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省 > 青岛 > 即墨人物

于兴邦


[公元1956年-1981年]

   于兴邦,1955年出生于山东省即墨县城关镇中山街。1972年12月参加工作,在张店铁路工务段当工人。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于兴邦认识到养路工作也是革命的需要,决心继承铁路工人的优良传统,做一个铁路线上的螺丝钉。他在入路的决心书上写道:“我要求到最艰苦的岗位上去工作,党把我放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干好。”
  刚入路时,于兴邦学的是锻工。每天早晨,他总是提前到车间,推煤、点火,做好开工准备;下班时,他抢着清点工具,整理场地,打扫卫生,为师傅打水。当时他个子小,体力差,抡不动八磅大锤,就请师傅为他做了个六磅锤,抽空就练,胳膊肿了,手上起了泡也全然不顾。
  1974年以后,领导上安排于兴邦干桥梁工。这个工种要露天施工,登高作业,风里来,雨里去,比在车间干锻工艰苦,但于兴邦愉快地服从了分配。1975年春天,他们在杜科施工,住地离施工点1公里路,每天来回要带不少工具,最重的是一根15公斤的橇棍,于兴邦每天抢着扛。施工一个月,他扛了30天。
  每年夏季,给桥梁喷漆除锈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施工人员要身穿厚厚的帆布工作服,头戴防护面具,在近40度的高温下登高作业:手抱七公斤半压力的漆枪,脸被灼热的钢板烤着,干不了一会儿,就要汗流浃背。许多体力较强的工人也干不上一小时。可是,于兴邦总是争着干这项工作,经常在上面坚持干两个多小时,最后在大伙的一再催促下才换下来。他下来时,浑身早被汗水湿透了。
  于兴邦廉洁奉公,公私分明,对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不徇私情,勇于批评斗争。1974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他被雷雨声惊醒,猛然想起院子里露天存放着几吨水泥。他随即翻身下床,来到院中,边遮盖边呼喊工区同志们,大家一齐动手把水泥盖好,减少了国家损失。
  博兴桥梁工区兴建职工宿舍,于兴邦负责收发物料,并给民工记工。包工队负责人想让于兴邦多发料,多记工,就多次买酒菜请他吃喝,但每次都遭到于兴邦的拒绝。他说:“吃人家的嘴短。咱不能为了自己,让国家利益受损失。”
  1974年前后,班组管理工作不够严格,比较混乱,个别人乘机损公肥私,拿国家材料。一天,于兴邦发现木料少了一部分,立即向党支部作了汇报,并在领导的支持下,连续几个晚上不休息,终于查到并追回了被盗的28根木料。
  1974年至1977年间,于兴邦在张(店)东(营)线博兴桥梁工区担任轨道小车司机。在这期间,他严格按规章办事,保证了施工安全。1975年3月的一天早晨,他驾驶轨道车载着8名同志和沙石料去陈户桥施工。中午准备返回时,工长发现与车站联系要点的挂线杆被人拿走了,与车站联系不上。按规定,轨道车没有点不准行驶。工长就找于兴邦商量,想把车开到前面道口,再向车站要个点回去。于兴邦向工长讲了规章制度,不同意这样做。工长有些着急地说:“这么多人饿着肚子,开吧,出了问题我负责!”于兴邦回答说:“不能开!违反规章的事,谁也不能做。我宁可在这里看护一夜轨道车,也不能无点开车。”最后,他们从生产队借了竹竿、电线,向车站要了点,才返回工区。
  1976年5月的一天,于兴邦开着轨道车,载着12名同志从博兴去陈户。当轨道车行驶到陈户站外道口约150米地方,突然发现道口栏杆没有落下。为了防止意外,他采取减速措施。在即将接近道口时,突然一辆拖拉机窜上线路,由于他早有思想准备,立即采取紧急制动。拖拉机擦着轨道车前部开过去,车上12名同志安全无恙,防止了一起严重的伤亡事故。
  为了保证行车安全,工区决定几座大桥每天派一人巡守。大桥离工区远,往返不方便,连热饭也吃不上,责任又重大,许多人不愿意干这个活儿。于兴邦却不计较个人得失,总是主动承担这项任务。仅1981年1月至8月,他共替别人值班巡桥70多次。
  于兴邦兄妹6人都有工作,家庭生活较宽裕,可是他从不乱花钱,把自己每月的生活费控制在15元以下。他从不把心思用在追求吃穿打扮上,平时一身铁路蓝制服,干干净净,朴素大方。他穿的那双胶鞋上面已经补了好几处,还舍不得扔。用的被褥还是他入路时从家中带来的,被子上面已经打了几个补丁。大家都知道他有两件“宝”:一件是用41块边角布料缝制的枕头套;一件是用164块边角布料拼接而成的床单。这两件东西是他母亲在他入路时亲手缝制的,他不舍得丢掉。同志们都赞扬小于是艰苦朴素的模范。
