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庆 > 开州区人物

陈仕俊


[公元1914年-1960年]

   陈仕俊(1914-1960),开县灵通乡茶园村人,1914年3月出生于太平乡,兄弟5人,仕俊排行第四, 兄弟中有3人均在外地读书、做事,唯二兄与仕俊只读过小学,一贯务农。1942年仕俊与兄弟分居,迁往灵通乡茶园村耕种山地营生。仕俊不但各种农活技术熟练,而且会酿酒,被称为“酢头师”,又懂得兽医和草药知识,在农村里随处受到农民欢迎。
  仕俊三兄陈仕仲是开县早期的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之一,在其兄教育影响下,仕俊1934年加入共产党,担任县内交通联络工作和中共水磨滩支部书记。由于仕俊为人朴实,长期务农, 少公开社会活动,故不为当时反动政府注意,有利开民菜地下工作。
  1935年春,国民党反动政府大肆逮捕共产党员,开县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仕俊化名何青山,转移到开江县太和场农民李全望家,为人雇工一年多。1936年春始回家务农。1948年春,再次与党组织接上关系,积极进行党的工作,并担任的临东区委组织委员,太平区委书记。
  仕俊平时为人诚挚,少言语,加上暗地从事党的工作,密切联系贫苦农民,在群众中威信日增。1948年5月,灵通乡各保选举乡民代表,茶园村群众自发提出陈仕俊为修选人。当时乡公所认为他没有财产和学历,不批准他作候选人,保长也四处告诫群众不能选陈仁俊。可是,在正式选举之时,陈仕俊竟得了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为乡民代表。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疯狂剿共,开县几次逮捕,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身份已经暴露的共产党员都已隐藏或外出,党的活动很困难。仕俊虽受反动政府所注意,但仍未露破绽,他长期和一个贫穷、手残、背驼、耳聋的草药医生向昌焕结伴,走乡串户,治病卖药,暗地进行革命活动。1948年冬,一次陈仕俊为党的武装力量运送武器,将两支步枪藏于干红苕藤捆子里,陈挑着和背着草药的向聋子一道,路过五虎溪哨所,反动团丁拦住进行搜查,当动手解红苕-篾箍时,团丁双手被烟薰尘埃染得漆黑,便大发脾气骂人,旁边另一团丁劝道:“算了,算了,他们是草药客,背篓里全是柴胡、夏枯草……”那双手染黑的团丁一脚将红苕藤踢出几尽远,连骂几声滚0的!陈仁俊机智地挑起苕藤,一边赔不是,一边急忙上路走了。仕俊平日白天下地干农活,常在夜晚外出联系党的工作,有时一夜之间往返百里,次日照常干活。因此,附近反动地主、乡保人员都未发觉他的异常活动,这对仕俊顺利开展党的工作创造了条件。
  1949年冬,开县解放前夕,国民党乡保政权瘫痪,溃军沿途窜扰,各地土匪猖獗。仕俊组织党员作安定社会秩序、准备迎接解放的工作。12月8日,原开县县长廖敬安宣布起义,开县和平解放,仕俊即命党员联合进步人士组成维持会,接管灵通乡政权,为组织人民政府准备条件。12月18日,开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后,仕俊被中共开县县委派为县农会主任,不久调去万县地委学习。1950年4月回县后,曾任开县九区农会主任,八区指导员,十区、一区书记。1954年10月被选为开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开县历来交通闭塞,民国时期曾三次动工修建万开公路未成功。1955年冬,开县人民政府组织修建万开公路,委任陈仕俊为筑路委员会主任。仕俊长期往返长达62公里的筑路工地上,亲自参加踏勘、测设定线、组织施工等具体工作,还常在大垭口等险峻工段上直接参加劳动,和民工们一起打石挑土,工余又到民工住地帮助解决食宿等困难,还给病号送药、捎饭,深受民工爱戴
  1957年建开县南河大桥,原设计桥面宽6.5公尺,护坡为锥形。仕俊认为该桥是开县城的主要通道,车往人行频繁,桥面窄了必须不利交通,主张加宽桥面到9公尺,护坡改为“燕翅膀”。此意见遭到了工程师的反对,上告到地区和省,上级派员来县检查,批评仕俊擅自改变设计,仅护坡就要多用条石907立方,多费资金7000多元,责令仕俊检讨。仕俊坚持加宽桥面,说拆了开县城墙,有的是石头,多用几百立方石头,多花点劳力算不了啥!我这样做比图上规定的那种修法还要节省些。他依靠本地老石匠施工,按加宽设计筑起了桥墩和护坡基脚,后因改变设计,抵触上级人员,仕俊受到了行政上记大过处分,才-将桥拱收缩。桥修成后确因太窄,交通拥挤,1972年又在原桥墩上加宽到9公尺,增修桥面人行道,费资金3万元;1965年桥上边锥形坡即已滑脚,花去3000元护脚;1982年洪水将桥下边锥形护坡全部冲跨,又投资6.5万元在原基脚上建成“燕翅膀”护坡。因此,开县人民至今尤称赞仕俊卓有远见。1960年修建温泉大桥时,他利用借来的定刑图纸作参考,依靠本县技术员和老石工自行设计,建成了单孔跨度50公尺,高21公尺,当时号称川东第一大跨度单拱石桥。温泉大桥砌拱工程进入刹卡阶段,因为桥太高,径跨太大,抬石头上去,拱架左右摇晃,技术员和工人都有些心虚,怕出事故,工程停了好几天。面对这种严重情况,陈仕俊召集工程技术人员和老工人代表开会,仔细分析了工程质量的可靠条件,认定只要采取加固措施,施工指挥得当,完全可以顺利进行刹卡;陈并表示亲自上桥指挥。会上,大家的信心坚定了,又妥善作了安排。刹卡那天,沿河两岸站满了关心修桥的群众,技术员和民工们都按照分配的任务,谨慎地上桥工作。陈仕俊手执小红旗,镇定地首先上桥,站在桥拱正中指挥各项工种有秩序地进行,当最后一块拱石卡进桥缝,只见左右摇晃的拱架立即稳如泰山,屏声息气的数千民工和群众顿时欢呼雀跃,陈仕俊卸掉了心中的千斤重担,脸上露出微笑,快步走下桥来,和工程技术人员、民工们一一握手道贺。陈仕俊主持开县筑路工程多年,长期生活在筑路建设工地上,身着布衣,活像普通民工打扮,亲自参加劳动,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1960年6月,在温泉大桥工地上亲自参加疏通运石道路,被牛车撞伤,折断肋骨,但仍坚持带病指挥建桥,致骨癌恶化,送北京医院治疗无效,于11月17日病逝在北京,后将骨灰运回葬于盛山大觉寺侧。1961年2月四川省人民委员会批准,授予队仕俊以烈士称号。
  

陈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0年)去世的名人:
开州区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近现代人物专题
近现代相关影视剧
开州区导航
返回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