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省 > 仙桃人物

阙龙


   阙龙本名段龙,杜柳人。爷爷当过长毛,随陈苦鸹子打沔城,死于清兵之手。老爸是个佃户,忙时在地里刨食,闲时推一辆鸡公车吱吱嘎嘎跑副业。段龙乳臭未干就做裁缝,买不起案板和桌子,只能在簸箕上办公,人称“簸箕裁缝”。为了实现“超人”梦,他到仙桃镇上拜师习武,直练得力大如牛,体壮如虎。小裁缝一眨眼变成大帅哥,被沙嘴一姓阙的独生女看中了,做了上门女婿,改名阙龙。
  沔阳十年九水,粮食是个大问题,地主老财经常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阙龙天生一副侠义心肠,性格刚烈,爱打抱不平,是沙嘴青年的偶像。他要是出头,没有不响应的。某年闹饥荒,阙龙实在饿得不行,咬咬牙铤而走险了,带领一帮阶级兄弟,敞开肚皮吃大户。后来吃油了嘴,胆儿越来越大,竟然开仓放粮。大伙儿仗他的势,背着口袋搬着箩筐排队分米,搞得跟人民公社分红似的。社会上反映强烈,有的说幸好龙生沙嘴,倘若生在通海口,龙归大海,那就成正果了。有的说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长毛的后代自然是个大逆不道的东西。
  阙龙遭官府通缉,不得已到武昌投军。不来不怪,来了受戒,军营生活很苦,同去的伙伴受不了,偷偷跑回沔阳,抓起来死在牢里。阙龙不仅坚持下来,而且积极要求进步,很早就入了军队同盟会,也就是后来的文学社。文学社不谈文学,谈军事,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推翻满清。阙龙对-兴趣不大,最爱听刺客的故事,什么荆轲刺秦王啊,什么张良误中副车啊等等,巴望着哪天化身飞檐走壁的大侠,一剑刺死狗皇帝,多省事!听说美男子汪精卫胆大包天刺杀摄政王载沣,在牢里吟出“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豪言壮语,他万分仰慕,常对人说:“要是能到狱中跟汪精卫讨论刺杀的诀窍,那才是平生最大的快事啊!”
  说话间,辛亥革命爆发了,阙龙是混成协第四十一标的代表,任务是配合第三十一标占领蛇山,掩护炮队。但八月十九那晚风云突变,起义提前了,武昌城乱成一锅粥,火光四起,炮声震天,革命党人纷纷到楚望台领取子弹,然后集合队伍跑步前进,向藩署进攻。经过阅马场银元局时,阙龙和弟兄们眼睛里看的脚底下踩的,全是银元和铜板,却不见一人停步弯腰。不佩服不行啊!要是像现如今“一切向钱看”,真不知会搞成什么模样。守藩署的是统制张彪,非常顽固,一面在保安门指挥-,一面从城墙上降下一块白布来。初看以为是白旗,再一看,却是一张措辞严厉的布告:“治军不严,招致叛变,尔等稍有天良,各归原营,不咎既往,否则玉石俱焚。”阙龙生怕军心动摇,飞身上前,施展壁虎神功,哧溜哧溜上墙,一把扯下布告,而后仰天狂啸,怒骂张彪。他没把枪子儿当回事,枪子儿也不客气,砰地飞过来一颗,击穿面颊,顿时血流如注。这小子真是条好汉,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指挥冲锋,起义军士气大振,一鼓作气占领了藩署。
  阙龙一战成名,都说他是当世豪杰,堪比曹操帐下的许褚。出院后,黎元洪留他担任卫队长,保卫都督府。安襄郧荆招讨使季雨霖奉命西征时,点名找黎元洪要人,请他当先锋。
  西征军在汉口吃了败仗,只剩六十几人了,乘坐两只小火轮,冒雨赶到仙桃镇,仓促间找了个善堂充当行辕,暂作休整。兵微将寡,不能有所作为,季雨霖就请张难先、杨玉如出面说项,把京山的刘英、汉阳的李亚东、汉川梁钟汉都招至麾下,再加上旧部刘佐龙,足有万人,一时军威赫赫。农历十月十六,部队到达沙洋,宜昌的唐牺支派人来借大炮,说是荆州城久攻不下,请求友军增援。季雨霖自己都捉襟见肘,哪来的大炮送人呢?阙龙说:“我到省里搞些来。”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进谗言,说阙龙这一去,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季雨霖说:“云波决不负我。”阙龙果然给面子,冒死到武昌请来几门土炮,还筹集到若干现洋,大大稳定了军心。
