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西 > 临汾 > 尧都区人物

霍显


[][?-前65年,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霍显:霍光之妻子。霍显一直想让她的女儿成为皇后,便买通御医淳于衍,在宣帝即位三年之后毒死了已经怀孕的许皇后。由此被宣帝记恨, 公元前68年,霍光去世后。霍氏一门骄奢放纵,甚至密谋发动政变,最终在公元前65年被灭族。
  霍光的夫人霍显想让自己的小女儿显贵,却又想不出办法。第二年,许皇后要临产时得了病。女医生淳于衍,和霍家关系亲密,曾进宫去侍候皇后。淳于衍的丈夫赏是掖庭户卫,对淳于衍说“你去向霍夫人辞行,替我讨个安池监的职位。”淳于衍就对霍显讲了。霍显就有了主意,摒退左右,对淳于衍说: “少夫求我遣件事,我也有事求少夫,可以吗?”淳于衍说:“夫人说的事,哪裹有不可以的!”霍显说:“将军一向喜爱小女儿成君,希望她能够显贵,想麻烦少夫。”淳于衍说:“这是什么意思?”霍显说:“女人分娩是一件大事,九死一生。现在皇后就要分娩了,可以藉此机会投进毒药除掉她,成君也就能做皇后了。若你愿意出力办成这件事,我愿和少夫你共享富贵。”淳于衍说:“药是由众位太医共同配成的,又要别人先尝过,怎么能下毒呢?”霍显说:“造就要看少夫你的本事了。大将军掌管天下,谁敢说他什么?危急时我会保护你的,就怕你没这个意思。”淳于衍沉思了半天,说:“愿意尽力去做。”她就将附子捣成粉末,带进长定宫。皇后生产之后,淳于衍取出附子搀和在太医的药丸中,服侍皇后吃下去。一会儿皇后说:“我头疼难受,难道药裹有毒吗?”淳于衍回答说:“没有。”皇后就更加烦闷不安,终于死去了。淳于衍离开皇宫,拜见霍显,霍显慰劳她,却没敢重重地赏谢。后来有人-,控告那些医生给皇后治病时无用,就下韶将他们关进监狱,揭发他们大逆不道的罪行。霍显害怕事情败露,就把逭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霍光,并且说:“既然已经错办了这事,你就想法子别让官吏逼问淳于衍了。”霍光听后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后他去奏请皇上,不要再追究淳于衍的责任了。
  霍皇后的母亲霍显,派淳于衍暗地裹害死许皇后后,就为成君做出嫁的衣服,准备进宫的用具,劝霍光把女儿送进宫去,果然成君被册立为皇后.
  又过了一年,宣帝册立许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封昌成君为平恩侯。霍显非常恼怒,吃不下饭,甚至吐了血,说: “这是在民间时生的孩子,怎么能立为太子呢?要是皇后生了儿子,反而只能做王吗!”她又指使霍皇后去毒害太子。皇后屡次召见太子赐给他食物,但保姆总是先去品尝,皇后暗藏毒药却无法使用。后来谋害许皇后的事逐渐泄露出去,霍显就和自己家的女婿及子弟们阴谋造反,阴谋泄露,宣帝将霍家诛灭殆尽。
  霍禹继爵为博陆侯后,太夫人显改变了霍光生前自己设计的墓地规制而加以扩大。建起三个出口的门阙,修筑神道,北面靠近昭灵,南面越出丞墨。大肆装修祠堂,辇车的专用道直通到墓穴中的永巷,又幽禁平民、奴婢、侍妾来守护。还大建住宅,制造乘坐的辇车,增加饰有图案的绣花坐垫、把手,并涂饰黄金,又用皮裹着丝絮包住车轮,侍从婢女用五彩的丝带拉着显所乘坐的车,在住宅中游戏取乐。当初,霍光宠爱家奴总管冯子都,常同他商量事情,等到显守寡独居时,她便和冯子都通0。而霍禹霍山也同时修缮住宅,常在平乐馆跑马追逐。霍云每当朝会的时候,多次称病私下外出,带着很多宾客,在黄山苑囿中张围打猎,却委派奴仆代为上朝谒见,没有人敢谴责。而且显和她的几个女儿,不分白天黑夜地进出长信宫的宫殿中,没有限度。
  宣帝在民间时就听说并知晓霍氏尊贵强盛日子长久,心中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霍光去世后,宣帝才开始亲自治理朝政,让御史大夫魏相任给事中。显对霍禹、霍云、霍山等人说:“你们这些人不努力继承大将军的遣业,如今大夫任给事中,一旦有人在中间挑拨,你们还能拯救自己吗?”后来霍、魏两家的奴仆争路,霍氏的奴仆就跑到御史大夫府中,要踢坏他府中的大门,御史为此叩头请罪,他们才离开。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霍家,显等人才开始知道将有忧患。等到魏大夫担任丞相,经常在闲暇时被召见谈论政事。平恩侯和侍中金安上都能直接出入宫禁中。