贴标语,号召群众起来赶走北洋军阀,打倒- 污吏。有一次,他带陈克昌进城,还摸掉了敌人两个岗哨,夺回了两条 ,使守敌惶惶不可终日。
  1926年10月,在陈步云的发动和组织下,监利县党组织得到很大发展,经中共湖北区委批准,建立了中共监利县(部)委,陈步云任书记。北伐军攻占武汉和长江沿岸各县后,吴佩孚的部队逃出了监利。这时董必武又委任陈步云为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特派员,领导组建国民党监利县党部的工作。在他的正确领导下,共产党员在县党部中担任了重要的领导职务,县党部的常委、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农民部长、青年部长全都是共产党员,从而在组织上保证了我党的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推动了全县工农运动的蓬勃开展。
  国民党 见共产党在县党部掌握了实权,慌了手脚,大土豪刘昆壁勾结 县长李凡西,暗中策划- 夺权活动。他们指使全县的土豪劣绅,利用各地成立区党部、区分部的机会,四处活动,篡夺了城关、朱河、新沟、白螺、汪桥、堤头等基层党部的领导权,并以这些区党部、区分部的名义发出呼吁,叫嚷要改造县党部。
  面对国民党 和土豪劣绅的疯狂挑衅,陈步云立即组织力量进行了坚决的反击。他召开了县党部紧急会议,果断地决定撤销那些被土豪劣绅所把持的区党部、区分部,重新将全县划为城中、汪桥、朱河、新沟四个区,并委派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为区党部负责人,夺回了被篡夺的领导权。县党部还决定在县城开办一个党务讲习班,招收了全县56名进步学生,由刘崇龙任所长,陈步云亲自讲课,为革命培养骨干。
  之后,陈步云乘胜追击,把斗争的锋芒直接指向李凡西和刘昆壁。1927年2月,他专程赶到武汉,以监利县党部的名义,向省党部告发了李凡西、刘昆壁0 0 、鱼肉百姓的种种罪行。董必武在武昌红楼听取了他的汇报后,给予了大力支持,当即召开省党部会议,决定撤销李凡西的县长职务,为监利人民撑腰。
  刘昆壁等人闻讯后,极为惶恐,但他们自恃有自卫团的 杆子在手,准备负隅顽抗。他们一方面纠集全县国民党 和土豪劣绅的头面人物40多人,联名向省党部上 书 ,污蔑陈步云在监利“演数千年未有之悲剧”,叫嚷要恢复李凡西的县长职务,一方面调集“筛盘会”、“硬肚子会”、“青红帮”的一伙歹徒进城,寻衅反扑。
  2月16日,监利县城群魔乱舞。一伙歹徒手执凶器,在土豪刘春圃的率领下,举行- - ,到县党部门前挑衅闹事。刘崇龙出面斥责,这伙歹徒竟非法扣留刘崇龙,捣毁了县党部。
  这起- 事件发生后,陈步云连夜到武汉汇报。正在这时阳新县也发生了- 屠杀事件。董必武十分气愤地说:“监利、阳新发生的- 事件,决不是偶然的,它是一个信号,说明全省的- 势力要向我们疯狂反扑。我们必须组织反击,对 分子进行坚决镇压!”他亲自起草了《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3月2日,以省农民协会的名义颁发。
  董必武还亲自派龙从启赶到监利,令李凡西回省述职。李凡西一到省党部,陈步云立即对他进行控告。董必武代表省党部决定将李凡西扣押,并派省警卫团二连护送陈步云回县。
  陈步云回到县城后,缴了自卫团的械,并进行了改组,释放了刘崇龙,恢复了县党部。随后,逮捕了刘春圃、刘昆壁、越维周、吴佑清等40多名- 主犯,并在县城裴家祠堂、朱家祠堂设立了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陈步云亲自参加审讯。3月12日,在县城召开公审大会, 毙了刘春圃,判处刘昆壁、越维周、吴佑清等十多名- 分子的死刑,缓期执行。会后,各地也相继处决了一批- 分子。
  通过这场斗争,全县的农 动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了,4个区、61个乡,全部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员达两万多人。
  5月中旬,夏斗寅叛变,他一方面的勾结四川军阀杨森进扰鄂西地区,一方面率部向武汉窜犯,沿途烧杀淫掠,镇压革命运动。夏斗寅杨森匪部到监利后,解散了农会,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农运骨干,并释放了押扣在狱中的刘昆壁,越维周、吴佑清等十余名- 分子。
