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 宁波 > 鄞州区人物

项松茂


[公元1880年-1932年]

   项松茂(1880~1932)
  
  名世澄,别号渭川,浙江鄞县人。14岁至苏州当学徒。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任上海中英药房会计,后任汉口分店经理、汉口0董事。清宣统三年(1911年),返沪任五洲药房总经理,直到民国21年(1932年)。在这期间,曾亲赴日本考察药业,并派人赴欧美学习,引进先进技术。民国6年,开办天津五洲药房支店,并以资金和产品帮助建立伯特利医院和福幼医院。民国10年,盘进原德商上海固本肥皂厂,易名为上海五洲固本皂药厂(今肇嘉浜路上海无线电四厂),首创亚林臭药水、东吴药棉、甘油、牛痘苗、人造自来血和国产固本肥皂,成为中国西药业设厂自制药械之先驱。他还编印《卫生指南》一书,宣传医药知识。民国18年,向大丰工业原料公司、开成造酸公司和上海新亚药厂等13个企业投资,兼任董事。民国20年,又与邬志豪筹组宁波实业银行,与高思洪承办沪闵南柘长途汽车公司,任经理兼董事。同时先后任上海租界华人纳税会理事、上海市0议董、中国国货维持会执行委员、华商皂业公会主席等职。由于五·四反帝-,大力倡导国货,加上五洲厂肥皂质好价廉,销量大增,引起英商祥茂洋行的妒恨,成为势必拔去的“眼中钉”,提出愿付高于五洲厂总资产的代价,收买全部生产资料和商标,遭到项松茂的严正拒绝。英商收买不成,随即将祥茂肥皂跌价倾销,妄想迫使五洲厂倒闭。项松茂针锋相对,毅然削价销售固本肥皂,并将制药部的利润来贴补制皂部,保住企业,并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使五洲固本肥皂成为名牌畅销产品,挫败了英商垄断皂业市场的企图。
  九·一八事变后,项松茂积极投入抗日救国运动,任上海抗日救国委员会委员,代表五洲和其他5家药房登报声明“不进日货”;并将厂内全体职工编组成义勇军第一营,自任营长,聘请军事教官严格训练,规定职工下班后军训一小时,积极备战,从而招致日军仇视。他自撰联语:“平居宜寡欲养身,临大节则达生委命;治家须量入为出,徇大义当芥视千金。”同时对“攘外必先安内”的政治主张深表忧虑,他曾应著名画家孙雪泥之请,在生生美术公司印制的《抗日月历》上写了“煮豆燃萁,内争可耻”题词。
  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十九路军奋力抗击入侵日军,伤亡极大。项松茂接受生产军用药品任务,亲自督促日夜加班赶制,供应前线急需。其时,位于北四川路老靶子路(今武进路)口的五洲大药房第二支店,靠近战区,由11位职工留守。1月28日傍晚,有日军军车驶近该店,遭我爱国志士狙击。次日上午,日军和浪人包围该店,强行闯入搜查,发现义勇军制服和抗日宣传品,即将留守职工全部捕去。项松茂闻讯后,义愤填膺,决定亲往营救。同事们劝阻,他说:“11位同事危在旦夕,我不去营救,如何对全公司负责?贪生怕死还算什么总经理?”说罢登车而去,寻找营救途径。1月30日突遭日军劫持,押到江湾日军军营。项松茂面对日酋,怒斥日本侵略罪行。次日,项松茂惨遭杀害,并被销尸灭迹。11位职工亦同时被害。这一天是民国21年1月31日,五洲厂、店全体员工为了纪念这个殉难日,在店徽、厂徽上加刻“131”字样,并把试制出的牙膏也用“131”作为商标。
  项松茂以身殉国后,国民政府以“抗敌不屈,死事甚烈。”予以褒扬。著名进步人士史量才章太炎黄炎培等都曾撰文,高度评价项松茂崇高的爱国精神。1982年项松茂殉难50周年之际,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德珩写了“制皂制药重科研,光业光华异众贾;抗敌救友尽忠诚,爱国殉身重千古”的题词。

项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8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2年)去世的名人:
鄞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鄞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