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省人物

李抱真


[][公元733年-7947年,十七史百将传]

   李抱真(733年—794年7月2日 ),本姓安,字太玄(一作太元 ),河西人。开府仪同三司安修仁玄孙、司徒李抱玉从父弟。李抱真以山东三州训练有素的军队, 外抗叛军 ,内安军士,“为群盗所惮”,为维护大唐安定与国家统一作出了贡献。
  李抱真沉断有计谋, 礼贤下士, 只要听说有才能的人, 一定派人以谦辞、厚币去寻访,如果寻访后发现没有什么特长, 则以礼相送。
  当全国形势有所好转,尤其晚年时, 他追求享受, 大起台榭以自娱, 又相信长生不老之说, 以致死于丹毒,年六十二,追赠太保。
  早年经历
  李抱真本姓安,是武德年间的功臣安兴贵的后代,世居河西之地。李抱真为人沉虑果断。喜好骑射,沉毅有谋,小心忠谨。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安禄山起兵反唐。李抱真的兄长安抱玉因耻于和安禄山同姓,便向朝廷请求改姓。朝廷感其忠义,赐国姓李。因此,他们全族都被赐姓为李, 安抱真由此改姓为李。
  
  智料叛军
  李抱玉任泽潞节度使时,十分器重李抱真,命他掌管军中事务,经多次升迁任汾州别驾。
  广德元年(763年),仆固怀恩在汾州反叛,李抱真身陷叛军之中,后逃回京师长安唐代宗仆固怀恩倚仗回纥,所率领的朔方军又十分强大,非常担心,召见李抱真问他们的情况,李抱真上奏说:“郭子仪长期统率朔方军队,兵将大多都很怀念他。仆固怀恩欺骗他的军队,说‘郭子仪鱼朝恩杀死了’,靠欺骗指挥他们。现如恢复郭子仪的官职,就可以不战而胜。”后来仆固怀恩的儿子仆固暘被部下杀死,仆固怀恩逃走,多应验了李抱真的计谋,因此升任殿中少监。
  
  节度昭义
  又任陈郑、泽潞节度留后,李抱真乘到朝中谢恩的机会上奏说:“臣虽然没有才能,但现在老百姓是劳累还是安逸,和刺史很有关系,希望能任命我掌管一州试试。” 代宗答应了,改任他为泽州刺史,兼任泽潞节度副使。过了两年,调任怀州刺史,又任怀泽潞观察留后,共任职八年。
  李抱真判断山东将有变乱,上党地区定会遭到进攻,这地区当时刚经战乱,土地贫瘠,赋税繁重,人民更加贫困,不能供应军队。他就登记每户的男丁,三名中选一名,选有才能力气的,免除租税徭役,发给弓箭,对他们下令说:“农闲时,分班比赛射箭,年底,我将召集比赛。”到年底,按记载征调他们,让他们比赛,并给以奖赏和惩罚,后又命他们像从前那样练习。
  过了三年,他们都善于射箭了,李抱真说:“军队可以作战了。”于是召集辖区内各乡的士兵,共有两万军队,此前因没花军费,仓库更充实了,于是修整铠甲及兵器,制造作战用具,成了制约山东的重要力量。 这时,全国都认为昭义军的步兵是各军中最好的。
  不久,昭义军节度使李承昭上表称疾,朝廷于是任命李抱真为磁、邢兵马留后,暂时主持昭义事务, 加职散骑常侍。
  大历十二年(777年),李抱玉去世,李抱真仍任留后。昭义军与泽潞镇遂合为一镇,仍号昭义军节度使,领有泽州、潞州、邢州、磁州、怀州及河阳三城。
  唐德宗建中元年(780年)二月,朝廷任命李抱真为昭义军节度使,徙治潞州。
  
