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江省 > 温州 > 苍南人物

陈高


[][公元1315年-1367年]

   陈高(1315—1367),字子上,元延祐二年十一月诞生在平阳州(元代元贞元年平阳县以户逾五万,县升为州,隶温州路,明代洪武初仍改为县)金舟乡咸通里(经考,今为苍南县钱库镇三秀桥附近的小河川底,为今还有陈高故居遗迹、陈高次子慈童坟等)
  陈高先世从福建搬来。高在所撰《族谱序》中云:“陈氏自虞帝以来,不知其几百世矣。而吾族则在五季时(指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系动荡不安之岁月),自闽之长溪赤岸,避乱己迁居平阳……入宋为乡之望族。”
  高少年时,聪颖好学,日诵千言。既冠,即以诗文名州郡,所请问,则出人意表。
  陈高则满二十岁,即结识同里林齐、何岳等友人。经常游山玩水,相互至酬唱,三人皆工诗文,时人称为“瀛州三杰”,其中尤以高最为杰出。
  1343年,面临东海之巴曹港阴均棣被暴风骤雨大潮所毁,次年又逢海溢地震,屡修治弗克完,数乡之人,岁以荐 。州人陈君国英素有好义名, 闻之奋然以为已任,终于旧规复。于是文士遂相率为诗以称道之。陈高为撰《美陈国英修堰诗序》。
  高彦平于至正五年乙酉(1345)以无锡知州,转知高邮府。高邮界长淮以东,比年以来,蝗旱相仍,民困于 ,俗浸以偷,0盗滋炽,其为理殆难。陈高以歌诗此钱其行,并作《送高彦平知高邮府序》,激砺其勇直前,以惠黎民。
  次年,陈高为乡贤史文玑著述《四书管窥》作序。史氏苦求于学,笃信坚守朱子之说,反复研究殆三十年方成
  同年十二月,陈高客寓吴中舍馆,林希颜到来,握手道故,感慨畴昔,随撰《林希颜归永嘉序》。
  这时,蒙古族人台哈布哈,曾参与修辽、宋、金史成书,授秘书卿。陈高应行省试,病时文体卑下,即-秘书卿合哈布哈,请变更积弊,使所试之文,必欲其理明辞确,议论有余,格律高古、典雅精深,一切屏去浮华偶俪之习,振起文风。虽未被采纳,但对科举制度的改革与文风的振兴,起了极其深刻的作用。
  1347年与陈高同邑孔克表赴戊子举人试,陈高为其作《送孔子充赴戊子会试》诗,有“先师之后悉贤良,今子秋 复擅场”之句。次年,陈高又作《送孔 夫赴会试》诗,期望“把文南省已惊俗,对策明堂定绝伦。桐树朝阳鸣彩凤,桃花春浪化金鳞”。孔君果中进土。
  1348年,陈高客旅台州一带,陈高客旅异乡,在《戊子元日客中有感二首》中有“慈乌绕树声哑哑,新年见汝更思家”。“馆阁只今招隐逸,吾曹何日见飞腾”之感。
  是年正月初七日,与黄岸商尚敬、施谦到临海凤屿访朱伯贤,次日,伯贤与其季伯良,持酒邀高登丰山,上绝顶,望巨海,在浮图寺欢 ,席既撤,复举杯松树间。酒酬,赋《同诸友游宴丰山》二十八韵,此诗选入《元诗选》。
  《感兴二十五首》是“客居无事,读书余暇”所写,最后有“胡不崇明德,早使勋业昭”之汉。前又有“君子力为善,空达宁复论之观点,这是末中进士前,旅游在外时之心情。
  1349年正月初一,陈高坐船从广陵出发,向淮楚方向飘游,但时刻在思念故乡。“悠悠思故乡,游在环顾南阳”“羁旅岂之恤,但念骨肉疏”。
  陈高在吴中一带漫游竟年,于1351年7月回到故里。附近有渔村盐亭(就是当今的苍南县炎亭镇),元代时建有潜光院,明教浮图之宇也。明教就是摩尼教,公元三世纪时,波斯 珊王朝摩尼所创。公元七世纪传入中国。这里的明教从福鼎传入。潜光院东边,有楼曰“竹西楼”,石心上人之所居也。能文之士如章庆、何岳、林齐、郑弼等常来此赋诗歌咏。是年十一月望陈高撰《竹西楼记》。潜光楼与竹西楼虽已淹没,如今来到依山而海,风光秀丽的遗址上,仿佛重现昔日情景。