  陈步云率领共产党人转移到白螺韩家埠刘崇龙的家中坚持斗争。他一面派人到武汉,请求派兵支援,一面过江与驻扎在岳阳的彭德怀的部队联系。彭德怀率一个营到隔江的城陵矶,黄昏坐轮船0 过江,向杨森匪部发起突然袭击,杨森匪部大败,连夜向朱河方向溃逃。不久,驻守在武汉的国民革命军在平定夏斗寅的叛乱之后,也向杨森匪部出击,迫使杨部逃出了监利。
  陈步云等又重返监利县城,他主持召开了“讨逆大会”,声讨蒋介石、许克祥、夏斗寅的- 罪行。正当他日夜操劳,着手恢复县党部和各级农运组织的时候,从武汉又传来了汪精卫叛变的消息,鲁涤平率部向监利进犯,大土豪刘昆壁卷土重来,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了。监利县的革命转入低潮。
  
  四
  陈步云等转移到长江边上的达马洲坚持斗争,并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伪县长田力勋来到监利,刘昆壁当上了县保卫团团长。他们在县城成立了“清乡委员会”,下设“铲共团”,派出爪牙四处捕杀共产党人和农运骨干。刘昆壁到处悬赏捉拿陈步云。一次,这家伙得知陈步云隐蔽在达马洲陈孝忠家中,星夜带领县保卫团前去捉拿。幸亏有打入敌人“清乡委员会”当秘书的李成派交通联络员龚展初送信,陈步云等人才安全脱险,转移到了洪湖岸边的柳畔湖。
  这时,湖南华容县的农运领导人刘革非、涂国钦、涂国林等过江来监利“避风”。由庄南香介绍,和陈步云见了面。8月,他们在白螺邹涤清家里开会,成立了革命非常委员会,陈步云任主席,刘革非任副主席,刘崇龙任组织委员。革命非常委员会决定:团结两湖被打散的党员,以监利的洪湖、桐梓湖和华容的东山为根据地,恢复和发展农民协会,坚决打击- 污吏、土豪劣绅和其他- 分子,搜集和购买武器,进行武装斗争。陈步云派刘壮鸣打入伪团防局,派庄南香打入监利县伪警备队,以为内应。
  会后,刘革非带领华容的同志回东山,刘崇龙留白螺,陈步云继续到县城附近的达马洲活动。庄南香打入伪警备队后,任三分队队长。这时的伪警备队成员,基本上还是陈步云改组李凡西自卫团后的人员。陈步云计划要庄南香从内部做好工作,争取他们拖 起义,夺取监利县城,由于条件不成熟,这一计划后来未能实现。
  9月6日,湖北省委派王大全同志到监利检查工作,向陈步云、刘崇龙等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湖北省委关于举行秋收暴-动 的指示。根据形势的发展,成立了中共监利县临时县委,陈步云任书记,属鄂中暴-动 区特委领导。
  和省委取得联系之后,陈步云立即投入到秋收暴-动 的紧张准备之中。他分析了全县情况,认为洪湖两岸基础最好。这一带不但有广阔的湖面,芦苇丛生,易于隐蔽,而且群众觉悟很高,斗争性强。他深入到柳畔湖、青泛湖、剅口、薛刘高等地,做秘密发动工作,吸收了一大批农民骨干入党,如崔琪,柳霞风、王尚武、张孝桂、杨成林、马武、朱可庭等人,还在剅口创办了“洪湖月刊社”,联络了革命知识分子刘洛霞、董达山、郭茌甫等。这些同志经过革命斗争的锻炼,以后大都在湘鄂西省担任了重要的领导职务。
  9月中旬的一个夜晚,秋收暴-动 首先在洪湖西岸爆发了。剅口地区的农民群众高举火把,手执大刀、长矛,在陈步云、刘崇龙的率领下,汇成一股铁流,向 派进行了猛烈的冲击。他们在汴河胡家湾杀了恶霸王典礼,又赶到夏婆潭围住了大土豪程宝光的房子,处决了程宝光、程青光、程亭光兄弟三人,接着又奔聂家岭,杀了大劣绅汤功汉父子。再撤回到下车湾,杀了董家跑马岭的恶霸董金亭。一夜之间,四战四捷,全县的土豪劣绅胆颤心惊。
  剅口秋收暴-动 之后,陈步云还领导了邹码头、周河湾、龚家场、三宫殿等地的暴-动 ,杀了大土豪邹自珍、周传简等人。陈步云还派王尚武率领监利暴-动 队到新沟嘴,在庄南香的配合下,缴了监利警备队的50多条 。
  由于秋收暴-动 的胜利,监利的洪湖西岸一线,从韩家埠、薛刘高、剅口、周河湾,到柳畔湖、回龙寺、柳家集,刘家场都相继建立了小块的根据地,这些地区成了洪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之后,洪湖地区第一支正规的工农武装一洪湖游击总队,就成立在剅口的三星墩,湘鄂西省的领导机关和红二军团的辎重后方也是设在这一带。陈步云就是最早的拓荒者。
  1928年元月,中共监利县委在剅口正式成立。鄂中南部特委负责人肖仁鹄派熊传藻任县委书记,陈步云改任县委副书记。