适时霍山仍旧兼领尚书的事务,但皇上叫官吏百姓可以密封奏章上报,不必通过尚书,群臣百官进见皇上可以独自往来,霍氏对此非常不满。宣帝刚登基时,就册封卑贱而未显达时所娶的许妃为皇后。显很喜爱她的小女儿成君,想使她得到富贵,就暗自派产科医生淳于衍下毒药杀死许后,乘机劝霍光要宣帝娶成君,取代许后成为皇后。这些事《外戒传》中有记载。当时许后突然死亡之时,官吏逮捕了宫中所有医生,并-淳于衍在治病过程中行迹可疑,不合常理,就把他关进了监狱。狱吏对他审问得很急迫,显害怕事情败露,就把实情告诉了霍光。霍光大吃一惊,想亲自去告发这件事又不忍心,正在犹豫。适逢此案的奏章上报,霍光就乘机批覆对淳于衍不必再追究。霍光薨后,-开始慢慢泄露出去。对这件事皇上只是刚听说到但不明虚实,就调动霍光的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宫的卫尉平陵侯范明任光禄勋,第二个女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出任安定太守。几个月后,又调出霍光姐姐的女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任蜀郡太守,孙女婿中郎将王汉武威太守。遇了不久,又调霍光的大女婿长乐宫卫尉邓广漠任少府。再调霍禹任大司马,只戴小帽子,没有印章,撤销了他的右将军及所统辖的驻军官兵,只是让霍禹的官名与霍光一样,都是大司马。又收回范明友度辽将军的官印,只让他任光禄勋。还有霍光的三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统领驻军,又把趟平的骑都尉官印收回。所有统领的胡人、越人骑兵、羽林军以及两宫卫队所统领的士兵,都改为由宣帝所亲信的许、史两家子弟代为统领。
  霍禹被任命为大司马后,就称说有病。霍禹原先的长史任宣来探望问候,霍禹说道:“我哪裹有什么病?天子不是靠我家将军怎么能到现在的地步,如今将军的坟墓还没有干,他就一律疏远排斥我们家族,反而任用许、史两家的人员,还没收了我的官印,真让人死都弄不明白.”任宣见霍禹怨恨很深,就对他说道:“大将军的时代怎么还能再有!把持国家的权柄,生杀予夺操在手中。廷尉李种、王平、左冯翊贾胜胡以及车丞相的女婿少府徐仁都因冒犯大将军的意旨而被下狱处死。使乐成这样的小户人家子弟因为受到将军宠爱,官至九卿,爵为列侯。百官以下只事奉冯子都、王子方等人,根本不把丞相放在眼里。这是各自有自己的时代,如今许、史两家是天子的骨肉姻亲,得到尊贵正是理所当然。大司马如果因此而心怀怨恨,我认为不应该。”霍禹听后沉默不语。过了几天,霍禹又上朝处理事务。
  显和霍禹、霍山、霍云眼看着自己的权势一天天被削夺,几次相对流泪啼哭,自相埋怨。霍山说:“现在丞相执政,受到皇帝信赖,全部改变大将军当时制定的法令,将公田授给贫民,以宣扬大将军的过失.又有诸位儒生,大多是穷人子弟,远道而来客居京城,衣食不保,却喜欢口出狂言,不避忌讳,大将军曾对这些人忌恨如仇,如今陛下却喜欢同众儒生交谈,又让他们自行-答对政事,这些人就尽说我们家的事。曾经有人-说大将军在时,主弱臣强,揽权-,如今他的子孙当权,兄弟们更加骄横恣肆,恐怕将要危及宗庙社稷,灾异怪事频繁出现,都是因为这个缘故。他的话说得极其痛切,我就压下没有把此书上奏。后来-的人更加狡猾,全都使用密封奏事,皇上就叫中书令出来取走,不通过尚书,皇上越来越不信任我了。”显问道:“丞相屡次说我家的事,难道就没有罪过吗?”霍山答道: “丞相廉洁正直,哪裹能有罪?我家的弟兄们和各位女婿大多行为不慎。又听民间盛传说霍家用毒杀死了许皇后,真有此事吗?”显很害怕,就全部将实情告诉了霍山、霍云、霍禹。霍山、霍云、霍禹惊慌地说道:“像这等事情,为什么不早对我们说呢?天子离散斥逐我们家的几个女婿,是因为这个缘故啊。这是一件大事,处罚可不会轻,怎么办?”从此他们就开始有了邪谋。
  当初,赵平的门客石夏知晓天文,他对赵平说:“荧惑守着御星,御星是太仆奉车都尉的星宿,他们不是被贬官就是被杀死。”趟平内心替霍山等人担忧。霍云的舅舅李竟的好友张赦见霍云家族岌岌可危,就对李竟说:“如今丞相与平恩侯当权,可以叫太夫人告诉太后,先把这两个人杀了。罢黜陛下,就在于皇太后。”长安男子张章告发了这件事,宣帝就把此事交给廷尉处理。执金吾拘捕了张赦、石夏等人,后来又有韶令制止,不准拘捕。霍山等人更加恐慌,相对说道:“这是天子看重太后的面子,所以没有深究。但是凶兆已显现,又有毒杀许后的事,陛下即使宽大仁厚,就怕他左右的人不听,时间久了仍然会追查,一旦查清就要被灭族,我们不如先动手。”于是就叫几个女儿各自回去告诉自己的丈夫,都说:“哪裹还有地方避难呢?”
