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 > 潜江人物

朱声达


[公元1914年-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
朱声达
  朱声达(1914~1985),潜江(今张金镇土地口村人。1954年前张金属江陵辖,因而不少史料上称之为江陵人)。十七岁参加红军,新中国成立后官至宁夏军区司令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将军之一,因其在战斗中左臂伤残,后被人誉为“独臂将军”。他历经九死一生的传奇人生让人惊叹。
  参军当警卫的放牛娃子
  朱声达原名朱顺民,又名朱大生,出生贫苦农民家庭。入私塾读书不到两年,十二岁即为地主放牛、干杂活。1930年贺龙领导开辟的湘鄂西革命队伍根据地拓展到张金河一带,土地口乡先后成立了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少年先锋队等组织,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十七岁的放牛娃朱声达积极投身革命洪流之中,次年春加入少先队,参加查赌、禁烟、站岗放哨等活动。当年秋天,张金河一带苏维埃政权遭受敌人的摧残,朱声达报名参加了红军,为九师二十五团勤务员。
  1932年3月朱声达加入共青团,同年6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跟随红二军团军长(后改编为第九师,任师长)段德昌在荆(州、荆门)、江(陵)、潜(江)、监(利)一带,攻打沙岗、三官殿、普济观、郝穴、汪家桥等地,转战潜江、沙洋、荆门等地,攻克新沟嘴、文家墩、龙王集。由于他精明能干,参战英勇,屡立战功,深得贺龙段德昌的喜爱,很快被调入九师警卫排任段德昌警卫员。
  段德昌1933年5月在“肃反”中遭诬陷被冤杀,贺龙关照朱声达转任师部通讯班班长。1934年8月后,调入六师十八团,先后任副连长、连长。他随部队先后参加湘鄂西革0据地第二至第四次反“围剿”,先后转战湘鄂西、豫西南、陕南、川鄂边,在湖南的一次战斗中负伤。
  1935年秋朱声达入红军大学第四分校学习,后随校参加长征。长征途中他身负重伤,伤愈后任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连连长,直到陕北。
  贺龙两次救起的朱娃子
  朱声达一生颇具传奇,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仅贺龙就曾两次将他从鬼门关救出两次。
  第一次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肃反”时。1932年,时任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的夏曦,执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不顾军长贺龙的多次坚决反对,以杀“改组派”(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国民党内部以文人为主新成立的所谓改组后的国民党)的名义,三次进行大规模“肃反”。1933年5月,九师师长段德昌遭诬陷在湖北巴东金果坪江家村被杀害,作为警卫员的朱声达受株连,被-关押,要他交代段德昌的“罪行”。
  一天上午10点多钟,他们将看押的朱声达及段德昌的“同党”集合起来,准备处决。正在这时,贺龙军长与时任湘鄂西军委主席和红二军政委的关向应来了。贺龙问:“集合他们干什么?”看守答:“处决!”贺龙又问:“他们犯了什么罪?”答曰:“他们是‘改组派’”。贺龙非常严肃地反问:“你们说他们是‘改组派’,有什么依据。比方朱娃子(指朱声达),穷苦出身,给地主放过牛,他能是‘改组派’吗?快将他们放了!”由此,他逃过了一劫。
  第二次是红军长征途中抢渡金沙江战斗后。1936年3月下旬,红军在滇黔边抢渡金沙江时,师长卢冬生挑选了识水性的洪湖籍战士组成突击队攻占渡口,朱声达被选为队长,他带领六十多名勇士,乘风雨之夜,冒着枪林弹雨和惊涛骇浪先后攻占了海洛塘渡口和木瓜寨渡口,使红二、六军团在三天时间内渡过了金沙江,摆脱了敌人的追击。
  就在大部队渡江时,朱声达在战斗中不幸腹部中弹,行走困难,被就地安排老乡家治伤。他跟随部队心切,偷偷跑出来寻找部队。由于伤势太重,他晕倒在路边草地上,幸好贺龙率部队经过此处,听到呻吟声,过来一看,发现是英勇负伤的“朱娃子”,即命令四师卫生部长周长庚派担架将他抬了出来,使他跟上了部队。
  身经百战的独臂硬汉子
  1937年朱声达到达陕北时,年龄虽然只有二十三岁,军龄也只有六年,但他已随部队转战十多个省区,身经百战,成为一位英勇善战,深得贺龙等-喜欢的指战员。
  当年8月,红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贺龙的部属改编为八路军一二○师,贺龙任师长率部奔赴晋西部抗日前线,朱声达即任一二○师警卫营营长。一年后,调任一二○师七一六团二营营长,带兵直接与狂妄的日军短兵相接作战。他参加了宋村、陈庄、黄土岭等战斗。在黄土岭战斗中,他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1938年,他率部攻打北同蒲洛泥河火车站日伪军时,一发炮弹在他身边0,左小臂被炸得血肉横飞,拇指、食指也被炸掉。由于医疗条件差,只是进行简单的包扎和救治,又去了前线指挥战斗。虽然他命大保住了这条胳膊没被截肢,但肘以下残废了。这就是他被誉为“独臂硬汉”“独臂将军”的来历。
  1939年4月在齐会村战斗中,他率二营向日军水原旅团背后运动,实施反包围,进行夹击。经过三昼夜激战,歼敌七百多人,切断了水原旅团的退路,创造了平原歼灭战的奇迹。同年秋至1943年,先后任晋绥军区特务团营长、特务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他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及甄家店、田家会等重大战役。在田家会战斗中,他率部消灭日军六百余人。在甄家店战斗中,他设伏歼敌,遭日军五次反扑,最后率部与敌人肉搏,歼灭日军五百余人。