  在战乱中,陈高怀着不安的心情于1353年赴京参加进士考试。次年,刚好是他四十岁,四十年的风风雨雨,坎坷道路,终于得中进士,出晋陵张翥之门。这时,张翥官太常礼仪院判,与翰林学士承旨欧阳玄,吏部侍郎贡师泰等人都是元代有学问有著作的名臣,看到陈高是个有气质、有才华的人材,随推荐陈高留在京城国史馆,将来还拟重用,但高以母亲年老,坚辞不受,要求外授,就迫照顾0。
  张翥等诸名臣,深深体谅陈高殷切之孝心,随外授庆元路录事。高谒谢张翥等诸名臣,即南还。在故里拜见了0、父老亲友以后,稍作停留匆匆又上征程。此时局势混乱,张士诚寇陷杨州,方国珍复梗海道,经过崎山区曲折的历程,方抵庆元路任所。在庆元路录事任内,明敏刚决,吏不敢易,民不敢欺,声名赫赫。
  八月,撰《栖云巢记》。命名为“栖云巢”之屋,极其精巧壮丽,主人系 华亭杨 君伯成也。记中作了玄妙之譬喻,又富有人生哲理。是高的散文中很具特色的作品。1991年上海三联书店将此记收入《历代小品文大观》。七百多年后的今天,其作品尚能与全国读者见面,实在难能可贵也。
  1356年2月,张士诚攻下苏州,高在《送朱惟敬奉合还京十首》中有“盗贼起襄颖,延蔓梗江淮”“粟数百万,惜哉 群凶”“君去当努力,吾将逐樵采》”“执手溯青天,英雄岂终滞”,等诗行。鼓励他莫滞留,直向前显示英雄本色。在《留苏诸友分颜得日字》诗中有“佳会不可常,岁宴政廖粟,居者成淹留,行者念家室……人生如浮萍,乾坤渺萧瑟”。透露了高挂冠离任的心曲。陈高在1357年作《丁酉岁述怀一万颜》系五言排律。此乃高对元末战乱状况的高度概括,也是他自传式之述怀吟咏。诗虽百行,百读不厌。“厄运丁阳九,何时见一匡”“归欤理衰笠,从些钓沧浪”。高为避艰危,思循世,度时不可为,是显坚决辞去庆元路录事的职务。
  此后,陈高全家逗留在庆元路慈溪,1358年三月二十三日,妻生下次子,故名慈童。“得”诗云:“得子虽云晚,开怀始自今。敢夸万事足,聊慰一生心。”
  五月,方国珍为浙行省左丞,招陈高,无从得;再授慈溪尹,亦不赴。
  于是高上黄山游历,作《客黄山三首》。天寒鸿雁满南国,岁晚梅花开故园,客里漫捋诗慰藉,遣怀不用酒盈樽。“他乡作客经时久,沧江买船何日归。堂上慈亲鬓发白,天末故人音信稀”。虽在黄山漫游,一颗殷红的心还悬在故乡。
  入冬,陈高携妻儿回故里,经过迁回行程,到温州时却受阻,因吟《自明回温留寓郡城不得遂归田之愿述怀有作》一诗。并作《思亲词》:“泪滴东瓯水,思亲欲见难,水流终有尽,儿泪几时干!”字字血泪,令人悲伤。《寓鹿城东山下》亦作于此时。
  时,方明善据温州,与州守周嗣德迭构兵,高尝一出而解其难。于是州郡争欲得之,而高终不应。
  此时,高过着归隐的生活“朝看白日出,夜睹明星流,西风木叶下,;四壁蛩声愁”他思考为了禄仕混饭吃,反增加长辈的担忧,还是“ 然空屋中,经月成淹留。潜栖绝内外,孤坐自吟讴”。毅然作深刻的反省:“独醒众所忌,谗搆生戈矛……知几睐睐疑作味)前训,省躬思远猷。安得委天运,吾道方悠悠”。对人生的荣辱观他也作了反省:“贵贱竟何为,愚哲各有终。或云树名誉,可以垂无穷。讵知犹飘风。……谁能契兹理,吾与访崆峒。”“归来向衡宇,幽情托 辞。“这在《惩愆》、《达观》、《题陶渊明归去来图》等诗作中都有独醒之见解与体味!
