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省 > 仙桃人物

李淑卿


[公元1892年-1951年]

   李淑卿(1892——1951)沔城人,原名运宝、淑贞,字文华,号清真子,曾从夫姓刘,改名刘一。回族,祖籍广东,其父曾在湖北为官。幼时聪明,容貌超群,辛亥年入共进会,协掌军机要务。首义后任军0总监察处监印官。曾与在京湖北人士合组《丙辰俱乐部》并出版刊物。讨袁时,随刘赴沪。1917年随刘公至襄阳组织0军,支持孙中山,被吴佩孚打败,退至鄂西。1920年刘公殁于上海,乃孀居襄阳。李无子女,靠侄辈供养,1951年病逝。
  薄命红颜李淑
  李淑卿的故事太离奇了,让人乍一听就像是瞎编的。所以我不得不预先声明: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得相信事实。
  李淑卿是遗腹子,出生在沔城下关街龙家湾。祖籍广东,父亲在湖北为官,死于天平天国之乱。母亲流落到沔阳,靠做针线活过日子。虽说生活贫困,营养跟不上,但天生一副美人胎子,豆蔻年华时出落得如花似玉,经常招惹狂蜂浪蝶,不胜其烦。她上过两年私塾,识文断字,能歌善舞,深受劝学所长的喜爱。同学皆为之痴狂,送上雅号,谓之“沔阳监学”。
  十八岁那年,李淑卿上了媒人的当,嫁给卖牛肉的丁某。州城里的人都很惋惜,好一朵鲜花,偏偏插在牛粪上了。“牛粪”消受不起,不久暴病身亡,丁家人告她谋杀亲夫,-连夜逃命。夜幕漆黑,有如鬼魅,李淑卿害了怕。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能跑到哪儿去呢?算了,与其捉到受-,还不如死了干净。行前准备了一包 的,狠狠心吞了,可是分量不足,没死成。天亮苏醒过来去投河,又被小伙子们见义勇为了。这么漂亮的女子,谁忍心看着她死呢?
  李淑卿寻死无门,忽然想通了。我傻呀我!我没杀人,干吗要逃,干吗要死呢?于是返回州城投案,陈述冤情。原告拿不出证据,州官便没有用刑,暂时关在大牢。后来搞了个庭外和解,丁家人索要一千两纹银销案。这可是个天文数字啊!孤儿寡母的,哪有这么多钱呢?沔阳教育界看不下去,出面斡旋,把标的降到了四百块银元。四百块也难哪,全部家产折卖,才值二百七十块,还差一百三。宣判那天,书吏高声吆喝:“犯妇发配,须给官价一百三十块,有谁愿领哪?”话音刚落,就有一人抢着掏钱,当堂具结,把人领走了。
  中标的这位是新堤富翁王老板。王老板捡了便宜,不免得意,屁颠屁颠地回新堤了。大伙儿都在戳他的脊梁骨,多好的女子啊,这个糟老头怕是不配享受哦!这话又说中了。王老板家是有老婆的,大老婆把李淑卿当眼中钉,千方百计要除掉她。第一套方案,是准备找人贩子绑了她,老板问起,就说0私奔了。可是老板长时间不出差,迟迟不能行动,等不及了,就着手第二套方案。李淑卿有喝豆浆的习惯,大老婆就叫人在豆浆里下了毒,一大早送到床边。也巧了,李淑卿没洗没漱,正在梳头,王老板怕凉了坏肚子,替她喝了。这不是找死吗?喝完就一命呜呼了。李淑卿是过来人,心知有异,装着没事人似的,出了门就飞跑,跟母亲会合,一船搭到了汉口。
  俗话说,有钱的汉口,无钱的汉坑。母女俩举目无亲,站在江边流泪。刚好一学生经过,听到沔阳口音,就停下来细看。咦!这不是沔阳监学吗,怎么搞成这样了?学生带她们过江,介绍到武昌胭脂山沔阳会馆,把老乡同学都喊来,凑了些钱为母女俩压惊。
  这事传得飞快,革命党人杨玉如听说了,以为是杜撰,就约了同乡杨时杰、李作栋到沔阳会馆看个究竟。一见之下,惊为天人。随即安排住宿,送上生活费用,还许诺她到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出门时,杨时杰笑他:“老兄如此慷慨,莫非有金屋藏娇之意?”杨玉如正色道:“奇货可居呀!这个女子绝非寻常之辈,可以为革命所用,将来成就也许在你我之上。”以后聚会密议,都在此处,李淑卿尊杨玉如为叔,自觉为革命奔走。