  因作战英勇,屡立战功,1945年4月,朱声达被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候补代表。1947年晋绥军区独立旅参谋长,后任独立第五旅旅长。他作风民主,工作细致,注重团结,调动指战员积极性,使其所率部属战斗力十分强劲,多次受到上级嘉奖。1948年任第一野战军二兵团三军九师师长,他率部参加了绥包、晋中太原运城、荔北、晋西等战役,为解放大西北立下汗马功劳。
  老红军变成“-分子”
  1949年11月,朱声达任甘肃军区酒泉军分区司令员兼第二兵团第三军九师师长,后调任八师师长。随后被派往朝鲜战场观摩学习。1952年底回国任甘肃省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任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同年9月,被授少将军衔,成为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之一,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各一枚。
  1957年朱声达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即任新成立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军区司令员,并担任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参加自治党委、政府和宁夏军区的创建工作。期间,他认真贯彻毛泽东军事思想和建军方针,大力加强部队和民兵建设,经常深入基层与战士和群众打成一片。1960年,军区机关搬迁到荒无人烟的西夏区后,他大抓植树造林和绿化营区工程,受到各方赞誉。他尤其注重搞好军政、军民关系,贯彻执行党的少数民族政策,同宁夏地区党政领导和群众关系密切,为宁夏地区的建设、繁荣和安定团结做出了重大贡献。
  “文革”开始后,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杨静仁及党政班子成员马玉槐、马信等均遭攻击,不仅无法正常工作,连他们的人身安全也无保障。朱声达实在不愿看到这种动荡不安局面,他动用了军区警卫力量,将受攻击的党政主要领导安置在军区大院保护起来。
  接着宁夏和北京的造反派相互勾结,将朱声达从京西宾馆劫持到北京水电学院一秘密据点关押批斗,并施以肉体摧残。后经周恩来指示,才将这位老红军送回。
  自“文革”开始,林彪集团和“-”及宁夏的追随者就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给朱声达强加了“贺龙死党”“贺龙在宁夏搞‘二月兵变’的黑干将”“保护杨静仁、马玉槐一小撮走资派”“挑起武斗,镇压造反派的-分子”等多项莫须有的罪名,遭残酷-。造反派还逼他证明“贺龙不是洪湖苏区创始人,是他杀死了段德昌”等,均遭朱声达严词拒绝。他还给中央写信,表达对贺龙的感恩之情。由此,朱声达在1968年1月,被撤销党政军内外一切职务,下放到陕西蒲城县大荔农场强迫劳动改造。其家属子女也受到株连。林彪“九•一三事件”(1971年9月13日)后,直到1973年10月朱声达才复出,被降职为甘肃省军区副司令员,但对他的“问题”并没平反。其间他所表现出的凛然正气和刚正不阿的品德让许多当事者汗颜。
  弥留之际得平反的赤子
  朱声达对“文革”期间强加给他的所有“罪名”一直不服,并同康生等人进行了坚决斗争。1976年粉碎“-”之后,他再次向中央提出了申诉。经多次复查,直到1979年2月14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召开全区有线广播大会才宣布了中央的决定:经中央批准,撤销中发[1967]407号文件,对由此造成的一切冤假错案予以平反。同时宣布:中央同意对文件中强加给自治区党政军领导杨静仁、马玉槐、朱声达等不实之词予以推倒。经中央同意,对1967年8月28日发生的所谓青铜峡“-叛乱事件”平反。
  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后的朱声达已年过六十五岁,1979年11月,中央决定让他任甘肃省军区顾问组组长、甘肃省政协副主席。1983年10月,朱声达离职休养。
  离职休养后的朱声达,对“文革”期间强加给他的“罪名”虽然平了反,但对将他降职的错误决定未予撤销,正军职并没有恢复仍心有遗憾,曾向组织提出请求。直到1985年1月中旬,他在病危弥留之际,-才下达了撤销过去降职的错误命令,晋升他为正兵团职(从离休之日算起)的命令。然而,此时朱声达已处于人事不省的昏迷状态。但这对守候在身边的其夫人杨志坚及已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的长子朱曙光等家属也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1985年1月21日,朱声达在兰州病逝,享年七十岁。骨灰安放在西安革命烈士陵园。2015年5月12日,我在张金镇土地口村采访朱声达嫡孙女朱玉珍等人时,她们提出了一个极朴实的小要求,希望潜江市有关部门能在朱声达家乡为他立一块碑,让戎马一生的老将军能魂归故里。
经历历史事件
朱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5年)去世的名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人物介绍
潜江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潜江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