  陈高在故里,并非专事饮酒赋诗,而是亲自耕耘栽种,极其关怀农夫疾苦。其西园闲地,高用来引种橦花。一行行橦花,经精心培育,高三尺,“鲜鲜绿叶茂,灿烂金英黄,结实吐秋茧,皎洁如雪霜。及时以收敛,采采动盈筐。缉治入机杼,裁剪刀为衣裳。御寒类挟纩,老雅免凄凉。”其实这种橦花就是棉花,据说宋末从印度引种到中原,在《种樟花》一诗中,他还针对富贵人家种花卉发出感叹:“豪家植花卉,纷纷被坦墙。于世竟何补,争先玩芬芳。弃取何相异,感物憎惋伤。”昔日机抒声声,如今机声隆隆,苍南县纺织业相当发达,看来渊源出此,陈高之功不可没也。在归隐躬耕的生活中,见到的是父老们缴不起田赋悲愁的苦脸,听到的仍是元末盗贼四起的杀声。在高之心中,经世济民之念未减,仍发出“怀居岂余心,时乎复何言”“世间谁是知音者,青眼相看只故人”之叹。就是在暇日整理书册之时,他还是说“山妻向我语,丧乱日侵迫。一身尚为累,挟此竟何益”。高又是处于进退两难之心境。
  1360年3月,南台监察御史易羔刺金、孔汭行部闽广,取道温州。来到平阳州,考察学宫。陈高陪同。州官具以膳禀空匮奉先,二公征周嗣德同意,爰拨官田若干亩归学宫,用以充实学宫。陈高于是年秋七月望撰《平阳州儒学增田记》。
  八月,陈高游荃湖登东阜观新龙湫,次日同诸友游西濑旧龙湫。还去看葡萄泉,看到泉喷的水,“仿佛秋架上,累累佳实悬”因而为之起了“葡萄泉”之美名。陈高说:“我欲酝为酒,饮之应得仙,勿令濯尘员,污此清旦涟”。以上数处,陈高皆有诗,葡萄泉就在荪草湖,为今叫荪湖,就在苍南县燕窝洞一带。新旧湫就在今苍南县望州山东麓,为今荪湖、葡萄泉还在。这里还修了道观,建了寺院,还拟在葡萄泉旁建亭,近人偷了陈高《葡萄泉》诗意,撰联曰:“小隐荪湖、泉涌葡萄酝美海;欣逢盛治,壑规亭阁通灵源”。
  永嘉郡城之南三里(今温州市大南门外)是进士林伯恭所居之园,园中种植果蔬。1361年,所种石榴生五实,并蒂其四,在下四向相对,大小如一。林伯恭时为-行枢密院都事。于是在园内邀宾友饮酒赋诗,对华萼相辉,乔梓并秀的五实石榴,众皆称赞。特请陈高撰《瑞榴记》,此乃战乱0于无奈之闲情地。
  1362年大年初一,陈高弃官归田已经五年,但他济世之念未绝,因而作《元日醉歌》。表达了爱国忧民的情怀。并于四月二十一日,上《与张仲举祭酒书》,张仲举就是上文提到的张翥。书中表达:遭时多故,众醉独醒,弃官归田,今五年矣。或徜徉乎山谷之间,或浮游乎江湖之上,任情自适,无所系留当道者虽欲牵挽而不能羁絷,因自号为不系舟渔……。张翥接到此书后,即赋诗《不系舟者陈子上自号》以赠。
  八月十六日,陈高于深夜追思往事,突然想到少时挚友何汝樵、林希颜,怅然伤情:“月满空阶独自行,思君偏动旧时情。少年相见今头白,几度中秋看月明。”“昔年曾忆夜相过,共赏清光对酒歌。天上明月还似旧,故人分散奈愁何。”
  九月士六日,日出时,慈童因感染寒热疾(或许是恶性疟疾)不幸夭折。陈氏一家又非常悲伤,乡里不少人为其痛惜,死之日敛以小棺,瘗屋东竹坞上,实平阳之金舟乡咸通里。高撰《瘗殇子慈童铭》并作《悼慈童》五言古诗,诗计二十四行,行行血泪,最后四行是“汝魂尚有知,念我当来还。再生为父母,慰兹衰暮年!”慈童埋葬地就在陈高故居东边隔河陈氏宗祠前面。在小河环绕中有一方丈略大的野草丛生的稍高与河的草地上,边砌矮墙,面对故里有一底座颇高的小小庙,里头有石灰制的小香炉,以有香灰痕迹。乡里父老叹曰:“不知多少年前,陈公的第二个儿子就葬在这里。”
  年华易逝,陈高不觉已经四十九岁了,他说:“浮生近五十,多病老相将。诸事今年懒,闲居白日长,春阴连旧腊,杀气遍遐荒。何日干戈静,乘槎意不忘”。此诗题为《浮生》。