  没多久,襄阳人刘公到汉口来了。杨玉如大喜。刘公是共进会骨干,家道殷实,多次资助孙中山。武昌起义正差启动资金,这不是天上掉下个金元宝吗?杨玉如把刘公安顿到雄楚楼,就用言语撩拨,撮合他找个女学生照顾生活。刘公嘴硬,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都三十岁的人了,还能找女学生做如夫人吗?等到跟李淑卿见了面,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听她的谈吐,看她的做派,根本不像个乡下女子,枉他留洋多年,也很少见到这样的。尤其是一口略带粤音的沔阳普通话,悦耳动听,刘公骨头都酥了。改日再去,杨玉如就替刘公提亲。一方是衣冠楚楚的谦谦君子,一方是清丽动人的窈窕淑女,自然是天作之合了。李淑卿表了态:“全凭杨大叔做主。”
  婚事从简,母女俩把行李搬到雄楚楼就算过门了。几天后,杨玉如前去道喜,悄悄拉过李淑卿,叮嘱她留意一件事。原来刘老太爷还不知道儿子在闹革命,近日要汇一笔巨款来,几千上万两银子也说不定,是用来捐官的。刘公心里是什么打算还不明确,一定要督促他拿出一部分来做革命经费。
  李淑卿盯得很紧,汇票一到就通知杨玉如了。这刘公还真沉得住气,四五天了也不言语,不知是何居心,杨玉如急得直跳脚。那段时间,邓玉麟的同兴酒馆周转不灵,已经被兄弟们吃垮了;居正到庙里盗金菩萨也出了事。眼看要散伙了,还革什么命?哥几个跑到雄楚楼试探,假意问钱到账没有。
  刘公承认倒是承认,就是不拿出来。大伙儿有气了,咱们共谋革命,身家性命都不要,你怎么能藏着掖着呢?刘公不同意,我不是肉疼这几个钱,是怕你们乱花,还是我自个儿保管吧,能缓则缓,有急用找我拿呗。刘公其实是个忠厚人,没有弯弯肠子,只是不肯轻易相信人。一时吵得不可开交。李淑卿把包裹打好了,装作要摔门而去,气咻咻地说:“你到京城捐你的道台去吧,我跟着杨大叔他们闹革命!”刘公慌了手脚,忙把他拽回来,一个劲赔礼:“我拿我拿,我都拿出来还不行吗?”
  大伙儿忍不住笑了,许愿说:“革命成功了,保你做湖北都督。”
  有钱好办事。第二天,共进会、文学社两党合并,派居正和杨玉如到上海买 ,约定中秋起事。十月九日,刘公刚刚把家搬到宝善里,就出了“孙武0案”。起因是刘公的弟弟刘同不小心把烟灰弹到 里,引起0,惊动了清廷,到处抓人。彭刘杨三烈士就是为这事被害的。刚好两口子不在家,李淑卿叫刘公暂避,只身跑回宝善里探听消息,一进里弄就被捕了,关在武昌模范监狱。
  还好,只坐了一夜牢,第二天武昌起义爆发就出来了。军0成立后,李淑卿担任了总监察处监印官,成了军0第一个妇女干部。革命成功了,李淑卿也更努力了,以后凡是妇女投身革命,都由她亲自考核。当时很多革命家意志薄弱,转过身子就腐败了,黄脸婆们也变成了官太太,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总嫌李淑卿不给面子。没办法,只好在《中华民国公报》上登了一则启示:“每日在抱冰堂与各姐妹接谈,不周之处,尚祈鉴原。”
  


下一名人:肖赞何
李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89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1年)去世的名人:
仙桃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仙桃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