  屡立战功
  建中二年(781年),魏博节度使田悦率兵反叛,命部将康愔进军邢州、部将杨朝光驻军于邯郸西北的卢家砦,猛攻昭义军的邢州和洺州的临洺,以图断绝昭义军粮道。德宗下诏命河东节度使马燧和神策军行营招讨使李晟率军援救。李抱真与李晟马燧自壶关东下,在卢家砦、双冈先后击败魏博军,杀死杨朝光,解除邢州之围,后又在临洺击败田悦,解除对临洺和邢州的包围,田悦退保洹水。李抱真因功升任检校兵部尚书。
  后又和马燧在洹水大败田悦,田悦率数百名骑兵逃回魏州。李抱真和马燧包围了魏州,又在城外打败了田悦,他因功又升任检校右仆射。
  当初,李抱真想要杀怀州刺史杨秫,杨秫逃奔马燧,马燧收留了他,并上奏称杨秫无罪,李抱真因此怨恨马燧。等到共同讨伐田悦时,两人多次发生争执,导致大军久无战功。德宗多次派中使和解二人。等到王武俊进逼赵州时,李抱真分部下二千人戍邢州,马燧大怒说:“叛贼未除,正该同心协力,不知为何分兵自守,难道让我孤军独战吗!”于是打算率兵返回河东。李晟从中劝和,终使二人释怨结好。当时洺州刺史田昂请归降马燧,马燧上奏以洺州隶属昭义军,请卢玄卿为刺史,朝廷准允。
  此战,李抱真率昭义军夺回了自大历十年时被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夺占的洺州全境,昭义军自此领有泽、潞、邢、磁、洺五州之地。
  
  说服武俊
  建中三年(782年),河北三镇节度使因抱怨朝廷赏赐不公,聚兵反叛,与淄青节度使李纳相约称王,史称“四镇之乱”。朝廷急命马燧与李抱真等率军讨伐。
  建中四年(783年)六月,李抱真派遣节度参谋贾林到成德节度使王武俊的军营去诈降。贾林见到王武俊后,说道:“我来此是奉诏规劝,不是来投降的。”王武俊闻言色变,进问详情。贾林道:“天子深知您忠义为国,在您登坛称王之时,您还对左右说:‘我本就忠义,只是天子不察。’诸将也曾共同上表证明大夫的忠义之志。天子览表动容。对我说:‘先前处事有误,追悔莫及。朋友间有错尚可道歉,朕为四海之主,一点小事怎能耿耿于怀呢!
  王武俊道:“我是个胡人,为将尚且懂得安抚百姓,况且是天子?怎么会专以杀人来安定天下?如今山东叛军造反,百姓尽皆暴尸荒野,等到战胜他们时,即使战胜了又让谁来守卫呢?我很想归顺朝廷,但已与诸镇结盟,我们胡人性直,不愿做理亏的事。如果朝廷下旨赦诸镇之罪,我便带头响应,诸镇有不听命的,我肯定会奉诏予以讨伐。这样一来,我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朋友,不用五十天,河朔便能平定。”’就让贾林回去报告给李抱真,两人暗中结交了。
  同年十月,“泾原兵变”爆发,唐德宗逃往奉天(今陕西乾县),朱泚被叛军拥立为帝。马燧等都回师勤王,李抱真也打算退回昭义。当时朱滔率幽、蓟州的军队,又向回纥借了兵,共纠集五万军队,向南进攻来和朱泚呼应,围攻贝州。
  
  德宗罪己
  兴元元年(784年)正月初一,德宗下罪己诏,大赦天下。赦令下达后,四方人心大悦。等到次年德宗返回长安后,李抱真入朝德宗说:“山东宣布赦书,士卒皆感泣,臣见人情如此,知贼不足为虑也!”
  当初,四镇叛将依附李希烈李希烈称帝后,有要四镇叛将称臣的意图,四镇遂逐渐0。
  德宗在奉天下罪己诏、大赦天下后。李抱真又派门客贾林这时,贾林再次游说王武俊道:“而今退兵前面是粮食辎重,后面是精锐部队,人心坚固,难以图谋。就算战胜,利益也归魏博所有;一旦失败,成德则大伤元气。您为什么不先收复成德镇原辖的易定沧赵四州呢?”王武俊便背弃了与田悦的约定。
  当时双方军队还互不信任,李抱真就带几名骑兵到王武俊军营里去。他去之前,门客都劝阻他,李抱真派军司马卢玄卿掌管军队并吩咐说:“我今天的举动,关系到国家的安危。我如果死了不能回来,管理军队听从皇帝的命令,就靠你了;指挥军队,洗刷我的耻辱,也靠你了。”说完就离开。
  