  后来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季雨霖跟唐牺支翻了脸,派阙龙奇兵偷袭。阙龙不干,哪有革命军打革命军的道理呢?后来沔阳人江炳灵从中调停,两军才握手言和。但季雨霖此后耿耿于怀,有天问张难先:“阙龙翅膀硬了,不听话了,你说怎么办?”张难先说:“人是你请来的,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季雨霖这人有点情绪化,失意的时候烂泥扶不上墙,得志便猖狂,所以一般人跟他合不来。张难先和杨玉如为免灾祸,先后离去,阙龙死心眼,还是跟着他干。
  一九一二年九月,南北议和,天下已定,阙龙因功升为少将。他想多学点东西,就效仿汪精卫,遵守“革命成功后,一不做官二不做议员”的诺言,功成身退,到日本留学去了。不料袁世凯野心膨胀想当皇帝,不仅排斥革命党人,还把宋教仁谋杀于上海。阙龙大怒:“早就猜到袁大头不是好人,我要以牙还牙,杀掉这个丑恶的巨0,以应国人的希望。”随即潜回国内,图谋刺袁。由于此前吴虎头、程泽湘等人行刺失败,袁世凯有了警觉,防范甚严,阙龙在平津一带盘桓多日,无法下手,只得回到沔阳,在沙嘴乡下隐居。乡亲们说:“你发了财,应该买田置地起洋房子啊!”阙龙说:“我要是想发财,十万百万都有了,不过我没有发财,我要继续革命。”举人杜康鹤给他提议:“你名为龙,不宜困居沙嘴,要找一个有水的地方才行。”阙龙信了,搬到仙桃镇小河街也就是现在的建设街,租彭老幺的房子住下来,聘秀才朱咏麟为师,苦读诗书。大家都说,龙得了珠,一定会飞黄腾达。这话阙龙爱听,武艺练得更勤了,在石码头谢兴发丝花行办了个临时武馆,经常带着鄢玉林等一干徒弟打沙袋、举铁锁、翻筋斗。阙龙的双刀绝技出神入化,舞起来只见刀光不见人,难怪想当刺客。
  一九一五年底,袁世凯公开称帝,阙龙到武汉田桐会合,准备再图大举。这边还没动手,那边袁世凯等不及,不几天患上尿毒症,自己挂了。以后的日子也不太平,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正应了中山那句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阙龙在陆军部和大元帅府当了两年官,又回沔阳组织0军。都是黄荆口、沙嘴、杜家柳一带的青年,两百多号人,没有步枪,只有长矛、大刀、鸟枪、土炮。
  阙龙的第一个动作,是打仙桃水警。冬月十七拂晓,他们兵分三路,向仙桃进军。一路攻财神庙,一路攻油榨湾,一路攻龙华山正街。鄢玉林在竹货街纵火,烧毁了湖南会馆紫云宫和几家竹木行,楠竹0起来噼啪作响,水警如惊弓之鸟,跑得快的泅水到仙北去了,没跑的都当了俘虏。这一战大获全胜,缴获炮船六艘,步枪十二支,小炮两门。
  第二天季雨霖捎了个信来,要他星夜赶到沙洋议事,成立0联军司令部。阙龙党性强,组织上一召唤,屁颠屁颠就去了。本来约好跟汉川梁钟汉会师仙桃的,梁家军迟了两天没赶到,汉口的杀人魔王朱兆雄先到了。水师不经打,朱兆雄的混成旅却不是好相与,一来就大开杀戒。他疯狂搜捕沙嘴农民,不管有招无招,全部当土匪收拾,打得缺胳膊断腿,用箩筐抬出去砍头。那时候没电话,梁钟汉的哥哥梁辉汉不知情,仍然带兵前来,被朱兆雄半路截杀,剖腹挖心而死。阙龙得知仙桃出了事,痛得晕死过去,日日思量报仇雪恨。
  革命队伍里也不尽是好人。襄阳镇守使黎天才觉得季雨霖影响到自己的威望,动了杀机,除夕之夜请了一桌鸿门宴,把季雨霖、阙龙、卿定福、毕壮飞骗到钟祥,趁他们熟睡时踹门而入,乱枪打死。可怜阙龙还没过上一回刺客的瘾,却窝窝囊囊地死于刺客之手,多不值啊!
   阙龙(1885——1918)字云波,沔阳沙嘴人。辛亥首义功臣。1912年领少将衔,1913年刺杀袁世凯未果,隐居沔阳。后任陆军部咨议,大元帅府参议,1917年于沙嘴起义,消灭仙桃水师。1918年2月11日在钟祥被害,葬于兰台书院附近,年仅33岁。
  

阙姓名人堂
仙桃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仙桃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