  1663年,周嗣德败,平阳州归附朱元璋,即归附明。高自郡城回到州南(即现在平阳坡南),闻已失守,来不及与家人话别,仓卒同浙江行省都事王铨伯衡,连夜寻山径泥途中,畸岖行六十余里至麦城(即今鳌江口北之墨城镇),顾了一叶渔舟,浮海到安国(今瑞安)。此次仓卒逃循,眼看烽火连天,何日归来,能否归来,也很难说。拟浮海入闽。为了保全妻子与坟墓。高只得委托同乡好友代为照料。好友有谢泰来、林齐、何岳、章庆、郑弼、陈允心诸人,尤以谢泰来可作身后之托。因而高便遗书给谢泰来,拜托他委曲调护。
  1664年2月,陈高奔波至乐清之玉环(当时玉环由乐清管辖)迤逦道途,随处留寓。《桥上》诗云:“落日清溪上,凉风梓树秋。北来船竟泊,南去水空流。宇宙终无极,干戈未肯休。野人无意绪,独立数归鸥。”
  陈高来到梅湾,寓居在挚友赵彦名处。 赵 君尚志节,学问才器出众。高居数日,尽得梅湾小隐之趣,因为撰《梅湾小隐记》。赵彦名办的私塾很有成效,乡人皆称赞,高又为作《赵民书塾记》。
  玉环岛屿萦纡,当时有佛寺宫八所,建于唐咸通间之灵山寿圣寺为之冠。后毁于灾。乡人献资重建观音大士殿、藏经楼,高认为在此战乱频繁之秋能重修寺宇,实属难得,因此为其撰《重建灵山寿圣寺记》
  入冬,陈高游海到福建。他为福州城东之东禅报恩光孝寺重建作记。寺之西南隅隙地,寺僧营室三楹,旁辟两阁。前有池方可三十余步,莹洁可鉴;倚槛而咏,则清标可挹。高因作《水竹幽居记》,遂书于壁。第二年。陈高苦中作乐,又去福州临近之罗源县游览。同行者有:彭城葛良仲温,灵武王翰用文,沛郡米希文仲絅,东莱太史玄子玄,安钟元子初。罗源县治左有莲花山,多清泉怪石。上山百步,至圣水寺。佛殿旁夹室有白玉蟾题诗壁上。山上还有许多风景名胜。陈高因撰《游罗源县莲花山记略》。
  1367年陈高趁海船,经历浪涛惊险,一路艰难跋涉,到达山东,在《行路叹》一诗中可以略知一二。诗中说“禽鸟各有巢,我行独无家。蔓草野多露,渺渺天之涯。”“岂无故乡念,兵革政交加、岂无骨肉情,节义乃所嘉。”
  在怀庆,陈高谒中书左丞相,河南王库库特穆尔,与其论江南之虚实,陈天下之安危,当何以弭已至之祸,何以消未来之忧。这时,适逢关爽多故,高所陈天下安危之计,未被采用。但库库知道陈高的品德才华,欲授以官,加以重用,知非其志,不敢强。怀庆各地士大夫闻高其志,皆愿与友,前来拜望。
  居数月,高得疾。库库留高在河南,遣名医诊治。高对元朝残局没有寄予幻想,对明军有些将领也看不上眼。既得重病,欲走不能,只得无可奈何地在等待,在等待……
  至正二十七年(1367)八月十八日,陈高卒于怀庆寓邸,享年五十有三。丞相遣官致祭,赠赙甚厚。高之同年锁铸经纪其丧。四方之士,咸来参加葬礼,凡自南方来者皆会哭,刚正坚毅、爱国爱民、才华出众的陈高走完了极其坎坷惊险的道路。
  是月二十日,高葬于怀庆城南,葬礼十分哀荣。时有《祭 陈子上 先生文》。秘书少监揭 为撰《 陈子上 先生墓志铭》。铭曰:“志非不在于用世,才非不足以匡时,是何节之苦而遁之肥。果人之为耶?抑天之为耶?”
  陈高传世著作有《陈子上存稿》(后世易名为《不系舟渔集》)《四库全书总目》对此书作了很高的评价:“文格颇雅洁”,“五言古体,源出陶潜,近体律诗,格从杜甫,面目稍别,而神思不远,亦元季之铮铮者矣。”
  

陈姓名人堂
同年(公元131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367年)去世的名人:
蒙古族人物介绍
苍南更多人物
同时期更多人物
元代人物专题
元代相关影视剧
苍南导航
返回电脑版