  适逢李竟因与诸侯工勾结而致罪,供辞中涉及霍氏,宣帝就下韶说霍云、霍山不宜在宫中供职,免官回家。霍光的几个女儿对待太后无礼,冯子都数次犯法,皇上就一同加以责问,霍山、霆噩等人感到很害怕。题在梦中见到住宅中的井水溢出流到厅堂下,厨房裹的炉灶挂在了大树上,又梦见大将军对显说:“你知道我们的儿子要被捕了吗?他们很快就会来捕人的。”住宅中的老鼠一下多了起来,与人相互碰撞,用尾巴在地上乱画。猫头鹰几次在殿前的树上叫唤。住宅的门无缘无故毁坏,霍云尚冠里住宅中的门也无缘无故地坏了。街巷口的人都看到有人坐在霍云的屋顶上,揭下瓦片扔到地上,到跟前去看,却又没有见到人,感到非常奇怪。霍禹梦中听到车马喧喧嚷嚷地来捕捉他,全家对这些怪事感到忧愁。霍山说道:“丞相擅自减少宗庙供品的羔羊、兔子、青蛙,可以用这来定他的罪。”他们设谋叫太后为博平君设置酒席,把丞相、平恩侯以下的-召来,让范明友、邓广汉奉太后的制令将这些人拉出去斩首,乘机罢除天子而立霍禹为帝。相约定的计划还没有实施,霍云就被任命为玄菟太守,太中大夫任宣被任命为代郡太守。霍山又因为抄写宫禁秘书犯法,显为此-表示愿献出城西的宅第及一千匹马用以赎霍山的罪。宣帝在奏书上只批覆知道了。刚好他们密谋的事被发觉,霍云、霍山、范明友自杀,显、霍禹、邓广汉等人被捕捉到。霍禹被腰斩,显及她的几个女儿兄弟都被处死。惟独霍后被废黜幽禁在昭台宣。与星医相牵连而被定罪诛杀灭族的有好几千家。
  宣帝于是下诏书说:“不久以前束织室令史张赦指使魏郡的大户李竟给冠阳侯霍云回话,密谋犯上作乱,朕因为大将军的缘故,就将事情压住没有公开,希望他们能改过白新。如今大司马博陆侯霍禹和他的母亲宣成侯的夫人显以及堂弟的儿子冠阳侯霍云、乐平侯霍山和他们姊妹的女婿们阴谋造反,企图连累百姓。幸亏0的神灵保佑,被事先发觉并捕获,全部都伏法处决。朕对这件事很痛心。所有被霍氏所连累的人,如果事情发生在丙申以前,还没有发觉报官在押的,一律赦免。男子张章先发觉了这件事,把它告诉了期门董忠,董忠又报告给左曹杨,杨惮报告给侍中金安上。杨惮被召见陈述情况,后来张章又-报告。侍中史高与金安上建议告发这件事,说不准霍氏进入宫禁中,霍氏的阴谋才没有成功,他们都同样有功。特封张章为博成侯,董忠为高吕侯,杨惮为平通侯,金安上为都成侯,史高为乐陵侯。”
  宣帝刚登基时,去参拜高庙,大将军霍光与他同坐一辆车,皇上心裹很害怕,好像有芒刺在背.后来车骑将军张安世代替霍光陪乘,天子就比较安逸自在,身体舒展自如,感到非常安全亲近。等到霍光死后,他的宗族也都被诛,因此民间就传说着:“威势震动君主的人不会被容留,霍氏的祸患开始于陪乘.”
  到成帝时,为霍光安置了一百家守墓的人,吏卒按时祭祀。元始二年,霍光堂兄弟的曾孙霍阳被封为博陆侯,赐食邑一千户。


相关成语:
不学无术
主人公:
霍光 (?~前68) 西汉权臣、政治家
相关人物:
汉昭帝刘弗陵 (前94前74) 汉朝皇帝
汉宣帝刘询 (前91前49) 西汉第十位皇帝
霍显 (?~前65)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许平君 (前88前71)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相关影视
人物关系:
丈夫:
霍光 (?~前68) 西汉权臣、政治家
公公:
霍仲孺
儿子:
霍禹 (?~前66)
女儿:
霍成君 (?~前54) 汉宣帝刘询的第二任皇后
女婿:
汉宣帝刘询 (前91前49) 西汉第十位皇帝
霍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前65年)去世的名人:
尧都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汉代人物专题
汉代相关影视剧
尧都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