  信人不疑
  王武俊的军营戒备森严,李抱真对他说:“朱泚、李希烈僭越称帝,朱滔围攻贝州,他们都想骑在我们头上。您既然不能和他们争雄,难道愿抛弃真命天子去臣属叛贼吗?何况陛下已经在奉天颁布了罪己诏,真可以说是夏禹、商汤一样的好天子啊。” 说到德宗外出避难,他抱着王武俊哭了起来,泪水直流,王武俊也哭了,周围的人也被感动了。遂与武俊约为兄弟,誓同灭贼。王武俊道:“十兄(李抱真家中排行第十)天下闻名,得蒙您的劝谕,让我弃恶从善,免去死罪,享受王公的尊荣。如今又不因为我是个胡人,觉得与我结为兄弟是耻辱,真是让我无以为报啊!朱滔所恃的,不过是回纥骑兵,十兄不必担心。到时交战,请十兄牵着马看着我作战。我一定为十兄击败他!” 于是两军连营而进,屯军于贝州三十里外。
  朱滔命大将马寔、卢南史带领回纥、契丹军前来挑战,王武俊派赵珍率精骑三百对阵,李抱真部将王虔休成犄角之势接应。两军交战时,回纥穿阵而过。王武俊按兵不动,待回纥退出,便趁势进逼。朱滔大败。在王武俊、李抱真合力追杀下,逃奔德州,丢弃武器甲胄堆积如山。李抱真因功加封为检校司空、食实封五百户。
  贞元初年,李抱真到京城来朝拜,住了不久,又回到了辖区。
  
  金丹送命
  李抱真沉着果断多计谋,曾想招纳全国贤才,听说谁有长处,一定命人带着礼品哪怕千里之外也要把他请来;请来后和他谈话,如没有可取之处,才逐渐疏远他。
  当时国内没有战事,李抱真就大规模建楼台,挖池塘来消遣。晚年又相信道士,想长生不死。有位叫孙季长的道士,给李抱真炼金丹,欺骗李抱真说:“服了可以成仙。”李抱真就任命他为幕僚。
  李抱真多次对部将说:“这金丹秦始皇汉武帝都没得到,只有我碰到了,今后我要去朝拜上清宫(传说中仙人的居所),不能再和诸位在一起了。”他又梦见自己骑鹤升天,醒来后就命人雕刻一只木鹤,自己穿上道士衣裳练习骑坐木鹤。
  他共服了两万粒金丹,肚子发硬吃不下东西,快死了,不省人事有好几天。道士牛洞玄用猪油谷漆泻肚子,把金丹几乎都泻光了。病情才略有好转,孙季长又说:“差点就要成仙了,为什么要放弃呢!”于是又加服了三千粒金丹,结果一会儿就去世了,时为贞元十年六月一日(794年7月2日),享年六十二岁,德宗为其辍朝三日,赠官太保,赠给绸布、粮食等助丧礼物。
  之前,李抱真长期生病,相信吉凶征兆,有人叫他冲冲邪气,又被巫婆神汉们迷惑,叫他请求降低官职爵位来驱除邪祟。因此,他共七次上奏章辞去司空之职,重新担任检校左仆射。
  
