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 宁波 > 鄞州区人物

李林宝


   林宝姓李,瞻岐下洋人,初识文化。少年时给人家牧牛8年,解放后回家种田。曾任村民兵队长、团支部-、合作化中从互助组长当到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党支部-、合作化中从互助组长当到高级农业生合作社社长、党支部-,因病自学成医师,尔后被提拔为瞻岐公社卫生院院长、针灸医师兼院党支部-。乡亲们在称呼院长、-同时,更喜欢称他为“傻林宝”。这是为何,说来话长。
  1949年家乡解放了,林宝成了18岁的小伙子,回下洋家里种田。雇工出身的小李,生产劳动、村里工作自然积极,当过大大小小的村官。岁月蹉跎,积劳成疾,时得了腰椎病,痛得日夜难过日子。李林宝因病只好放弃生产,辞去村官去上海医院看病,每去针炙一次得付5元针灸费,医了个把月病情不见好转,经济日窘的林宝突发一奇想:反正医院也治不好病,不如买本针灸医书回家边学边治,这样既不用花钱,又不必打扰亲戚,于是退院回家。初学时也能解解缚,扎着银针能坐着吃饭,拔出银针痛楚依然。偶然一次他把针扎在环跳穴,这一针扎下去感到浑身舒坦想睡,沉睡半夜,第二天精神好得多了,自知找到了治病的要害,如此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奇迹出现了,可以下田生产和村里工作了。
  林宝自己治好腰椎病的消息不翼而飞。百里内的奉化象山镇海的病人蜂涌而至。他对上门求医来者不拒,照单全收。除临时门诊外“住院”病人多达三四十,把他家的三间破楼屋挤得水泄不通,病人来一批去一批,像活水鱼河一样。老李白天下田生产兼管村里工作,利用业余时间治病,有时彻底为病人针炙。当时的李林宝如果收费的话顷刻发财。可是这个“家庭医院”分文不收,而且对赤贫者还提供衣被膳宿,甚至还给病愈者送盘缠钿煞脚。病人无不感激涕零。“林宝打针不收费,还要倒贴现铜钿”,于是林宝的傻名远扬,妇幼皆知。
  如今林宝的针炙有了传人,儿子宏杰是现在瞻岐卫生院的针炙医师,病人依了他父亲的脚埭,两间病房病人困一批坐等一批,墙壁上挂着感谢锦旗。林定也毛八十岁了,在下洋家里颐养天年,时不时地仍有病人上门,好推的推,推到瞻岐卫生院,实在推不掉老亲友还得动动手,继续贡献自己的医术。
  傻林宝,并不傻。只有初识文化的人,能掌握高深的针炙医术,是个聪敏人。但是他有一股傻气,昔年他父亲在上海叫他去做工人,不去做,愿在农村做农民;七口之家只有一双手劳动,收入只能勉强糊口,且送钱送物去帮助别人,视困难群体为知己,而且有财好发不去发。这种行为超出常人想像,所以乡亲们叫他为“傻林宝”。其实,林宝乐善好施是和谐社会的基因。如果社会人群多些这种傻气,何愁社会不和谐?!
  

李姓名人堂
鄞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当代人物专题
当代相关影视剧
鄞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