  根据省委的决定,监利县委积极准备年关暴-动 。正在这时,贺龙周逸群来到了监利。他们从监利的观音洲上岸,在反嘴与贺锦斋会合,然后一同乘船到了下车湾,寻找当地的党组织。
  在下车湾街上,贺龙碰到了南昌起义时的部下潘锦城。通过潘的介绍,贺龙、周逸群和陈步云、董达山等人见了面。不久,贺龙等又和鄂中特委的肖仁鹄,石首中心县委的李兆龙、吴仙洲等取得了联系。吴把荆江两岸的工农武装集中到下车湾整编,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十九路军,由贺龙任总指挥。
  在贺龙、周逸群的领导下,陈步云积极参加了攻打朱河镇、尺八口的战斗,并配合贺龙攻打了监利县城。他动员剅口的群众,为工农革命军筹集物资,赶制大刀、长矛,还几次派人到监利城侦察敌情。这次攻城,由于敌人突然增加两个团防守,没有成功,但却使国民党 派大为震惊。
  贺龙和周逸群离开监利之后,敌人对洪湖地区开始了大规模的“清乡”。蒋、桂、湘、川各系军阀蜂涌而至,土豪劣绅倾巢而出,各地都扩建“保卫团”、“常练队”、“铲共团”,推行“十家连坐”,- 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党组织遭到严重的破坏。监利的刘昆壁穷凶极恶,日夜“清剿”,杀人如麻。洪湖地区的形势急剧恶化。
  监利、沔阳的革命武装,由于多次受挫,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最后只集中在剅口一带。因人员锐减, 支弹药得不到补充,日趋困难。
  为了粉碎敌人的“清乡”,扩大革命武装,陈步云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带着打土豪筹集的资金,化装成商人,潜入武汉、河南等地, 弹药。
  有一次,他和陈克昌一起到了武汉,带着假冒刘昆壁名义写的信件,找到了伪湖北省政府代理秘书长傅向荣(监利人),诈称监利县保卫团要 ,武装地方民团。傅向荣信以为真,写信给伪河南省保安司令部参谋长陈涤生(监利人),让陈步云从那里购买了手 两百支, 数千发,运回了武汉。为了逃避敌人搜查,他又通过武汉地下党的关系,把武器暂存在汉口英国租界。不久,他又装成木材商人,把武器藏在木排底下,安全地运到了白螺。
  这批武器运回监利后,分发给各地的游击队,壮大了革命武装。
  
  五
  1929年2月7日,陈步云在剅口附近的黄桥召开群众大会。由于叛徒告密,驻扎在朱河镇的国民党营长陈启良带兵突然冲进会场。一百多名革命群众和县委干部全部被围。
  陈匪急于抓到陈步云好进城请赏,大声嚎叫:“你们快交出共产党头子陈步云,不然我就要用机 扫死你们”。在场的群众和干部为了保护陈步云,一个个对敌人怒目而视,都不坑声。陈启良气得团团转,突然从人群中抓出一位叫匡升启的农民,吼道:“你说,哪一个是陈步云?”匡升启不回答。匪营长破口大骂:“0 的,你是聋子吗?你这耳朵没有用,给你割掉!”匡升启同志宁死也不说出陈步云。惨无人道的匪徙竟下手割掉了他的两只耳朵。此时,干部群众无比愤怒,赤手空拳地向敌人冲去。匪营长狗急跳墙,命令匪徒把机 推上膛。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陈步云大义凛然地走了出来,霹雳般的喊道:“不准开 ,我就是陈步云!”被围的群众和干部十分震惊,纷纷往前向他靠拢,用身体掩护他。陈步云走到匪营长前面说:“你要抓走我陈步云,先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我就和你拼死在这里,你休想得到半点好处!”陈启良吓得往后直退,口里喃喃地说:“你……你说,是……哪三个条件?”陈步云义正言辞地指出:“第一,你们要抓的是我陈步云,他们都是老百姓,必须把他们放走,不许动他们一根毫毛;第二,你们给抢劫老百姓的东西,必须全部退还,不许在这里放火,骚扰百姓;第三,我陈步云是一条堂堂正正的好汉,干的事光明磊落,你们不能对我进行半点人身侮辱,不能- 我,还要把你的马匹,让给我来骑!”听了这三个条件,陈启良愣了一会。他一看天色已晚,害怕游击队打来。又担心陈步云真的死在这里,失去发财的机会,只好忍气吞声地答应了。
  陈步云从容镇定,环视四周,首先命令匪徒们解除警戒,把 支背在肩上,再命令他们把抢劫来的东西交给群众,然后翻身上马。
  被解救的干部和群众,一个个含着热泪,满腔悲愤,大声呼喊:“陈步云同志!……”陈步云从马上回过头来,依依不舍地向他们挥手告别:“乡亲们,再见了!不要难过,挺起胸膛!革命是杀不绝的,血债一定要用血来偿还!”
