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 > 平顶山 > 郏县人物

铫期


[][?-34年,东汉云台二十八将]

   铫期(?—34),字次况,汉族,颍川郡郏县(今属河南郏县)人。东汉大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铫期在冯异的举荐下投到刘秀门下,成为刘秀落难洛阳之时少数心腹之一,后来随刘秀平定河北,消灭了王郎及铜马、青犊等流民军,并长期镇守魏郡,为建立东汉立下赫赫功劳。历任偏将军、虎牙大将军、魏郡太守、太中大夫、卫尉。受封安成侯。
  投归刘秀
  铫(yáo)期身材魁梧,容貌威严。他的父亲铫猛曾做过桂阳郡的太守。铫猛死后,铫期为父服丧三年,因此,铫期至孝之名,闻于四方,乡邻都非常敬重他。
  更始元年九月,更始帝刘玄委任刘秀做司隶校尉,到洛阳去置办行宫事宜。刘秀路过父城县之时,经冯异推荐,铫期投到刘秀麾下,刘秀以前就听说过铫期的忠孝之名,所以马上任命铫期为贼曹掾(官名,掌管盗贼之事)。
  从行河北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十月,更始帝刘玄令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镇慰河北诸州郡。当时刘秀身边只有冯异、铫期、王霸祭遵等几十人。
  在一路北上的过程中,刘秀派他同冯异巡行各县,审理释放囚徒,抚养鳏寡。冯异和铫期在完成以日常任务的同时,还做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报工作,他们对河北愿意归附刘秀和不愿意归附的地方高级-做了一个秘密调查。最后,他们把品秩在二千石以上的高级官吏名单草拟了出来,秘密地上报给了刘秀。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十二月,王郎在邯郸称帝,下令追捕刘秀。正在蓟县(今北京市)的刘秀等人,由铫期开道,斩关落锁逃出蓟县,一直逃到信都郡(治信都县,今河北冀州市旧城)与太守任光会合之后,开始整顿兵马,讨伐王郎。铫期与傅宽、吕晏都被任命为裨将,皆归邓禹节制,攻略周边各县。邓禹首先命令三人分头去征兵。铫期带人到房子县(今河北高邑县西南)征来了数千兵马。邓禹看到铫期成果不小,就任命他为偏将军,分给他兵马二千人,傅宽、吕晏各数百人。邓禹回到信都后,向刘秀报告。刘秀很高兴,就命令铫期北上攻击真定(今河北正定县)、宋子(今河北栾城县东),征集士兵。后来,铫期连续攻克了乐阳(今河北石家庄市西北)、稾县(今石家庄市东南)和肥累(今河北晋县西)等地,局面逐步得到好转。
  血战巨鹿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三月,刘秀率军去攻打巨鹿城(今河北平乡县南)。巨鹿是邯郸的门户之一,如果拿下了钜鹿,邯郸就成了孤城一座,消灭王郎指日可待。所以王郎马上派遣大将倪宏、刘奉前来援救钜鹿城。刘秀一方面严令诸将加紧围困钜鹿,一方面亲率铫期的步兵部队以及景丹的数千突骑,迎击倪宏﹑刘奉。
  双方在钜鹿城外的南奱摆开了战场。刘秀令景丹率突骑作为预备队隐藏在林中,又令铫期率领步兵为先锋迎战。倪宏﹑刘奉的人多,气势极盛。铫期的步兵部队顶不住对方骑兵的冲击,一排又一排的军士被敌人杀死,伤亡惨重。此刻,偏将军铫期作为先锋率部在前面奋力抵抗,拼死狙击。铫期纵马突击,舞动手中的方天画戟,带领手下的士卒,奋力死战。在激烈的混战中,铫期亲手格杀敌军五十余人,锐不可当。然而,敌军势大,蜂拥而上,围住铫期一阵猛攻。铫期的额头受伤,血流如注。铫期飞速撕下头巾,将伤口草草包扎,裹创上阵,再次与敌军混战在一起。这时偏将军景丹亲率两千精锐突骑,犹如猛虎一般飞驰而来,直取敌军侧翼。倪宏﹑刘奉阵脚顿时大乱,全军大败,四散奔逃。[8-9]
  消灭倪宏、刘奉之后,汉军直直取邯郸,斩杀王郎。消灭了王郎之后,刘秀-行赏,分封犒赏诸将,偏将军铫期,由于在平定王郎之变中战功卓著,特地被晋升为虎牙大将军。
  博平扬威
  消灭王郎之后,活动在河北的流民军成了刘秀的主要威胁。更始二年的夏秋之间,铜马军在河北一带的活动越来越猖獗,甚至深入到钜鹿郡漳河北岸的鄡县,大有饮马漳河,南攻钜鹿之势。刘秀率部铫期诸将星夜北上,驰援鄡县。双方一交手,铜马军大败,分成几股向南逃窜。一部向正南方向流窜,他们渡过了黄河之后,屯扎于河内郡阳武县清阳亭(今河北清河县东南)一带。另外一部则向东南方向运动,进驻兖州刺史部辖区的东郡博平县(今山东聊城县北)一带。汉军也兵分两路,一路由刘秀亲自率领直扑清阳亭,一路由虎牙大将军铫期率领由鄡县出发,向东南方向追击,直奔博平一线。
