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省 > 仙桃人物

张难先


[公元1873年-1968年,民主革命家、爱国进步人士]
张难先
  张难先(1873-1968):廉政先锋
  张难先年轻时候就不安分,总爱替穷人出头,沔阳知州俞成庆恨之入骨,污他是革命党。谁知他大堂之上大呼小叫:“我的同党就是俞成庆!”把个俞大人吓出了一身冷汗,生怕受牵连,骂他是疯子,赶出了事。后来到武汉投身革命,疯得更厉害了。先办“科学补习所”,后闹“日知会”,拿官府当瞎子,张扬得不行,结果一败涂地,被捉进大牢。
  就算坐牢,张难先也坐得很有型。白天过堂,他自恃练过武功,一把揪住叛徒,把人家打成了植物人。晚上又装疯卖傻,讨了些酒肉,一边狂笑,一边写供词:“现我国大势,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外人虎视眈眈,时有鲸吞之欲,非革命无以救中国……请宫保从速赐我死刑,我谨延颈以待!”这哪是供词,分明是檄文嘛!可是宫保大人张之洞爱不释手,读了又读。不仅不恼,反而夸他是国家一流人才,文天祥再世,史可法重生,有心开脱他,待沔阳名流黄福出面具保,便送个人情,把人放了。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张难先是个怪人。这种人天不怕地不怕,不按常理出牌,能获得广泛的尊重,但往往曲高和寡,跟朋友很难相处。武昌首义时,张难先就得罪了不少战友。他嫌李亚东贪图富贵,嫌胡瑛势利浅薄,嫌季雨霖刚愎自用,经常蹬鼻子上脸地教训人,搞得一个个下不了台,先后分道扬镳了。他也不想想,水至清则无鱼,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啊,能走到一起就是缘分。
  民国以后,张难先更是怪名远扬,跟严重、石瑛并称“湖北三怪”,搅得政坛不得安宁。这么难缠的一个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谁敢跟他共事呢?还别说,他的官运好得出奇,当过琼崖行政委员、-监察委员、广东省土地厅长、湖北省财政厅长、南京铨叙部部长,一直做到浙江省主席。只是哪个位置都干不长,要么是自己不想干了,要么是干不下去了,动不动就挂印封金,跑回沔阳老家灌园种菜。
  张难先的怪事很多,傅献瑞先生花了二十万字也没说完。各位要是有兴趣,肯定能挖到更多猛料,茶余饭后聊聊,兴许对改变世风有益处。
  就说他在浙江的事吧。张难先当省主席,是蒋委员长钦点的。他那副倔脾气,铁杆朋友李济深都受不了,-领袖汪精卫也怕了他,未必老蒋不知道?其实老蒋有老蒋的苦衷,要把中国这个烂摊子收拾好,需要各方面捧台,张难先这样德高望重、赤胆忠心的清流必不可少。还有一条,是图个放心。张难先当官,从来都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相信他离任的时候,杭州的地皮不会少一锹,西湖的水也不会少一瓢,换成别人,那还真难说。
  可是张难先是个拿鸡毛当令箭、拿棒槌认针的人,一到任就自行其是,谁的面子都不给,让老蒋大跌眼镜。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浙江是老蒋的老家,两口子常回家看看。这一看非同小可,耗费钱粮无数,0-也踊跃陪同,打伞的打伞,开道的开道,兴师动众,鸡犬不宁。这次张难先前脚到任,-后脚就来了,带着母亲和一大帮子随从到处观光,在西湖住了六天。张难先装作不知道,趁黑出城到乡下检查工作,等客人走了才回来。半个月后,老蒋也来了,例行公事地给大伙训话:“国难当头,大家要艰苦节约,共赴国难……”张难先带头鼓掌,没等他把空话套话讲完,来了个突然袭击,把一叠报销单据朝主席台上一放,故作镇静地问:“这是夫人和老太太一行的开支,共计一万三千七百八十三块九,请示总司令,这笔钱谁给报了?”老蒋难堪极了,拍案大骂:“简直岂有此理!要他们自己出,不能从国库开支一分一厘!”骂完一溜烟走了,饭都不肯吃。看把人家气的!