  历史评价
  
  陆贽:守必以常,学本明诚,动有攸利,谋猷屡告,规益孔多。皆戮力尽瘁,志匡王室,陈师鞠旅,同讨不庭。仗大义而万众叶心,体至公而千里同契;合军於呼吸之际,决策於指挥之间。并辔载驰,执桴亲鼓,凶徒殄殪,河右廓清。国家无北顾之虞,奸慝阻南侵之计,时乃同德,厥功茂焉。
  董晋:皇矣上帝,降祚有唐。蕴粹孕灵,克生义阳。明明天子,贤能是奖。乃命义阳,镇於上党。烈烈义阳,惟国之桢。屹若崇山,隐如长城。用极於正,性根於忠。英风外驰,明谟内融。王度克遵,惠此罢人。以德代刑,散浇为淳。军以威凶,雄以定慑。恢振皇纲,辅弼天业。帝曰抱真,允文允武。俾登鼎铉,锡之茅土。名高方召,道冠申甫。刊石纪功,用驾终古。
  穆员:①公自生勋门,幼被儒术。长览太史公、班孟坚书,服从衡之言,至於兵法,尢其天性。而体乾之刚,利坤之贞,煦春之仁,厉秋之义,蹈礼之节,包乐之和。是以文昭扶翊,武著戡清,行备九德,政成百度。忠与勋偕,业与时并。兵符相印,与身终始。开国传家,与国无穷,盛矣哉! ②阴阳成岁,百物以生。圣贤抚运,天下以平。神武嗣统,朝阳启明。照临万邦,震曜不庭。蠢彼昏迷,乃命徂征。风行王化,雷动天声。靡守不固,何攻不倾。狺狺豺武,率驯忠真。茫茫氛蹋,於变廓清。入觐于王,惟周之桢。帝念藩翰,复我长城。宜锡难老,以主夏盟。奈何昊穹,天(阙)壮龄。善积存没,报穷哀荣。勒勋王府,遗业生灵。归我真宅,封山表茔。永闭泉户,与天壤并。
  刘昫:①李抱玉、李抱真,以武勇之材,兼忠义之行,有唐之良将也。且如农隙教潞人之射,数骑入武俊之营,非有奇谋,孰能如是。惜乎服食求仙,为药所误。 ②抱玉、抱真,我朝良将。虔休之心,亦多可尚。
  宋祁:抱真喜士,闻世贤者,必欲与之游,虽小善,皆卑礼厚币数千里邀致之,至无可录,徐徐以礼谢。会天下稍无事,乃饰台沼以自娱。好方士,谓不死可致。
  张预:孙子曰:‘上兵伐谋。’抱真请用子仪,而解回纥之兵。又曰:‘士卒熟练。’抱真步兵为诸军之冠。又曰:‘亲而离之。’抱真说降武俊而败朱滔是也。
  孙之翰:德宗建中中,以两河乱,锐意平定,时得马燧、李抱真、李晟辈数名将任之,竟不能平魏博、淄青之乱,反致大变者,相不得人也······然马燧、抱真、李晟之为将,亦过于高崇文李光颜、李愬之徒也。
  曹安:古之释怨者,如廉颇蔺相如贾复寇恂、马燧、李抱真辈,不一载纲目读史管见,可以为法。
  黄道周:怀恩造反,挑敌出头。抱真不忿,逃归献筹。令公请起,以伐其谋。果如所算,怀恩败羞。山东有变,兵赋早求。三十择一,二万已优。田悦初反,刑洺皆仇。希烈李纳,复反郓州。怀光相次,河东虔刘。抱真忠勇,独自挺矛。离沮溃叛,贼不自由。朱泚之反,名号已浮。弛说武俊,帝焉可侔。武俊感悟,合兵以收。尽力若此,为臣之尤。
  王夫之:夫戡乱之主,拯危之将相,虑患不可不密也;尤不可无镇定之量,以谨持其所不必防。李抱真得武俊之要领而示之以诚;李晟蔑视怀光之反,而安据渭桥,不为妄动;皆能忍暴集之奔湍,坚以俟其归壑者也。有臣如此,贼不足平矣。
  蔡东藩:贝州一役,虽由李抱真之善结武俊,得以破滔,然非由滔之势已孤危,武俊岂敢反颜相向乎?
  
  轶事典故
  
  李抱真镇守潞州时,军资匮乏,没有什么好办法。有个老和尚,郡中的人很信服他。李抱真于是请求他说:“借用和尚的道行,来供应军队的花销,可以吗?”和尚说:“没什么不可以。”李抱真说:“你只要说选择哪天在球场上焚身,我事先在刺使住宅里挖一条地道和球场连通起来,等火烧起来,你就偷偷地从地道里出来。”和尚高兴地答应了他。于是照着商量好的办法传出消息。李抱真命令人在球场上堆积木柴准备好油脂,于是为他准备了七天的道场,白天黑夜地点着灯烧着香,佛教赞歌唱得一阵高一阵低。李抱真也领着和尚进入地道观看,使他不疑心。和尚就登上佛坛,拿着香炉,对听众讲佛法。李抱真率领着监军、同僚和军官,在坛下顶礼膜拜,把钱随便地施舍,堆在坛的旁边。从此,士女们也连续施舍。施舍的钱财能有一亿以上。道场做满七天,就送上木柴,泼上油脂点火,敲钟念佛。李袍真已经秘密地派人填塞了地道。不一会儿,和尚和木柴全成了灰。几天后,登记得到的钱财,用车子送进军资库。另外寻求了几十粒舍利子,造了一座塔贮藏起来。《智囊全集》亦载此事。

李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733年)出生的名人:
十七史百将传人物介绍
甘肃省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唐代人物专题
唐代相关影视剧
甘肃省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