  铫期率兵到了博平之后,与铜马军在博平城下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战。几十万铜马军倾巢而出,向汉军万余人发起了猛攻。面对铜马军的挑战,铫期与诸将奋起迎战,他率领着精锐骑兵与步兵混和组成的部队,与对手展开了殊死的拼杀。在铫期顽强的抵抗之下,铜马军虽然人数众多、凶悍善战,却一时半会无法将他其迅速吃掉。但是,铜马军人数上的优势太大了,汉军伤亡惨重,再也无法抵挡住对方的攻势,只好且战且退,一直败退到黄河边上。此刻,汉军面前是疯狂扑来、汹涌而来如蝗虫一般密集的铜马军,背后则是滔滔黄河。此刻,铫期所部汉军只剩下几千人,已经濒临绝境,再也没有退路了!面临绝境之时,虎牙大将军铫期显示出了超人的勇气和胆略。他挥舞着手中的大铁戟,第一个纵马而出,率领仅有的几千名汉军向铜马军发起了反冲锋。双方陷入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之中。随着战局的进行,铫期所部汉军越来越少,顷刻之间眼看就要被铜马军的滔天巨浪所吞没。突然之间,只听得西南方向杀声震天,一股剽悍的骑兵队伍杀进了铜马军的后队,如入无人之境。原来是刘秀来救援他了。
  在刘秀与铫期前后夹击之下,铜马军再也无法抵挡住汉军的猛烈攻击,全线崩溃。他们见势不妙,掉头就跑。他们的大队一路狂奔,向西南方向逃窜。铫期、耿弇等人穷追不舍。在清河国馆陶县(今河北邯郸馆陶县)境内,汉军追上了铜马军,铜马军再次遭到惨败。
  此时,流民军高湖﹑重连二部从东南赶来,与铜马军的残兵败将汇合。三股流民军合流之后,在蒲阳(今河北省完县)重新布置阵形,准备迎击汉军。刘秀亲率铫期、耿弇等部汉军与高湖﹑重连、铜马联军又在蒲阳再次展开了决战。这一次,高湖﹑重连、铜马联军被汉军彻底击溃,土崩瓦解,全部投降。
  消灭铜马军之后,汉军马不停蹄直扑射犬聚,赤眉别帅、青犊、大彤、上江、铁胫、五幡等部10余万流民军军正在射犬聚(今河南武陟西北)一带集中,尤来流民军亦驻扎于射犬聚以南。
  汉军扎营之后,青犊军前来偷营劫粮!铫期立即命人向刘秀大营请求增援,翻身上马,本部军马奋起迎击。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敌军,他挥舞铁戟,率领死战,手杀敌军数十人。在激烈的肉搏战之中,铫期身中三处刀伤,依然死战不退。正在交战之时,汉军的援兵也赶到了。青犊军看到汉军有准备,又畏惧、忌惮铫期的勇猛善战,于是下令撤退回营。
  经过铫期等汉军将领的拼死搏杀,最终流民军联军败散逃亡。
  平定魏郡
  公元25年(建武元年)六月,刘秀称帝,封铫期为安成侯,食邑五千户。
  汉军在击破流民军联军的时候,还乘机袭取邺城,斩杀了更始大将谢躬,占据了魏郡。为了迅速巩固魏郡,刘秀任命铫期为魏郡太守,仍行大将军事,负责处理有关重大问题。
  当时魏郡形势很不稳定:檀乡流民军、五楼流民军侵入魏郡的繁阳县(今河南内黄县北)、内黄县(今河南内黄县西北);同时,魏郡的豪强大族又反覆无常,时降时反;更始旧将卓京(一作卓原)等又密谋在邺城发动叛乱。铫期到任后,他首先发兵击破卓京,斩其将士百人,卓京本人逃亡,妻子儿女被汉军俘获。消灭掉这一势力之后,铫期又出兵打退进入繁阳、内黄的流民军,很快也清剿干净。在解决了明面上的敌人之后,铫期开始整治暗地里的敌人,也就是郡中的那些豪强大户。[17-18]
  魏郡的督盗贼(官名)李熊是邺城的豪族地主,其弟李陆曾密谋迎接檀乡流民军入城,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铫期,铫期开始没有任何反应,接连三四的告发之后,铫期召问李熊,李熊叩头认罪,愿与0俱就死。铫期说:“倘若当差不如做贼,你马上就可以带着0亲去依靠李陆。”然后,就派人送李熊出城。李熊出城,找到李陆,带着他到邺城西门请罪。李陆又惭愧,又感激,自杀而死。铫期嗟叹不已,命以礼埋葬,并命李熊仍任旧职。从此,魏郡人越发佩服他的威信。
  晚年生活
  公元29年(建武五年),光武驾临魏郡。以魏郡局势已基本稳定,调铫期回朝廷担任太中大夫之职,随光武到了洛阳。不久,又调任管辖宫廷禁卫军的卫尉卿。
  公元34年(建武十年),铫期病故,光武亲临治丧,赐敛服,赠以卫尉、安成侯印绶,谥封为忠侯。

经历历史事件
同年(公元34年)去世的名人:
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人物介绍
郏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汉代人物专题
汉代相关影视剧
郏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