  不顺心的事还在后头。回到南京,老蒋给张难先发了一封电报:“国民0拟委任蒋伯诚浙江省保安处长,周象贤为杭州市市长。”这两人名声不大好,如此安排难以服众。张难先回复道:“蒋主席,国府对蒋、周之任命,浙人议论纷纷,请主席裁定是否撤销原议,另择人选。”老蒋十分恼火,堂堂国家元首,连一个小小芝麻官都无权任命了吗?跟着又来一电:“任命已下,毋庸多说。”张难先还是不听,以“挂冠而逃”相要挟。老蒋哭笑不得,只好作罢。
  以后的合作也不愉快,老蒋的思想贯彻到浙江,多少要打点折扣。最不能容忍的是,“九一八”事变时,张难先不理解“攘外必先安内”的良苦用心,竟然要求老蒋通电罪己。这下把老蒋整明白了,张难先这种人啊,真是有不得无不得,少不得多不得,你把他当人,他做鬼吓人。所谓的清官,都只能装装门面,书上写写戏里唱唱还是可以的,真刀真枪的时候,还是离不开有手腕有势力的政客。
  老蒋一纸公文,下了张难先的课。但没有一棍子打死,留了后路。平时没他什么事,有困难第一个想到他。因为他有个常人不及的优点,就是廉政。
  张难先抓廉政建设很有一套。他嫉恶如仇、铁面无私,皇帝老子都不认,谁让他难受一阵子,他就让谁难受一辈子,因而所到之处,令行禁止。
  有一则“西子湖捉花船”的故事,挺有趣。张难先主政杭州时曾发了个通告,杜绝公款吃喝,行政-不得游西湖。这可是件要命的事,上上下下都骂他“老古董”。张道藩就是一个。此人是CC派的红人,此时正屈就浙江省教育厅长。当官的就盼着有应酬,虽然嘴上说酒是身体的敌人,色是刮骨的钢刀,但在官场上混,天天陪老婆吃盐菜豆豉,应酬一个没有,那就混得太栽了。所以陈果夫一来,他就往花船上引。哥儿俩悄悄下湖,关了舱门搂了小姐偷着乐。保密工作做成这样,还是被张难先发现了。几十岁的人,也不怕有个三长两短,硬是撑着小划子满湖赶,把张大厅长逼得走投无路,跳下船就跑,弄得一身泥一身水,鞋都掉了一只。第二天,张难先送了首歪诗给他:“宛转歌喉一串珠,好风吹送西子湖,缘何打浆匆匆去,焚琴煮鹤是老夫。”后来张道藩做了中央宣传部长,见了张难先还是大气都不敢出。
  打铁还要自身硬,张难先堪称廉政的表率,老百姓拥护,连敌人也是又恨又爱。在陆军参谋部工作时,家里没米下锅,他拒绝某军阀的资助,把马褂棉袍都当了,冻得直哆嗦。就算衣食无忧的日子,他也是一双布鞋,一身布衣,粗茶淡饭,土里土气,以致常常被人冒犯。
  抗战初期,何成浚再度担任湖北省主席,力邀张难先出任财政厅长。走进灵山窝,就见张难先在后院施肥,屋里摆了一张旧书桌,几把旧木椅,绳子上挂满了苞谷、豆角,完全是农家小户的样子,哪像封疆大吏的府邸呀!这位何主席以前出了点经济问题,张难先多次-老蒋要枪毙他,他还记恨,现在折服了,红着脸说:“老先生,都怪我有眼无珠啊!”
  后来张难先不愿意出来工作了,主要是看不惯。四六年,晚辈杨显东向他请教,他说了两句大实话:“如无-的-腐败,0无词可借;如无0的强邻压境,美国人也不会如此救援蒋介石。”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不过老蒋还是惦记着他,得知他生活困难,特意聘他为-顾问,享受特级上将的一切待遇。可他不领情,把聘书退了,惹得老蒋骂不绝口。
  张难先也以权谋私过一次。辛未年大水,他从浙江卸任,匆匆赶赴沔阳,甘当县府小秘书,帮助家乡人重建家园。眼见千年州府之地荆棘丛生,一片荒凉,老百姓宁愿逃荒也不愿回乡种地,不禁潸然泪下:“辛亥革命到现在多少年了,人民盼望的好日子,还只是一个梦啊!”为了整修堤防,他亲自跑到省垣,找汉江工程局化缘。本来东荆河不是汉江工程局的培修范围,但看在张难先的面子上,还是拨了一万元。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做违反原则的事情。
  张难先(1874-1968),沔阳张沟接阳人,名辉澧,字义痴。清末投湖北陆军第八镇士兵。1904年(光绪三十年)发起组织科学补习所,进行革命活动。1905年加入日知会。1907年拟响应萍浏醴起义,在沔阳被捕,保释后加入文学社。1911年参加武昌起义。曾任-0铨叙部部长、浙江省0主席。抗日战争期间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湖北省0委员兼民政厅厅长。抗日战争末期,在中国0的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逐渐转向支持民主活动。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0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建国后,曾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著有《湖北革命知之录》。
  张难先平生愤世疾俗、特立独行,时人以“怪人”呼之。他曾白日手提灯笼见蒋介石,声称“暗无天日”;他在卸任铨叙部部长时,在顶头上司、-院长戴季陶为其饯行的宴会上,当面痛哭戴的尊孔读经之道;“九一八”事变不久,他因通电蒋介石下野而被蒋摘去浙江省主席的桂冠;武汉解放之际,张大闹华中“剿总”,白崇禧挨骂赔礼,更是大快人心。
张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7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8年)去世的名人:
仙桃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仙桃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