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建省 > 泉州市 > 安溪县人物

林嗣环


[][公元1607年-1662年]

   林嗣环,字起八,号铁崖,安溪赤岭人。明崇祯十五年(1642)举人,清顺治六年(1649)进士。
  顺治六年,尚可喜耿仲明二藩王,南征广东,嗣环随军南下。入广州时,尽释跟随南明的民众。历任广东提刑按察司副使,分巡雷琼道,兼理学政,驻节琼州。
  嗣环正直持躬,风裁严峻,在任多惠政。如禁锢婢、禁投充、禁株连、禁民借营兵钱等,得到民众称赞。琼州有个贼首罗成基伏法,财产没收入官,其中有些是被占的民田,税仍在民。嗣环力请清理,终于把民田清出,交还原田主。有一艘马伽沙商船,停泊珠崖地界,驻军主帅贪其财货,拟借故捕杀船主,没收船货。嗣环说:我以小小书生,蒙朝廷超级擢用,忝为副使,巡视海外,责在招徕远人,绥抚边区。像这种挑畔行径,嗣环誓不敢为。词严义正,主帅拗他不过,虽很恨他,也只得听任船主返国。琼州兵民杂处,当时巡抚李栖凤有贤声而兵较蛮横。有一次兵打居民,嗣环笞打那个兵而把居民藏起来。将领带队入署争闹,嗣环端坐不避,伸长脖子说:把我杀掉吧,还吵什么!我要是怕死,就不敢笞打你的兵了!将领无奈他何,只得乖乖地引队退出。藩王府曾派2人到嗣环公署言事,大模大样地骑马直上公堂,嗣环把他们拉下马,各打30大板。藩王大怒,亏得当地抚军婉词劝解,嗣环才得幸免。
  琼州有个高总兵,素为嗣环所鄙视。有一次,高某宴请嗣环,嗣环很迟才去,登堂一揖,便说太疲劳了,要休息一下,于是到别馆就寝,醒来已三更天了。那夜高总兵设筵演戏,尽情欢闹,这时有小优伶出来敬酒,嗣环问他是何处人?高某答是本州人。嗣环立即丢下杯筷,放声大哭,满座大为惊怪。高问这是干什么的?嗣环哭着说:我来监守琼州,琼民都是我的子女,你宴请我却叫我的子女歌舞侑酒,未免太侮辱我了!拂袖退席而去。此后,嗣环和高总兵互相揭发上报,奉旨各降四级。嗣环特制1块木板,漆红写上“钦降四级”的金字,派2个衙役,轮番高举,通报琼海的友人。有次他应巡抚宴请,入席便靠在桌旁睡了,直到筵席将罢,经同席者推动才醒,巡抚也只说他太疲乏而已。嗣环平生疏放不羁,诡异莫测,于此可见一斑。
  当时驻扎广东的尚、耿两藩王,阴有异志,多方筹集兵饷,嗣环建议实行屯田制,拂逆其意,藩王便共同嗾使当地军帅弹劾他,嗣环因被逮系讯问。嗣环毫不畏惧,痛斥藩镇种种不法行为。由此,移耿藩于福建,事在顺治十七年(1660)。嗣环也因此落职,便携家杭州,寓居西湖。
  嗣环博学工文,寓杭后,整天行歌纵酒于湖光山色之间,一时海内名流,如钱谦益吴伟业朱彝尊宋琬曹溶王士禄等,都折节订交,争相推重。王士禄称他有0大异于人:一是容貌,像李伯时画的罗汉,须眉奇古;一是文笔,峍屼俶诡之词,出入于孙樵、刘蜕之间;一是性情,在友朋欢宴或游山玩水之际,有时静如达摩面壁,忽而快论斗发,如惊雷起蛰,奇鬼搏人。嗣环亦自谓,除非乡先辈李贽,此外无人可类比了。宣城施闰章序其《湖舫集》云:“铁崖奇人也,为文章光怪百出,宁骇俗,毋犹人,其磊砢郁积不平之气,直欲排山裂石作霹雳声。”解放后出版的中学语文教科书中《口技》一文,乃嗣环文中最平易可解者,其奇诡文风,略可窥见。
  嗣环贫死西湖寓所,享年约60左右,由同年友为之殓葬于昭庆寺西5里龙潭;琼州人为立神主,祀于包拯祠中。著作有《铁崖文集》、《诗集》、《岭南纪略》、《海渔编》、《湖航集》、《荔枝谱》等。

林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60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662年)去世的名人:
安溪县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明代人物专题
明代相关影视剧
安溪县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