  1979年,于兴邦与附近某工厂一位姑娘交上了朋友,两人情投意合。在两年多的交往中,他经常把自己买的一些书送给姑娘看,把载有“人生意义”讨论文章的《中国青年》杂志介绍给姑娘学习。看到报上刊登的几个年轻姑娘扫大街的报道后,他对女朋友说:“如果人人都有这样美的心灵该多好啊!人活着要有一个正确的目标。为个人活着,为金钱卖命,最不值得。从金钱里找不到真正的幸福。”他俩约定在1981年国庆节结婚,勤俭办婚事,不去上海,不逛北京,回家看看双方的父母亲就回来。在筹办婚事的过程中,于兴邦不但没请一天假,还替别人值了不少班。
  1980年3月的一天,工区派于兴邦和另两个同志到明水车站附近去清理一个涵洞。这个涵洞直径只有08米,长约10米,里面淤积了大量的泥土污物。其中一个同志说:“咱只把洞口两头的土清清算了。”于兴邦却说:“别这样,要干就把它彻底清理干净。”说完,他第一个钻进涵洞,那两个同志也就跟着钻进去了。由于涵洞很小,人只能在里面猫着腰干。泥土污物一翻动,洞内尘土弥漫,呛得喘不过气来。他们3人连续干了7个多小时,才完成了清理任务。从洞里爬出来时,个个都是尘土满身,简直难以辨认了。
  于兴邦在努力工作的同时,还特别重视业务学习。他除了经常向师傅请教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在宿舍里认真自学,笔记写了一本又一本。对一些难记的规章,他写在自己的手上,有空就看。有时回到家中,他把规章条文交给弟弟,让弟弟来考自己。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业务水平不断提高。在一次班组业务学习中,大伙对一个问题有不同看法,一时难辨谁是谁非。于兴邦当即把一条有关的规章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解决了问题,同志们都很佩服。在全工段技术考核中,于兴邦连续三次取得90分以上的好成绩。
  1980年春季的一天,于兴邦在胶济线309大桥值班,有位老大娘正在桥中心行走,对面开来的列车忽然一声长鸣,吓得她坐在道心,不知所措。列车飞速地驰近桥头,情况万分紧急。就在这时,于兴邦奋不顾身地冲上桥面,火速把老大娘拉到人行安全便道上,防止了一起伤亡事故。
  同年冬季的一天下午,狂风怒号。309大桥附近生产队的一名社员,推着自行车从桥面上通过,只顾低头顶风向前走,没有发现即将驰近的列车。正在值班的于兴邦飞步奔向桥面,将行人及自行车推出铁道,并用自己的身体将行人紧紧护住,列车从他的身旁呼啸而过……
  1981年9月6日,于兴邦值班巡守胶济线上的孝妇河大桥。下午3点50分,青岛至上海的134次旅客快车要从桥上通过。于兴邦提前来到大桥上,清查了桥面,站在桥东头迎接列车。但是,当列车距桥头约400米的时候,附近的马尚乡马尚二大队53岁的女社员傅长英抱着孙女,领着孙子和两个侄儿,从西头登上大桥,顺着铁路向东走去。这是一座单线铁路桥,约10米高、100米长,桥面狭窄,一向禁止行人通过。于兴邦向西一望,见傅长英等人走来,就急忙连声高喊,然而桥上的老小5人却毫无觉察,只顾低头走路。于兴邦迅即展开手中的信号旗,向列车发出停车信号。司机在距桥头约90米的地方紧急制动。可是,巨大的惯力驱使列车仍以高速扑向桥头,一场严重的伤亡事故倾刻就要发生。千钧一发之际,于兴邦跃身冲上桥面,挥舞双手,边跑边喊:“快躲开,车来了!”行人听到呼喊声,猛一抬头,立即明白了面临的危险。傅长英祖孙3人转身紧贴在大桥南侧主梁上,她的两个侄儿迅速卧倒在钢梁连接处的桥墩上。几乎与此同时,列车呼啸而过。老小5人得救了,但于兴邦却壮烈牺牲了。
  于兴邦牺牲后,人们发现了一本他生前学习过的《中国青年》杂志。在该刊一篇部致人生意义的思考者的文章中,于兴邦密密麻麻画了许多线。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于兴邦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山东省人民政府于1981年11月26日追认于兴邦为革命烈士;共青团山东省委、共青团全国铁道委员会和共青团济南铁路局委员会,分别追授他“优秀共青团员”和“模范共青团员”荣誉称号。
  

于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5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1年)去世的名人:
即墨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即墨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