  陈步云被敌人押送到朱河镇,陈启良妄图劝降,对他说:“你姓陈,我也姓陈,一笔难写两个陈字,只要你交出你们县委的名单,我决不会亏待你这位家门!”陈步云回答:“谁是你的家门?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休要打错了算盘!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除非日出西山,江水倒流!”陈启良恼羞成怒,正要下令严刑拷打,突然听说游击队晚上要来营救,吓得立即把陈步云秘密转押到朱河附近的老人仓。第二天早上,就急急忙忙地送到了监利城。
  大恶霸刘昆壁一听说抓到了陈步云,喜得发狂。多年来,一提起陈步云这三个字,他就心惊肉跳。但是,阴险奸诈的刘昆壁,首先用来对付陈步云的不是皮鞭和老虎凳;而是美酒佳肴。他在自已豪华的客厅里摆好丰盛的筵席,把姨太太也找来敬酒。
  陈步云在匪兵的“护送”下,昂首阔步地走进大厅,刘昆壁立即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登瀛兄,多年不见,久违了!今天敝人聊备薄酒一杯,专为登瀛兄压惊!”陈步云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说道:“这些年来,心惊胆颤的恐怕不是我陈步云,而是你刘昆壁吧!”刘昆壁讨了一个没趣,又自我解嘲地说:“好了,好了,我们今天不谈那些不愉快的往事!”“那么,你今天把我‘请’来,又是为什么呢?你心里有病,我全明白,用不着扭扭捏捏,装模作样,浪费时间!”“好,好。登瀛兄,恕我刘某直言,我们过去虽然是宿敌,可我一直敬佩你有- 纬武之才,你又何苦跟共产党走呢?如果你现在能放弃共产主义,到我们这边来,刘某一定摈弃前嫌,不咎既往,还保你高官厚禄,富贵荣华!”听到这些无耻滥言,陈步云胸中的怒火象火山一般的迸发:“刘昆壁,我告诉你,撼泰山易,撼共产党人的信仰难!我陈步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做共产党的鬼,你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少来这一套鬼花招!”说完双手一扬,把满桌酒菜泼翻在地。
  刘昆壁气得咬牙切齿,原形毕露。他下令对陈步云施用各种酷刑:抽皮鞭、香火烫、踩地杆、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十指钉进竹签…。一个多月的酷刑烤打,根本无法动摇这位共产党人的钢铁意志。
  刘昆壁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把陈步云的母亲和妻儿押来探监,妄图以此来软化他。陈步云洞察敌人的阴谋,他拉着母亲的手说:“娘啊,我出生就没有见到父亲,您不知吃了多少苦,才将儿抚养成人。儿为了革命,不能在娘的身边尽一点孝道,您可千万不要见怪!娘,您不要伤心,儿干的是光明正大的事业,儿死后,您一不要给儿烧纸,二不要给儿做斋,只要给儿做件列宁服穿上就行了。国民党欠下的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革命终会胜利。”接着又对妻子说:“我长年革命在外,四处奔走,家中的事全由你一人操劳,实在难为你了!望你以后好好照顾母亲和两个女儿,等到全国胜利的那一天,请你在我的坟头,放上一挂鞭炮,好让我和你们一起高兴高兴!”
  敌人的阴谋彻底破产了,陈步云同志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牺牲时还不满30岁,他短暂的一生,闪烁着共产主义的光辉。他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勇往直前!


下一名人:戴绍鼎
陈姓名人堂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9年)去世的名人:
江陵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江陵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